今日上午十時,在大埔「張藥房」遭拆遷遺址,舉辦拆遷戶「張藥房」老闆張森文的告別式。地方陣頭特地準備罕見的「沉冤待雪」牌,由官將首手持舞動,表達對張案的控訴與不平。民眾陳思邦、許潔怡送來「張藥房」紙紮屋,她們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親手將三層樓高的張藥房,精密細緻地還原,放在張森文靈前,「我們來過很多次,認為張大哥不是為了錢才抗爭,希望能夠為他做最後這件事。」張森文的兒子、張元豪哽咽道謝,「爸爸會很喜歡。」

張森文的告別式,今天上午在遭強制拆除的張藥房遺址舉行。何欣潔攝
張森文的告別式,今天上午在遭強制拆除的張藥房遺址舉行。何欣潔攝
地方陣頭,特地準備<沉冤待雪><志可感人>插牌,讓八家將揮舞。
地方陣頭,特地準備插牌,讓官將首揮舞。何欣潔攝影

由於日前爆發苗栗縣長劉政鴻硬闖喪宅欲上香的大不敬事件,張家與台灣農村陣線日研特別聲明,今天的告別式,「不歡迎大埔拆遷案相關官員。」拒絕劉政鴻與副總統吳敦義等人士到場。前副總統呂秀蓮,則提前至靈前上香,譴責國家暴力,認為這是「共產國家才會發生的事。」 張森文的死訊,震驚許多台灣民眾。

今天上午,有許多自發前來上香弔唁的人潮,甚至有學生在竹南火車站拉起「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大旗。有一位來自竹東的老先生,雖然視力不佳,也與張森文素不相識,依然拖著病體來到靈前致意,許多人都表示,原本對抗爭抱持觀望態度,但政府實在「逼人太甚、讓人看不下去。」

前副總統呂秀蓮今天在告別式前,到張森文靈前上香。王顥中攝
前副總統呂秀蓮今天在告別式前,到張森文靈前上香。王顥中攝

還有署名「一個竹南鎮民」送來的花籃上,插牌寫著「匹夫無罪 懷屋其罪」,為這起大埔拆遷悲劇,下了最佳註腳。

一位竹南鎮民送來花籃,插牌上寫著,替張森文伸冤。何欣潔攝
一位竹南鎮民送來花籃,插牌上寫著〈匹夫無罪,懷屋其罪〉,替張森文伸冤。何欣潔攝

由於輿論多直指「是強制拆除害死了張森文」苗栗縣政府,僅低調派衛生局到場,與張森文生前關係緊張的里長也未上場主祭,而由竹南鎮公所代表致哀。來自台灣各地的拆遷自救會,更是絡繹不絕,其中鄰近的崎頂自救會坦言,對張森文的遭遇感同身受,而且非常擔心自己就是下一個強拆受害者,「必須盡力阻止這樣的悲劇再度發生。」

「是土地徵收的制度,害死了張森文。我們能夠做的,就是持續推動惡法修正,以慰張大哥在天之靈。」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表示,農陣將持續推動《土地徵收條例》修法,終結浮濫徵收,「不要以毫無公益性、必要性的科學園區開發,逼迫張大哥這樣的好人離開家園。」

兩位民眾自發製作的遭拆除原樣的紙紮屋,送張森文最後一程。何欣潔攝
兩位民眾自發製作的〈張藥房〉遭拆除原樣的紙紮屋,送張森文最後一程。何欣潔攝

對日前內政部出面表示,強拆大埔是源於「苗栗縣政府的誤解,」其實並無必要急於拆遷;蔡培慧則痛批:「中央政府事前裝死、事後卸責,沒有負起中央政府該負的責任,縱容劉政鴻作惡,現在才來說這種話,實在欺人太甚。」 「很不捨,心情非常難過。」

特地從高雄北上致意的學生陳品安表示,希望劉政鴻、吳敦義、江宜樺等人可以負起政治責任,不要縱容暴政一再發生。許多學生都哭紅了雙眼,自願在現場糾察秩序,隨著靈位送張森文最後一程。而面對各地親友、民眾的擁抱打氣,張元豪哽咽地表示,「我會加油,撐起這個家。」

張森文兒子張元豪,在告別式上看著爸爸的靈位,心情已平復許多。何欣潔攝
張森文兒子張元豪,在告別式上看著爸爸的靈位,心情已平復許多。何欣潔攝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