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看見台灣》介紹十年前到宜蘭務農的賴青松,作為第一個引進日本穀東俱樂部的農夫,賴青松成了宜蘭友善耕作代言人,演講、出書、躍升大螢幕,卻也曾在六年前,因過度勞累倒臥病榻;這幾年,許多穀東追隨他,放下電腦、拿起鋤頭;今年,當地幼稚園開始採用友善小農農產品;明年,販賣宜蘭友善小農產品的直販所也將開幕;由點至線,到走進社區,穀東十年,讓賴青松看到農村百年希望。

預先認穀,穀東共同分擔風險

用自己種的米,做自己吃的湯圓,是每年穀東冬日聚會的重頭戲
用自己種的米,做自己吃的湯圓(攝影/林慧貞)

下著細雨的宜蘭週六,員山鄉三官宮的空地旁,一群小朋友揮汗壓著手中紫色的糯米湯圓,小小的手搓出舊時農村的團圓味。每年冬至前後,賴青松的穀東朋友們總會來到宜蘭,一起閒聊話家常,或是跟著老人家搓好久不見的手做湯圓;第十個冬日聚會裡,節目依舊沒流程、說話依舊不鼓掌,但數十個穀東家庭,依舊能在一片混亂的小小市集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2004年,從日本修完研究所學業後,賴青松決定回歸田野,帶著全家大小,來到老婆家鄉宜蘭縣務農。他和一群朋友引進日本「穀東俱樂部」模式,在插秧前就先找了一群朋友預付認穀,共同承擔天災風險,他則是受僱於穀東的田間管理員,支領固定薪水,幫忙巡田種稻,同時公開種植紀錄。

這個新穎的模式很快流傳開來,第一年就吸引3百多位穀東,不過毫無經驗的賴青松,卻在模式運轉三個月後赫然發現,宜蘭只能種一期稻作,一斤50元的銷售價,根本無法支應他的生活,立即召開穀東大會,將售價從50元調高到65元,他笑著說:「結果竟然沒有穀東退出,可能大家都不好意思吧。」

冬日聚會吃自己搓的湯圓,是穀東俱樂部的傳統
冬日聚會吃自己搓的湯圓,是穀東俱樂部的傳統(攝影/林慧貞)

大病一場,穀東轉型計劃生產

賴青松帶著老婆美虹和一對兒女到宜蘭種田,十年過去,已經從都市人轉為半個鄉下人
賴青松帶著老婆美虹和一對兒女到宜蘭種田(攝影/林慧貞)

雖說共同分擔風險,但求好心切的賴青松希望給穀東最好的收成,除不完的草,加上壓力過大,2007年夏天他因不堪勞累倒臥病榻。

此外,以穀東為主體,意味著減產或增產時,稻穀分配、公積金運用等相關問題,勢必走向制度化,但賴青松認為,自己只是個農夫,不是組織者,加上這場大病,讓他毅然決然將穀東俱樂部從穀東分散風險,轉換成產銷共同負責的「預約訂購、計劃生產」。

「我知道我就是那種會累死自己的人,但我只是想要種田,養活自己和家人是第二,穀東俱樂部只是其中一個方法,我拉近消費者和產地距離,但我也倒了,這違背當初的目標。」他在2009年調整模式,以一穀30斤,每斤80元的價格開放認穀,將自己從受僱者,變成和穀東地位平行的生產者,拒絕過多的參訪打擾。

卸下壓力後,他更能享受耕種的樂趣,平日巡田水,有空時到處演講,目前約六公頃稻田,3百多位穀東,七成是舊朋友,「剛好有個基本盤支持我安心做事,再加上三成的新進穀東讓我溝通,這樣的模式我很滿意。」

發揮姜太公哲學,穀東上鉤變農民

但不論模式如何變,許多穀東始終如一,甚至有人受到賴青松影響,放棄都市生活到宜蘭種田,還成為新農進場的「牛棚」,楊文全創立的「倆佰甲」就是其一

台大城鄉所博士楊文全本經由賴青松轉介農地,今年和八位菜鳥農夫共同用友善環境方式,耕種2甲多稻田,其中有人是工程師、大學生、平面設計師,共同點都是不想待在都市,「他們明年耕作面積就到14甲,一下就超越我了!」賴青松開心地說。

賴青松形容「倆佰甲」是人力公司,許多想要接觸農耕的人找上他,若真心想務農,就轉介到「倆佰甲」,若還搖擺不定,就讓他們成為穀東或到農民家打工換宿;有了「倆佰甲」,他更能無後顧之憂地扮演媒人,讓更多人進入農村,看到土地的價值。

說起楊文全「上鉤」方式,賴青松掩不住嘴角笑意,一開始他並沒有主動問,直到有一天楊文全終於開口:「青松我想要耕田⋯⋯」,他當然馬上點頭說好。「其實姜太公才是最聰明的,反正我有時間,用等的比較容易等到對的人。」

IMG_0913
青松大哥和小田田年輕人及來訪友人合照(圖片提供/小田田)

扎根十年,等到社區認同

2
深溝附幼小朋友吃有機營養午餐(攝影/林慧貞)

賴青松就像顆靜靜萌芽的種子,等待陽光到來,今年,他等到了員山深溝國小新上任的校長,採用宜蘭友善農產作幼稚園午餐;等到了德高望重的三官宮主委,轉作無農藥稻米和蔬菜;週六的一場大雨,更意外等到和在地社區對話的機會。

每年冬日聚會,他都會邀請宜蘭的朋友來家裡擺攤,但週六陰雨綿綿,迫使聚會移到三官宮後院,意外促成三官宮第一次小農市集。「在地農民市集的概念,我已經想了2、3年了,但要非常小心探詢當地居民的意見,否則一次失敗,以後很難再推動。」三官宮對穀東俱樂部意義非凡,十年前,賴青松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在這裡召開第一次穀東大會,經過十年,又繞回了三官宮,一切似乎冥冥注定。

這場美麗的意外,讓平常不曾參與聚會的當地居民現身,儘管有些人只是坐在一旁觀察,但這場消費者和生產者的嶄新實驗,居民都默默看進眼裡,剩下的就是比耐心,而賴青松早已把根扎進土裡,他相信時間站在自己這邊。

賴青松(戴帽子者)經常邀集農民聚會,坐在他對面的三官宮陳主委,這幾年受到影響,今年開始轉用友善環境種植
賴青松(戴帽子者)經常邀集農民聚會,坐在他對面的三官宮陳主委,這幾年受到影響,今年開始轉用友善環境種植(攝影/林慧貞)
三官宮主委的媳婦,在冬日穀東聚會幫他賣無農藥的蔬菜,銷路非常好
三官宮主委的媳婦,在冬日穀東聚會幫他賣無農藥的蔬菜,銷路非常好(攝影/林慧貞)

「我希望隱沒在人群中,因為這代表已經有越來越多人投入」

2013年是賴青松豐收的一年,除了讓社區看到新的可能,還躍上大螢幕,成為友善環境的新農代表,電影上映後,每天都有人詢問如何加入穀東,讓他接電話、回信回到手軟,大嘆耕耘網田遠比耕耘農田費心力。

賴青松說,以前農民用五穀牲畜敬天地、拜神明,現代人卻不知道如何表達,只好找一個對象,「但如果每個人都要入穀,我也會倒」,自己只是一個象徵,大家若要愛護土地,可以多去支持身旁友善耕種的小農,將這股力量擴散到全台灣。

從農民到螢幕主角,賴青松幾乎來者不拒,他知道反作用力會隨之而來,卻仍刻意高調,只因想讓更多人知道農業的價值,但他從未忘記農人的本分,每天依舊一早巡田水、作田埂,「在農村,就是先做再說,默默做,然後說,再默默地做,你必須把腳踏進土裡,才能說服人們認同你說的話。」

賴青松花了十年,學著從一個都市人變成半個鄉下人,從深溝六甲農地到遍地開花,他形容,這是一場意料之外的夢幻旅程,希望終點隱沒在人群中,因為這代表已經有越來越多人投入,而他只想在宜蘭終老一生,「以前大家都說有錢、出國是幸福,我覺得以後,能一輩子不離開自己的土地才是幸福。」

賴青松的穀東地圖遍佈全台,許多小小朋友都是未來的農業種子
賴青松的穀東地圖遍佈全台,許多小小朋友都是未來的農業種子(攝影/林慧貞)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5 則回應

  1. 真的很有趣…很有價值..

  2. 我要買米电話0910159048

  3. 不好意思因經由朋友介紹有使用你種植糙米殼打成的麩給孫女使用感覺好不知如何向妳購買煩請告知謝謝

  4. 現在可以加入穀東嗎?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