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三光國小五月桃 親師生合作銷售籌教育費

1609941_10203894270021124_4403433721523730876_n

北橫山中有珍果,三光國小五月桃。
果樹雜草一家人,爺亨梯田綠逍遙。
親師攜手來做農,合作農場義賣桃。
偏鄉教育望牽成,泰雅孩子眼界高。

〈詠三光‧五月桃〉─上下游‧汪文豪

「小朋友,你知道這個水蜜桃叫甚麼名字嗎?她叫『台農1號』─『春蜜』,是我們農業試驗所研究的品種喔。摘水蜜桃時,要注意溫柔輕輕地轉下來;吃完水果也不要亂丟,免得招來東方果實蠅喔,」一群桃園縣復興鄉三光國小學童在爺亨部落的果園教室,目不轉睛聽著水蜜桃老師陳惠陵生動講解。

這個戶外教室,水蜜桃樹種在平緩梯田,樹下綠草如茵,讓孩子上課時可以在樹蔭下或坐或臥,聽農民叔叔阿姨上課講解水蜜桃,同時津津有味地品嘗清甜多汁的現摘鮮果。

桃園縣復興鄉三光村位於大漢溪上游,北橫公路的深處。三光國小戶外教學課的內容,就是在部落果園進行食農教育,讓孩子親身感受這味蕾當下的甜美滋味,背後有父母親人辛勤的汗水付出以及老天爺配合賞賜好天氣,才能造就出這樣豐碩的水蜜桃,為全家掙得好收入。

10294444_10203894088496586_7455672845606526873_n
三光五月桃的產地之一─爺亨梯田(攝影/汪文豪)

拉拉山盛名當前 三光五月桃打造自我特色

10365899_10203894184898996_5767821414478929658_n
三光五月桃猶如可愛稚氣的孩童臉龐(攝影/汪文豪)

講起國產水蜜桃,一般人想到最著名的產地,莫過於桃園縣復興鄉「拉拉山」。三光雖然鄰近拉拉山,名氣不若響亮,種植的水蜜桃種類也不同,但在農業試驗單位育種以及農民改良下,三光水蜜桃以「五月桃」為名走自己的特色,除了風味清甜,更採用草生栽培,朝向友善環境的內涵生產。

根據農委會農業試驗所的資料,水蜜桃主要分為高需冷量(桃樹休眠所需低溫時數介於800─1000小時)與低需冷量(休眠所需低溫時數在200小時以下)兩種類型。在台灣,高需冷量水蜜桃主要種在海拔1,500至2,500 公尺的高冷山地,而低需冷量水蜜桃則種在低海拔淺山地區。

拉拉山海拔大約1600公尺,種植的水蜜桃種類屬於高需冷量,大多是農政單位早期從日本、美國引進的溫帶水蜜桃品種。三光村海拔則介於600至700公尺間,主要種植的水蜜桃品種屬於低需冷量,如台農1號「春蜜」、台農2號「夏蜜」等近年台灣本土育成的品種,也有當地農民口耳相傳的「老品種」、「香水蜜桃」等。

有鑑於高山地區種植水蜜桃會引起土壤侵蝕等水土保持問題,這幾年農業試驗所針對水蜜桃改良育種,都以低需冷量類型為主,希望市場擺脫對高山水蜜桃的依賴,舒緩台灣高山環境所面臨的開發壓力。在農試所悉心改良下,台農1號「春蜜」、台農2號「夏蜜」、台農3號「春豐」、台農4號「紅玉」等適宜低海拔的水蜜桃品種紛紛問世。

由於低海拔水蜜桃產季從五月開始,比高山水蜜桃產季還提前一個月,因此果農普遍稱低海拔水蜜桃為「五月桃」。農試所育成的新品種水蜜桃透過不同地區農民的馴化與耕種技術精進,雖然產自低海拔,風味與口感已可與高山水蜜桃並駕齊驅。

然而,農試所在品種上推陳出新,部落農民辛勤種植,「五月桃」仍然擺脫不了銷售的壓力。尤其低海拔水蜜桃產期非常短,不到一個月,而五月至今下了幾波大梅雨,農民擔心水蜜桃甜度受影響,紛紛延後趁好天氣時採收。此舉讓產期更集中,農民銷售壓力更大。

10375104_10203894127977573_4726930802176297427_n
果樹雜草是朋友,草生栽培五月桃(攝影/汪文豪)

擺脫盤商 親師生共組合作學習農場

三光國小校長伍鴻麟說,所屬學區涵蓋爺亨、復華、沙崙子、武道能敢等四個部落,雖然彼此間橫跨不同山頭,「五月桃」不約而同是部落居民的主要經濟收入。每逢採收旺季,果農光依賴自產自銷,難以消化龐大的產量,這時盤商看準農民急切的銷售壓力,就會開車帶著籃子開價一公斤二、三十元來收購。

「明知道這樣的價格不合理,但與其看水蜜桃掉滿地爛掉,還不如賤價求售,勉強賺一些肥料錢回來,」伍鴻麟說。

57年次的伍鴻麟原本在桃園市區小學擔任教育行政人員,去年考上校長,初任就分派到三光國小。三光國小含附設幼稚園,學童數總共64人,面臨少子化與人口外流,今年報到的一年級新生更只有一名。

初試啼聲的伍鴻麟與村長、學校教職員與家長訪談,發現這迷你小校學童來自二十多個家庭,幾乎都符合低收入戶的標準,除了務農,農閒時就外出打零工,收入不穩定。教育方面,雖然縣府教育局對偏鄉學校有補助,但三光國小孩子若要到外縣市參訪或比賽,經常得面臨旅費不足的困境。

有鑑於學童家長以種植水蜜桃維生,普遍面臨銷路問題,而水蜜桃銷路好壞,又關乎家庭收入與孩子的受教品質。因此伍鴻麟思考以學校為銷售平台,推出共同品牌,一方面協助家長與部落居民解決通路問題,另方面也藉此凝聚家長對學校的向心力,重視孩子的教育品質。

經過超過半年的規劃與討論,期間伍鴻麟與學童家長、部落農戶及教職員開了七、八次會議,從水蜜桃分級管理、集貨、包裝盒設計、行銷價格、DM宣傳等大小細節反覆討論,終於確立以三光國小親師生「合作學習農場」為名,打出「三光五月桃」共同品牌,以學校為平台對外銷售。

10270622_10203894294421734_1519639267371988717_n10310649_10203894114017224_2828958045348735766_n
(左)三光國小校長伍鴻麟(右)細心出貨的農友。攝影/汪文豪

當教育碰到農事 合作學習之必要

1907317_10203894258620839_1477331916713507148_n
農民家長活潑生動的講解,讓孩子目不轉睛(攝影/汪文豪)

三光國小總務主任陳國基說,供貨農民為了確保品質,防止嬌貴的水蜜桃在運送過程中碰撞受損,除了在盒子裡加裝氣泡墊,每個盒外也都印有流水編號,可以追溯這批水蜜桃來自哪個農場,品質由生產農民負責。

農場強調親師生「合作學習」,內容除了家長農民相互合作銷售五月桃,家長更與校方合作,提供農場作為戶外教學場所,將日常農事轉化為上課活教材。

伍鴻麟說,三光國小學區的四個部落雖然分布不同山頭,相隔遙遠,但居民彼此間都有親戚關係。平時親戚間忙於農務,又受限路途,難得碰面。戶外教學反而提供孩子與不同親戚相聚的機會,也讓孩子從小對農事耳濡目染,對部落與家鄉有更深的歸屬感。

三光國小推出「合作學習農場」,除了期待改善果農收入,部落農民也將販售所得的兩成捐給學校用做教學活動、畢業旅行及急難救助的經費。伍鴻麟表示,過去受限於經費限制,三光國小學生的畢業旅行只能在桃園縣境內一日遊。如果銷售情況良好,讓學校藉此募得足夠經費,他希望能夠讓孩子到外縣市出遊,拓展眼界與視野。

陳國基說,如果消費者有興趣訂購三光五月桃支持部落孩子的教育,可以打學校電話:03-3912230、03-2728427 轉51,或直接點進三光國小合作農場網頁http://www.skes.tyc.edu.tw/fa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