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化劑、混油事件中,許多知名食品廠及大賣場以「無辜受害者」自居,甚至有知名食品廠向上游業者求償1億多,卻僅需賠消費者7萬多元。彰化縣衛生局率地方政府之先,上月首創「彰化縣食品安全管理自治條例」,要求大賣場、大型食品業者負起連帶責任,自主檢驗原料,留存資料5年。

彰化衛生局局長葉彥伯表示,大廠掌握議價能力、收上架費,卻不用負任何責任,「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流通業者必須為自己賣的產品負責。

彰化縣衛生局
圖右:彰化衛生局局長葉彥伯

 

彰化縣衛生局長:業者掌握議價能力,應負相對責任

近年食安事件頻傳,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18日公布新草案,要求一定規模的食品廠商、販售業必須上網登錄才能營業,在這之前,食藥署為因應去年修訂的《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已陸續引入「三級品管」查驗制度,要求一定規模的肉品、乳品、水產品、食品添加物業者,定期檢驗原料。

不過從修法到擬定細則,賣場始終不在食藥署課責範圍。

大型通路業者掌握較強的議價能力與收取較高的上架費,對消費者應負起更大責任。(圖/農委會提供)
大型通路業者掌握較強的議價能力與收取較高的上架費,對消費者應負起更大責任。(圖/農委會提供)

「流通業者收上架費,左手進,右手進,完全不用負責,天底下有這麼好的事嗎?」因查緝大統混油事件一炮而紅的彰化縣衛生局局長葉彥伯說,市佔率高的流通業者,掌握議價、定價能力,自然要把關品質,更何況,「消費者因你的品牌而來,為什麼你不用負責?」

上月23日公佈的「彰化縣食品安全管理自治條例」中,衛生局要求大型食品販賣業者,建置完整自主管理資料,包括原材料檢驗記錄、廠商資料、產品明細;流通業者如盤商也必須保存進出貨廠商資料、品項、時間、數量,以及退換貨處理。資料至少保留5年,供主管機關查核,違者處1萬到10萬元罰鍰,未改善者可以連續處罰。

針對不同業者對症下藥,才能導正市場

相對於衛福部「三級品管」,以產品別為規範標的,彰化縣衛生局著重的是不同流通關卡上的業者責任,因為從塑化劑、毒澱粉、混油,以及種種食安事件的經驗,衛生局發現,很多時候流通業者扮演關鍵角色,例如偽造有效日期的產品,經常由盤商流出。

葉彥伯解釋,食藥署「三級品管」的立意很好,但食品業者結構差異很大,必須知道誰是有掌控權的人,對症下藥,才能導正市場。

他舉例,小的雜貨店、攤販沒有議價能力,甚至怕原料商不出貨,相關食安責任大部份就應歸屬上游;而大盤、量販店掌握議價能力,對他們課責,他們自然會要求廠商提供品質更好的產品。

去年5月毒澱粉事件時,許多縣市忙著「食物大閱兵」,查夜市裡的肉丸、珍珠,但衛生局認為這樣永遠查不完,根據長期經驗推估,每家粉廠都有地域性,供應商應該不多,最後鎖定縣內10家盤商,火力全開查緝,要求盤商提供下游出貨名單,徹底回收有問題的澱粉。

毒澱粉一仗,讓衛生局深切體會到流通業者的重要性,催生自治條例。食品衛生科科長林毓芬表示,盤商可能只有30種粉,但混一混賣出去就有1、2百種,從末端驗會驗到暈倒,由此可知盤商在食安的角色多麼關鍵。

添加物超標,全彰化縣中小學都停用

把關營養午餐食材安全,如何善用自主檢驗非常重要。(圖/農委會提供)
把關營養午餐食材安全,如何善用自主檢驗非常重要。(圖/農委會提供)

相關的概念也套用在營養午餐政策,衛生局和縣府教育處3年前合作,組成午餐輔導考核工作小組,定期召開學校午餐衛生業務聯繫會議,陸續修訂採購契約,除了最基本的,要求得標廠商不定時抽驗上游食材,還賦予學校肉品及蔬果至少一次抽驗的權利,檢驗費用由廠商買單。衛生局另外開課教導學校職員抽驗技巧、如何觀察廠商品管、衛生安全記錄等。

最與眾不同的是,教育局規定,若食材的添加物超標,食材供應商至少需停止出貨一個月,直到第二次複驗合格,而且停止供貨的範圍涵蓋全彰化縣營養午餐團膳業者。舉例來說,如果食材供應商被驗出防腐劑超標,不只無法供應給簽約的團膳業者,還可能損失215家彰化縣國中小學的生意。

若供應商第二次違規,停權時間拉長為半年,衛生局會發文提醒團膳業者注意有問題的食材供應商,但在過往裁罰經驗中,曾有團膳業者直接更換供應商。

葉彥伯說,營養午餐食材若來自外縣市,地方政府很難管得到,此種方式才能有效嚇阻供應商,團膳業者也會嚴格管控。例如業者菜脯賣一千多家,只有一家出問題,業者少賣一家影響不大,但假設全台1千家,彰化縣學校佔1百家,少了一成生意,才會有市場影響力,「只是打散彈,嚇阻效果不大,營養午餐安全不是靠罰則產生影響力,而是用一個縣的購買議價權利。」

隔山打牛,源頭管理有效運用人力

林毓芬表示,若供應商曾出過問題,衛生局會特別加強抽驗,若第二次再犯則加重處分,但對責任不是那麼重的業者,則會斟酌情況開罰, 被檢出動物用藥或農藥殘留過量,則可罰6萬到5千萬罰鍰。

目前彰化縣衛生局食品衛生科約12人,稽查科20人,但稽查科必須同時抽查食品、藥物及其他產品,實際可投入抽驗的人力非常吃緊,「所以人力不允許我們用不聰明的方式做事,」葉彥伯說,如果毒澱粉時要稽查1千個店家,至少需30個稽察員,若鎖定10家澱粉廠,只要3個稽察員就夠了。

「源頭管理才有槓桿效益,源頭管理的精神就是隔山打牛,沒有隔山打牛,無法產生影響力,」葉彥伯最後歸納食品安全管理的精神。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Pingback: 全國最嚴 彰縣食安自治條例2.0出爐 義美條款入列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