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地檢署昨天上午公布食藥署先前到正義公司油槽採樣「豬油原油(鉻0.17ppm)、豬油精煉油(鉻0.06ppm)、正義香豬油調和油、正義香豬油(鉻0.38ppm)」等檢體的檢驗報告,且所有「豬油」中都含有「雞」的成分,油料來源極可能為回收油炸油。

另外,根據上下游新聞獨家掌握到正義豬油上游供應商永成物料的油品檢驗結果,在永成宣稱為牛油、雞油與魚油的樣本中,酸價都偏高,數值從1.5至2.5 mg KOH/g fat不等。由於永成對外銷售產品都宣稱是豬油,若依照CNS2421 N5069「食用豬脂」規定酸價為1.3mg KOH/g fat為上限,永成供應的動物油脂酸價都偏高。

另外在永成的飼料油樣本中,鉻的含量大多介於0.03至0.04ppm之間,砷的含量從ND(未檢出)至0.05ppm,另外致癌物質苯駢芘的含量從ND(未檢出)至0.8ppb。

由於永成物料的牛油、雞油與魚油抽驗樣本是以CNS3400 N2032「飼料用動物油脂」為標準進行檢測,飼料用動物油脂僅規範水分、總脂肪酸、游離脂肪酸、不皂化物、不溶物與過氧化價等項目,對於重金屬與其他有害物質並無規範,因此永成物料的檢驗結果僅能當作參考。

不過從正義公司食用豬油槽與永成物料飼料油槽的採樣結果,以及目前檢警單位追查出永成物料涉嫌以飼料油供應正義公司作為食用豬油原料的發現來看,其油源高度可能來自於回收的廢食用油,也就是油炸油。

44

檢驗結果顯示 油品來源可能是回收油炸廢食用油

衛福部食藥署研檢組組長陳惠芳分析正義公司的食用豬油樣本指出,鉻在肉品的天然背景值標準0.3ppm,0.38ppm還在合理可接受範圍,若添加工業廢油或皮革油,鉻含量應更高,甚至會到10ppm以上。但是非自炸且精煉過的豬油,不應檢出雞或豬的DNA,加上檢出酸價和總極性物質偏高,很可能是摻了回收的油炸廢油。

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擇食講堂講師陳俊成對此則與陳惠芳略有不同看法。他說,在使用豬脂肪提煉豬油的過程中,除非將肉體或腺體剔除得很乾淨,否則在豬油當中還是有機會驗到豬的DNA。但這次正義公司的豬油竟然有高比例的樣本驗不到豬的DNA,反而只有雞的DNA,油品來源非常可能使用回收的油炸廢食用油。

陳俊成說,一般速食店或小吃攤炸雞時,多少都會有雞肉或雞皮的相關組織殘留在油炸油當中,因此回收的油炸廢油很容易驗出微量的雞肉DNA反應。

另外,根據立委陳其邁爆料指出,永成物料不但染餿,還染黑。情資也顯示,被收押的永成物料負責人蔡鎮州透過黑道掌握雲嘉地區回收廢食用油的業務,其表親、旭日友公司負責人傅信榮不但提供身分作為永成物料的人頭公司,還有親戚擔任北港地區的里長負責張羅與圍事回收廢食用油的來源。

永成物料賣給食品廠、畜牧場油脂 可能都是不合法回收廢油

10711028_10205000266350341_6474376269899833746_n
陳其邁揭露越南大幸福油廠內部的油槽。(攝影/汪文豪)

除此之外,根據立委陳其邁揭露的資料顯示,頂新製油以食用油名義進口的越南大幸福公司油品,來源是當地的回收油,而永成物料也是國內以飼料油名義進口大幸福公司油品的最大宗。

從以上種種跡象顯示,永成負責人蔡鎮州賣給食品廠或畜牧場的油脂,無論是食用油脂或是飼料油脂,其來源都非常可能是不合法的回收廢食用油。

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擇食講堂講師陳俊成指出,從豬油的市場售價即可看出是否有攙混。他說,在強冠事件爆發時,一桶18公斤的豬油售價為650元,平均每公斤為36.1元,但國內豬油原料板油及豬背油的售價,至少在40元以上。若加上提油率(以九成計)、加工費用、包裝、運輸及廠商、批發商、零售商等利潤,其售價至少每公斤要55元以上。

陳俊成表示,每桶正常豬油的市售行情應在千元以上,但現在豬油每公斤售價為36.1元,這種價格偏離正常行情價,攙雜其他低劣油脂的可能性非常高。由於國內豬油售價長期以來都處於超低價的現象,即可判斷出很早以前就已經有攙雜低價劣質油。

陳俊成進一步表示,未來國內開始採用進口豬板油及豬背油產製豬油,每公斤成本1.1美金,將來豬油價格勢必調漲,估計一桶18公斤的豬油應會漲破千元。可以預想將來豬油售價調漲,將會帶動其它原料、餐飲及加工食品價格的調漲。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