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止樹斷頭事件再度發生 農委會擬訂《樹保法》修樹要有證照

台東鹿野50棵吉貝木棉,遭茶改場攔腰砍斷,引發輿論撻伐,其實木棉科植物先前就因落花太重、棉絮飄散可能引起過敏,作為行道樹頗有爭議,農委會林試所表示,正著手修訂《樹木保護法》相關法條,未來承包商種樹、修剪樹枝,必須有樹醫執照或受過相關講習訓練,最快明年送進立法院,挽救樹木被斷頭的命運。

危害茶園,台東吉貝木棉遭斷頭

台東鹿野鄉的龍田村,近年是單車旅行的熱門景點,其中茶業改良場台東分場附近成排的吉貝木棉樹,更被譽為當地最美麗的風景,不過上個週末,卻有許多民眾發現,高大美麗的木棉樹竟被茶改場「斷頭」,只剩下光禿禿的枝幹,高度從30公尺變成5公尺。

媒體披露後,茶改場這兩天抗議電話接不完。茶改場台東分場長吳聲舜對此表達歉意,但無奈地說,木棉樹旁邊的茶農好幾次投訴,颱風天枝條容易掉落,壓死園裡的茶苗,且樹根太發達,已經嚴重破壞土堤,讓水溝淤積,公務機關接到投訴,不得不處理。

此外,吳聲舜表示,樹上有虎頭蜂窩,而且吉貝木棉的根系淺、枝條脆弱,擔心颱風天時危及民眾安全,「行道樹的安全很重要,否則壓傷路人還是我們要負責。」

《樹木保護法》預計12月開公聽會

這件事突顯台灣缺乏樹木安全的思維,木棉科植物因樹型美麗、花朵碩大鮮艷,近年成為街道中常見的景觀樹,但木棉容易飄散棉絮,引發過敏,而且花型太大,掉落時可能砸傷人,遭碾壓後,容易造成機車、行人打滑,非常危險,近幾年已有人討論,木棉適不適合作為行道樹。

對此,農委會林業試驗所森林保護組組長吳孟玲透露,目前正在修訂《樹木保護法》草案,未來種樹、修剪樹枝的承包商或單位,必須有樹醫執照,或受過相關講習訓練,預計12月初召開公聽會,希望明年送進立法院;目前新北市、台北市已有《樹保法》,要求公務機關必須做到上述規定,但農委會制定的《樹保法》,則連民間都一體適用

國際上早已開始重視樹木的安全,在美國、日本等國,修剪、栽培樹木必須取得樹醫執照,吳孟玲說,國外的樹醫制度已有數十年歷史,但台灣才剛起步,今年引進美國國際樹醫協會制度,本月21日舉行台灣第一次樹醫英文考試,等穩定之後,會慢慢建立起台灣的樹醫制度,《樹保法》就是重要一環。

茶改場:暫不考慮換樹種

至於茶改場是否考慮改種其他行道樹?吳聲舜表示,茶改場曾想過將吉貝木棉移到他處,改種其他行道樹,但樹木移植存活率不高,而且現在光是修剪就引起這麼大的反彈,換樹種要更慎重考慮,目前無此打算。

他坦誠,自己也覺得吉貝木棉不適合當行道樹,而且又是外來種,但20多年前資訊還不發達,茶改場為了和鄰田區隔而種樹,和林務局要樹種,卻沒考慮到後續處理。

但他強調,茶改場絕沒有故意砍樹,否則不會還留5公尺,一開始曾聯絡工人修剪,但是吊車不夠高,不得已才採重度修剪,已經特地選擇冬季提高存活率,而且5公尺以下不剪枝,讓枝條橫向生長,未來會維持在7~8公尺高度,明年木棉樹就會恢復生機,希望民眾可以諒解。

行道樹應適地適種,颱風地區避免種脆弱的黑板樹

不過擁有樹醫執照的中興大學園藝系助理教授劉東啓表示,斷頭是很糟糕的修剪方式,美國修剪準則明確規定:「不考慮樹木的健康或結構完整性的結間修剪。斷頭是不能被接受的修剪方法」,香港更忌出25萬港幣重罰(約台幣100萬),且斷頭後,枝條會從樹皮長出,反而更脆弱危險。
他認為,不論是擔心虎頭蜂,或是颱風倒樹,都需要審慎的評估,長得高大的樹木很多,倒塌可能是因中空腐朽,「人們因為不懂樹,所以會莫名擔心」,沒有評估就修剪是不對的事。

同樣擁有樹醫執照的吳孟玲也說,一般而言,樹木修剪不能超過三分之一,25%就算是很大的強修剪,茶改場應該採漸進式,否則斷頭後葉子的光合作用不足,樹體容易衰弱死亡。

吳孟玲說,木棉當行道樹不是不行,但要適度修剪或矮化到5~8公尺,兼顧颱風安全和人車通行,「30公尺真的太高了」,行道樹必須適地適種,例如常見的黑板樹,生長太快速,樹幹脆弱,就不適合種在容易遇到颱風的台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