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農安到食安,請問縣市長」系列報導的第六站,我們來到台東縣。台東縣這次的縣長選舉,由上一任縣長黃健庭連任,他在接受上下游專訪時強調,學商出身的他非常注重成本與效益,因此在上一任就任時,就停止全面免費的營養午餐政策,把省下來的經費推動教育相關事務。

成本與效益的觀點,也貫徹在黃健庭的種種施政措施裡頭。這次大選前民間團體推動的「校園午餐非基改食材」的承諾書,台東縣沒有簽署,黃健庭認為改用非基改食材將增加家長的負擔,「不能浪漫地簽下去就好」,他也認為校園使用非基改食材應由中央下令,不是由個別縣市自己決定。

台東的國中小以小校居多,九成以上的學校都有自立廚房,不過有七成七的學校學生數在兩百人以下,黃健庭為了提高供餐的經濟效益,在今年推動營養午餐的中央廚房制度,以一所學校的廚房供應周邊六到八所學校的營養午餐。

選前承諾要推動台東有機栽培部分,黃健庭表示,台東縣府規劃以國有土地提供有機種植,但也認為「我不會說幾年後要達到多少有機種植面積,因為這都是數字遊戲」當然台東縣府要推動有機農業沒錯,但畢竟是農民在種植,還是看農民要不要轉作有機,這不是縣府說要做就可以做」。

關於台東縣的發展,近年來除了美麗灣度假村環評未過關以外,「紅葉溫泉風景特定區都市計畫案」也是在地居民關注的焦點之一。這個都市計畫案範圍超過五十公頃,共十一個開發許可區及一個可蓋飯店餐廳的「原住民產業專區」。

部分紅葉部落居民擔心土地被徵收,認為蓋觀光飯店只是讓財團受益,推動生態旅遊、無毒農業才是當地居民的走向。對此,黃健庭認為,紅葉溫泉風景特定區只是提供一個選項,讓有意願的地主可以經營休閒旅遊用途,帶動地方發展,不願意改變的地主仍然可維持原本的生活方式。

以下為上下游記者專訪台東縣長黃健庭的內容整理。

問:面對近年層出不窮的食安風波,台東縣府有什麼應對方案嗎?

答:台東在近幾年的食用油風暴中,很幸運的沒有任何一所學校用到有問題的油品,而在台東市面上流通的問題油品,我們也依照中央政策,以迅速、徹底為原來處理,該下架就下架。

目前在食安部分的人力、經費上我們能做的調整空間不多,台東縣衛生局有三名稽查員,台東十六個鄉鎮各有一位稽查員,總計十九位稽查員投入食品安全稽查工作。食品安全的經費來源主要靠中央補助,在台東縣的爭取下,近三年逐步提高,從二○一三年的一百萬、二○一四年的兩百萬到二○一五年的兩百七十九萬。

我們推出「食品衛生稽查」標章認證機制,縣府稽查人員到餐廳查核後,在餐廳門口貼一張標章,在上頭簽署我們幾月幾號來查過,證明油品是安全的,一方面给商家一個公道,另一方面也给消費者信心。不過這不是一次檢查就沒問題,我們後續還會重複再來檢查。這是我們為台東縣的食安建立起來的把關機制。

問:這個月爆發的禽流感疫情延燒至今沒有停歇,目前並未波及台東,請問台東對此有什麼因應措施?

答:禽流感疫情目前雖然尚未波及台東,但是我們這邊也很緊急,鄰縣屏東是疫情災區,因此台東縣府在一月十六日就宣布,一月十七日到一月二十三日這一週,禁止外縣市的活體水禽、陸禽進入台東,我們宣布後花蓮也隨即跟進。

禁令公布後,可能會產生供不應求的情況,但這也沒辦法,替代方案就是使用冷凍肉品,鵝肉店會受影響,可是台東的薑母鴨店跟縣府反應說不受影響,因為他們用冷凍鴨肉為主。

眼看禽流感疫情沒有停緩的趨勢,台東縣府也宣布再延長一週,從一月二十四日到一月三十日為止,持續禁止活體水禽、陸禽進入台東。既然禁令已啟動,我沒有道理在外在環境更惡化的情況下恢復通行。到一月三十日前,我們會視情況決定是否繼續維持禁令。

禁止活體水禽、陸禽輸入台東,當然會影響業者、消費者權益,不過萬一疫情傳到台東,後續的撲殺、產業復原更麻煩。現在花東還沒受到禽流感影響,我們阻止疫情從外縣市傳入,但是如果從天上飛下來的,那也只好認了。

問:您在選前與台東民間團體互動時,承諾當選後將輔導慣行農業轉型為有機耕作,並增設有機農業專業區。請問縣府要用哪些方式推動有機農業?預計編列多少經費?

1911771_1038137939535309_7488315308538166966_n

我認為推動有機農業是大趨勢,台東現在有七百多公頃有機農業種植面積,面積全國第二,僅次於花蓮。農民需要更多的鼓勵,才有意願轉作有機,縣府的任務,不外就是在經費上補助、在認證過程提供協助,我們針對溫網室、蓄水設施、堆肥舍等有機設施訂定補助規則,也提供耕地土壤檢驗、農藥殘留檢驗,今年度台東縣府編列四百三十三萬預算,補助農民有機認證費用。

在有機農業專區的部份,台東縣府規劃以國有土地提供有機種植,打造有機農業示範區,並同步推行產銷履歷制度。這部份我們正在規劃中,我不會說幾年後要達到多少有機種植面積,因為這都是數字遊戲,當然台東縣府要推動有機農業沒錯,但畢竟是農民在種植,還是看農民要不要轉作有機,這不是縣府說要做就可以做。

問:台東縣的國中小營養午餐在五年前取消全面免費的政策,請問目前營養午餐餐費大約多少?縣府有沒有規劃調整營養午餐的餐費?

答:五年前,我擔任台東縣長時,之所以決定取消台東縣的全面免費營養午餐政策,因為台東縣的國中小學生近一萬九千人,如果持續舉辦免費營養午餐,一年要花費一億七千萬,對於財政困窘的台東是沈重的負擔,取消免費營養午餐政策後,對財政的挹注有很大幫助,把省下來的錢回歸推動教育相關事務。

目前台東縣的國中小營養午餐費用一餐大約三十八到四十元之間,和鄰近縣市相差不大,花蓮每餐三十五到四十元、屏東每餐三十二到四十元。台東有六成家長自行繳交營養午餐費用,其餘四成由台東縣府補助貧困學生營養午餐費用,每年預算近九千萬。考量到家長的負擔,目前我們沒有規劃調漲營養午餐費用。

問:台東縣今年九月將試辦營養午餐中央廚房制,以三所學校為中央廚房,供應車程半小時內的周邊學校營養午餐,請問為什麼要推這項措施?預期帶來什麼效益?

答:今年我們將推動營養午餐中央廚房制度,以福原國小、關山國小、卑南國小三所國小為試辦學校。福原國小負責池上鄉、海端鄉的學校營養午餐,關山國小就負責關山鎮,卑南國小負責卑南鄉,平均一所學校負擔負擔六到八所學校的影養午餐。如果成效良好,我們也規劃擴大舉辦。

台東縣有一百一十所國中小,九成六的學校都有自設廚房,只有四所學校沒有自設廚房,採團膳或其他學校廚房供餐。不過學生人數在兩百人以下的國中小,就有八十六所,占了七成七,這些學校要維持自己的廚房,維持成本高,經濟效益很低。

台東縣的狀況跟其他縣市不同,人口多的縣市學校人數也多,他們自設廚房光是供應自己學校就達到經濟效益規模了。但是台東這邊不是這樣,全校五十人以下的學校有二十多所,為了五十個學生維持一個廚房,又聘請廚工,這不符合經濟效益,我是念商的,很重視效益,所以我提出的想法是,在一個區域裡選一個學校當中央廚房,把原先要維持好幾個廚房的經費省下來,只要把中央廚房顧好,確保做出來的午餐都是最安全、衛生、健康的,然後派送到周邊學校。我認為從經濟、健康、衛生來考量這項措施,對台東來講都是好的。

問:台東縣成功鄉農會承接提供校園午餐食材的業務(http://ppt.cc/IFXX),輔導在地農民組成蔬菜產銷班,讓學童吃在地食材,也減少食材運輸成本,同時也提高營養午餐吃在地食材的比例。請問縣府有規劃參考成功鄉農會的經驗,推動營養午餐使用在地食材嗎?

答:成功鄉農會跟在地農友契作,提供在地學校,提高使用在地食材的比例,這經驗蠻好的。不過這有個前提,因為農會跟農民的連結度高,知道農民種什麼、怎麼種,其他營養午餐的得標廠商就不見得那麼了解,在採購上不見得願意花心力跟很多農民買這買那,我想若要求他們採購在地食材,成本提高後,受害的就是小孩吃的食材變差了。

因此我們到目前為止都是鼓勵營養午餐使用在地食材,沒法去強制要求。而且台東的食材供需量也沒法全部自給自足,以蔬菜來說,台東絕大多數的蔬菜還是從西部來,不過米的供應就沒問題,現在台東的營養午餐吃的米都是台東在地的米。

營養午餐提高在地食材當然是好事,不過我認為主要還是跟作物的產量有關。我們當然鼓勵學校多使用在地食材,但是沒法在合約裡明文要求。

問:營養午餐的食材品質與來源日漸受到家長重視,民間團體在這次大選前也推動「校園午餐非基改食材」的承諾書(http://ppt.cc/Nqy8),詢問候選人是否願意推動校園午餐採用非基改食材,請問您對基改食品有什麼看法?縣府有規劃推動校園午餐非基改的構想嗎?若有,預計如何推動?若沒有,最主要的困難是什麼?

答:我在參選台東縣長時,並沒有簽署這項承諾書,是因為基改食品的安全性至今仍眾說紛紜,沒有明確的科學證據顯示對人體有影響,而且我們國家也沒有禁止基改食品。這應該是整個國家政策,而不是交給各縣市自己決定,我覺得不是這樣子的,假如基改食很明確對人體有危害,應該是全國採取一致作法,我覺得好像也不適合單在一個縣市裡推動。現在我們台灣農民不能種植基改作物,台灣市面上的基改食品一定都是進口的,如果中央限制基改食品進口,台灣就沒有這問題了。

另一個沒有簽署的原因在於,我必須要考量到家長的負擔。以學校營養午餐常用的豆腐為例,基改豆腐一盒八元,若換成非基改豆腐一盒要二十五元,價格提高三倍,再來看醬油,目前台東多數學校常用的金蘭醬油,一瓶三千毫升兩百元,若改為非基改醬油,六百毫升三百元,整整貴了七倍。

現在台東的營養午餐經費,有六成的學生由家長支付費用,其餘四成的學生由政府負擔。若採用非基改食材,營養午餐的成本提高,家長的負擔相對變重,對於財政困窘的台東縣府也是個負擔。考量到這些,我不會很浪漫地就簽署「校園午餐非基改食材」的承諾書。

問、教育部在去年十一月底提出小校公辦民營的方案(http://ppt.cc/Jzsr),把偏鄉小校交由民間團體來經營,鼓勵教育創新。去年九月開學,台東縣有兩所學校只有一名新生報到,原先計畫整併八所國小,但因為村民同意人數未過半而暫緩。請問縣府對於少子化下的小校經營方向,有什麼規劃與作法?

答:台東縣因為地處偏遠,縣內的私立學校只有均一國中小、育仁中學這兩所,若小校公辦民營後,的確可增加縣民的教育多元選擇權,不過必須思考的是,公辦民營學校的辦學目標是什麼?要怎麼確保教育品質?家長能放心讓民間團體來經營公校嗎?

公辦民營學校畢竟是公立學校,若維持低學費,又要維持好的教學品質,會不會面臨財務困難,能否長久經營?如果收費提高,那就變成貴族學校了,以台東縣小校居多的情況,就是因為在地產業不夠蓬勃,留不住人,人口長期流失,在這樣的地方設立貴族學校,吸引的多半是外地來的學生,這樣對在地居民是情何以堪啊。

我很尊重教育部推動小校公辦民營,但實際上可不可行要看實際運作狀況。目前並沒有民間團體來向台東縣府洽詢,如果有團體來申請,我們會非常審慎地來評估他們的辦學與財務能力。

與公辦民營相比,公辦公營的教育創新反而比較可行。不過因為這屬於實驗教育性質,並不一定所有家長都能接受,這不是縣長一人說了算,也不是教育處決定就可以,公辦公營的教育創新,需要凝聚很多共識才能順利推動。

至於裁併校的問題,我在上一任縣長任期內,裁了一所國小。目前台東縣也有幾所學校規劃裁併校,包括學生人數最少的三所分校,崁頂國小紅石分校、萬山國小振興分校、安朔國小新化分校,另外,和平國小、博愛國小也列入裁併學校名單,可能會裁校或轉為分校。

裁併校問題不是預計哪些學校,重點在於實際,有沒有辦法做到。台東在處理小校裁併遇到的困難是,原住民區的學校受到原住民族教育法規範,裁併校前需要經過當地公民過半數同意才能推動。

我認為裁併校的理由不是節省經費,重點在於孩子的學習成果,一班只有兩個學生要怎麼分組教學?孩子這麼少,老師也不可能多,老師也沒有同事可以相互支援、學習。過去廣設學校是因為幅員廣闊、交通不便,現在交通都很方便,從一個學校到另外一個學校,以交通車接送,根本都沒問題。就像推動營養午餐中央廚房,一個學校可以在半小時車程內供應其他學校午餐,表示交通不是太大的問題了。

社區擔心的另外一個問題是,是學校不見了,會不會對社區發展更糟糕更雪上加霜。針對這點,我們現在的做法是活化閒置校園,由民間團體來提案,縣府來評選經營團體,因此這些空間有可能做健康照護、餐飲訓練、禪修、活動基地等,充滿各種想像空間,例如太麻里鄉三和國小的華源分校裁校後,要做老人醫療跟照護安養,也會設醫院,三和國小秀山分校則是寒舍集團經營,要作為餐飲人才的訓練基地。

閒置校園的活化後,我們設定的目標是要比現在當學校還更能活絡地方發展,帶動地方的就業機會。

問:台東縣延平鄉的「紅葉溫泉風景特定區都市計畫案」,範圍超過五十公頃,共十一個開發許可區及一個可蓋飯店餐廳的「原住民產業專區」。部分紅葉部落居民擔心土地被徵收,認為蓋觀光飯店只是讓財團受益,推動生態旅遊、無毒農業才是當地居民的走向。對於這項都市計畫案,您的看法是什麼?要如何回應當地居民的聲音?

答:縣府從來沒有說要在紅葉溫泉風景特定區推動什麼,只是提供一個選項而已。這個都市計畫案是這樣的,民國七十六年,當時的台東縣府有鑑於那一大區塊完全沒有發展,人口外流,評估當地特性後,規劃做紅葉溫泉的特定區,假如地主願意開發,可以做休閒旅遊相關的用途,但是如果地主不開發,就維持原本的生活。縣府只是讓居民多一個選項,從來沒有說要在當地進行大型開發。

紅葉溫泉風景特定區是二十幾年前的規劃了,這一兩年仍然是同樣的規劃。當地的土地都是原住民保留地,不管怎麼開發地主一定要是原住民,絕對沒有漢人侵入原住民土地開發的問題。

對於當地的開發,縣府是採取開發許可制,針對山坡沒那麼陡峭的地方,超過一公頃你可以申請開發,至於申請怎麼樣的開發,餐飲、觀光各方面都可以,我們就照程序來審。

縣府絕對是站在當地居民的立場來思考,絕對沒有要圖利財團,當地居民的聲音我們也都聽到了,紅葉有溫泉、豐富的生態環境以及布農族文化,縣府也很支持當地發展無毒農業、生態旅遊,不過若零星開發,公共設施跟服務沒有相應配合,可能會產生更多問題。因此在縣府的層層把關下,我們規劃透過這個都市計畫案,讓部落居民有機會發展起來。

【農安到食安 請問縣市長】系列報導請點選這裡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