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於2007年的馬賽籃友會(Paniers Marseillais),是馬賽最大的社區支持型農業組織(法語簡稱AMAP),共有九個農場和二十八個取菜點、一千三百多個家庭參加。

與會的九個農場都是來自普羅旺斯的有機小農,其中的貝黑(Péré) 家自創會就加入,也是目前負責供應最多菜籃的。農友婁義克‧貝黑(Loïc Péré)十七歲開始協助父親尚─荷內‧貝黑(Jean-René Péré)農事,便再沒離開過自家農場。

馬賽籃友會核心農友之一:婁義克‧貝黑(Loïc Péré),圖左穿藍衣者。
馬賽籃友會核心農友之一:婁義克‧貝黑(Loïc Péré),圖左穿藍衣者。

輾轉走向有機路的小農

貝黑家世代在普羅旺斯的聖吉勒(Saint-Gilles)務農,卻一直沒有屬於自己的田地,家業傳到尚─荷內手中時,也是照往例施慣型農法、和盤商合作。到了九零年代,他出於個人信念決定朝有機農業發展,開始以合理用藥、自然耕種的方式照顧農作物。即便如此,尚─荷內還是希望下一代別再從事這麼辛苦的行業,他把長男婁義克送去念了電子技職班。不過婁義克十七歲那年,尚─荷內在田間發生嚴重意外,整個人近乎癱瘓了好一段時間,婁義克於是在課餘扛下重擔,為父親維持田地的運作。「我剛開始幫我爸的時候都還沒考到駕照呢,不能開耕耘機。不過等十八歲一念完書,我就全職投入了。」婁義克笑說。

到了2005年,貝黑家想開拓不同的通路,他們曾經是普羅旺斯協會(Alliance Provence, 法國第一個AMAP組織)一員,隨後莫妮克‧迪亞諾(Monique Diano)等人在07年決定成立馬賽籃友會,因為定位更符合貝黑家需要,他們馬上加入了。

「我們加入籃友會的原因很簡單,他們是第一個全力支持有機農業,又有農藝顧問的AMAP。當時的普羅旺斯協會不太重視有機,有些問題向他們求助也得不到太大幫助,所以我們就跳槽囉。」

剛開始建立取菜點也不容易,第一個月貝黑家只有兩個取菜點、三十位籃友。在創始成員大力宣傳下,第二個月他們找到一百位籃友,簽下了貝黑家第一次為期半年的合約。現在他們供應八個取菜點,如果以一個四口人的家庭為供菜單位來計算,有大約七百二十人由貝黑家農場取得每日餐桌所需。

現在我們每周可以拿到有8-10樣蔬果的豐富菜籃,是農友經過8年苦心經營才有的成果。
現在我們每周可以拿到有8-10樣蔬果的菜籃,是農友經過8年苦心經營才有的成果。

面對盤商與消費者,挑戰大不同

不過婁義克坦承:「我們一開始只有五、六種菜喔!以前跟我們簽約的人比較衰,那時候我們種的菜不怎麼樣。」原來在未加入籃友會以前,貝黑家主要是跟大盤商合作,他們只需種植少數幾類蔬果,像草莓和幾種常見的生菜,最重要的是配合盤商達到產量,老貝黑決定轉作有機以後也是如此。

自從加入籃友會以後,因為農家都要承諾供應籃友半年到一年的蔬菜,所以種菜要改變思維,每季一定要預估接下來六個月可以供應的量,而且要顧及消費者的需求,種類多樣化。照顧每種作物的方式不同還要兼顧有機,對農友來說是很大的挑戰。

比方說黃瓜,婁義克在參加籃友會前可從沒種過,「我剛開始只種出拇指那麼大。」現在聽他這麼說來好笑,不過我也有點慶幸自己不是那古早時代的籃友,因為我所加入的取菜點就是由貝黑家供菜。跟他們訂菜四年來,每年夏天的菜籃裡都有碩大多汁的黃瓜,有時還嫌太多吃不完。

現在貝黑家的農場一年輪種八十餘種蔬菜,光是番茄就有十幾種,婁義克也很積極開發新作物:「像這兩年我們番薯種得不錯,我就一直叫其他農場也來種種看,這樣他們的菜籃裡也有番薯囉!總不能老是種一些固定咖……不過別的農夫也會跟我抱怨不要出太多新花樣,不然他們的籃友會說我們的菜怎麼沒有婁義克的那麼多!」

貝黑家的農場能有這樣的進步,還在加入籃友會一年後拿到有機認證,除了感謝早期籃友情義相挺,婁義克十分肯定地表示,這都要歸功於荷貝。

荷貝‧胡西耶(Robert Roussier),馬賽籃友會的農藝顧問(paysan conseil),是有二十餘年有機耕作經驗的資深農友,也是籃友會之寶。

荷貝‧胡西耶(Robert Roussier),馬賽籃友會的農藝顧問(paysan conseil),是有二十餘年有機耕作經驗的資深農友,也是籃友會之寶。

資深農友當顧問,小農互助同進步

為婁義克所稱道的荷貝‧胡西耶(Robert Roussier),是馬賽籃友會的農藝顧問(paysan conseil)。和婁義克一樣,荷貝出身農夫世家,他從事有機耕作已二十餘年,是全體農友裡最資深的蔬菜農。荷貝的農場位於馬賽西北方車程約一小時的馬勒莫(Mallemort),目前加上他本人總共有五位員工,全年可產出六十多種蔬菜。

荷貝也是創會會員,當籃友會決定設立農藝顧問一職,他馬上接下重任。擔任這個無薪顧問,荷貝除了顧好自家四公頃大的田地,每年還要去巡訪各家農場至少四次,更不時舉辦工作坊,傳授農友堆肥、管理作物等技巧。每個月他也會邀請全體農友聚會一次,希望加強小農間的互助交流。

「譬如說有的時候淡季或時機歹歹,大家種出來的菜沒有那麼多,那就用你家的馬鈴薯換我家的甜菜根,這樣每個人提供的菜籃就可以比較豐富啊!」荷貝說。有一年各家農場大盛產,蔬菜多到發不完,農友也決議把大家多餘的作物集中作成罐頭濃湯,販售所得作為馬賽籃友會營運經費。

馬賽籃友會前會長莫妮克長年參與荷貝舉辦的農友活動,她也觀察到,起初大家不相熟的氣氛真的有點尷尬,有人菜種得有問題還不好意思說出來,但是現在大家感情融洽不可同日而語。籃友會能成為馬賽最大的AMAP,也是消費者對全體農友素質的肯定。「後來其他AMAP組織也開始做顧問農夫制了,都是抄我們的!」荷貝和藹又不無得意地說。

champs de Robert
荷貝的農場除了種植六十餘種蔬菜,還放養兩百多隻雞,每天在田間自由奔跑。(圖片來源:www.lespaniersmarseillais.org)

 AMAP?看似理想,不是每個人都適合

除了已經入會的農友,在AMAP正夯的年頭,自然有很多新人想要加入籃友會,荷貝也擔任查核的角色。數年前曾有一位農友想要加入供菜的行列,荷貝依照慣例去做田間拜訪,一看他就察覺以這位農友的田地面積跟人手,應該種不出這麼多菜才對。細問之下農友也坦承,她除了自己種菜,還會去跟盤商批有機蔬菜來賣。

荷貝表示,作AMAP其實很難,要每周穩定供菜、還要質量俱佳滿足消費者的需求,壓力其實蠻大的,不是每個農場、每個人的個性都適合。籃友會在巔峰時期曾有十二個農場,但陸陸續續有農友難以適應而選擇退出,再加上和其他通路的競爭,要吸收新的訂戶越來越不容易,已有五年的時間,籃友會一直維持九個農場,規模趨於飽和。

他對想要發展社區支持型農業的農友的建議是,最好受過專業農事訓練,而且不要想一個人單打獨鬥。此外,就荷貝的經驗,他認為以法國的薪資和生活水準來說,農場如果想要光靠AMAP的模式自給自足,每雇用一名員工,至少要找到30-35戶家庭、每戶每周付出25歐元,也就是月收入要達3000歐元以上才能損益平衡。

婁義克也提到,像貝黑家目前總共有七名員工,要供應八個取菜點七百多人吃的蔬果,看起來量很多,但也只是打平收支而已。此外這也表示他們每個禮拜要跑四天馬賽。幾乎每天早上都在田裡採收裝箱,下午做其他農事,傍晚要開兩個半小時的車往返送菜,日子過得非常緊湊。

曾經有長達兩年的時間,農場人手不足,婁義克天天親自送菜,籃友會要開會、作推廣活動他也要跑馬賽……這樣還有時間種田嗎?我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既然作了這個選擇,有好處要享受,難處也要承擔囉。」婁義克聳聳肩說。

雖然農務繁忙,Loic仍然盡量隔周親自送菜自各取菜點一次。
雖然農務繁忙,農友婁義克仍然盡量隔周親自送菜到各取菜點一次。

靠理念吸引訂戶,靠品質走得長遠

至於農藝顧問荷貝目前負責供應兩個取菜點,而這兩處的籃友數都已額滿(共約150戶,600人次),還有不少人排隊候補。荷貝是少數光靠參加籃友會就能自給自足的農友,這對他的技術跟他所付出的心力大概是最好的禮讚了。

當我問荷貝會不會想再去找其他通路,他表示對現況已經很滿足。除了全心為籃友照顧蔬果,他也盡量親自送菜,雖然這代表每周有兩個傍晚得開上兩小時的車往返,但是那天為了訪問荷貝去他的取菜點走一回,我相信荷貝也覺得能和這些籃友為伴,一切辛苦都很值得。

荷貝表示,雖然每周要送菜很累,但是能和籃友直接面對面互動無價!
荷貝表示,雖然每周要送菜很累,但是能和籃友面對面互動無價!

荷貝的取菜點位於馬賽八區,此地居民地社經地位普遍較高,除了蔬果,他們還向其他生產者訂購不少額外品項,乳酪、果醬、海產,各種攤位排開,像個小市集一樣熱鬧非凡。跟荷貝訂菜的籃友眾多,許多人已長期支持他數年也彼此熟識,每周發行電子報聯絡感情,還會舉辦烹飪教室等活動。仔細看荷貝發放的蔬菜,不只種類豐富又是從產地新鮮直送,豐美誘人。

AMAP一開始吸引人加入的是理念,但是要長期留住訂戶也是要靠品質。有些人或許質疑,參加AMAP的農夫會不會因為反正菜一定有人買就懶怠下來,失去競爭力了?不過目前我所看到的農友可都是卯足全力,希望端出最好蔬菜回饋訂戶,大家都很珍惜這得來不易的長期夥伴關係。那天傍晚在籃友熱情邀請下,荷貝與我在發完菜之後,和大家在夕陽下喝了一杯餐前酒才回家。

荷貝負責取菜點位於馬賽八區一個社區活動中心的廣場上,這裡不但籃友多,氣氛也十分熱絡。
荷貝負責的取菜點在馬賽八區一個社區活動中心的廣場上發菜,這裡不但籃友多,氣氛也十分熱絡。

有土地、有籃友,AMAP小農踏實向前走

對了,至於文章開頭提到的,農友婁義克‧貝黑家世代務農卻沒有自己的土地,數十年來都是租地而耕,這樣的景況在加入馬賽籃友會後改變了。銀行看到社區支持型農業的運作方式給貝黑家帶來數年穩定收入,幾年前終於批准了貸款,讓他們得以買下一筆六公頃的田地。

從與盤商合作,轉向與消費者直接面對面的AMAP,與籃友結下長期的夥伴關係,貝黑家可說是找到一個辛苦卻踏實的歸宿。

他們保有原本租來的田地繼續種植蔬菜,在屬於自己的土地種下了櫻桃與杏子樹,並且依照婁義克的個性,光杏子樹就不太令人意外地種了六個品種。每年初夏時節,貝黑家來馬賽送菜的時候,都會與他們的籃友分享這甜美的果實。

5791109842_fb4ba8f978_b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