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百萬年薪房仲業轉行有機農業,他是盧傳期,今年28歲,2年前堅持在毫無學識、人脈、家族資源的情況下,離開台北舒適圈、隻身在雲林打拚,最苦一天睡不到2小時;轉業經驗讓他感嘆,在都市人眼中1坪3萬元的特定農業區用地,相較都市每坪70、80萬的居住房價「感覺好像很便宜」,因此成為投資客炒作、獲利的禁臠。

然而1坪3萬的特農用地、換算成1分地,就要價將近880萬元,包括他在內、許多初入行的青年農民根本沒有財力取得土地,只能「先租再說。」盧傳期認為,如果不能將不耕田、要買農地的人從一般農地買賣市場排除,也就無法完全防堵農地炒作的空間、落實農地農有農用的永續農業願景。

11392827_1139825012701036_1063385944471692690_n
(圖片提供/盧傳期)

房仲人生年薪百萬,但「感覺不踏實」

4年前,24歲的盧傳期剛服完兵役,在營中枯燥的日子、只能讀軍中雜誌《奮鬥》消遣,「那時雜誌中有很多房仲廣告,」隨手一翻,盡是「保底薪6個月、月薪5萬」、「百萬年薪不是夢」的廣告詞。當時他也沒想太多,抱持著試試看的心態,便展開他的仲介人生。

那時他的轄區是台北市信義區、松山區,都屬高價的商業用地,辦公用每坪60萬、住宅大樓每坪70萬跑不掉,「每天談的價格都是『萬來萬去』,都是看不見的、『虛的』數字,」而為了把房子銷出去,原本個性再怎麼木訥,也得試著「舌燦蓮花」。

像是他常得向看房的投資建議,這間房子經過裝潢、賣相佳,買了自用、出租都適合;而同一間房子轉手3、4次,每次都將價格抬高、以賺取差價,而他本身也才能從中抽取傭金。

但強調行銷話術、堆砌數字的工作,卻讓盧傳期開始思考「這樣的生活適合自己嗎?」雖然他的確達到年薪百萬的成就,「但總覺得生活不夠踏實。」而這第一份工作他做了15個月,他終於知道,他得換份「夠實在的工作。」顧不了還有10幾天就能領到年終獎金,他決定離職、遠離成長的台北、來到雲林古坑務農。

拜師學藝1年,最苦一天睡不到2小時

11401126_1139824849367719_2122949050872021279_n
練習使用農機(圖片提供/盧傳期)

從離職到從農,盧傳期只花了不到1個月的時間決定。他說,「或許是成長過程中家人都會挑有機農產品來買吧,」讓他對農業有種親切感;加上一家人都對認同有機農業「友善環境、永續利用」理念的認同,在他爸爸的牽線下,便來到古坑向農友柯力誌拜師學藝。

當學徒的日子,他什麼都得學。從四季時蔬栽種、採收,到農機操作、駕駛、肥料使用,由於不具農業學識背景、家族中也無人務農,一切他都得從頭開始。回顧2013年夏季,是他當學徒時最辛苦的日子。

由於夏季日出早、日落晚,農友也得配合日光時節作息,因此凌晨4點他就得起床、5點下田協助農園除草、採收果物,必須趕在10點前,將採收下的農作物交給收貨人物流,忙完才能休息、吃午餐。

下午則從2點開始,施肥、操作中耕機培土、鬆土,一路忙到晚上6點休息;但晚上還得催花,讓鳳梨花期平均。有機農業強調不可化學藥劑,因此只能以傳統的電石水催花;而電石水適宜的溫度是攝氏22度C以下,因此多半在晚上進行,往往得忙到凌晨2、3點,作業完回家休息1、2小時又得出門。

此外,由於對農業機械毫無知識,也讓他吃盡苦頭。「好幾次倒貨車時,撞倒倉庫柱子、陷在田裡,」而中耕機、除草機卡住不動更是家常便飯。這時候只要被師父逮到,肯定會挨上一頓臭罵;後來他學聰明,直接把卡住不動的機器拿去農機行修,順便請教機械師傅「怎麼修、為什麼會壞?」三番兩次下來才掌握適當操作機械的要領,像是要因應土壤濕度調整中耕機的高度、角度。

學成出師,卻無地可耕

一年後,師傅看他所學有成,便放他出來「自立門戶。」當時,他遇到的第一個大難題就是「土地要上哪找?」

攤開內政部不動產實價登錄系統,在雲林縣古坑鄉的一般農業用地,最新一筆今年3月的交易紀錄顯示,水碓段1-30地號,329坪、約1分地多、總價90萬元;而特定農業區用地,最新的、去年4月田心段691-720地號紀錄,293坪、同樣約1分地,總價880萬元。

面對現實「無田可耕」的狀況,他只能先行「承租」。目前古坑1分地租金一年約4000到4500元,他承租了20多分、近3甲的土地,加上堅持種有機、需要與鄰近農田有完整隔離、避免鄰田汙染,因此一年地租將近20多萬元。

這還只是「金錢問題」,盧傳期說由於受昔日「375減租」政策影響,地主要收回土地的條件十分嚴苛,近乎讓佃農擁有「永佃權」;雖然時空變遷,2000年的《農業發展條例》明文規定自2000年起375減租政策不再適用,但無溯及既往,「讓許多地主仍不願出租土地,深怕收不回地權。」

為了博得地方地主信任盧傳期這位沒有農科背景、又是來自台北都會的「異鄉人」,他便透過積極參與地方宮廟活動、多和厝邊隔壁互動,來建立人際紐帶,以順利獲得耕作土地。

雖然政府現行推動「小地主大佃農」政策,希望協助有意從農的人取得耕作地;但他說,以有機作物來說,至少要耕作2公頃才符合申請門檻,對初入門、缺資金的人來說相當負擔。

「所以小地主大佃農政策對我這種初入行、做有機的人沒有太大幫助,」他建議,政府可以出面劃設有機農業專區,並協助整合專區內的地權,「就像當個二地主,不只有制式契約,可以長期、穩定運作,也省去和地主的溝通時間。」

由房仲轉務農,深刻了解農地不是炒作工具

面對現在最夯的農舍修法議題,曾經身為房仲的他,特別感慨。盧傳奇說,從都市人角度看,1坪水碓段一般農地僅3000元不到、田心段特定農業用地1坪也只要3萬元,和每坪動輒60、70萬的台北居住用地相比,「便宜許多,」因此農地成了炒作、賺錢、獲利的工具。

而現在農委會為了防止農地炒作、落實農地農用,而祭出要有農保、健保第3類或實際務農者才能購買農舍,他認為政策雖立意良善,卻沒規定「讓沒有農民身分的人不得購買一般農地,」因此沒地、想耕田的人還是得和買地、不耕田的人競爭,無法真正落實「農地農有農用。」

「想務農的人都會想要有塊自有地,」他說,自有地可以規劃輪作、實施養地計畫,不用因現金壓力而感在收穫完時接著種下一輪,也不會擔心地主提前把土地回收,或有其他使用限制;但現階段農地價格仍然高昂,他也只能先以租地的方式滿足需求。

11391255_1139824932701044_6049143732418035296_n
圖片提供/盧傳期

「農業不是夕陽產業,」將組團讓更多有意從農青年參與

回想拜師學藝、自立門戶,一路走來困難重重、備感艱辛,但盧傳期堅信「農業絕對不是夕陽產業,」畢竟民以食為天,台灣不可能永遠都仰賴進口;加上食安風波不斷,民眾若「食安意識持續高漲」,農業就越有發展市場。

而他在出師那天,種下約8分地大、生長期長達18個月的有機台農17號鳳梨,也就是近年最夯的金鑽鳳梨,最近他的鳳梨即將收成,也算見證他務農2年來,已有300名客戶固定向他購貨,還入選第二屆百大青年農友的成果,「也算是有還不錯的成績啦。」他還說,部分消費者還會來他的田裡檢視生產環境、體驗農村生活。

目前他已經和當地人、在地青年合作,打算籌組一個團隊,整合有意出租土地的地主,和離鄉、沒地、有意從農的青年,開拓更大的農業市場,且試圖解決農村季節性缺工的問題。

更多訊息可以上「農夫小盧的傳奇夢」粉絲團

11391368_1139824352701102_4538510035587437124_n
將收成的8分地金鑽鳳梨(圖片提供/盧傳期)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蔬福緣陳素女

    我們還可以訂購嗎?盧媽媽說您的鳳梨種的很用心很棒˙我們很感動!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