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迷航到領航 壯年下鄉從農 農村再生新力軍

近年青年返鄉正夯,但壯年下鄉搞農村則不一定常見。《農村再生條例》通過近5年,預計編列1500億元預算,輔導全台近4000個農漁村「轉型」。不過實際執行上,許多搞農村的壯年人都碰到難溝通、被質疑「外行」的問題,因此農委會特別設立「領航獎」,希望選拔30名菁英前往日本取經,深化已有的農村再生基礎。

從都市到鄉村,謝雅情以外地人身分闢農場、搞農再村再生

謝謝農場由謝佩玲(右)、謝雅情(中)姊妹開闢。(謝雅情提供)
謝謝農場由謝佩玲(中)、謝雅情(右)姊妹開闢。(照片/ 謝雅情提供)

在南投縣信義鄉經營謝謝農場的謝雅情,在2007年之前是個「純正」的都市人,在桃園擔任近20年的音樂老師;但在都市繁忙、快速的生活中,她還是一直嚮往能有塊自己的「小田園」,在接觸到農委會的「園丁計畫」,及台中區農業改良場、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的指引,她和姊姊謝佩玲開始到南投水里經營農場。

不過「想的都比做得容易」,都市人務農,還是「到完全陌生的環境務農」,頭一年栽種的小番茄就死了4500株,幾番嘗試後向台中農改場求援,在技術人員的指導下改用「介質耕」,也就是利用泥灰青苔代替土,並離地耕種,避免土壤中的病菌影響作物,才開始有了收成。

務農不到一年的謝雅情,隔年就接任上安社區的發展總幹事。「許多當地人都在看我什麼時候出糗,」加上鮮明的「外地身分」,謝雅情說和當地人在觀念上的溝通,是社區再造中最困難的部分。

「但我的長處就在於我知道都市人需要的是什麼,」包括完整的旅遊規劃、體驗活動、安全的農產品,因此謝雅情發現都市人遊憩需求和鄉下人的生活需求,雖然不同,但透過「產業規劃」就能同時滿足。

所以她直接開辦製梅DIY和簡單的唱歌、樂器訓練,增加在地居民的自信心;而透過熟悉的網路和「美國人姊夫」,帶來了觀光收入,地方上的農民從「看好戲」的心態到「會挽著我的手臂『撒嬌』說什麼時候還有活動。」

「都市也賺不到錢,」謝金棋決定返鄉、做「復古運動」

謝金棋。(圖/潘子祁攝影)
謝金棋。(圖/潘子祁攝影)

在桃園市區從事近20年手工麵食業的謝金棋,10年前因家人過世而回到龍潭三和里,環顧綠油油、卻毫無青壯年臉孔的家鄉,對比自己在都市壅擠、緊張、沒賺頭的生活,他開始想是否能回到故鄉,為家園「做一點事」。

他感嘆「幾十年前桃園還有生態的步調,」但近幾年來桃園發展快速,一路從雙北的外圍大縣升格為直轄市,看著桃園的生態地景消逝,他便提出「復古」的農村藍圖,卻被村民質疑「是不是說一說,做沒多久就要走人?」直到爭取到農委會水土保持局的培根計畫後,才取得部分村民的信任。

對謝金棋而言,「復古」其實來自對社區的觀察,他說三和里隨處可見「老人、老樹、老屋、老駁坎、老鄉音」,因此就要想辦法保存這些人文地景。在一些硬體工法上,他特別講求就地取材、「減量發展」,像是用作邊坡擋土的「駁坎」,絕對要「減少水泥」,以地方的石、磚、藤、草、木來堆砌。

他堅信「好的十年社造,可以傳承百年。」因此他也試著將說服已休耕30年的地主,進行生態養地,並結合社區導覽,「現在也在規劃導覽時,體驗DIY活動可以『再減價』優惠,」以此吸引居民、遊客對地方產業、生態的認識,深化環境教育成果。

水保局:盼選拔30名農村英雄,深化農再成果

農委會水保局設「領航獎」,並邀請謝金棋、謝雅情做經驗分享,要深化農村再生成果。(攝影/潘子祁)
農委會水保局設「領航獎」,並邀請謝金棋、謝雅情做經驗分享,要深化農村再生成果。(攝影/潘子祁)

《農村再生條例》通過近5年,回顧當時立法的種種爭議,包括1500億經費編列、如何深化地方居民、主管單位需要更整體性的規劃等,水保局農村建設組長陳榮俊認為目前仍朝著綜合「生產、生活、生態」三生的目標進行。

而其中最迫切的農村「產業」再生上,陳榮俊說水保局會依照地方特色產業、區域產業或整合觀光、文化、生態的「服務業」給予資源整合,「最重要的是先透過『培力計畫』讓居民改變觀念、認識自己。」

為了擴大農村再生的推動人數,並給予不同地區交流機會,農委會希望藉由選拔30名在產業、生態、生活美學上有貢獻的「農村英雄」,並送他們到日本農村參訪,以深化台灣農再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