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生魚片時,加上現磨山葵提味更鮮美,台灣出產的山葵雖是日本人最愛,但幾乎都是違法種在阿里山國有林班地,有水土保持問題,2013年農委會林務局嘉義林區管理處長廖一光曾表示,最快後年全數回收林班地。近年林業試所也開始推廣用「植物工廠」概念,用室內環控種山葵,不過設施單價高,一般小農難以負荷,目前還有75.6公頃山葵園散佈在山間。

18460277966_de7706dba3_b

(圖片來源photo credit: DSC_0106 via photopin (license))

日本人引進,阿里山山葵品質冠全台

山葵是一種十字花科的植物,地下的根莖磨成綠泥後,會產生嗆辣味道,配生魚片一起吃,可以提出魚肉的鮮甜,百年來都是日本餐桌上不可或缺的調味品,因此日本統治台灣時,也引進山葵栽培技術,一開始只是零星種在阿里山房舍附近;台灣光復後,日本人仍忘不了台灣山葵滋味,許多商人特地來台收購,一時間,山葵成了阿里山最重要的經濟作物。

1983年阿里山公路開通,帶來人潮也帶來錢潮,山葵種植面積急速擴大,根據林務局委托中興大學做的研究,1976年,阿里山山葵多半零星分佈,面積不到20公頃,1986年增加3倍,來到73.38公頃。

山葵一公斤賣價可達500元,餵飽無數個阿里山家庭,但背後付出的環境代價也十分驚人。

柳杉被剃頭,種山葵林地吸水力僅正常三分之一

阿里山葵產品(圖/台南社大黃煥彰提供)
阿里山葵產品(圖/台南社大黃煥彰提供)

山葵本就是溫帶植物,適合的生長溫度是8至20℃,而且相當龜毛,喜歡陽光,卻又不能太強,最好有樹木遮蔽60%至70%;喜歡陰溼,卻又不能泡水,土壤必須是鬆軟、排水良好的礫質土,阿里山正是台灣少數適合山葵的地方。

由於阿里山的樹木太濃密,農民會幫樹木疏伐、打枝,讓陽光適度透進來,只留下樹梢葉子遮蔭,影響樹木光合作用,且為了鬆土,必須將地上原有植物清除,造成嚴重的水土保持問題。

中興大學曾比對三處種山葵的林班地,以及一般林班地的水流入滲率,發現有種山葵的地,每小時入滲率僅121.92毫米,一般林班地則有406.5毫米。換句話說,山葵園林班地吸水效率,不到正常林班地三分之一。

長期關注阿里山山葵問題的台南市社區大學研究員黃煥彰直言,種山葵的林班地早已「林不成林」,土壤鬆軟失去水土保持能力,隨便一抓就是一把。

「以前阿里山都是檜木,被砍伐後種起柳杉,根系範圍大不如前,莫拉克風災後倒一堆,如今柳杉又被『剃頭』,水土保持當然有問題,」黃煥彰說。

阿里山國有林山葵淺根種植影響水土保持問題。( 照片 / 台南社大黃煥彰提供)
阿里山國有林山葵淺根種植影響水土保持問題。( 照片 / 台南社大黃煥彰提供)

開放種山葵,國有林收了20年還回不來

阿里山山葵幾乎都種在國有林班地,理論上皆違法,但由於許多農民早就在此世居數代,靠山葵維生,國民政府來台後才被劃為國有林,因此政府不敢斷然禁止,甚至在1989年,讓原先種植農民登記栽種,就地合法,山葵面積擴大到500公頃。

直到1994年,林務局才正視山葵水土保持問題,宣布收回國有地,但遭遇當地民眾強烈反彈,林務局只能用消極方式,規定農民不得打枝、新墾、私下轉讓、繼承,違者強制收回,若種植地或附近鄰地已有崩塌現象,影響國土保安則立即收回。

2013年6月,山葵農吳相澤被控因地利之便,違法竊取國有林班地紅檜木,案經嘉義地方法院依違反森林法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併科罰金新臺幣56,474元,緩刑兩年。時任林務局嘉義林業管理處處長廖一光曾對媒體表示,最快將在後年全數收回林班地,不過至今仍有75.6公頃收不回來。

植物工廠種山葵資金需求大,一般農民恐難負擔

與此同時,林業試驗所開始研究利用植物工廠種植山葵,控制溫度、溼度、日照,成功開發出平地山葵種植技術。

林試所育林組副研究員黃怡菁說,植物工廠種的山葵只要半年就能長出186片葉子,野生的則要8個月,且從育苗時就採取無菌組織培養,不會得軟腐病、黑腐病等,雖然成本比野生栽培高,但可以滿足高端市場需要。

然而,植物工廠在國內也有爭議,且栽培成本比野生山葵高,一般農民恐難以負擔。

蔡忠政30年前便開始研究平地溫室山葵,近年外銷到日本、加拿大、美國。他直言,林試所開發的設備不實用,且溫室一坪約需投入2萬元成本,若要賺錢,至少需種900坪,「而且這是我自己開發溫室的成果,外面成本可能更高。」

山葵在植物工廠中的生長表現。(圖 / 林試所提供)
山葵在植物工廠中的生長表現。(圖 / 林試所提供)

目前阿里山最高檔的山葵一公斤可賣到1200元,但因數量少,市面上的便宜山葵醬大多都是化學調製。

阿里山山葵農張小姐說,最近幾年氣候暖化、雨量多,許多山葵都爛光了,收入已經大不如前。他自知林務局遲早會來收地,曾想過要在比較低緩的地區用溫室栽培,但仍在為資金苦惱,希望政府收回林地時,可以有補償措施。

黃煥彰對平地栽培法樂觀其成,呼籲政府考慮適當給山葵農民補償,儘速收回國有林地,畢竟國土保安是第一順位。

曾任嘉義林區管理處長、現任林務局副局長楊宏志表示,執法需考量法規面和現實面,農民靠山葵維生,若一下子強制收回,恐造成社會問題、轉向非法,因此採和緩漸進方式收回,輔導農民轉向森林遊樂區工作。不過山葵農本來就是違法使用國有林地,不會給補償費。

這些葵農大多是80年代開墾,由於不能繼承,楊宏志認為,未來阿里山山葵應該會漸漸減少,但仍無法訂出時間表,「希望越快越好。」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8 則回應

  1. 用不是自己的地賺錢,破壞水土,有甚麼好補償的?

  2. 你有查證過嗎?你憑什麼,連臉和名字都不敢露,有資格發言嗎?另外這篇報導是以篇概全,只抽三個林班地,就要訂死刑嗎?這跟洪仲丘案有什麼不一樣,你這發言等於你丟臉,沒出過社會,不知民間疾苦,只會羡慕或忌妒別人嗎?你有種或是有勇氣來種山葵。

  3. 既得利益者出來護航了,科科,反駁的總是那幾人

  4. 問題是出在出口貿易導向。

    山葵與檜木可以是台灣高山的特產,應當有適當的數量控制,有效的法令管理,從外銷低價競爭,環境成本轉價給社會的產業模式,轉型成具在地特色的內需服務業。

    日本人愛吃歡迎來台灣吃啊!

    量少自然價高,少吃多滋味呀

  5. 上下游記者汪文豪
    上下游記者汪文豪

    致各位讀者,原文段落中提及:

    2013年6月,山葵農吳相澤被抓到因為地利之便,違法砍伐檜木林,時任林務局嘉義林業管理處處長廖一光曾對媒體表示,最快將在後年全數收回林班地,不過至今仍有75.6公頃收不回來。

    經查,已修改為:

    2013年6月,山葵農吳相澤被控因地利之便,違法竊取國有林班地紅檜木,案經嘉義地方法院依違反森林法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併科罰金新臺幣56,474元,緩刑兩年。時任林務局嘉義林業管理處處長廖一光曾對媒體表示,最快將在後年全數收回林班地,不過至今仍有75.6公頃收不回來。

    因採訪疏忽不察,在此向吳相澤先生致歉。另為求公信,僅附上判決案號:103年度嘉簡字第1014號

  6. 林小姐妳好:
    我看了妳這篇報導後,我真的不知怎麼形容心裡的感覺,我爸爸媽媽是殷實的山葵農,非常老實,一輩子生活在森林裡,因為妳這篇外行人的報導抹滅了他一輩子的努力,妳和學者與綠色環保團體從未真正種植過山葵,所講的都是空談的理論與收集而來的資料,妳們從未在山上工作過,妳們不知道,森林與我們這些葵農是相存相依的,我們依賴著 森林,山葵並不是妳們口中水土保持的殺手,八八水災中土石流的地方都不是種山葵的地方呀!學者拿著近千萬的經費,做了僅僅三處山葵地的研究 ,從未實際跟著我們這些葵農一起實際耕作過,拿著這種在山上隨便繞繞就得到的膚淺又外行的理論,幫著林務局打壓著我們,我不知道要我們停止種植山葵的你們是不是有什麼利益的牽扯,我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我爸爸媽媽一輩子都在森林工作,比妳們任何一個人都知道如何與森林相處,拜託請不要以自以為是的正義來評論這件事,我從小就在山上生長,從我有記憶以來我爸媽就在山上工作,妳不知道在這份工作有多麼辛苦,我們從會走路就上山幫忙,要到工作的地方常常都要爬好遠充滿雜草荊棘的山間小路,山上地上冬天都結霜,我爸爸媽媽依舊忍耐著在工作,手都凍瘡流血了,妳知道嗎?工作的時候要忍受著無數的蚊子,妳們知道嗎?我們的工作需要長期蹲在地上種植山葵,除草,手跟腳的關節都出毛病,晚上常常都痛的無法入睡,妳們知道嗎?爸爸媽媽的這些努力,只為了換一口飯吃,只為了你們短短的一段話,讓無數個努力的葵農失去一輩子賴以為生的生計,請問林小姐妳的記者道德在哪?我從來不曾在網路上留言,但是今天我看到我爸爸為了妳的報導難過的眉頭深鎖,我實在忍不住了,我們即將失去一輩子賴以為生的工作,妳覺得很開心嗎?你知道一個子女看見一輩子老老實實的父親因為妳的這篇報導從一個辛苦工作的農民變成獲得利益者,我實在難過的直哭泣,夜不成眠,我們只是辛苦工作的農民,我們種植時也做了護土的措施,妳知道嗎?我想妳不知道,但妳沒有深入暸解,就隨便的發了這篇文章,這些文字字字外行,卻字字成為殺死山葵農的刀,如果沒有徹底暸解山葵,只靠那些網路上查到的資料,就發表了這份文章,我們想反駁,可是我們是小蝦米,跟我們爸媽一樣的山葵農大多都是老實,不懂與你們辯駁,也不會使用網路反擊的農民,林小姐妳自以為是的正義,殺死了我們這些山葵農,我們被妳逼上絕路了

  7. 上篇發表更正:
    林小姐妳好:
    我看了妳這篇報導後,我真的不知怎麼形容心裡的感覺,我爸爸媽媽是殷實的山葵農,非常老實,一輩子生活在森林裡,因為妳這篇外行人的報導抹滅了他一輩子的努力,妳和學者與綠色環保團體從未真正種植過山葵,所講的都是空談的理論與收集而來的資料,妳們從未在山上工作過,妳們不知道,森林與我們這些葵農是相存相依的,我們依賴著 森林,山葵並不是妳們口中水土保持的殺手,八八水災中土石流的地方都不是種山葵的地方呀!學者拿著985仟元,735千元的經費(經查證過林務局資訊網),做了僅僅三處山葵地的研究 ,從未實際跟著我們這些葵農一起實際耕作過,拿著這種在山上隨便繞繞就得到的膚淺又外行的理論,幫著林務局打壓著我們,我不知道要我們停止種植山葵的你們是不是有什麼利益的牽扯,我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我爸爸媽媽一輩子都在森林工作,比妳們任何一個人都知道如何與森林相處,拜託請不要以自以為是的正義來評論這件事,我從小就在山上生長,從我有記憶以來我爸媽就在山上工作,妳不知道在這份工作有多麼辛苦,我們從會走路就上山幫忙,要到工作的地方常常都要爬好遠充滿雜草荊棘的山間小路,山上地上冬天都結霜,我爸爸媽媽依舊忍耐著在工作,手都凍瘡流血了,妳知道嗎?工作的時候要忍受著無數的蚊子,妳們知道嗎?我們的工作需要長期蹲在地上種植山葵,除草,手跟腳的關節都出毛病,晚上常常都痛的無法入睡,妳們知道嗎?爸爸媽媽的這些努力,只為了換一口飯吃,只為了你們短短的一段話,讓無數個努力的葵農失去一輩子賴以為生的生計,請問林小姐妳的記者道德在哪?我從來不曾在網路上留言,但是今天我看到我爸爸為了妳的報導難過的眉頭深鎖,我實在忍不住了,我們即將失去一輩子賴以為生的工作,妳覺得很開心嗎?你知道一個子女看見一輩子老老實實的父親因為妳的這篇報導從一個辛苦工作的農民變成獲得利益者,我實在難過的直哭泣,夜不成眠,我們只是辛苦工作的農民,我們種植時也做了護土的措施,妳知道嗎?我想妳不知道,但妳沒有深入暸解,就隨便的發了這篇文章,這些文字字字外行,卻字字成為殺死山葵農的刀,如果沒有徹底暸解山葵,只靠那些網路上查到的資料,就發表了這份文章,我們想反駁,可是我們是小蝦米,跟我們爸媽一樣的山葵農大多都是老實,不懂與你們辯駁,也不會使用網路反擊的農民,林小姐妳自以為是的正義,殺死了我們這些山葵農,我們被妳逼上絕路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