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貨貿協議和TPP沸沸揚揚,許多人擔憂開放農產品將對農民造成衝擊,其實前年台灣和紐西蘭簽訂「紐西蘭與臺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經濟合作協定」後,預計2025年後紐西蘭液態乳全面零關稅,國內酪農界就已憂心忡忡,呼籲政府建立台灣產地標示;無獨有偶,日本今年簽訂TPP,輔導北海道酪農跳脫農協掌控,成立北海道小農鮮乳品牌。用產地掛保證,似乎已成自由貿易下的出路。

因應TPP 日本輔導北海道小農鮮乳品牌

北海道是日本乳業重鎮,市佔率約一半,但即使地廣人稀,成本仍比完全放牧的紐西蘭來得高,近幾年也受到WTO和TPP等等自由貿易協定的威脅,今年日本簽訂TPP,為了提高北海道乳業競爭力,首要任務便是擺脫地方農協,日本政府和「社團法人北海道農業支援協會」合作,輔導北海道小農鮮乳品牌,主攻海外市場,第一個目標就是台灣。

社團法人北海道農業支援協會代表理事大沼康介解釋,以往生乳多交由農協組成的「保証責任北海道信用購買販賣組合聯合會」(北聯)統一收購,混合不同牧場的生乳,載到冷卻站後,再交給不同廠商,「大家看不到是誰生產這罐牛奶,酪農也很難向農協議價」,收益有限,下一代自然也不願意接手。

日本農協和台灣農會的角色有點類似,肩負農產品運銷、信用放貸,不過和台灣走向越來越類似,目前主要的業務是保險、信用,來自農產的收益越來越少,「農家並未享受到這些利潤,我覺得現在有些農協不是為了農家存在的組織。」大沼康介直言。

社團法人北海道農業支援協會在日本政府的支援下,找來4位北海道酪農成立事業協同組合(類似台灣農產合作社概念),自創品牌,單獨運輸牧場的生乳,交給加工廠後直接上架販售,減低成本,回饋到酪農身上。

milk-151129-01

「看得到酪農」 北海道小農鮮乳進軍台灣

日本政府因應自由化的策略之一是外銷,因此這個小農鮮乳品牌不會在日本上架,第一個銷售市場鎖定台灣,因為台灣到北海道觀光的人數一年達到50萬。

另一個現實狀況則是,北海道乳業遭農協壟斷,因此小農品牌完全無法在北海道流通,甚至沒有任何一家加工廠願意協助,他們得跨海將鮮乳運送到日本本島的山形縣加工。

「日本已經飽和,我們避免做紅海競爭,台灣對食品的要求嚴格,所以如果能到台灣,去其他地方應該沒問題。」大沼透露,12月將會少量進口到台灣試水溫,預計明年春天正式輸入台灣。

12112403_10207795805237066_5552650197457055524_n
社團法人北海道農業支援協會代表理事大沼康介(攝影/汪文豪)

日本酪農苦笑:奇怪,台灣怎麼一堆北海道牛奶?

然而,來自北海道的明治、森永,在台灣早已成了名牌,大街小巷的便利商店不時可看到「北海道鮮乳使用」,小農鮮乳要如何突破重圍?

大沼一聽這個問題,臉上露出有點無奈的笑容:「我也覺得很奇怪,台灣怎麼一堆北海道牛奶?」

後來他發現,台灣許多標榜北海道的食材,後面寫的是使用北海道方式的技術,雖然無奈但也沒辦法,大沼說,北海道在日本也是好品質的代表,但不會刻意做一個產地標章,因為日本食材基本上都會標產地,「這次來台灣,我們強打產銷履歷,看得到酪農。」

main_ph03-1500x600
圖片提供/社團法人北海道農業支援協會

延伸閱讀:把林鳳營牛奶還給林鳳營?農委會:打造台灣品牌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