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因應TPP,政府帶頭輔導地方品牌外銷,「把北海道鮮乳還給北海道」是未來台灣勢必要面對的問題。回到台灣本身,許多大廠早已將地名當作品牌,導致統一瑞穗鮮乳不是來自瑞穗,味全林鳳營鮮乳不是林鳳營產,有沒有可能「把瑞穗鮮乳還給瑞穗」、「把林鳳營鮮乳還給林鳳營」?

許多業界的人不約而同說:「很難。」

mik-151128-02rr

以地方當鮮乳品牌名是歷史錯誤

台南市酪農牛乳生產合作社是全台第一個由酪農組成的鮮乳運銷單位,目前共成立三個品牌,有單一牧場來源,也有來自台南或屏東、彰化的牧場,業務經理黃孝安說,當然很希望可以有台灣產地標示,甚至細到有地方標示,不過台灣南北長僅400公里,酪農又集中在南部,地理差異可能沒那麼大,地方標示不容易。

畜牧處副處長王忠恕則直說,區別國產和進口很重要,但細到地方標示則是「反市場的行為」,一個乳品廠可能和100多個酪農收乳,混合、均質、殺菌、包裝,若每個酪農分開作業太耗成本,目前台灣也僅高大牧場做到產銷履歷。「重要的是以台灣為產地,加強乳品廠的品管,區別國產和進口鮮乳。」

至於統一、味全分別以瑞穗和林鳳營當品牌,則是個歷史上的錯誤。中華民國乳業協會秘書長方清泉說,理論上,產地名稱不能做為品牌名,味全一開始確實在林鳳營養牛,但後來擴及到雲嘉南屏,統一則認為東部水好空氣好,對品牌形象佳,當初政府既然通過這些品牌名,現在廠商做出品牌價值了,政府也很難要求取消。

農委會:自由貿易大舉壓陣,打造「台灣」品牌

對農政單位來說,與其建立地方標示,更重要的是在自由貿易大舉壓陣下,打造出「台灣」的品牌優勢。

台灣在2013年7月和紐西蘭簽訂「紐西蘭與臺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經濟合作協定」,進口液態乳雖沒有直接降低關稅,但分年逐步增加「關稅配額」,配額內的液態乳可享零關稅,配額外關稅每公斤14元,自2013年底協定生效後,每年紐西蘭的液態乳關稅配額為5500公噸,每隔3年增加1500公噸,第9年起為1萬公噸,第12年起全面零關稅。

協定生效後,去年和前年,台灣從紐西蘭進口的液態乳都還不到配額量,僅配額量的5~6成,但是今年一下子增長到82%,目前已進口4520公噸,雖然和本土鮮乳一年生產量36萬5千噸比起來僅是零頭,農委會也認為紐西蘭牛乳只會替代澳洲鮮乳,但酪農協會擔憂,紐西蘭鮮乳成本不到台灣一半,未來全面零關稅後,對台灣酪農是一大衝擊。

王忠恕強調,為了因應自由貿易,未來將結合鮮乳標章和CAS優良農產品認證,宣傳鮮乳標章時,順便帶入國產概念,因為只有台灣生產的牛奶才能申請鮮乳標章。

此外,目前酪農協會也和台大、成大合作開發同位素檢驗法,建立台灣牛奶和國外牛奶特性的資料庫,未來可直接分析牛奶成份,確認有無混乳或標示不實。

業界:政府應輔導小農鮮乳品牌

不過業界想要更積極的作法。

近年台灣小農鮮乳品牌林立,不過動輒十幾億的乳品加工廠、冷藏物流,是阻礙新品牌的最大挑戰。

台南市酪農牛乳生產合作社目前還沒有自己的加工廠,只能委外3個加工廠協助殺菌、包裝。業務經理黃孝安說,合作社有自己的檢驗室,也會派人全程監督加工運輸過程,但不碰加工、運輸車隊、經銷站,因為合作社主體是農民,設廠除了需要投入上億資金,更重要的是後端管理,目前沒有這樣的能量。

方清泉認為,政府應輔導發展小農鮮乳品牌、休閒牧場,這些小農品牌不一定要特別限定在台灣哪些產地,因為標榜產地代表要有不同的特色、品質,才能產生品牌價值,「如果品質不好,標示地點不是好事。」輔導小農品牌不是直接補助酪農,而是健全環境,例如補助冷藏運輸車、自動化的集奶、餵飼設備。

延伸閱讀:日本酪農苦笑 台灣怎麼一堆「北海道牛奶」?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