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多年前震驚國際的「中石化安順廠」戴奧辛汙染案,歷經7年官民訴訟,台南地院日前一審宣判中石化和經濟部敗訴,須賠償1億6817萬元。(事件大事記見文末)

回顧該廠在1960年代曾是東亞五氯酚最大製造廠,卻隱瞞製程會產生汞和戴奧辛等毒物,直到1982年關廠都未被發現,隱瞞污染長達22年。直到1999年前後,台南市社區大學研究員黃煥彰意外發現後持續追蹤,接連透過清大教授凌永健和成大教授李俊璋證實廠區內貯水池裡的吳郭魚戴奧辛超標,2002年環保署正式採樣結果出爐,該案汙染狀況和實際範圍才爆發出來。

中石化安順廠戴奧辛汙染案隱瞞纏訟至今長達7年,原始訴訟225人,共有38人在期間死亡,受害居民血液中戴奧辛偏高,健康受損,加上污染環境負面效應,至少禍延兩代。

一審判決出爐後,中石化戴奧辛汙染自救會長林吉進表示,「我自己在乎的不是錢的多寡,而是今天判決出來代表中石化跟經濟部有錯,我要的是公道,是總統對這個事件向我們道歉。」

二等九號道路施工1--挖出大量白色的棄置土
二等九號道路施工1–挖出大量白色的棄置土,土壤戴奧辛污染創世界紀錄(圖片提供/台南社大)

中石化製造五氯酚 產生戴奧辛、汞污染

中石化安順廠前身為經濟部國營會下的台鹼公司。1942年日據時期興建時,以生產固鹼、鹽酸和液氯為主,同時也是日本海軍製造毒氣的工廠,國民政府來台後,台鹼安順廠開始大量生產五氯酚,外銷日本作農藥,成為50、60年代東亞最大製造廠。

震驚的是,製造五氯酚不但污染附近的養殖魚塭,其製程中會產生汞等重金屬以及世紀之毒「戴奧辛」,不溶於水的戴奧辛可透過空氣、食物鏈等方式進入人體,而且持續累積不易排除。

2003年污染事情剛確立的中石化安順廠一角。
2003年污染事情剛確立的中石化安順廠一角(圖片提供/台南社大)

民間緊追不捨 揭發污染真相

中石化安順廠汙染一案能被揭發有賴於中華醫事學院護理系副教授、台南社大研究員黃煥彰等人長年的「緊追不捨」。黃煥彰會開始調查始於一次生態觀察,「那天凌晨5、6點我跑去安順廠附近拍昆蟲,沒想到拍完走出來卻發現工廠附近有塊4公頃土地呈現單一植披,只有芒草,而且仔細一看土壤還是灰白色的。」

黃煥彰就這樣陸陸續續回到現地進行田野調查,「哪些地方不對勁就請地主帶我去看,」他後來發現清大化學系教授凌永健,曾在1993年驗到安順廠旁海水貯水池的吳郭魚魚體戴奧辛超標世界衛生組織建議的60倍,2001年成大環境微量毒物中心主任李俊璋也驗到池中吳郭魚戴奧辛含量超標,當年環保署環檢所便進行土壤採樣。

「沒想到汙染範圍像滾雪球般越滾越大!」黃煥彰說,除了15.5公頃的工廠、13.5公頃蓄水池、一開始發現的4公頃石灰汙泥棄置區外,對面的2.76公頃草叢、周圍27公頃部分魚塭還有鄰近的二等九號道路、鹿耳門溪和竹筏港溪底泥都受到污染。範圍擴及台南市安南區顯宮里、鹿耳里、四草里等區域。

「而且環保署採樣後發現土壤的戴奧辛檢測值高達641萬皮克,突破世界紀錄。」黃煥彰說。

二等九號道路施工2--因為埋管線才發現棄置土的深度超過一個人深
二等九號道路施工2–因為埋管線才發現棄置土的深度超過一個人深(圖片提供/台南社大)

政府蓄意隱瞞 長達22年

台鹼安順廠1982年因經濟因素關廠,被併入中國石油化學工業開發公司。黃煥彰是到1999年左右發現有汙染情事,

「田野調查的時候,安鹼廠的管制還很鬆散,我那時在工廠裡一個房間發現許多機密文件,當中有份文件是由台灣省水汙染防治所在1981年發的,上頭載明蓄水池的水,汞含量超過標準,顯見政府當時就開始隱瞞,直到2003年環保署和地方環保局正式和當地居民坦承,至少隱瞞了22年。」

黃煥彰和台南社大研究員晁瑞光、許淑茹等人一邊進行家戶調查,但一直吃閉門羹,他說:「那個時代很多人會覺得得癌症是上輩子做壞事不太敢講。」後來成大檢測出顯宮里和鹿耳里居民血液的戴奧辛濃度偏高,和食用池中海鮮有關,大概那之後2005年居民才比較願意講自己罹病的故事。

老師帶著學生家戶調查 深受影響

此外,家戶調查過程中,時任台南延平國中電腦老師的許淑茹和學校自然老師合作,帶著7、8年級學生進入污染地進行訪談和紀錄,並製作專題網站,許淑茹說,當時學生就連法律會議都會參加,原本有個孩子說話會結巴,因為持續被要求上台簡報後,口吃明顯改善,後來大學更選讀藥學系,希望有一天能貢獻專長幫忙台鹼案受汙染的長輩們,讓她很欣慰。

許淑茹說,畢竟有時候停留在污染案裡會感覺看不到希望,但從污染案裡反思,藉由環境教育帶給下一代不同的思考模式,雖然效果無法立即顯現,但只要經過時間等待,卻會是最強悍、最有希望的。

家戶調查。
家戶調查(圖片提供/台南社大)

居民要求:徹底整治 總統道歉

日前中石化安順廠國賠案能夠勝訴的關鍵在於,有研究報告證明受害居民血液中戴奧辛偏高和糖尿病有關,黃煥彰說,這個事件是目前環境公害中,可以明顯看到傳染途徑由食物鏈到人身上的案例,相較RCA等案,較容易證明。

日前判決出爐,黃煥彰等在地團體和居民便主張要「徹底整治」、「總統道歉」。

黃煥彰強調,中石化和經濟部都沒有卸責的權力,因為早年台鹼公司的股權就是經濟部和台灣省政府接手,直到台鹼關廠併入中石化,中油持股高達96.6%,「日本首相都可以因為私人企業引發熊本水俣市民汞中毒而道歉,台鹼安順廠那個年代是政府接管的年代,但法律卻判接手後的民營公司承擔,這不公平,政府應該勇於承認並承擔。」

中石化戴奧辛汙染自救會長林吉進也說,「我自己在乎的不是錢的多寡,而是今天判決出來代表中石化跟經濟部有錯,我要的是公道,是總統對這個事件向我們道歉。」

台南社大黃煥彰(中間)發現台鹼安順廠汙染案後,和時任環保署長的郝龍斌陳情。
台南社大黃煥彰(中間)發現台鹼安順廠汙染案後,和時任環保署長的郝龍斌陳情(圖片提供/台南社大)

污染後續處理不當 至今仍持續威脅

此外,中石化在2009年啟動安順廠污染整治計畫,欲藉由熱處理分解泥土中殘留的汞和戴奧辛,時隔5年,台南市環保局在今年7月指出,污染量沒有任何減少的跡象。對此,許淑茹說,當年國際學者便有強調土壤同時含有戴奧辛和汞很難一起處理,中石化卻堅持試驗至今,每次試驗造成的揚塵對在地居民來說都是二次汙染,仿效日本處理水俣病,先將受汙染的土壤封存才是正確方法。

林吉進也指出,如果中石化無法處理就應該趕快尋找替代方法,或進行封存,「無法處理的汙染若一直存在,對居民來說,我們的生命財產就會一直受到威脅。」

中石化安順廠戴奧辛汙染案纏訟至今長達7年,原始訴訟225人,共有38人在期間死亡,台南社大研究員晁瑞光說,像台鹼案這樣的環境公害仍持續在台灣土地上發生,像今年爆發的桃園滲眉埤案便是一例,而這些事件都指出,一個工廠如果要汙染環境很快,把汙水、有毒廢棄物倒到土裡、水裡即可,但影響附近居民健康卻可能長達2代,就連整治處理也要隔2、3代才有可能看見成果,那樣的代價實在太高了。

中石化安順廠戴奧辛汙染案大事記:

1942年,由日本鐘淵曹達株式會社強租民地所興建。
1952年,國民政府來台,將其更名為台南鹼業公司安順廠。
1982年,因經濟因素關廠、併入中國石油化學工業公司。
1995年,清大凌永健教授博士班學生宋德高首次檢測出安順廠貯水池 7 條 14 公分的吳郭魚戴奧辛含量竟高達 247皮克,是世界衛生組織所規定的 60 倍。
1999年,中華醫事學院護理系副教授黃煥彰發現廠區附近有一處單一植披,土壤成灰白色,起而追查。
2001年,成大教授李俊璋教授測到貯水池吳郭魚戴奧辛含量為8.2到12皮克。同年,台南市環保局因為民間檢驗數據,在中石化公司外圍上鐵絲網,並插上告示牌。
2002年,環保署環檢所現地環境採樣,確定安順廠遭戴奧辛汙染。
2003年,成大教授李俊璋對附近居民進行流行病學及健康照護研究,發現受試者的血液戴奧辛濃度異常超標。
2005年,中央跨部會決議支出5年13億人道關懷補償金。
2008年,受害居民集體向經濟部和中石化求償。
2009年,中石化啟動安順廠污染整治計畫。
2015年,台南地方法院一審宣判中石化和經濟部須賠償1億6817萬元。

2_8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3 則回應

  1. 錯字:
    第2張圖說:二等九號道路施工2–因為埋管線才發現棄置土的深度「操」過一個人深 >超
    大事記標題往上數第3行:一個工廠如果「藥」汙染環境很快 >要

  2. 5年13億人道關懷補償金,補償金進誰口袋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