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歲已有10年代噴經驗 陳俊佑

農藥代噴業中,17、8歲的面孔屢見不鮮,但他們也可能是職業壽命最短的農業族群,10年以上就算老手,而雲林囝仔陳俊佑就是之中的奇葩。

頂著一頭棕色短髮,28歲的陳俊佑看起來和一般時下年輕人沒兩樣,不過他在業界已是資深前輩等級,10年前第一次接觸代噴,正是這個產業起飛之時,高職畢業退伍後,眼見家鄉工作機會不多,他和家人共同創業,成立「大豐農業噴霧社」,外銷日本的毛豆、胡蘿蔔、美生菜業者,都是他的客戶。

IMG_5387

許多後起的雲林業者得喊他一聲老師,陳俊佑說,很多年輕人會來打工噴藥,但噴藥可不簡單,光是學習控制力道、保持噴桿平衡,就要三個月,還得隨時注意風向,閃避飄散的農藥;然而好不容易教會了,許多學徒卻自立門戶,甚至削價競爭,讓他很感慨,全盛時期大豐有15組噴藥人員,現在減到8組。

但不是每個人出師後都一帆風順,多的是2、3年後身體急劇惡化,黯然退場,陳俊佑能屹立不搖,自有一套方法。

除了作業時必穿長袖長褲、戴口罩,每年一二期稻作交替時是代噴的淡季,他會利用空檔時間,到阿里山爬爬山,調養一下身體;相較於許多業者啤酒、保力達不離身,甚至「喝了再上」,他滴酒不沾,因為酒精除了增加肝臟代謝負擔,還會加速血管擴張,皮膚更易吸收農藥。

慎選作物也很重要,最危險的是甘蔗和玉米,因為植株常高過一人,光走進去就很困難,噴藥時容易淋滿身,技術差一點的,可能當場吸入過量,昏倒送醫。

因為危險性高,即使玉米噴藥價碼比稻田高100多元,每分地有300,陳俊佑仍不願意接,「我還噴過一分地600元,但玉米有200多公分高,之後就不幹了,實在太難賺。」

平常他會看書、上網蒐集農藥相關資料,不噴沒有標示、來路不明的農藥,曾有某個農民作物長不好,故意拿不明農藥叫他噴,想誣賴他造成藥害,趁機敲竹槓,還好他夠謹慎一開始就拒絕。

他透露,有些業者比較沒農藥知識,農民拿什麼就噴什麼,包括劇毒的「松」字輩和禁藥,最傷的是自己。

入行10年,陳俊佑看過許多人中毒病倒、休克、住進加護病房,儘管他一次也沒中毒過,但前幾年接受陽明大學的農藥暴露調查時,研究人員說,他血液中的農藥比一般人高很多。

難道自己和家人都不會擔心?他說,受過訓練,沒事。這行要做多久,他還沒想那麼多,走一步算一步,最近,他聽說有人引進無人飛機自動噴藥機,顯得躍躍欲試,「或許有了這個,未來可以減少接觸到農藥吧。」

系列閱讀:

農藥代噴(1)最新鮮的肝 換農業未來

農藥代噴(2)農藥暴露劑量超標十倍 業者誰來顧?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