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賭場公投再起 戰況風雲變色

賭場是造福澎湖,還是貽禍千年?2009年的澎湖賭場興建公投,熱烈沸騰,支持方以12個百分點輸給反對方,澎湖回歸平靜,表態反賭場的民進黨,趁機在2014年奪下澎湖的執政權。

然而對部份澎湖人而言,沒有賭場的澎湖,不只是平靜,而是冷清,看不到澎湖的願景,交通、醫療、行政、教育、社會資源嚴重缺乏,縣府財政80億元歲出,僅2億多元歲入,難以維繫。支持賭場興建方,在6月重新提案,希望以大型觀光建設,增加人潮收益,帶動澎湖未來。

反對者擔心這套想法太樂觀,反倒應讓地方農業、產業復甦,結合深度旅遊,讓澎湖不是只有海鮮文化,更有觀光、保育、農業文化。

然而相較7年前的公投,令外界訝異的是以海龜保育聞名的海洋大學教授程一駿也位列支持方的顧問團中。他強調並不支持賭場,而是認為澎湖人對保育的看法太過狹隘,無法讓旅遊業者、當地人感同身受,才有「食龜事件」發生。再加上現任民進黨籍縣長陳光復反覆表達「中立」、不表態的立場,讓二次博弈公投戰況更加詭譎。

支持派要博弈觀光城,帶來更多醫療、交通資源

其實以「澎湖博弈公投」來概括公投主旨並不精確,支持者主要訴求是推動政府設立「澎湖綜合娛樂城」(Integrated Resort,簡稱IR)。

所謂IR,聽起來非常「新穎」,說穿了便是如迪士尼、環球影城等含有眾多室內遊樂設施、視聽設備(電影城)、國際飯店等功能的遊樂園區。只是澎湖IR一直希望提供5%的用地設立「博弈特區」,即坊間指稱、有吃角子老虎、賭盤的「賭場(Casino)」,將澎湖打造成如美國拉斯維加斯、新加坡濱沙灣等別具一格的度假勝地。

28365924885_68fc2510ea_b
支持者是以新加坡濱海灣為藍圖,希望打造有博弈(賭場)設施的觀光城。

然而正因博弈、賭場的道德爭議性,讓外界只聚焦於5%而忽略其他的95%。支持者所盼望的,其實是利用大型開發、觀光產業的槓桿,來換取大筆資源挹注,改善澎湖長期缺乏醫療、交通資源的邊陲困境。

支持設立澎湖IR的澎湖國際化聯盟執行長莊光輝以自身為例,現行島上3家醫院──三軍總醫院澎湖分院、衛生福利部澎湖醫院、天主教惠民醫院,沒一家能治療他的視網膜剝離,必須飛往台灣求醫,更不用提其他重症病患,「是直到去年我們才有醫院能做化療和心臟支架。」莊光輝說。

同時,3家醫院的醫師、護理師更是來來去去,若非醫學院剛畢業、經驗不足,便是設備不夠。而相似的情形也反映在學校、公家機關上,「沒有人要留在澎湖,人口只能一直外流。」這也是為何7年前公投失敗後,聯盟仍不放棄,在今年6月底重提舊案,若行政作業順利,年底前便又會有第二次澎湖博弈公投。

南方四島保育佳績竟賺不到觀光錢?

姑且不論大型開發究竟能否讓支持者勾勒的「人錢回流」願景成真,但以現行澎湖擁有的觀光資源來看,難道不足以支撐澎湖的未來嗎?

莊光輝直說「是不夠的。」他說,近年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的確保育有成,讓海洋資源休養生息,只是近岸還有許多刺網、垃圾沉在海底,縣府和環保團體都沒人、資源去清,「不是不夠用心,是資源不夠,執法人力也不足。」

莊光輝說,當前澎湖縣府每年平均歲出80億元以上,但歲入僅2、3億元,根本不足做出行政規劃;但未來澎湖IR設立後,3、400億元的投資案和觀光財,能為地方帶來富足的財政稅收,這些規模和效益並非當前民宿、旅遊觀光可以達成的。

反賭博推動聯盟召集人傅靜凡則認為,深度、小規模的旅遊確實能達到規模經濟,而且應當扶植地方農漁產品的在地經濟。

扶植在地產業,也能讓澎湖有未來

傅靜凡說,近年許多觀光客都反映希望以深度旅遊的方式,取代2999、3999元玩3、4天的打卡行程,「深度旅遊有品質,賺得也不會比大規模得差。」再加上學食物科學的他,近年也不斷嘗試開發、利用澎湖在地的農產品,例如海菜鹽、紅蘿蔔鹽、風茹草和火龍果等,不比海鮮遜色。

13672110_10201834133252670_1920674189_n
反對方希望給澎湖留下一個乾淨、純樸的未來,一如蒔里沙灘般美麗。(圖/吳雙澤提供)

至於支持派的「打造觀光城、帶來稅金、建設醫院交通」的說帖,傅靜凡則認為太過樂觀。以澎湖的人口規模,要維持一座最高級的教學型醫院其實相當困難,但建立直升機後送機制,20分鐘內即可將重症病患送達高雄救治,是相對可行的做法。

「而且人少,病患也會跟著少,即便是經驗老到的外科醫生,來澎湖可能2、3年技術就生疏了。」而交通問題,他則強調當前已有澎湖人逢三節、過年便一票難求的困境,如何保證有觀光城後能「更好買票」?

以今年統計來說,澎湖觀光人數可望破百萬人,但興建大型IR後,人數是5倍以上,不只加劇一票難求;若每人推算停留3天,平均每天島上都有4、5萬人,澎湖環境可以承載得了嗎?

身為澎湖子弟、曾任公共電視董事長的政治大學教育系副教授鄭同僚說,關於醫療、教育、行政人員不足的問題,縣府應該發揮整合功能,「澎湖有很多很美的老房子,重新整理起來供有志願的人無償居住,自然會吸引人。」

海大教授站支持方,環保界分裂?

另一項備受關注的是,以海龜研究聞名的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教授程一駿也位列支持方的顧問團中,讓外界頗為好奇。畢竟以常識論斷,大型 開發案和觀光人潮,理應衝擊生態環境,為何生態學者會站出來支持?

程一駿指出全球海龜正瀕臨生死存亡關頭。(圖/潘子祁攝)
海洋大學教授程一駿是國內研究海龜的專家,但對於澎湖人對保育觀念的狹隘,仍決定挺身而出。(圖/潘子祁攝)

實際上程一駿是支持「提出公投」的法律行為,但對澎湖IR設立並無支持或反對立場。他解釋,自己在澎湖研究海龜20多年,深切感受海龜復育的重要性,但也體認到澎湖在地人對保育的「歧見很深」。

他指出,部分人士對保育採取完全禁絕的態度,「這塊海域就是不要來、不要碰、不要談。」長期以來,這樣的論調讓旅遊業者、觀光客、政府官員身陷「坐擁寶山而不自知」的狀態,進而無視保育和法律,才會有5月綠島民宿業者宰殺龍王鯛(蘇眉魚)、6月有消防小隊長食用海龜等保育慘事。

程一駿重申,「保育要與社會對話,你要讓當地人真的感受到保育很重要。」如果合理地將旅遊觀光和海龜保育結合,海龜成為業者的衣食父母,反而會用盡全力捍衛環境與保育,「在夏威夷就有這樣的例子,殺害一隻海龜賣100美金,但每隻照相可以有2、30塊美金,誰賺得快?照相還是捕殺?」

而他之所以贊成提出公投,便是希望讓反方正視當前保育論點和地方居民嚴重脫節的困境,同時也能監督支持方落實現階段對環境的承諾,並充實業者對保育的認知。

不過鄭同僚認為,保育的重點仍在觀念和心態。這幾年暑假他都會回澎湖,在特定一個村落、島嶼居住。有次他便曾聽聞近處有炸魚聲,旁邊正好有一位警察,但員警卻答他「我只管陸上,不管海上。」而100公尺處的海巡單位則無人聞問,「保育作為難實踐,是心態問題,不是人力不夠的問題,每天派員警、公務員盯著,誰不守法?」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土地炒作之間?

只是關於博弈公投,地方還盛傳另一種說法,即澎湖IR主旨並非真正實現,而是炒作地皮。

原來澎湖IR預計設立面積必須達20公頃,在島上符合該條件的僅5、6筆土地而已,因此謠傳的「預定地」及周邊土地價格飆漲,從1分1、2千元漲到1坪1、2萬元都有。

對於這樣的說法,縣府秘書長胡宗流說,土地是自由市場買賣,政府不會進行干預,只是澎湖土地確實有限,因此地價年年上漲也是意料中事。

縣府表態中立,不干預卻也不見對IR的願景

既然支持者是希望以IR槓桿出更多資源,然而是否有其他方法一樣能為澎湖帶來前景?

胡宗流說「很難。」以交通來說,每逢三節、過年,空運業者多因從澎湖返程回台灣的人數太少,而不願意加開班次,儘管縣府嘗試擠出補助款,但業者也會權衡成本,若選擇不願意,縣府也無可奈何;雖然地方也曾向中央交通部、觀光局爭取經費,但僧多粥少,澎湖又如何在金門、連江(馬祖)、綠島、蘭嶼之間年年勝出?

只是回顧2014年地方大選,外界多認為現任民進黨籍縣長陳光復勝出國民黨候選人王乾發的關鍵因素,是因博弈公投失敗、地方反賭氛圍濃厚;但如今縣府卻對澎湖IR議題噤聲,檯面上的理由,是政府必須在公投期間中立,避免引導、干預民眾投票,表面上是以民意為依歸,實則毫無長程政治願景。

澎湖博弈公投正反兩方見解

若您對第二次的澎湖博弈公投仍有興趣,可再參閱以下網站:

支持方:2016澎湖喜事館,以澎湖國際化推動聯盟為首,不只有App、小短片講解理念願景,期盼以IR作為槓桿爭取更多資源、改善澎湖困境。

反對方:澎湖反賭聯盟,以海洋公民基金會為首,亦有文宣、理念講解,期盼以在地產業、深度旅遊、環境保育勾勒澎湖的願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