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大溝頂僵局未解 今突擊兩戶搬遷

今日(八月三日)早上六點半,超過百名警力進入旗山大溝頂的太平商場,協助高雄市水利局進行兩戶同意拆遷戶的查估工作,沒想到就在市政府破壞其中一戶鐵門時,發現屋裡還有兩位居民,旗山區公所社會課長緊急入內安撫。面對市政府無預警的大動作,旗山太平商場大溝頂自救會與反拆遷的居民,不斷在現場鼓譟,並要求高雄市長陳菊出面解決。

親自坐鎮的水利局局長蔡長展表示,這一天的工作,只是協助同意戶搬遷安置到大愛村,並進行後續查估作業,針對其他住戶會再繼續加強溝通。

20160803優勢警力進入大溝頂-2
優勢警力進入大溝頂(攝影/李慧宜)

優勢警力完成兩戶查估

高雄市政府認定為危險建築的旗山大溝頂,位於永安街一號到六十五號,是民國四十三年由政府核准、民間集資興建而成的三十三家店鋪,合稱「太平商場」。因為這些住商合一的房屋,全部都蓋在旗山二號排水的正上方,所以也被稱為「大溝頂」。不過縣市合併之後,高雄市水利局基於建築物的安全、二號排水區域整治的考量,還有住戶家庭污水直接排放造成的環境問題,規畫拆除太平商場三十三戶人家。

原本七月十九日是高雄市政府預計拆遷的日子,可是當天在聲援團體與居民強力抗爭下,高雄市副市長陳金德改口暫緩查估。半個月後,到了今天(八月三日)早上六點半,市政府突然派出大批警力和工人,迅速集結在太平商場,雖然三十多名居民和自救會人士也同時到場抗議,不過短短兩個多小時,水利局還是順利完成查估工作。

20160803查估後公告
查估後公告(攝影/李慧宜)

百名警力進場,大溝頂居民心驚驚

在強勢警力保護下,一批批的工人,將兩戶同意拆遷戶屋內的家具和生活用品,一一搬上車。反拆遷居民站在一旁,看得心驚膽戰,一位郭先生說,「搞不好以後就換到我們了!」另一位住在永安街二十五號的老婦人,因為被警察阻擋在巷口無法回家,氣憤地說,「我剛剛要回家走進巷子,還被警察攔下來要看身分證,要我報身分證號碼,這是什麼政府?有夠悲哀的。」

市政府進行兩戶同意拆遷戶的查估工作前,還發生一段插曲。其中一戶同意戶,門牌號碼為永安街四十九號,市府以為屋內沒有人,用工具強力撬開鐵門入內執行公務,沒想到屋裡還有兩位居民,旗山區公所社會課長緊急入內安撫。

半個小時後,兩位居民同意離開,但是卻忘記帶走平日飼養的一隻黃狗,高雄市水利局局長蔡長展見狀,立刻親自拿著開封的科學麵,輕聲叫著「小黃、小黃」,成功誘使狗兒走出屋外。反拆遷的居民在看到這一幕,不斷在旁邊大喊,「連狗都不願意離開自己的家。」

20160803水利局長蔡長展誘狗出屋-1
水利局長蔡長展誘狗出屋(攝影/李慧宜)

產權爭議,官民各說各話

針對今日查估工作,蔡長展說,「今天針對大溝頂三十三戶其中兩戶有同意搬遷的住戶,進行查估動作。水利局已經在杉林區的大愛村,添購足夠的家具、設備,先安置好居民,才處理後續的搬遷與查估。」不過反拆遷的居民反駁,水利局搞不清楚狀況,明明房子裡面有人,還強行撬開鐵門搬東西,「根本不是先安置才協助搬遷和查估」。

另外由於先前市政府一再表示,太平商場的地上物,是區公所所有,地目是公有水溝用地,土地產權也在七月份從國有財產署移撥到高雄市水利局,會在理性不衝突的原則下,完成太平商場的拆遷工作。

不過針對產權爭議,自救會強調,當年太平商場興建時,旗山鎮公所曾口頭表示由公所出地,民間出資,雙方共同興建商場,可是這塊土地,卻在一九七七年遭高等法院判決土地所有權始終為「無主地」,判鎮公所詐欺,歷經多年所有權官司,最後才被登記於國有財產局名下,因此絕非高市府所宣稱所有權歸屬區公所,將會持續抗爭到底。

而高雄市政府強調,高雄高等行政法院七月二十八日已「駁回」居民聲請地上物拆遷停止處分,結果明確,市府將會先安置弱勢戶後依法執行拆遷。

20160803自救會長鄭淵文發言
自救會長鄭淵文發言(攝影/李慧宜)

被比照為大埔事件,高市府出面澄清

對於外界將大溝頂拆遷事件比照為大埔事件翻版,高雄市研考會主委劉進興公開在社群網站上表示,「旗山大溝頂上的市場屎尿直接排入大溝,污染環境,附近居民要求市政府儘速解決、、、拆除是要改善環境讓城市進步,跟大埔案強徵民宅改工業區,兩者完全不一樣。」

劉進興強調,高雄市政府對大溝頂住戶有提出兩大救濟措施:一是包含建物結構、人口搬遷、租金補貼、營業損失和25%的自拆獎勵金,平均每戶可以領取救濟金七十萬元;二是針對中低收入戶、弱勢戶和獨居老人,協助安置在杉林區的大愛村(大愛社會住宅),或是選擇在旗山區租屋,由市府申辦租金補貼。

對此蔡長展也進一步解釋,過去旗山區公所評估的搬遷補助是七萬到十三萬,後來市政府「加了一些市府裁量權可以給的救濟金,加到將近七十萬,這真的已經是市府的極限了。」

反拆遷居民:大溝頂老街是重要文化資產

面對高雄市政府的查估工作,反拆遷居民和自救會立刻在現場召開記者會抨擊,自救會會長鄭淵文說,「人還在裡面,家具就被清走了,證明其中有一戶根本不是同意戶,這也表示程序都還沒有完備。我們居民最害怕的,就是市政府根本不尊重程序正義的問題,以後就是隨時可以來拆我們的家,我們每天都生活在很擔心的日子當中。」

尊懷文教基金會執行秘書王繼維表示,「大溝頂老街是旗山地區戰後發展最重要的文化資產,市政府一邊對外用鼓勵青年返鄉經營文創的名義,一邊又摧毀青年返鄉的文化資源,如此粗暴的開發思維,令人匪夷所思。另外,因為大溝頂老街已向文化局提出文資再議,也向文化部提報文化資產列冊保留之申請,現在還在審議階段,市政府不應該在還有爭議的時候進行查估工作。」

20160803尊懷王繼維發言
尊懷王繼維發言(攝影/李慧宜)

延伸閱讀:高雄太平商場強拆 居民打死不退 市府臨喊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