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轉小教室/ 台糖土地是公是私?侵佔原民傳統領域 歷史不正義

文/原轉小教室

從日據時期開始,日本政府便以武力強制驅離了原本居住在東部噶馹佤、太巴塱部落的邦查(阿美)族人,利用平原地栽種蔗糖。

1895年,日政府「官有林野取締規則」第一條即定:「無證明所有權……之山林原野,算為官地」;儘管各原住民部落在此生活數千年,卻因未向日府登記,而被蠻橫掠地。

1945年中華民國政府接收四大製糖會社,在上海成立「臺灣糖業股份有限公司」,為經濟部所屬國營事業,同時也接收了日治時期的土地,而族人傳統的生活領域則依然被視為「無主地」,直接被納為台糖土地。

隨著經濟環境改變,台糖核心事業已從過去的製糖轉為生物科技、量販、商品行銷、油品及休閒遊憩等多角化經營,但因缺乏此些產業的競爭力,在連年虧損下僅能倚賴出售土地,維持帳面盈餘。

1945年時,台糖在花蓮、台東各約有一萬公頃的土地,而今日僅存花蓮3624公頃、台東2471公頃的土地。在過去70年間,「公地」放領給了誰?移轉、零售給了誰?我們更要質問:這些被出售的土地,有多少是屬於原住民傳統領域?為何在此生活千年以上的部落,如今卻需向台糖承租才能回到過去的生活領域?花蓮池上、光復、台東瑞源的糖廠,有多少是建在原住民過去生活的土地上?

巴奈發言2

「是公?是私?劃設辦法排除私有地,族人回不去台糖所佔的傳統領域」

去年4月、11月,時代力量、民進黨、國民黨籍的立法委員皆曾質詢台糖董事長,要求積極處理台糖土地取得不正義的問題。然而直到今年2月14日「原住民土地及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公布後,仍未見台糖有何具體作為。由於「劃設辦法」,部落得以主張的傳統領域僅限於公有地,而原住民族在歷代政權下被充公的土地,如今卻因成為台糖的「私有地」而無法被劃入傳統領域中。

我們也質疑:目前台糖的董事名單中,包含董事長共有11位董事代表經濟部超過86%的持股;若以股東結構而言,更有96.51%股份屬於政府機構,最大股東分別為為經濟部及財政部國有財產署(9.92%),那麼台糖土地究竟是公有還是私有?為何國家透過不正義手段取得的土地,不僅不能歸還予當地生活的族人,還被「劃設辦法」排除在外?

徒步前往台糖台北會館8
徒步前往台糖台北會館

太巴塱族人:「請讓我們回到世代耕作的土地!」

傳統領域的範圍,便是在部落耆老及祖父母輩口述歷史的傳承、傳統地名、以及部落巡狩、耕作等生命經驗下積累而成,截然不同於現代漢人的土地所有權概念。土地議題不只是數字、法規之爭,而是實實在在形塑、影響著族人生活樣態,決定著文化生命力與歷史正義,有血有肉的真實存在。

記者會中,來自花蓮部落的Moli Kati吟唱古謠,並以族語向祖先呼告:「這首歌是你們老人家給予的,所以我在這裡唱,講到Karowa’的世耕地,是Tafalong(太巴塱)與Fata’an(馬太鞍)共同的世代耕作地。但現在這塊土地,是在台糖的名下,不會還給族人,現在我們族人怎麼辦?現在Tafalong(太巴塱)與Fata’an(馬太鞍)有心要回世耕地,請把土地還給兩大部落。」

那布、Moli Kati
那布、Moli Kati

那布:「島嶼天光只照亮民進黨,沒照到原住民族!」

歌手那布則質疑蔡英文政府成立的原住民轉型正義委員會無調查權,原住民族土地被剝奪的真相便無法釐清、補償,並批評:「因為島嶼天光照亮了民進黨的前途,可是我要說一次,並沒有照到台灣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

「土地是孕育文化的載體,別再讓原住民族在自己的土地上流亡」歌手巴奈則感嘆,中華民國來台七十幾年,原住民族仍是最被犧牲的族群:

「從日據時代,為了要發電,在日月潭的邵族族人離開他們賴以為生的地方;太魯閣光禿禿,為了要做水泥廠;達悟族人,為了讓這個國家有更便宜的電力,在達悟島上都還沒有使用電的時候,核廢料九萬八千桶便陸陸續續搬進了達悟族人賴以為生的島。中華民國為了全體國家經濟發展,永遠先犧牲原住民。」巴奈也泣訴,土地作為文化的載體,台灣原住民族失去土地、失去語言,最終只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浪、流亡。

2016年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歌手巴賴(Balai)從凱道抗議第一天起即在臉書粉絲專頁聲援,並響應直播音樂會吸引大眾注意此一議題。巴賴今雖未在記者會中發言,但也全程參與行動表達支持。

正視台糖歷史不正義,抵制台糖產品、服務

在記者會後,在馬躍及巴奈領隊下,一邊吟唱邦查(阿美)族古調,徒步前往位於中華路的台糖台北會館,在會館大門前呼籲民眾正視台糖歷史中存在的種種公私不分、取巧牟利的不義作為,並籲請消費者抵制台糖的產品及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