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新竹關西真的一堆野蜂。」養野蜂養了八年的黃永勝回憶道,往年每到了三月份楠木開花的時節,站在田裡就能聽到「轟」一聲,就一大群野蜂飛過去,花間也常看到野蜂出沒採花粉,「但這幾年什麼都沒有。」他邊說邊用手撥弄身旁的花叢,仍不見野蜂群蹤影。

愛蜂成癡的黃永勝,去年獨家發佈「台灣野蜂染囊狀病毒、大規模傳染死亡」警訊,引發全台關注,隨後防檢局證實並組成防疫小組,他也參與調查、協助與其他蜂農溝通,原本是修車廠的老闆,意外成為野蜂防疫先鋒,野蜂究竟何等魅力,讓黃永勝愛得如此癡狂?

新聞小辭典:台灣主要有兩種產蜜蜂種,大家最熟悉、數量最多的是在平地採蜜的「西洋蜂」,「台灣野蜂」屬於「東方蜂」下的「中國蜂種」,族群少。西洋蜂怕冷飛不高,台灣野蜂是中高海拔最重要的授粉者,不少民間蜂友因愛好飼養。

愛蜂人黃永勝(攝影/賴郁薇)
愛蜂人黃永勝(攝影/賴郁薇)

迷養蜂 坐看蜜蜂進出一整天忘記吃飯

黃永勝的養野蜂人生始於2009年,「我工作是修車,常往山上跑,看到野蜂、想到純蜂蜜好吃,就開始想養野蜂。」於是一頭栽進野蜂世界,「剛開始迷養蜂的時候,可以就這樣坐著看牠進出一整天,看到都忘了吃飯…」

只是野蜂仍然保有其「逃蜂」野性,對養蜂人來說,最大的考驗莫過於「掌握野蜂野性」。黃永勝笑道,他初初開始養蜂的前三個月也是「怎麼養怎麼逃」,後來才發現,造成逃蜂的原因就是「自己手癢」,按捺不住想看野蜂的心,以至於一直翻看蜂箱,蜂群受到干擾,就會逃蜂。

黃永勝取出巢片,檢視蜂箱狀況(攝影/賴郁薇)
黃永勝取出巢片,檢視蜂箱狀況(攝影/賴郁薇)

「雖然蜜蜂比較兇、會叮人,但他會給你最純正的蜂蜜。」黃永勝說起蜜蜂,有無限的陶醉,「每天看到牠們進出、帶花粉,真的好勤勞…」也激發「人也該如此勤勞」的感悟。除了帶給養蜂人情感上的療癒,純正的蜂蜜更是實際務實的「回饋」,尤其在野外找到純天然濃縮的野蜜,濃香滋味更讓他無比著迷。

台灣野蜂(攝影_賴郁薇)台灣野蜂(攝影_賴郁薇)

素人揭發野蜂感染「囊狀病毒」政府才跟進

因為熱愛投入養蜂,甚至成為「蜂社團」社長,黃永勝去年八、九月陸續收到蜂友傳來野蜂幼蟲生病的照片,「一看就不對勁,」正常的幼蟲應該是白白胖胖的,照片中的幼蟲卻是黑褐色,頭尖尖的猶如水滴,甚至出現蜂體水腫、液體化的情形。

黃找出專業書籍比對,懷疑這貌似「中國幼蟲囊狀病毒」發病病徵,該病曾在中國造成大規模野蜂死亡,且沒有藥醫,只能靠倖存野蜂演化抗病能力。而後,台南、南投等地都傳來類似疫情,黃永勝及蜂友們驚覺,這可能不是偶發個案,而是台灣野蜂面臨大規模的存亡考驗。

於是黃永勝緊急發出「野蜂大規模感染幼蟲囊狀病毒」訊息,主動聯繫防檢局等相關單位,但「一開始大家都當我是亂講,說我放消息嚇人」,隨後專家證實,台灣野蜂首次大規模感染「囊狀病毒」,政府才委由學者組成「防疫小組」,正式展開調查。

黃永勝解釋,當工蜂察覺巢片中的幼蟲出現病徵後,往往會先咬開蜂室、清出染病爛蟲,以免病毒在蜂巢中擴散,而若發病規模達七成,工蜂便會選擇棄巢而去、不再咬開封蓋、清理爛蟲,「像這一巢,許多封蓋雖然沒咬開,但打開看裡面都是染病爛蟲,基本上是全軍覆沒。」

台灣野蜂感染囊狀病毒會造成大規模集體死亡(蜂農黃永勝提供)
台灣野蜂感染囊狀病毒會造成大規模集體死亡(蜂農黃永勝提供)

協助蒐集案例幫助調查

儘管疫情嚴重,但是初期的調查工作卻並不順利,「蜂農很怕被人知道自己的蜂有得病。」黃永勝表示,蜂農靠著交易蜂隻、賣蜂蜜賺錢,雖然囊狀病毒不影響蜂蜜品質,然而,蜂農仍憂心自家野蜂染病消息一旦傳開,可能不利賣蜂、賣蜜;也因此,防疫回報工作舉步維艱。

在這尷尬時刻,黃永勝扮演重要的溝通橋樑,他先向蜂農私下打聽發病案例,然後帶著研究老師們到現場調查,逐步累積資訊,「只是現在大家的野蜂都得病了,也就不怕人知道了。」黃表示。

野蜂毀滅性死亡暫獲控制,期待野蜂產生抗病性

忽然爆發的全台野蜂大規模毀滅性死亡,迄今已經十個月,黃永勝原本憂心台灣野蜂撐不過疫情考驗,甚至滅絕,但冬天過去後,春天病毒活躍性降低,野蜂工蜂也開始清出染病幼蟲,野蜂族群正逐漸恢復,他似乎不再那麼悲觀。「囊狀病毒在今年二、三月幾乎銷聲匿跡、不見野蜂染病死亡。」

直至五月底才又傳出病情,他邊說,邊拿起一片巢脾比劃著,「你看,這裡有幾個染病的爛蟲,但現在病毒活躍性比較低,不至於整片巢脾的幼蟲都發病,雖然還是有染病情況,但已經從大規模毀滅性死亡轉為區域性、局部性染病。」

黃永勝猜測下一波病毒活躍高峰可能落在八、九月,未來蜂群規模將會隨著病毒好發期、休眠期輪替而消長,「這樣互動一、二十年後,台灣野蜂群會慢慢產生抗病性。」他推估。

「像這裡有一隻爛蟲。」黃永勝用手指著。(攝影/賴郁薇)
「像這裡有一隻爛蟲。」黃永勝用手指著。(攝影/賴郁薇)

學者:病情趨緩不能大意,仍應避免大規模飼養

面對蜂農警戒稍稍退去,專家學者仍謹慎表示,目前病毒消退的情況應該只是季節環境好轉所致,並非出現抗病品系、也非病毒消除,養蜂界仍不可大意。

「確實,今年三、四月的時候,曾經有一些養野蜂的蜂農覺得疾病沒那麼嚴重了。」國立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系特聘教授、囊狀幼蟲病毒疫情調查小組成員陳裕文表示,而當時去採樣,的確不見蜂群發病,「但樣本回去檢驗,還是有檢出病原。」且到了六月,又陸續傳出病徵。

囊狀幼蟲病毒疫情調查小組成員宋一鑫、陳裕文紛紛表示,就目前調查來看,今年春天病毒「貌似」消退的清況應該不是因為病原消失,也不是野蜂出現抗病品系,「而是單純環境好轉。」

陳裕文進一步解釋,春天對於蜜蜂來說,是食物充分、環境比較好的季節,「蜜蜂吃得好,對疾病的抵抗會比較好。」宋一鑫也表示,由於野蜂成蟲對囊狀病毒的忍受力較強,只要帶病幼蟲有足夠的營養撐過蛹期,待牠化成成蟲,就算帶有病毒也不太會發病了。

野蜂有「持家智慧」等待時間恢復重生

然而,在野蜂族群努力與病毒共存的同時,外界是否有出手復育野蜂族群的空間?「等野蜂自己重生吧!」陳裕文再三強調,大自然有豐富基因庫,會自己出現抗病品系,「現在若再大量養野蜂,只是維持病原。」對疫情無益;宋一鑫也表示,現在囊狀病毒環境仍然惡劣,還是應避免大規模養殖台灣野蜂,以免大規模傳染、發病。

宋一鑫表示,野生蜂群有能力自行恢復,「野蜂族群如果發現環境不好,就會換地方。」牠們有自己調適的能力。

「其實野蜂是有持家觀念的。」黃永勝補充說明,一旦蜂窩出現大規模染病情況,野蜂工蜂覺得已無法控制病情,便會採取「斷子」策略:要不就不再餵食蜂王乳給蜂王,讓蜂王不再有足夠的能量產卵;要不就咬破蜂卵,不讓卵孵化出幼蟲。待不再有子代後,工蜂便會帶著蜂群,舉家遷移、另建乾淨的新蜂窩,而後才會又開始生養子代、恢復族群。

黃永勝也認為,若要人為介入野蜂復育,必須等到病毒高峰期過了,才能開始大規模繁殖養蜂、復育族群。「我們很會養蜜蜂的人,每年貢獻大自然二、三十窩野蜂一定有。」他自信地表示,透過專業養蜂人大規模育王、餵食、拆群,讓野蜂族群快速變大,「大自然繁殖絕對沒有我們養的那麼快。」

攝影/賴郁薇
攝影/賴郁薇

閱讀「全民養蜂」系列文章請點選這裡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我的野蜂是自己來的它們在我工作的線圈木頭中間想要拿線怕干擾到它很好玩的是線圈有兩個洞有兩隻蜂王要如何移到我買的蜂箱中

  2. 請問有懶人法?材料如何取得
    我想在我家山坡上養蜂,不知如何下手?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