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上下游記者孔德廉、賴郁薇

國產蛋品驚傳驗出除蟲劑芬普尼,農委會、化學局、食藥署等單位今早聯合召開記者會,確認彰化文政牧場、國賀牧場和連成牧場的蛋品中分別驗出5ppb、22ppb、153ppb的農藥芬普尼;截至今日為止,一共下架封存5172公斤蛋品、約86200顆雞蛋,現污染來源、污染原因已成各界追查焦點,據農委會初步調查,研判為蛋雞農不當使用芬普尼驅除環境、雞隻體外寄生蟲所致。

據農委會指稱,芬普尼僅為環境用藥,而非動物用藥,理當不得使用於食用禽畜及禽畜舍消毒工作,既然如此,雞隻何以接觸到芬普尼環境用藥?甚至其產下來的蛋也驗出高單位芬普尼?

新聞小辭典:芬普尼到底是哪一種藥?它是農藥,同時也可做環境用藥,但是作為不同用途時,適用的管理方式、殘留標準均不同,做為農藥時可以直接去農藥行買,作為環境用藥時又有分濃度,有些一般民眾就可購買,有些則需由病媒消毒業者提出計畫,審核同意後才能取得許可證購買。

環境用藥不得用於除雞蝨,蛋農為何使用?藥商推薦

環境用藥芬普尼不得用於禽畜、禽畜舍,但彰化縣衛生局局長葉彥伯指出,芬普尼檢出量最高的「連成畜牧場」業者宣稱,有屏東藥商推薦使用大包裝的「除蝨藥(法台寶)」,聲稱效果很好,又是大牌子,因此業者將該藥劑稀釋千倍後對蛋雞羽毛進行噴灑,希望達到除蟲效果,沒想到卻因此驗出芬普尼超標。

「這可能不僅是偶發事件,」有國內禽畜養殖研究學者指出,雖然目前曝露來源有待釐清,「農民日常防蟲使用也是可能來源之一。」由於雞舍進行消毒處理時,很難將雞隻全數移走,「依國內外相關研究推測,有可能是環境基礎值提高後,進而間接累積在動物體內,」而非直接使用於雞隻身上。

食藥署副署長林金富表示,芬普尼為脂溶性物質,進入雞隻體內後,很快便會轉變為芬普尼代謝物,並儲存於脂肪中,因此,芬普尼不僅會殘留在雞隻身上,也可能出現在蛋雞所產出的雞蛋中。

林金富、農委會畜牧處副處長王忠恕均指出,芬普尼代謝物毒性當量較芬普尼本體高,「但次檢驗比照歐盟檢驗方法,檢出數值為芬普尼本體、芬普尼代謝物加總計算,」只是統稱芬普尼,計算方式與歐盟標準無異。

彰化縣衛生局至現場封存雞蛋(圖片提供/彰化縣衛生局)
彰化縣衛生局至現場封存雞蛋(圖片提供/彰化縣衛生局)

不用芬普尼 養雞界如何除蝨?靠飼料添加物、硫磺粉

芬普尼除蟲劑接觸雞隻的途徑仍有待商榷,但其問題核心在於,既然法規禁止環境用藥施用於禽畜、禽畜舍,為何依舊出現芬普尼不當使用案例?難道真如學者所言,「應該不是偶發」?而一般雞農若不能使用芬普尼,又要如何去除雞蝨?

「基本上,要不要除蟲是看各場做法,不一定會除蟲。」立祥畜牧場蔡姓場主指出,應該傳統雞舍較需要除蟲,否則現蛋禽場大多為籠養、甚至為密閉式環控禽舍,雞蝨問題不大,「真去除蟲,效果也很普通。」另一陳姓雞農也指出,飼養者的管理才是重點,不是固定時間消毒就有用,還得端看當下雞的狀況、天氣和溫度等因素。

此外,一名不願具名的陳姓畜牧用藥藥商也補充,一般採用籠飼的雞隻,因為沒有接觸到地面,蝨子等蟲害問題較少,若要除蟲都以飼料添加物為主,再不然就是使用硫磺粉來驅蟲,較省錢也較方便。

除了芬普尼,其他環境用藥也會違規用於雞舍消毒

但該名陳姓藥商也指出,雞農通常會以肥皂水配合消毒藥劑,裡頭再加入陶斯松和賽滅寧等合法環境用藥,用以消毒驅蟲,但不會特別在雞身上使用芬普尼來除蟲,「因為雞農也會擔心過量的芬普尼會影響蛋雞產蛋率。」

不過防檢局表示,環境用藥均不得用於雞舍消毒,因此就算不是用芬普尼,使用其他環境用藥也都不合規定。

環境用藥並非核准動物用藥,防檢局如何管控?

蝨子怎麼除?其實蛋雞農民各有一套方法。但經聯繫防檢局,確認陶斯松、賽滅寧雖均為「合法環境用藥」,但也「均非」核准動物用藥,亦即,兩者均不得使用食用禽畜、禽畜舍,既然如此,為何雞農還會在肥皂消毒藥劑中添加陶斯松、賽滅寧?全因雞農有除蝨需求。

「但基本上並沒有針對蛋雞除蝨有核准的動物用藥」,防檢局副局長施泰華指出,雖未有除蝨核准用藥,但為管制,防檢局仍有訂出各項藥品的殘留標準,配合例行性的動物用藥抽驗,以此作為管制的最後門檻,來避免農民誤用;藥品一旦驗出超標,就會立即啟動相關流向追查機制和執行下架。

然而,雞農仍有除蝨需求,防檢局又未明列「明確核准除蝨動物用藥」,在蛋雞農誤將芬普尼除蟲劑用於雞隻除蝨後,養雞業界也不乏使用未經核准的動物用藥成分於禽畜舍。政府單位究竟要如何管理這些未爆彈?施泰華僅強調,各項藥品殘留標準、例行性抽驗就是管制最後門檻。

雞農:農民本身應改進,但政府也應積極面對

面對官方的管制態度,在中部養殖蛋雞的陳姓雞農直指,一線農民的確需要使用殺蒼蠅或蝨子的藥劑,但長久以來都是「藥商說甚麼好用,農民就買甚麼來用」,有些藥品甚至連販售者都不清楚具體成分,長年累積的習慣導致今日的後果。連同上次的戴奧辛事件,都重重打擊了產業本身,但不是說就應該繼續沿用二、三十年前的用藥習慣,而是應該教導農民如何改正並符合現代用藥基準。

同時,他也強調,農民自身改進之餘,官方更應該擔起責任,讓動物用藥和環境用藥等管制規範與時俱進,在除蝨方面或許改採正面表列方式,或許提出一些建議作法,不要再只是被動消極的放任不正確的用藥方式,才能徹底改善問題。

延伸閱讀:

雞農怎麼拿到不該用的芬普尼?用藥漏洞在哪裡?

芬普尼蛋風波延燒 目前共驗出15件超標 中彰投、台南、高雄都中標

彰化三蛋場驗出農藥芬普尼│最高殘留153ppb│孩童一天吃一顆蛋就超標

歐洲毒蛋蔓延!蛋捲蛋糕也染農藥│各國怪荷比隱匿案情,全面清查蛋衍生加工物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