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農業代表隊「台農發公司」出手,不僅向台糖承租農地,並募集蕉農投入生產合作,更籌備建置「國際保鮮物流中心」,企圖一條龍整合生產、集貨、外銷,此舉卻引發農業界恐慌,近日更傳出將向台糖承租235公頃位於台東的林地作為鳳梨釋迦生產地,「與民爭利」傳言甚囂塵上。

農委會主委林聰賢昨(2)赴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備詢,遭立委連番質疑台農發角色不明,時代力量黨團立委高潞.以用.巴魕剌更直言,台農發本應帶領小農打群架,但現看來,卻一再看到台農發圈地自種,「這是不是與民爭利?」立委連番針鋒相對,引起台農發董事長陳郁然隔空駁斥,「質詢要專業一點,我與誰爭利了?」

時代力量黨團立委高潞.以用.巴魕剌質詢農委會(攝影/賴郁薇)

農糧署:台農發將籌設自有農場、規劃「國際保鮮物流中心」

農糧署副署長蘇茂祥首先澄清,目前台農發僅與台糖談成位於屏東的「12公頃」農地種植香蕉,「其他都還沒談好。」也只有與八名專業蕉農契作種植。

林聰賢表示,現階段,台農發與與現有專業農民合作,訂定採購契約、協助外銷,未來將籌設「自有農場」,與具外銷經驗的農民團體合作,培養新農民投入生產外銷供應鏈。

而在台農發自有農場未有果品收成前,林聰賢表示,將由台農發以「發放薪津」方式維持農民生活所需;待農場產出有實際收益後,再按契約分成比例分配利潤。

另外,農委會也表示,將由台農發著手規劃「國際保鮮物流中心」,建置全自動鳳梨水洗、上蠟、分級、理貨、包裝、保鮮、冷藏設施;並以該物流中心為據點,輻射處理鄰近產區農產品,以調節國內產銷、協助出口。

蘇茂祥表示,「(自設農場)這是要建立產運儲銷現代模組的示範田。」一旦成功建立,青年農民見得商機、習得成功模式後,便可不需要再依靠台農發,而能自主擴展業務。

農委會主委林聰賢至立院說明台農發業務(攝影/賴郁薇)

林聰賢:台農發向產地契作供貨,建立採後系統、規格訂單

林聰賢再三對外說明,台農發成立旨在「建構穩定供貨、品質的外銷體系」,現階段已與日本最大通路商Farmind簽署MOU,針對結球萵苣、胡蘿蔔等蔬菜下單、定期外銷;同時,台灣香蕉也從107年起,每週定期出口至日本超商系統通路;至於鳳梨、鳳梨釋迦也分別於106年底、107年進軍中國大陸、馬來西亞。

上述出口模式大多仰賴台農發與產地生產合作社、產地農會契作供貨,再將農產品交由台農發外銷,或由台農發與外銷業者合作銷出。

林聰賢強調,台農發的政策目標就在於,對內,重整國內外銷供應鏈,建立現代化採後處理、冷鏈、儲運系統;對外,則以台灣品牌出擊,確認外銷品項規格,搶下國際訂單,「台農發就是交出規格訂單,絕對沒有台農發租地跟農民競爭這種事。」

台農發於2017年10月將6公噸雲林黃金蕉外銷至杜拜(攝影/賴郁薇)

立委質疑,與其租地自種,為何不整合既有農民?

對此,高潞.以用.巴魕剌質疑,現傳出台農發向台糖承租235公頃位於台東的林地作為鳳梨釋迦可能生產地,「但有盤點台東已經有多少農民在種鳳梨釋迦嗎?」再指,鳳梨釋迦市場已單一飽和,生產不穩定,「農民要自己找市場,台農發還要找地,這不是霸凌小農是什麼?」

高潞.以用.巴魕剌以紐西蘭奇異果外銷國家隊為例說明,台農發肩負「帶領台灣農業轉型」的重責大任,本是向紐西蘭奇異果成功整合2,700多名小農、主攻外銷的成功模式看齊;但看到台農發目前做法,「你不能假藉招集農民,而不顧現有農民。」

台東洪姓鳳梨釋迦農民更是憂心,「當然會擔心它與民爭利。」種植面積一大、量一多,一旦出口銷量不好,可能流入國內市場,危及一般釋迦農民收益。

民進黨籍立委莊瑞雄也向農委會開砲,農民就是認為台農發圈地種香蕉、與農民互打,「社會大眾對成立台農發所要發揮的功能有所顧忌,你們(台農發)到底要做什麼?」立委蘇震清也表示,台農發近期舉動確實都只讓外界擔心,他是要租地種東西的新興競爭者。

立委蘇震清質詢(攝影/賴郁薇)

農民:不知道台農發究竟要如何整合?

洪姓鳳梨釋迦農民表示,現有貿易商多是「單打獨鬥」銷往中國大陸,而難以整合,「品質都不一樣,自然外銷很難控管。」若能由台農發擔任整合角色,自然是好,「但重點是要明確區分。」農民負責生產,台農發負責運輸包裝,角色定位清楚,「當然就不會反對台農發。」

洪姓鳳梨釋迦農民再以紐西蘭奇異果整合模式說明,「紐西蘭奇異果農民都是股東,他們自然會把產品做好。」但農業界之所以現在反彈聲浪大,洪直言,全因農民不知道台農發究竟要如何整合小農。

貿易商:台農發角色功能應明確定位,協助解決「外銷痛點」

面對台農發欲以國家資金打造「外銷模範」,從頭建立一套種植到採收、集貨銷售系統,而非與國內既有產業鏈合作,某位不願具名的全球水果貿易商表示,「台農發直接跳下去產業鏈,是對,也不對。它的角色功能設定很重要。」

該名貿易商表示,台灣多是「散沙式」商業模式,很難集合成一個目標,且「小頭家」心態強烈,如果台農發想直接輔導既有產銷農戶,就要下很多苦心,成果也可能不會太好;但台農發的確可以挾國家資源、資金、政策力量,在謹守「不與民爭利」的原則,協助解決外銷品項痛點。

「例如以種植面來看,你要拿一個GAP(良好農業操作)對外供貨,農場要有廁所,台灣農場誰有廁所?台農發如何協助有心專攻外銷的生產者,把整套規範做到位?另外,採收後保鮮,也是是一個很大的外銷痛點,一般的貿易出口商,不會對單一產業投入太多資金來做這塊,會過關賺錢就好,但如果國家隊進場做輔導,要確保把每個動作都做得很完整,現在台灣水果出口,開貨櫃好像在開樂透,有的貨櫃打開很漂亮,有的貨櫃打開壞三成,這樣怎麼穩定做生意?」

該名貿易商表示,如果台農發可以針對有意願提升品質的集貨場做輔導,以政策力量協助把台灣的貨品品質做起來,貿易商自然就有辦法賣出去,而非自行砸國家的錢去蓋工廠或銷售。

貿易商:外銷講究競爭實力,香蕉已非可投資項目

李姓鳳梨釋迦貿易商直言,「由貿易商建置採後設備、冷鏈並不難,只是做與不做的問題而已。」若該品項確實有外銷實力,貿易商自然在商言商,「假設市場是OK的,把採後設備弄好,就有市場、可以賺錢,貿易商怎麼會不做?」

在李姓貿易商看來,「台灣農業外銷已經不單單是把採後系統建立起來就好。」以台灣香蕉為例,「大家都以為是採後處理跟不上,但其實是因為,它已經不是有競爭力的產品。」沒有外銷實力的農產品,自然沒有貿易商願意投資設備。要想透過台農發之手解決外銷困境,李姓貿易商悲觀以待。

立委:要求台農發報告,釐清角色定位

立委輪番質詢後,廖國棟於經濟委員會上表示,「從早上到現在,一直談台農發,他們卻一句話都沒說。」要求台農發提交報告,釐清角色定位。

台農發董事長陳郁然:「到底哪裡爭利?」

針對立委質詢,台農發董事長陳郁然接受《上下游》記者採訪時怒斥,「到底是哪裡爭利了?請說清楚。」以美生菜外銷為例,同樣外銷日本,一般貿易商賣給麥當勞,台農發主攻超市,「我有沒有搶到你的市場?」

陳郁然坦言,台農發確實有在規劃自行成立生產合作社;但日後該合作社是否會排擠到現有生產合作社生存空間?陳郁然表示,「不會。」未來只要生產合作社願意比照台農發規格要求,「我們會跟既有合作社合作。」

陳表示,雖然今年有與現有的鳳梨釋迦生產合作社合作,「但他們沒把最好的品質給我們。」即便有些錯愕,台農發仍相信,這是第一年合作,往後會越來越好。

台農發為何鎖定「鳳梨釋迦」為優先力推品項?陳郁然表示,由於鳳梨釋迦僅在台東地區種植,一旦模組成功建置,便有機會向外複製、擴張。「如果能做得起來,就能變成是紐西蘭奇異果的公式,奇異果有利益也都是果農的利益,不是我們的利益。」

陳郁然:建立SOP,為讓農民看到可能性

針對外界質疑,台農發應協助提升品質而非自行跳進產業鏈,被批角色定位不明,陳郁然表示,「你現在去跟那些果農說,他們都說我作農民三四十年了,沒人要聽你說,現階段還是要由台農發自有農場建立一套可行SOP,「讓農民看到這真的是可以做的,他們才會跟著做。」

現台農發僅募得八名新蕉農投入生產合作、共同經營12公頃香蕉園,但第二梯次新蕉農招募遴選卻悄然暫緩實施,未來台農發與既有產銷角色的互動模式猶待觀察;陳郁然無奈表示,腦袋要放眼未來,「再這樣搞『與民爭利』,我要怎麼做事?」

延伸閱讀:

台農發香蕉外銷首戰 6公噸雲林黃金蕉進軍杜拜

台日農業貿易里程碑│台農發攜手日本Farmind,五年採購金額100億日圓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3 則回應

  1. 原住民的農民更悲情吧!現在又是轎高筍的產季,阿里山的筍是全台品質一流的,但族人對此產業一直以來是提供底層勞動力者,沒有協助加工技術、行銷的機制。無語問蒼天呀!

  2. 為何不說農民種植的品質都沒辦法統一,貿易首重產品的品質均一能穩定供貨,現在每位農民都說自己種得最好怎麼合作拼大量出口。如果整個產區品質能夠統一,那當然就可以直接收購農民的阿。

  3. 陳董事長過去在紐西蘭的紀錄
    http://www.fruitnet.com/eurofruit/article/16849/zespri-boss-wanted-by-china-fraud-squad
    大家都查北農
    別忘了去查一下台農發虧損與農委會的補助
    台農發也是官股色彩公司
    用納稅人的錢不需要受國會監督嗎?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