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有毒性的百大外來入侵種銀合歡肆虐問題,可望有解!畜試所澎湖工作站實驗,將山羊放牧於當地銀合歡區域內,嘗試解決羊農芻料來源匱乏和銀合歡危害問題,五隻公羊在一個月內成功的清除了一公頃的銀合歡佔領區,且未出現健康異常等中毒現象。

台大動物科學技術學系教授徐濟泰表示,澎湖銀合歡數量多且分布在平地,加上山羊保種的需求,適合發展成具澎湖特色的放牧山羊產業,不過他建議,銀合歡具有毒性、若作為飼料至多不可超過整體的兩成,強調要有其他食物做搭配,不可放任羊隻無限制啃食銀合歡。

澎湖進行台灣黑山羊異地保種(照片來源/畜試所澎湖工作站)

「銀合歡飼料」 降低飼羊成本兼對抗物種危害

「銀合歡」原產於南美,富有豐富粗蛋白,但全株含有「含羞草毒」(mimosine)之毒性,能抑制其他植物的生長,在境內幾乎找無天敵,名列世界百大外來入侵種,銀合歡也在台灣攻城掠地,於澎湖和屏東都能看見其蹤跡。

「銀合歡」原產於美洲,十七世紀由荷蘭人引進台灣,民國六十年代為了供應紙漿原料曾大量種植,許多民眾也作為家畜飼料使用,後來因造紙成本高、不敵進口低廉紙漿而沒落。但銀合歡生長強勢、根系會分泌具有毒性之含羞草素,干擾周圍植物生長,且其結實力強、萌芽力旺盛,已嚴重威嚴原生物種的生存空間、改變植群樣貌,林務局自90年起展開防治工作。另外,其含有的含羞草素對於動物和人類都有一定毒性,學者呼籲作為家畜飼料使用時切勿過量。

澎湖縣有4,206公頃的廢耕地,其中銀合歡佔據84%,目前仍持續擴大中,當地政府長期使用人工和機械的方式剷除銀合歡,希望能減緩其擴增速度。

另一方面,畜試所澎湖工作站為了進行山羊異地保種,從民國99年起,分別自恆春和花蓮引入「台灣黑山羊恆春品系」和「吉安山羊」至澎湖,目前數量共有100頭。而研究人員看見當地銀合歡危害問題,便想出利用「放羊吃草」的方式對抗銀合歡,既能降低山羊飼料成本,也能使銀合歡霸佔的廢耕地提升利用價值。

小辭典:台灣黑山羊於十七世紀從中國沿海地區引入,經數世紀在地繁衍後已適應台灣氣候與環境,具耐熱、耐粗飼、體質強健等特點;惟相較其他品種羊隻體型較小、生長緩慢,因此在經濟考量下,近三十年來羊農多將本地黑山羊與國外大型肉羊(例如奴比亞、波爾)進行雜交,使得台灣純種黑山羊數量銳減。

有鑑於此,農委會畜試所於民國76年展開本土黑山羊保種計畫,在全台各地蒐購台灣黑山羊,並於恆春與花蓮進行純種繁殖與種源保存,在103、104年正式命名為「台灣黑山羊恆春品系」和「台灣黑山羊花蓮品系」,讓住台三百多年的黑山羊終於拿到「台灣身分證」,目前數量約300頭左右。另外,「吉安山羊」則為台灣黑山羊和努比亞雜交後的品系。

澎湖的廢耕地遭銀合歡佔據(照片來源/畜試所澎湖工作站)

放牧五頭山羊 1個月內1公頃銀合歡吃光光

畜試所澎湖工作站助理研究員廖曉涵表示,去年將五頭閹公羊放牧在1公頃的銀合歡區域中,讓羊隻任食,再適量補充盤固乾草和其餘飼料,進行為期一個月的試驗期。初步發現並未造成羊隻血液生化值異常,或是外觀出現皮膚炎、脫毛或流涎等中毒現象,同時1公頃面積的銀合歡也成功清除完畢。

她解釋,反芻動物(例如牛、羊)有瘤胃,其中含有大量微生物,能降解含羞草素的毒害現象。不過由於牛、羊的進食習慣不同,牛群偏好吃葉子,而羊隻吃草時習慣連根拔起、甚至會啃樹皮,對剷除銀合歡較有效率。

此外,廖表示,澎湖位於離島,多數飼料皆需從台灣本島海運過來、運費相當可觀,若澎湖居民飼養山羊,當地即可提供豐富銀合歡作為飼料,如此便能解決羊農芻料來源匱乏問題。

放牧區對比照,上圖為原先的銀合歡佔領區,下圖為五隻羊吃了一個月後,清空一公頃的銀合歡區域

放牧區對比照(前):澎湖廢耕地原本被銀合歡佔據。(照片來源/畜試所澎湖工作站)
放牧區對比照(後):五頭山羊一個月將一公頃的銀合歡清除完畢。(照片來源/畜試所澎湖工作站)

「養羊吃草」是否適用全台?恆春畜試所:澎湖合適

對於澎湖工作站提出的「養羊吃銀合歡」方法,是否適用於其他飽受銀合歡危害的地區?

同樣也遭銀合歡肆虐的屏東,畜試所恆春分所分所長陳嘉昇表示,屏東銀合歡多分布於山區,不像澎湖銀合歡遍布在平地,因此屏東若要放牧山羊,還要考量到水土保持的問題。

他指出屏東肉羊以闌尾草和青割玉米為主食,目前飼料來源穩定,坦言若要另外開發當地銀合歡作飼料有難度,「這邊的銀合歡都在坡地,要請人去砍、蒐集起來、再運到羊農家,人事費用太高了,羊農不一定會想用,羊飼料都是方便、便宜就好。」陳認為,「養羊吃草」方法僅適於澎湖當地環境,而對於屏東銀合歡的問題,他則建議可以發展成堆肥使用。

羊協對銀合歡存疑 羊農:需研究單位準確告知可餵食數量

「中華民國養羊協會」理事長林浚琛表示,目前全台肉羊約有十萬頭,但本土山羊只剩不到2000頭,且經雜交後台灣純種黑山羊所剩不多,因此認為畜試所的山羊保種任務十分重要。不過對於銀合歡是否適合作飼料,「不敢推,怕羊吃了有問題。」林強調要先有專家學者的研究背書,羊協才敢嘗試。

羊協秘書長蘇瑞娟則表示,台灣土地有限、羊群不適合放牧,目前只有澎湖、苗栗和東部有放牧山羊,且放牧還要顧及水土維護,一般國內肉羊以圈養居多。針對銀合歡作飼料,蘇持保留態度,她認為若要進一步推廣到產業,研究單位應先進行全面性的試驗與評估,「要準確告訴我們一隻羊最多只能吃多少(量的銀合歡),後續影響或可能發生的問題也要說,讓產業能參考。」蘇強調若對銀合歡仍存有疑慮,業者就不會貿然採納。

花蓮「慶錩牧場」飼養近百隻本土山羊,老闆娘林沁怡表示,自家山羊偏愛吃狼尾草、構樹、桑葉和小花蔓澤蘭,聽聞早期台灣農民多以銀合歡作牲畜飼料,因此她也曾提供給自家山羊食用,但羊十分挑食、對銀合歡接受度並不高。

學者:銀合歡作飼料,至多占兩成

台大動物科學技術學系教授徐濟泰長年研究動物飼料配方,提及台灣早期確實習慣餵食牲畜銀合歡,但其含有毒素、不可作為牲畜主食,「只能食用一定的量,吃太多羊可能會中毒。」徐表示羊農不會貿然使用有風險的飼料,會擔心消費者存疑、衝擊肉羊產業。

而對於澎湖特殊的地理環境與產業條件,徐濟泰指出,當地銀合歡數量多、且分布在平地,加上山羊保種的需求,適合發展成具澎湖特色的放牧山羊產業,不過他建議,銀合歡具有毒性、若作為飼料至多不可超過整體的兩成,強調要有其他食物做搭配,絕不可放任羊隻無限制啃食銀合歡。

針對羊協與學者的意見,廖曉涵回應,目前「養羊吃銀合歡」確實僅適用於澎湖,若要推廣到其他地區,尚有許多挑戰,例如首先要解決銀合歡砍伐與收集的成本問題,也要對銀合歡的毒性進行更全面的動物食用評估。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