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知名的肥料公司,為何選中雲林鄉下的一間小肥料店,作為他們的台灣總代理?

在西螺果菜市場旁邊的「大虫農業」,是一家很奇特的肥料店。店內肥料看起來沒幾種,品目在其他肥料行也少見。員工只有五人,服務範圍卻遍及全台,北至宜蘭南到墾丁,從小農到大型植物工廠,都有他們的死忠客戶。

今年底,挪威肥料公司YARA的亞洲區總經理Knut Røed特地來台,宣布明年開始,由大虫農業接手台灣總代理。「規模大小不重要,我們的理念著重在提供農夫營養平衡的知識和全套解決方案,不只是賣產品,大虫正是我們所尋找的夥伴。」

「我們不願意去正視化肥,就討厭它,但如果能走到最少的投入,其實也就進步了。」大虫農業總經理廖國富認為,所有的肥料都應該要有限度地攝取,即使是有機肥的投入,也要非常謹慎。在農業經濟生產的前提之下,「做到最少的投入,就是對土壤最大的幫助。」

全球最大肥料公司YARA亞洲區總經理Knut Røed與大虫農業的廖國富合作,希望提供農民最先進的農業肥料知識與優質產品(攝影/蔡佳珊)

「能少用一包就少一包」的另類肥料店

綽號「大虫」的廖國富,談吐斯文知性,不像商人倒像個研究員。他認為肥料是農業當中極其重要的環節,大家卻不夠瞭解它。

做好肥料、了解肥料、用對肥料。說來再清楚不過的道理,在農業實際操作上卻常常不是那麼回事。廖大虫的肥料店,願景很簡單,就是希望賣優質的肥料,認真搞懂肥料,幫助農民用對肥料。

不過這樣的堅持,竟然讓大虫農業看起來有點另類。講究「能少一包肥料就少一包」、「用得少但要用得精準」、「深入拆解肥料的特性」,都不是一般農民所習慣的思維。但是願意相信並與他密切溝通的農民,往往不只解決了長年頭痛的問題,農產品還品質提升、產量倍增。

拯救空心菜根腐病重災區

「他是我的貴人!」「你才是我的貴人啦!」莿桐農民林校詩和廖大虫,兩人惺惺相惜稱兄道弟。林校詩承接父親的地專種溫室空心菜,原本是根腐病的重災區,菜葉萎凋幾乎面臨棄收,如今不只很久沒有發病,產能更蒸蒸日上。

廖大虫(右)與農民林校詩(左)合作無間,挽救溫室空心菜重災區(攝影/蔡佳珊)

這塊土地二十幾年來都只種單一品項,就是空心菜。「一直連作一直連作,每種一次,肥分就留下一層,累積起來很恐怖!」林校詩說,「很多養分在土壤裡面,但是這些東西是無效的,植物不會吸收。」過剩的肥造成土壤鹽化受傷,更形成「連作障礙」。長出來的空心菜,植株軟軟的容易伏倒,還得架網子讓它靠著,根系也容易腐化。

莿桐的三汴頭地區是溫室空心菜專業區,根腐病是多年來困擾眾人的宿疾。林校詩說,之前噴什麼藥都沒效,還有人在溫室裡種玉米、種稻,甚至運來整車的培養土倒進去,想要改良土壤,都徒勞無功。用蒸氣殺菌也是一大絕招,然而過陣子仍會復發。

廖大虫在此蹲了四年,才頓悟出解決之道:原來它其實不是病,而是土壤出了問題。過度施肥造成的問題,最後還是靠肥料來解決。

揭開「硝態氮戰術」的秘密

「大虫這套進來之後,菜的重量飆升兩成,而且像這樣硬梆梆的,」林校詩的空心菜田宛如重獲新生,變得挺拔健康、厚實青翠。且病蟲害很少發作,農藥幾乎可以完全不用。再配合其他植物性有機肥料和微生物的使用,土壤逐步恢復元氣。

施肥調整前,得病嚴重的空心菜田(圖片提供/大虫農業)
施肥調整後,空心菜田變得健康青翠(圖片提供/大虫農業)

廖大虫分析,氮肥有許多形式,「旱作的空心菜本身不喜歡銨態氮,喜歡硝態氮。」農民經常使用的尿素,水解後就是銨態氮的形式。過度施用銨態氮,導致銨鹽過剩,蔬菜容易軟化伏倒。改為精準施用硝態氮後,不僅幫助蔬菜成長,還能使過剩的銨態氮慢慢利用完畢。

硝態氮和銨態氮還有一個大不同,就是銨態氮會讓土壤酸化,直接使用硝態氮卻能拉昇土壤pH值。因為銨態氮在轉變成硝態氮(此稱「硝化作用」)過程當中,會釋放出一個氫離子,導致土壤酸化。若直接使用硝態氮,就可以避免。

土壤中的氮肥作用機制(圖片提供/大虫農業)

幫助土壤維持pH6.6,還可吸收更多鈣

廖大虫以一篇國外研究報告為例,只使用銨態氮的土壤pH值會下降,直接使用硝態氮的土壤pH值則上升到6.6,「pH值6.6就是所有微量元素最好運用的狀態,施什麼下去都有最佳表現。」

硝態氮還可以幫助植物提升免疫力。「當植物要對抗敵人,動力從哪裡來?就是它存的現金。」硝態氮可被植物儲存在液泡中,隨時提領。

「空心菜不只需要氮,還需要鈣。」廖大虫點出另一個關鍵,「空心菜是含鈣量很高的葉菜。」而硝態氮的施用,正可以幫助空心菜吸收更多的鈣,讓植株變得硬挺有重量。

不過硝態氮也有缺點,容易被沖刷流失。所以廖大虫強調,施用硝態氮要少量多餐。農民施用肥料前要先檢測土壤酸鹼值,以及評估作物特性,選擇最適合的氮肥來使用。

種瓜阿伯的啟示,立志破解肥料原始碼

「我們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拆解肥料』,」廖大虫比喻,「就像網路程式要把原始碼給解開。」

廖大虫其實是肥料行的兒子,卻坦承少年時的自己根本不懂肥料。他回憶起國中時期顧店時發生的一件事:有個種瓜的阿伯來店裡要買一種肥料「硝酸鈣」,他卻推薦阿伯應該買「硝酸銨鈣」,因為兩個的鈣含量差不多,前者的氮含量15%,後者氮含量則有27%,還比較便宜。

「阿伯用過硝酸鈣,心裡很喜歡這個,那時我剛知道NPK(氮磷鉀),就很驕傲跟阿伯講,你應該買另一個。後來阿伯又來,說,吼!猴囡仔,你跟我說的那個,瓜仔都裂開了,我還是要買這一個!」

這個問號停留在廖大虫心裡很久,直到他重新回到學校領域上植醫課程,「才發現很多我們對肥料的基本認知是錯誤的。」原來,硝酸鈣的角色是鈣肥為重,而硝酸銨鈣是氮肥為重,後者雖然也含有鈣,但是其化學形式卻幾乎無法作用於植物上。換句話說,兩者的訴求和運用方式是不同的。

於是他開始精研肥料,把琳瑯滿目的肥料從成分和作用原理的角度一一拆開來檢視,最後找出最精簡有效率的肥料和施肥方式。故而他店中現場架上肥料不到十種,大概是一般肥料店的十分之一不到,卻幾乎已可涵蓋所有需求。

種出來的菜就是比別人重!鈣質是關鍵

傳統資材行和農民總存在著一點諜對諜的關係,農民既需要專業建議,卻又擔心上當受騙。「以前要施多少肥料都不知道,就聽肥料行的,我爸老一輩就是黑白給他『摃』下去就對了,」種植小白菜和油菜的農民廖建富說。

廖建富跟廖大虫是相互學習的好夥伴。「大虫會很仔細跟你講解每個肥料,還有植物的基本原理,還來我田裡好幾次。比較貴的他會說不要用太浪費了,不像傳統肥料店希望你買越貴越好。」而他的使用心得,就成為廖大虫的重要參考。

廖建富學過會計,懂得精算,不想像老一輩不計成本,與大虫農業的科學施肥觀念不謀而合。一段時間的密切合作後,現在他的菜產量拉高兩、三成,投入成本卻少了1/3,不僅對逆境耐受力高,還有個特色,就是相同體積秤起來卻比別人更重。

從產到銷都跟農民站在一起,追求共好。圖為大虫農業員工廖信宇(左)與農民廖建富(右)(攝影/蔡佳珊)

找出鈣的利用率最好的肥料

其中一個秘訣,就是鈣肥的運用。「鈣的施肥會是未來顯學,」廖大虫終於搞懂了鈣,「它是細胞壁的主要構成元素,也是植物體內傳遞訊息必要的信差,還能調整細胞酸鹼值。」鈣可以讓果實和葉子都更強壯,含鈣量高的農產品,就不易裂果,更耐運輸儲藏,以農人角度來說,鈣是影響作物品質的關鍵。

可是以植物角度來看,它對各種元素的喜好程度中,鈣卻是排在後面的。「因為鈣最難吃,帶兩個正電,離子團又重,吃它很費力。」廖大虫解說,植物本身甚至是希望裂果的,種子才可以跑出來傳宗接代。

了解這箇中道理,就明白必須要找出鈣的利用率最好的肥料,植物才能吸收。當初種瓜阿伯喜歡的硝酸鈣,就是植物利用率最高的形式。

推廣「孫黃」,改善土壤也延續尊師情感

有些很少人使用的肥料,在廖大虫眼中卻是很棒的產品,譬如「孫黃SH」。與家樂福契作的農民曾冠維,先前遇到葉菜萎凋、發芽率差的問題,在廖大虫建議下用了孫黃調整土壤,問題迎刃而解,此後每年都規律使用,當作「保養」。

「孫黃SH」是由中興大學教授孫守恭和黃振文共同研發,主成份是蔗渣、蚵殼、稻殼、礦灰等,可抑制壞菌培植好菌,是國內首項以非農業防治植物病害的產品。

廖大虫解釋,孫黃SH可以補充土壤的微量元素,改善蔬菜連作障礙,提高土壤pH值。所含的矽,不僅能增進植物抗病性,還可以幫助土壤中磷的移動,讓磷肥可以減半。

但是賣孫黃的店家卻不多,「因為農民使用時會粉塵飛揚,會嗆鼻,而且成效都是隱性,一時看不出來。」廖大虫說,孫黃並不會讓作物「飛起來」,只是讓它正常而已。但從不正常變成正常,就很關鍵。

孫黃土壤添加物商品(圖片提供/黃振文)

另一個推薦「孫黃」的原因,則是個人情感。「我走入這個領域的第一本書,就是孫守恭老師的《植物病理學通論》,希望這個產品能繼續留在這個業界。」廖大虫說,奇妙的是,有時農民出現許多疑難雜症找不到解答,最後都是靠孫黃。

廖大虫也強調肥料要適時適地適用,譬如冬天可用孫黃,夏天就要看情況避免或減量配套使用。因為孫黃有個作用是會將地溫拉高,在冬天是好事,夏天就不一定適合了。

研發特色肥料酒粕,營造益菌生長環境

高粱酒粕,則是大虫農業研發的特別產品。機緣是廖大虫有個朋友專門提供酒粕給飼料大廠,但總有剩餘,於是他靈機一動,試著做成肥料。沒想到丟進土裡,發現效果極佳。

原來這種酒粕比很多有機肥都來得發酵完全,且是很好的益生源,能提供益菌養分。施用在土表,不到兩天就長出密密麻麻的菌絲,肉眼可見。廖大虫解釋,這些菌大多是耗氧菌,多為益菌,對作物和土壤都是加分。不過不是每種酒粕都適合,必須要慎選來源。

有農園用了酒粕之後,芭樂採不完,一口氣下訂要兩百包,廖大虫還特地跑去看,跟農友說不需要買那麼多,適量就好。也有個阿嬤的紅龍果園明明施了很多肥,枝條卻消瘦低垂,產量也差。用了酒粕和一點點硝酸鈣之後,生長突飛猛進。原來,關鍵不在於多用了什麼肥,而是在於這些資材有助於把累積在土中的養分,轉換到植物可以提取的狀態。

肥料過多卻無法吸收,火龍果枝條瘦薄
施用正確肥料後,火龍果枝條變得厚實強壯(圖片提供/大虫農業)

談減量先正視肥料,製作品管缺陷多

廖大虫認為,所有的肥料都應該要有限度地攝取,即使是有機肥的投入,也要非常謹慎。

他強調,談肥料減量,不是一味少用就好。肥料需要的專業不輸給農藥,賣肥料的人應該要嚴格審視這肥料到底適不適合這個農民,「我賣你什麼就是什麼,該有什麼表現就有什麼表現,讓農民可以駕馭這個肥料,這樣才會少用肥料。」

廖大虫也點出現今肥料品管的缺陷。譬如有機肥,包裝上頭只告訴你含有什麼原料,沒有比例,如何能精準使用?

魚目混珠的案例也發生過。有回他推薦了一個高鉀肥料給農民,農民使用一陣子,作物卻出缺鉀的狀況。眾人疑惑決定送驗,結果驗出來真的沒有鉀!「這肥料被作弊了,登記的時候有含鉀,後來卻把鉀拿起來了,因為鉀是最貴的元素。」

廖大虫也指出,有很多肥料產品,製程與技術仍落後粗糙。「台灣還有公司在做『彩色肥』,就是沒有把NPK融合在一顆肥料裡,N一個顏色,P一個顏色,把單質肥料混在一起攪一攪。」他解釋,好的複合肥料是要把各種成分都緊緊包在一顆肥料裡面,養份分布才會平均。

從產到銷做農民後盾,質優量高才是王道

搞懂肥料,把菜種好,然後呢?大虫農業更往前跨,從輔導種植,走到協力銷售。店內有座大冷藏庫,一天流動的空心菜量可高達數公噸。與廖大虫合作的農民們一齊把優質安全的空心菜,推到市場通路。

「產和銷,我們都是農民的後盾。」廖大虫搭著林校詩的肩,「你看我們的農民,都有一種豪氣!」林校詩也頻頻點頭,「我們是完全信任,追求共好,你好,我也好。」他分享,過去在工商界當主管經常應酬、身體很差,現在回來務農,賺得不比以前少,還健康減重成功,神清氣爽。

時常與大虫切磋、求知慾強的農民廖建富,採收時是買家首選的生產者。「大家都沒菜時,他有菜,大家都有菜時,他的菜最漂亮,這就是競爭力!」說起這些推心置腹的哥兒們,廖大虫一臉自豪。他們的溝通也不是一次到位,而是不斷來回修正,發生問題也不會互相隱瞞,直來直往討論解決。

廖大虫的經驗是,農作物的品質好,產量就高。「很多人說,我顧品質的,所以產量很低,我打從心裡不相信這句話。」

解決空心菜根腐病,農民林老先生對廖大虫讚譽有加(攝影/蔡佳珊)

科學施肥準則:缺什麼,補什麼

「用量少,產量多,這就是科學施肥。」有些跟廖大虫合作的農民,精準施肥的程度,少到必須拿量杯和秤來量,不再如以往一大包一大包地下。施肥少了,更省時省工。

他坦言,很多聽他建議做肥料減量的農民,也都還在質疑,用這麼少可能嗎?但是「缺什麼,補什麼」,才是施肥之道。他也指出農民過量施肥的原因之一,就是經常使用複合肥,「譬如肥料的NPK比例15-15-15,而作物可能只需要5-2-10,」吃不完的就殘留在土壤中。

施肥還要看作物,譬如空心菜其實不需要那麼多肥。廖大虫分析,「因為它是葉菜裡面,種子最大的,可是成熟個體是最小的。」若跟高麗菜比較,空心菜種子比高麗菜大很多,長成的個體卻遠比高麗菜要小,而且十幾天就能採收。但是農民對空心菜施的肥如果跟高麗菜一樣多,顯然不合理。

種種知識彙整與實務心得,都有條有理地刊登在大虫農業的臉書專頁,背後的研究員是剛從台大農藝系畢業不久的年輕女孩張庭瑜。「拆解肥料」的工作,現在落到了她的頭上。

她笑著說,之所以會來「老大」這邊上班,是想要結合學術理論和真正的農業現場。「這裡雖然是一家肥料店,卻是希望農民在田裡可以少一包肥料就少一包肥料,而且會根據不同農民的需要給建議,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為農民著想。」

大虫農業員工與農民互信基礎深厚,中為農民曾冠維,右一廖大虫,左一張庭瑜(攝影/蔡佳珊)

提升農業競爭力,三千農場的夢

大虫農業的員工們有一個「三千農場」的夢想,希望有三千個農場能夠接受他們的理念,並且整合收集大家的經驗,促進彼此的知識交流,甚至整合產銷的力量,把產品賣到更好的通路,一起共享利益。

「其實農業並不悲情,而且可以賺很大!」廖大虫從農民由苦惱轉為自信的表情,看見農業的競爭力。秘訣就來自於更少的投入,卻創造更高的產值,而且農產品和土地都越來越健康。作為一個立足鄉間的肥料店老闆,他展望的卻是整個台灣農業的大躍進。

(《上下游》新聞均為獨立製作,沒有收受廣告費或做任何業配置入,請安心閱讀)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打破傳統觀念!注入新想法。讚!

  2. 農業生產的好幫手。讚!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