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96座水庫蓄水量28.4億噸,實際三分之一裝滿砂石,淤積量並以一年一座水庫容量增加。被清出的淤泥無處可去,台灣最大淤泥儲放場在石門水庫有300萬噸,已處於滿載狀態,大雨一來,淤泥又順著水流回河川,嚴重影響水庫蓄水功能。

看似無用的淤泥,其實有莫大潛力,成功大學團隊將淤泥創新改質利用,開發成可防壁癌、防水的創新建材,也可運用在植栽花器、茶盤裝飾等生活裝飾,該項創新取得專利,命名為「樂土」,成功轉換「廢土」的命運。

由樂土合作夥伴以樂土為原料製作而成的水墨花器,不定期在共享空間開辦製作工坊提供樂土愛好者學習交流。__泥泥木木設計工作室提供

水庫危機成為專利研發緣起

台灣地質年輕山高水急,河流坡度陡峭,降雨量是世界平均三倍,留住的水卻不多,豪雨沖刷大量砂石成為水利單位噩夢。

2004年艾利颱風侵襲北台灣,土石沖刷導致石門水庫濁度暴增淨水廠無法運作,桃園被迫停水18天,民眾抱著臉盆水桶到四處接水。大停水讓水利單位顏面無光,重創治水神話,大量淤泥更影響水庫壽命。

2009年莫拉克颱風,更帶來將近一億噸的淤泥,導致南部最大曾文水庫蓄水量僅剩四成。水庫清淤挖出的砂石、石頭屬於有價料很快被載走。但無價料如淤泥,含水黏土車輛運輸困難,只能在水庫周邊露天堆放,無處可去。大雨一來,淤泥又順著水流回水庫。

水庫清淤被水利單位視為頭痛問題,每年淤積量一千八百萬噸,相當於一座水庫的蓄水量。_取自經濟部電子報

水庫污泥改質,產生奈米防水效果,勇奪國家專利

桃園大停水後,各方單位設法去化水庫淤泥,當時經建會(現改制國發會)委託成大土木系黃忠信教授進行「水庫淤泥應用研究」,開發去化水庫淤泥可行性,創造利用價值以去化淤泥。

研發團隊發現,一般河川淤泥雜質多難以處理,水庫淤泥相對乾淨單純易於處理,具備應用潛力。淤泥源自頁岩經河川千萬年沖刷,顆粒細微黏度大,經過特殊程序改變物理特性後,可產生類似奈米的防水效果。相較於傳統奈米材質價位高,經過改質的淤泥可大大降低材料成本,產生商業應用價值。

「黏度大顆粒小」的淤泥如何變成「類似奈米」的特性?黃忠信舉例,爛泥巴吸水之後容易滑倒,那是因為水分跑進去顆粒縫隙,經過化學特殊處理「改質」之後,將水分隔開就不會產生滑動。

該項淤泥改質技術,已成功取得國家專利,黃忠信表示,這是融合本土自然條件、扭轉水利困境研發的本土建材,值得國人驕傲。

淤泥改質可使牆面產生彷人體皮膚透氣兼具防水特性_圖片取自成大產學合作季刊

從廢土變樂土,由消費者開發市場

郭文毅是黃忠信的學生,從研究淤泥改質研發到技術轉移全程參與,為了讓淤泥產生業界的應用價值,郭文毅透過成功大學技術移轉中心授權,成立「成大昶閎」,這是成大第一家「衍生公司」,從生產、品牌到市場開拓一手包辦,專志推廣淤泥改質的運用。

郭文毅深知,新創技術難以打入大型集團林立的營造業界頂端,過去不是沒有改良材質想打入市場,但既有技術模式與利益結構難以改變,為此必須另闢蹊徑,他選擇一條難走、卻更長遠的路,從金字塔底部消費者切入市場。

「大型企業是聯合艦隊,完全可以封閉不理會外面的變革。淤泥再利用我們不是第一家,工程營造業不容易創新,越大的集團體系越難以改變,所以必須自己開發市場,」郭文毅認為,網路提供新路徑就從底部的消費者突圍,開闢市場缺口。

郭文毅與改質淤泥製作的花器裝飾。林吉洋攝

當淤泥成為一種生活提案

郭文毅的創業團隊將改質淤泥取了一個俏皮名稱「樂土」,寄望新材質的應用能創造生活樂趣,為了收集使用者意見,郭文毅團隊從部落格經營到發展臉書社團,交流壁癌、生活應用經驗,營造討論社群,更自行拍攝Youtube教學短片,建立交流管道。

「剛好現代人喜歡DIY,開創自己的生活,那我們就提供這個素材,由消費者分享各種應用心得,開闢共同學習的社群模式。」

郭文毅研發一系列樂土防水材質及裝飾塗料(攝影/林吉洋)

郭文毅認為,網路時代的市場模式,都必須回答根本問題:「如何提供打造生活的提案?」過去技術複雜所以仰賴專業者,例如泥水匠,現在透過網路提供資訊對稱性,網購材料,技術可以簡化到一般人輕鬆入手。郭逗趣秀出他們的Slogan:「不須特殊工班,只需按部就班」,從解決壁癌、室內防水塗裝到製作花器,任何人都可以簡易上手。

「我們不想只是主打環保訴求、或者『廢棄物再利用』做噱頭博取同情,當新材質完整成為一個生活提案,讓市場真正接受才是永續之道。」郭文毅表示。

採用樂土施做的牆面(圖片提供/郭文毅)

室內設計師:淤泥建材簡約低調,有特色也適合台灣風土

專門做老屋重修的室內設計師張晉齊,時常遇到壁癌漏水的問題,尤其東北季風加漫長冬雨,濕氣難以排除,易發壁癌滲水,更是北部居家人的煩惱。張晉齊發現,「樂土」這種台灣本土塗料具冷冽色彩,超強黏著度,薄薄一層卻具綿密感跟柔滑特性,不管是裝飾塗料或是老屋修繕都可以應用。

張晉齊表示,「樂土」材質具獨特性,也可以適應台灣濕熱氣候,塗料本身有土地灰泥色,自然樸實受到許多客戶青睞。

「現代人渴望反璞歸真,已厭倦現代生活的白色或花俏裝飾,大部分人下班之後,只想要簡約安靜的生活空間,這種材質可以讓人感覺很放鬆很清爽。」他說。

張晉齊認為樂土的特性可以表現簡約特性,剛好符合他設計風格,因此愛上樂土這種材質。張晉齊提供

樂土的終極目標:為台灣找出路,打造地球樂土

郭文毅認為,國人崇尚進口材質,例如日本硅藻土受到歡迎,但卻不知道台灣也有值得驕傲的媒材。所以他自我期許,希望本土材質受到世界肯定,這種「台灣製造」的文化態度,才是「樂土」的企圖心。

目前「樂土」原料來自阿公店水庫淤泥,上游是月世界的白堊土,過去是貧瘠的象徵,現在卻是創新的希望,郭文毅表示,「絕對不要看輕自己,不要迷信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希望大家相信,這是可能的」。

「簡單的一塊土,包藏著無限多種可能。」郭文毅相信,網路時代的價值在於「分享」而非「壟斷」,「就像年輕人的未來,雖然房價很高大家買不起,卻演化出老屋翻新的潮流,創造新舊並陳的文化氛圍,想要回歸簡樸的人,都可以應用到這種樂土。小小的、土土的,功能卻很大。」

以樂土做成的茶盤(圖片提供/泥泥木木)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