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去年初次踩進水裡割稻,顧不得手上的泥與跌坐水中的風險,鐮刀之外還是帶著相機下田。守隆看我這一區總比別人慢,對著持相機一邊記錄物種的我大喊:喂,你特別偷懶喔!(忍不住滴咕:這是我的工資啦!)那個夏天,因此見證了多少生物與和禾一起成長,也用氣味感受了每一塊田的特色。

今年拔得頭籌的劉伯田,沒有那麼多家人一起,但生態調查的夥伴都下來當割手;於是發現更多,更是割割停停,驚呼連連。

失去水稻的遮蔽,快把泥鰍救到水位較高的田區吧!

唉呦!三個人腳下同時有黃鱔竄過。

NCIS辦案中。這一區的倒伏的肇事者是前天看到的野豬家族嗎?

食蟹獴與黃頭鷺並肩在田間散步互訴心事@@?想太多了….

這會兒又變成與斑龜約會?昨晚阿獴你到底密會了多少人?就別再擠牙膏啦。

劉伯說周圍沒有野貓,想必這是他口中常出現的『筆貓』麝香貓吧?!

總碰上赤條狡蛛抱蛋的時節,只好讓身為跑蛛科的你打包搬家了,真是抱歉…

小傢伙中國樹蟾死命抱著家當,這下鐮刀真是割不下手…

這不是都更喔,等個十來天水草抽高了就還你家園。

 

你看,這樣割稻怎麼能專心修行?
我想動手彎腰助割,更大的意義之一,就是在人與野生物共處的田地現場,回歸農人最直覺也最直接的生態調查吧!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3 則回應

  1. 家族有個古墳在貢寮國中旁邊小路上去的大石壁坑,那邊的生態真的很棒,該有的都有,曾經在掃墓的時候抓到一隻穿山甲! 小朋友驚呼連連…..!

  2. 貢寮和禾生產班

    誌汶,原來你也是貢寮人!謝謝你的訊息!整個雙溪澳底貢寮沿山一帶的確很常見到穿山甲的洞穴。石壁坑也有少部分農戶參與水梯田生態復育計畫,在地的新北市生態生活促進會也有越來越深的投入。有空回來走走。

  3. 祖先在那邊居住過,後來在宜蘭定居,貢寮算是見證當年吳沙開墾宜蘭的中繼點,很有歷史故事的一塊區域。真的是該常去晃晃…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