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生生產面積佔全台七成以上的雲林,11月陷入「花生之亂」,雲林縣長張麗善誤拿「明年花生配額權利金決標單」指控農委會11月還開放花生進口,而後這紙「決標單」也被有心人士渲染成「進口花生價格」,引發產地恐慌。

為穩定花生產銷秩序、讓產地價格止跌回升,農委會祭出每公斤67元(每台斤40元)保價收購政策。雲林花生前五大產區:元長、土庫、東勢、虎尾、北港農會,對政策回應態度不一,被中央點名不合作的農會紛紛喊冤,指出資金、倉儲和通路是三大問題,農會想幫忙但心有餘而力不足;也有農會態度「阿莎力」,表示收購數量無上限,有需求的農民都能向農會接洽。(農民心聲請點選這裡)

元長鄉農會總幹事李美容(右)關心花生農吳逃(左)今年的黑金剛品質。元長農會目標收購100噸黑金剛。(攝影/林珮君)

雲林縣府:希望中央關注花生失收議題

針對雲林縣長張麗善引爆今年「花生之亂」,雲林縣府農業處長魏勝德回應,縣府是希望中央關注今年二期落花生失收的問題,而縣府考量今年花生收成量減少約兩成、體諒農民辛苦,將針對轄內8千公頃花生田(註)補貼每公頃2,000元,希望協助農友度過難關。

此外,魏強調,元長、虎尾、北港、崙背以外的農會「不是不願意進場幫忙」,而是多數農會沒有那麼大的倉儲空間,且沒有加工設備,農糧署補助有限,其他成本都得農會自行吸收,「如果中央協調資金到位、倉儲空間,後面銷售端也幫忙處理好,每個農會都願意幫忙,」目前參與收購行列的農會多為原本就有在收購、進行花生加工者,甚至有自己的品牌,有足夠的處理量能和通路,但其他農會沒有這樣的條件,要參與收購確實有困難。

土庫花生農張文火表示,今年雖然受雨水影響、產量減少三成,但他的花生田每分地仍有600台斤的產量,且品質也不錯。(攝影/林珮君)

土庫農會:倉儲空間不夠,收購後花生無通路可去

花生栽種面積1,700公頃、以「台南14號」為大宗品種的土庫鎮,農會供銷部主任陳特凱表示,土庫並不符合「收購資格」,農糧署要求收購單位必須「對於收購產品具加工銷售能力者」,而土庫農會本身倉儲空間不夠,本身也沒有在做花生脫殼和加工,收購後的花生更無通路可去,「花生很特別,需要特殊通路,因為會收購買走的並不是一般消費者,而是食品加工廠,加上今年良率很低,收購業者用高價購買會不符成本。」

他指出農會若出手不當,可能導致花生崩盤。往年遇到大蒜崩盤時,農會曾介入收購,不料蒜商看準農會通路有限、一定銷不完,便觀望農會倉儲壓力日漸升高、無法再存放時,再一次砍價、大舉收購,最後農會只能自認倒霉、認賠收場,「農會是要自負盈虧的,這裡有這麼多員工生計,雖然我們有信用部的資金,但那是會員的錢、也不能隨意動用。」

陳特凱表示,若農委會對於收購後的花生之通路和盈虧問題都能予以解決且資金到位,土庫農會十分願意配合政策收購花生。

土庫鎮農會供銷部主任陳特凱表示,資金、倉儲、通路是協助收購的三大問題。(攝影/林珮君)

東勢農會:未進場收購,但配合作為「登記窗口」

同樣栽種14號油豆為主的東勢鄉,推廣部主任陳虹妃表示,沒有花生加工設備和銷售通路是收購後的最大癥結點。採訪當天不少花生農湧進農會,心急詢問這次的收購政策和如何辦理登記,陳虹妃解釋,東勢農會雖然未進場收購,但還是會配合政策、作為「登記窗口」,會將想參與收購制度的花生田資料彙整給農糧署,由中央協調相關農民團體進行場勘和購貯。

記者到訪時,東勢鄉林姓農民剛到農會辦理收購登記,還不清楚收購單位是誰,日曬場裡鋪著第四天的花生,他希望農糧署儘速派人前來場勘、好讓他知道這一批花生「到底有沒有銷路」。

東勢鄉農會一名職員私下表示,這次的花生保價收購政策十分混亂,對收購單位的配套與協助、收購花生的品項和品質都交代不清,導致民間單位難以配合。此外,他指出農會明明是跟農民關係最緊密的,但長期礙於資源不足、人力有限,農會每天要做的例行性補助工作,如肥料補助、獎學金申請、農機補助等工作就佔了職員大多數時間,讓員工無餘力輔導農民田間管理以及協助開拓市場通路。

元長農會:能接就盡量接,希望帶動市場價格

花生工廠裡焙炒著黑金剛(即黑花生),炒熟、經人工選別過的一顆顆莢果,經由輸送帶包裝成袋,元長鄉農會後方的加工廠終日運作,辦公室職員也整日不得閒。有的花生農連斗笠還來不及脫就急著跑進農會,詢問自己田區何時能場勘,其餘農民也趕著辦理收購登記,供銷部主任吳麗貞蓋印章的手沒停過,又看著手錶喃喃提醒自己:等等要記得去田間看曬好的花生。

元長鄉農會總幹事李美容表示,元長地區今年二期花生種了2,000公頃,其中1,500公頃是油豆、其餘是黑金剛。這次配合中央協助收購100噸黑金剛,加上農會契作的10公頃田區,「量幾乎已經接近飽和,但能接就盡量接,我們也希望帶動市場價格。」她坦言近期農會職員的工作量都變大,畢竟焙炒、選別、包裝到行銷都得自己來,但元長黑金剛已經做出市場口碑,她對通路有信心,更不願讓優質花生被不肖盤商壓低收購價格。

元長鄉農會有自己的花生加工廠,在這次協助收購上較不擔心後續加工和銷售問題。(攝影/林珮君)

虎尾農會:農會當價格支點,盤商不敢亂開價

同樣態度阿莎力的虎尾鎮農會,原本目標收購500噸,現在則無設定收購上限,呼籲有需求的農民都能向農會接洽。

待人大方、對花生品質卻十分挑剔的農會總幹事黃鈺惠表示,時下消費意識抬頭,國產農產品要崛起、品質是關鍵。因此她從三年前起與農民契作,輔導農民合理用藥用肥、朝產銷履歷發展,對履歷花生也以高於市場行情價2.5元(每台斤)的價格收購,並做出農會品牌,已成功打進里仁、味全、楓康超市等各大市場。

她描述農會往年二期花生的收購價大約在35-38元(每台斤)之間,今年採收初期產量少、價格飆漲,農會曾開出49元天價,而面對當前政策喊出40元保價收購,農會仍會加價、以42.5元跟農民購買。

虎尾農會近年來推廣產銷履歷花生,農會保險部主任蔡武吉(左1)和總幹事黃鈺惠(左2)來日曬場關心農友陳湟隨(右1)今年的花生品質。(攝影/林珮君)

與虎尾農會契作三年的花生農陳湟隨,栽種兩甲的履歷花生,他解釋產銷履地花生田成本較高、平均一分地要1.2萬(不含工資),以今年虎尾地區平均產量每分地500台斤為例,35元收購價只能勉強打平生產成本,要到40元以上對農民比較有收益保障。而當前花生產地價格直直落,不少盤商面對35元仍不願出手,「很多盤商都說沒需求了、不買了,我們是跟虎尾(農會)契作,農會會保價收,我們才不用擔心。」

黃鈺惠強調,目前與農會契作的花生田共150公頃、佔虎尾二期花生栽種總面積的四分之一,「有農會在支持、虎尾的盤商才不敢亂開價,附近田區種花生的阿公、阿婆聽到盤商開價35元,都會說:『麥憨啊,我要交農會!』」希望未來農會能成為農民的支點,將他們辛苦栽種的優質農作撐起好價格。

農糧署補助收購單位最高每公斤11元,4農會5合作社配合收購

為了協調更多購貯單位加入收購行列,農委會將補助款從每公斤至多5元調為11元。農委會主委陳吉仲解釋,因為今年花生參差不齊,考量品質好、壞的花生都得收,加工成本會增加,才決定提高補助額度。

農糧署中區分署署長楊宏瑛也說明,主要是針對採購後的分級篩選工資和集運費用等,補助每公斤2元,以及脫殼加工成本每公斤4元,倉貯冷藏費用每個月每公斤1元(最高可補助5個月),補助對象限於虎尾、北港、元長和崙背等四家農會,以及莿桐合作農場、東石雜糧生產合作社、子茂生產合作社、雲林縣精緻農業生產合作社、二崙果菜合作社等單位。

而為了方便農民辦理收購登記,農委會已公告農友可就近到所轄農會登記(除土庫、褒忠及水林農會外),土庫、褒忠、水林地區的花生農則可至當地公所辦理,中區分署會統一安排購貯單位至現場確認品質、並進行後續收購和加工事宜。若花生夾雜物或病蟲害莢過多,將回歸市場機制與農民議價收購。

系列閱讀:

花生之亂01》有心人挑起花生之亂,產地價雪崩,農委會每公斤67元保價收購,呼籲農民勿拋售

花生之亂02》中央喊保價收購,雲林五大產區農會態度不一,農民找誰收購?

花生之亂03》如果花生年年亂,政府能保價收購到永久?農民:期盼完善產銷鏈

【註】:指有申報對地綠色環境給付計畫、轉作落花生有案的農民。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