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的樹木受《森林法》管轄,不能隨意亂砍,但平地樹木從行道樹到百年大樹過去無法可管,經常被修剪的不成「樹樣」,輕則枝條亂修,重則被任意「斷頭」,大樹任意移植更造成傷亡慘重。

為保護平地樹木,104年立法院通過樹木保護專章母法(以下簡稱「樹保法」)然而四年過去,主管機關林務局卻尚未公布子法,近期更傳出子法中的「樹木保護專業人員考選及分級認證辦法」,要將修樹師的資格,交由特定民間單位辦理考選,引發外界質疑圖利特定廠商,將使未來執行樹保的人員資格難以服眾。

林務局澄清,圖利廠商為不實指控,目前全台需保護的樹木已完成列冊並預告子法內容,只待與相關產業團體完成說明會即可發布。「樹保法很好,但考選不可能讓民間辦。」台北市景觀工程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藍麗珠表示,考試須由大專院校等同時兼具專業及中性立場的單位辦理,「不能讓民間培訓凌駕國家考試之上」。

路樹經常被隨意修剪甚至斷頭(圖/讀者提供)

非森林樹木的管理、存活取決於各地政府,催生樹保法

過去平地都市樹木的管理,是由各地方政府自行訂定相關樹木保護自治法規,但各地標準不一,且經常遇到都市開發而出現爭議,例如松菸文創園區內園有數百棵日治時期留下的老樹,卻因開發遭移植,存活率僅1/3。

為修補法律漏洞,104年立法院通過《樹保法》列出11項受保護平地樹木的標準(註1),包含樹齡達100年以上,或樹冠投影面積達400平方公尺以上大樹,與當地居民生活、情感、歷史、信仰有重大連結⋯⋯等,只要各地縣市政府認定符合其中一條,便會列入受保護樹木名冊並對外公告。

林務局造林生產組長李允中說明,設立樹保法是針對平地迫切需要保護的樹木做管理,但各縣市樹種、風土及民情大不同,除受保護樹木外,其他樹的管理仍舊是讓地方做自治。

五年普查一次受保護樹木,中央訂定原則,各地政府可加嚴

根據樹保法,各地縣市政府每5年最少需要普查受保護樹木一次,普查時必須留下樹木照片或影像,記錄樹種及其座落位置、學名及數量,並附上連該樹種座落土地的所有權人、使用人或管理人,最後押上調查人姓名及日期。

目前盤點出來需要被保護的樹木多集中在台北,李允中表示,各縣市對樹木的保護態度不一,主要取決於當地居民是否重視,對樹木的保護,六都普遍做得比較好,其中台北市的規範是最嚴格的,「我們認定的老樹是100歲以上,台北市則是50年以上就算老樹。」

李允中表示,樹木保護專章針對迫切需要保護的樹,換言之,中央規定保障的是最基本款,而各地方政府可以將法規加嚴,但不可放寬。他舉例,若同一條路上,部分段落有保護樹種,那可以按照需要保護樹種的規範管理整條路,但不能以沒有規範樹種的方式管理。

「需要保護的樹木不分公共或私人區域。」李允中補充,過去有不少案例是因為私人庭院中的樹,因管理權爭議而無法及時搶救,造成樹木死亡,因此未來私人領域的樹也會列入管理。

被隨意修剪的樟樹(照片來源_台灣護樹協會)

樹保法:受保護樹木的修剪、移植、種植及醫治

根據林務局預告的樹保法子法內容,包含受保護樹木的認定及普查方式、受保樹木移植及復育施工規定、受保樹木移植及復育計畫審核辦法、開發者應提供土地或資金給主管機關補植做生態補償,以及必須考取樹木保護專業人員執照才能對受保護樹木進行修剪、移植、種植及醫治。

「同一樹種,南北修剪方式就會有差異。」李允中表示,過去沒有法規時,有些行道樹修剪人員不見得具備專業知識,修剪時僅考慮整齊、不造成人車危害,卻忽略樹的生長狀況,甚至樹木移植存活率都很低,因此需要訂定專業課程的培訓及考照制度,才能確保所有樹木相關工作人員具備一定的專業水準。

台灣護樹協會:考選交由民間制訂規則,有圖利之嫌

由於執行樹保工作人員的專業性,為樹保法是否能落實的關鍵,樹保人員考選方式成為各界關注重點。

台灣護樹協會理事長張美惠質疑,林務局規劃的「樹木保護專業人員考選及分級認證辦法」,其中的培訓課程、考選及分級認證辦法,皆委託都市美化林協會協助訂定。但該協會發起人為業界─樹花園園藝公司,若由該公司協助辦理樹木保護專業人員培訓及考選,取得證照至少要花20到40萬,而此公司是依循美國ISA標準,此標準能否適用於台灣?而未來不同機構同樣辦理考試時的標準又該如何維持公平性?

對此,李允中回應,106年為訂定子法中樹木保護專業人員的職能培訓規範,林務局對外公開招標,其中來投標的園藝景觀工程公會、植物醫師團體、樹木修剪業者、都市林健康美化協會及工研院,最後由都市林健康美化協會得標,但因該協會為ISA樹藝背景,在北中南辦理說明會時,講述內容偏向ISA樹藝師規定,經聽眾反映,林務局查覺後也已將爭議性條例去掉,目前規定的樹木保護專業人員的培訓課程及考選方式都與ISA系統無關。

李有田:樹藝師為國際認證,與樹保證照不同勿混淆

都市林健康美化協會理事長李有田說明,樹保專業人員法源是森林法,其認證是政府行為,其專業是施工作業,不牽涉簽証行為,與技師專業在規劃設計不同,猶如建築師不能逕行營造工作,並無與國家考試衝突之問題。樹藝師是國際証照,與樹木保護專業人員証照的本國証照不同,不會因樹保專業人員証照而退場。它代表的是國際認可的樹藝專業水準,包括樹藝師,攀樹師,都市林專家,風險評估師等類別,與樹保專業人員不同。

李有田說明,樹藝師認證考試的參加不需加入協會,而若要加入協會,入會費為1000元,年費1000元,樹藝班報名費為9240元,此外樹藝班上課並非必須。領証亦不需再付費。

樹保專業人員需經培訓、考選,才能拿到資格

李允中表示,現行草案中對於樹木保護專業人員分成基礎級和進階級,基礎級可做受保護樹木之調查、規劃、修剪、健檢、支撐及養護;進階級除了基礎級範疇,還可做受保護樹木之移植及復育、健康調查、疫病蟲害防治。

兩種人員都須先經過培訓,所具備的培訓資格也不同(註2),即使目前已經取得考試院核發之林業、園藝或相關類科技師考試及格證書者,仍須參與培訓課程至少達194小時、經過考證後,才能取得資格。李允中表示,課程培訓費用仍在評估,但絕不可能是數十萬元起跳,必定會是民眾可負擔金額。

保護專業人員的考選若不是由國家主辦,如何確保標準一致?

按照林務局制訂草案,現行已經考取園藝及森林技師資格的人,也必須取得樹木保護專業人員證書,才能做修剪、移植等樹木養護,但草案中並無說明,辦理考選的單位有哪些?引發外界質疑。

不願具名的資深樹醫生提出質疑:樹木保護專業人員證書的效力凌駕於國家辦理的技師考試之上,究竟誰有資格辦考試?「這個制度有問題。」該資深樹醫生表示,國內專業人員的考試有兩種管道,分別是考試院及勞動部,無論是考試院通過建築師、土木技師,或是勞動部核發的甲乙丙級技師執照,都有其公平公正性,樹木保護專業人員的考選若不是由國家主辦,如何確保標準一致?

「培訓講師會比植物醫生專業嗎?」該樹醫生認為,已經通過國家考試的園藝及森林技師,甚至是之後要通過法案的植物醫師,有一定植物專業,竟然要經過受訓、取得樹木保護專業人員證書才能去照顧樹,對於通過國家考試的專業人員來說格外諷刺。

「用錯的方式醫治樹危害更大。」該樹醫生說明,考選項目有醫治、修剪、移植、種植,等於是涵蓋了所有綠化工程範疇,而許多民間業者醫治樹的方式,都是採用藥劑或資材,未來若是大量取得執照的人以此方式照顧樹,反而害了樹,甚至許多有害物質進入環境。

被斷頭的樹木們(照片來源_台灣護樹協會)

台北市景觀工程公會:支持樹保法,但不能民間辦理考選

「樹保法很好,但考選不可能讓民間辦。」台北市景觀工程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藍麗珠表示,全國的景觀工程公會對於此法案表示支持,但考選權力絕對不可能下放給民間。

「下放給民間等於是凌駕國家考試!」藍麗珠說明,現有民間樹藝師的考試為ISA系統,但此為美國標準,根本不適用台灣,而且所費不貲,對民眾並無益處,她表示,全國的景觀工程公會都有共識,並建議考試必須由大專院校等同時兼具專業及中性立場的單位辦理。

台灣護樹協會:很多業者根本就不善待樹

「沒有任何一次說明會有邀請我們。」多年關注護樹議題的台灣護樹協會理事長張美惠表示,長年在民間聽到各地對於路樹修剪的投訴,但過去和法案相關說明會,林務局都只邀請相關業者、工會等參加,這是對關心議題民眾的漠視。

「很多業者根本就不善待樹!」張美惠曾看過有些樹已經垂危,甚至已經可以砍掉了,園藝工程業者竟然將資材埋入土中,「理由是樹木根系可以快速吸收。」但她請教專家後發現,此作法對樹木無益,也對土壤不健康。

「平地的樹和大家都有關。」她指出,有時業者為防治病蟲害,在樹表面施用過多藥劑,藥劑揮發在空氣中,而這些數幾乎都是在城市中,進而會影響到的是都市的廣大人口。

林務局:法案明年上路,邀請大專院校辦理考選

土壤作物醫生館館長陳興宗表示,「有法規很好,但要夠專業。」他以新北市為例,許多樹木修剪業者對於樹木的修剪是以「重量」為工作標準,「車開出去,如果沒修到一定重量的枝條回來,是不能交代的。」

對於上述種種質疑,李允中說明,未來預計讓相關科系的各大專院校做申請考選,以示公正,法案上路後,現有植物醫師、園藝及森林技師也必須經過受訓、考照才能做樹木養護。他表示,初期無法盡善盡美,當然最妥善的方式是以技師資格做換證,但應會是下一階段。

法規中管理包含施工規則及使用資材等,李允中說明,法規中的可使用藥劑比照植物醫生用藥處方箋,而管理標準則依照環評,未來業者即便取得執照,但若未依法規行事,或是遭人檢舉,「業者取照後必須自律,否則也可能被撤照。」

註1:
一、樹齡達100年以上。
二、離地1.3公尺處(以下簡稱胸高),闊葉樹之樹幹胸高直徑達1.5公尺以上或胸高樹圍達4.7公尺以上;針葉樹之樹幹胸高直徑達0.75公尺以上或胸高樹圍達2.4公尺以上。
三、樹冠投影面積達400平方公尺以上。
四、樹木生育地,形成具生物多樣性豐富之生態環境。
五、為區域具地理上代表性樹木。
六、具重大美學欣賞價值之景觀。
七、與當地居民生活、情感、祭祀、民俗或信仰具有重大連結性。
八、與重大歷史事件具有關聯性。
九、具有人文、科學研究及自然教育價值。
十、當地居民之共同記憶場域。
十一、具有其他重要意義。

註2:

基礎級人員有三項條件,至少滿足其中之一,分別為:公私立專科學校的相關科系畢業,並有2年以上樹木養護全職經驗、公私立專科學校非相關科系畢業,則要有5年以上樹木養護全職經驗、8年以上全職樹木養護工作經驗。

進階級人員則有兩項條件,至少滿足其中之一,分別為:取得基礎級樹木保護專業人員合格證書,且有2年以上樹木養護全職經驗、取得考試院核發之林業、園藝或相關類科技師考試及格證書,有2年以上樹木養護全職經驗。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其實現行採購人員證照也是由民間機構或學校代辦,放給民間辦理很正常喔,而且民間機構或學校其實也只負責開課和找講師,依草案規定也需要林務局審核通過才有資格辦理,沒什麼好擔心的。另外,其實就是現在很多業者確實不善待樹,所以才更需要立法,而且所謂現行的國家考試,不論高普考或是技師,都只有筆試而已,實際操作技術確認有待商榷。我個人當初在學校讀完書,完全沒有處理受保護樹木的實務經驗就高考合格了,經驗也是工作才開始累積的,畢竟高普考和技師的目的與受保護樹木培訓的目的不同,不適合一概而論。至於ISA考試,能力夠的話只需要考試報名費大概新台幣1萬吧,不需要修課,不需要入會員。20-40萬不知道哪裡來的,聽起來比較接近開課整體成本,但平均到每個上課的學員就沒多少錢了。
    其實現在樹保問題多,一個是教育不夠,廠商和一般民眾本身對樹木就不太重視,二來是是民意代表或里長常常為了方便,想要減少修剪次數而強迫廠商亂剪。
    總而言之,問題通常都不是因為制度,而是人。

  2. 1.有關建構樹木保護專業人員職能基準部分:應有類似技師.技術士.專業施工人員之分級,
    2.有關制度相關內容之制定令人質疑樹木保護專業人員認證,凌駕國家考試。其地位超越國家考試及格之技師及技術士,無視專家學者之專業,無培育專業施工人員養成教育。
    3.於歷次會議各地方單位已明確表示,最欠缺為實務工作人員,本草案無納入實務工作人員相關事項,且無視其他相關國家證照之技師、技術士,無視專家學者,鄙棄國內正規教育。
    4.有關基礎級人員有三項條件,至少滿足其中之一,分別為:公私立專科學校的相關科系畢業,並有2年以上樹木養護全職經驗、公私立專科學校非相關科系畢業,則要有5年以上樹木養護全職經驗、8年以上全職樹木養護工作經驗。

    試問最欠缺的實務工作人員,現有樹木養護實務工作人員有幾位是公私立專科學校的相關科系畢業,說實話現在可招募到願從事相關實務工作人員已困難重重,連高職畢業生都不願從事實務工作人員,現今實際從事實務工作人員有幾位是相關科系畢業,一般施工人員要從事8年以上都難尋還要全職,而全職又要如何認定?

    故建議有關建構樹木保護專業人員職能基準:應有類似技師.技術士.專業施工人員之分級、分類、分層培育培訓,分工合作。

    不應好像醫師須親自操縱儀器然後診斷病情,抽血後還要自己做檢驗師檢驗,親自開刀還要自己準備器材,開藥後自己幫病患打針配藥,病患住院還要打理一切。
    好像要求醫師須全能,可看內、外科、骨科、婦科….等,還要兼麻醉師、護理師、護士、檢驗師、檢驗士、藥劑師及打雜。所以還是要分級分層、分工各職所司,才能圓滿順利。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