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溪以天燈文化成為台灣國際級的觀光地標,寫下心願的天燈隨著火光冉冉升空,帶給遊客美好回憶,然而,每個月至少三萬盞天燈燃放也帶來環境負荷與火災隱憂。由竹框鐵線製作的傳統天燈底座會燃燒墜落,雖絕大部分被回收撿走換錢,然而仍有部分天燈墜落不受控制,引發火災或造成動物誤食或受傷。

由一群交大畢業學生組成的「文化銀行」發起眾籌,集資研發環保天燈,天燈可完全燃燒殆盡,降低環境負擔與火災風險,去(2019)年十月份已正式推出,然而創新似乎難以被當地業者認同,至今每週銷售額約只有7~8盞環保天燈,以平溪每月燃放三萬盞天燈換算下來,連千分之一都不到。

商家對環保天燈的抵制與消極態度,有著複雜的愛恨情仇,環保天燈引發的不只是環保與商機的衝突,更反映地方面對發展方向的不同想像。

天燈成為代表性的台灣旅遊地標。(攝影/林吉洋)

環保天燈與傳統天燈的競合關係

十分車站,這個因電影《戀戀風塵》而聞名國際的火車站,集結最密集天燈產業,短短兩百多公尺,有30家傳統天燈業者。

記者拜訪天燈店家,詢問有無提供環保天燈時,許多商家收起笑容,強調自家傳統天燈也很「環保」,「每一盞天燈都有被回收」。提到天燈「環保」的話題,明顯感受到業者防備性的不滿情緒。儘管業者認為傳統天燈皆有回收,但火災、火燒山事故頻傳也的確重創天燈形象,過去一年已發生第四起因天燈發生的火災,受災居民甚至求助無門。

小知識:傳統天燈底座以竹框及鐵線人工製作構成,以金紙為燃料,售價一顆150元,升空後燃料燒盡墜落,需由專人回收天燈底座。環保天燈則以專利設計製作紙漿底座,升空後會在380公尺左右,底座會燃燒化為灰燼,不再需要人工回收,售價每顆約350~400元。

左側為新版環保天燈底座以紙漿製成,右側是傳統天燈底座以竹框鐵線製成。(攝影/林吉洋)

業者拒繳納「天燈永續發展資金」,火災求償無門

去年(2019)七月份平溪一戶民宅失火,屋主拿著消防隊開立「因天燈引發火災」的火災事故證明,向專責賠償因天燈引發火災的公積金「天燈永續發展資金」提出求償170萬。

「天燈永續發展資金」由天燈業者繳納,平常由公所代管,一但有天燈引發火災事故經過業者代表組成的委員會審核同意後,提撥款項負責賠償。然而因採自願繳納無強制力,繳納的店家越來越少。根據公所公開資訊顯示,十一月底僅剩下六千多塊餘款,已經無法再償付任何火災事故責任。

這起事故苦主求償無門,事件至今仍無法解決,讓天燈的公共安全議題再度浮上檯面。

為了衝刺數量,在狹窄的十分車站鐵道上,匆忙的釋放天燈,一陣風來把天燈勾在樹上起火燃燒。(攝影/林吉洋)

天燈協會理事長:外來者以環保為名傷害地方

天燈民俗文化發展協會理事長胡民樹,是知名天燈達人,更是三十多年前極少數率先開始舉辦天燈活動的開拓者,針對天燈引發火災,他認為「天燈會墜落是因為燃料(金紙)燒完,燒盡的天燈能夠飛進厝內,引發火燒厝嗎?所以這個火災認定有問題。加上利潤一直被壓縮,店家不願意再繳這個錢,因為照這個標準賠不完啦!」

本身也是天燈商家的胡民樹,說出店家不願繳交公積金的心結。「天燈飛行範圍有限,掉到樹上的天燈有專門的人會拿伸縮桿去撿。一個天燈回收八塊,從五六歲孩子到八、九十歲都在撿天燈,回收率95%以上。」胡民樹以堅決語氣為天燈環境危害辯護。

鉤天燈(圖片提供/劉靜芳)

針對環保天燈銷售,胡民樹表示,許多業者自己就有天燈製作工廠,若另外向文化銀行進貨購買專利天燈,形同自廢武功,且天燈製作及回收人工將面臨失業問題,也是一個問題,加以環保天燈定價350-400元遠比傳統天燈高,業者也擔心高訂價策略,會讓消費者卻步,影響平溪觀光產業。

「集資開發的天燈,應該是來幫助在地產業,而不是變成傷害在地產業!」,2016年文化銀行倡議平溪天燈的環境傷害問題,透過網路傳播與媒體報導,重創平溪天燈形象,至今仍讓胡民樹與當地業者感到忿忿不平。胡表示,外來者批評傳統天燈「不環保」,再推出自己專利的產品,更讓他們認為,是以環保之名傷害地方。

天燈協會理事長胡民樹表示,現在大部分的天燈都採取回收來製作,業者跟居民已經盡力將天燈回收率提高到極限,不該再批評傳統天燈的環保問題。(攝影/林吉洋)

文化銀行:環保天燈已讓利店家

推廣環保天燈的市場開發經理徐嘉臨表示,當初透過眾籌集資研發環保天燈的模具,贊助人即知情並願意支持這樣的商業推廣方式。且文化銀行投入許多人力時間進行研發、實驗才取得技術,這個成果的智慧財產權理應歸屬於文化銀行。

徐嘉臨表示,環保天燈大部分利潤已讓給銷售店家,而為了減輕傳統業者對「環保天燈」的環保議題爭議性,文化銀行對外也將產品改名為「永續天燈」,也承諾未來會將回饋地方並透入環境改善。然而經過兩個多月拜訪與溝通,目前願意販售環保天燈的店家目前仍只有兩家,且每個月僅售出不到十個永續天燈。

雖然銷售數字不佳,但是徐嘉臨認為,從長期來看,永續天燈有相當大的成長空間,徐表示,文化銀行的願景不止於台灣,泰國或美國的技術合作也存在可能性。

文化銀行市場開發經理徐嘉臨(攝影/林吉洋)

徐認為,傳統天燈產業除了環境負評與風險外,現實處境也相當脆弱。「天燈是市場內部有削價競爭問題,天燈一顆從三四百塊降到一百五,旅客來平溪只是花便宜的價格許願燃放天燈,業者只是不斷衝量,但是文化感受度不夠深刻;外部有產業形象問題,一旦國際旅客不再來訪就會產生危機。」

對徐嘉臨而言,天燈是個危機四伏的市場,大部分業者沒有意識到產業困境走向淺根式的發展,沒有在地文化論述或者更精緻的操作,可能隨時會被被越南、泰國等同樣推行天燈觀光旅遊的旅客搶走市場。

助攻「永續天燈」,老師傅想做出天燈的文化深度

教師退休的林國和,是十分街上的天燈文化工作者,他是最早參與文化銀行研發計畫的傳統師傅。林國和目前以併行方式同時販售環保天燈與傳統天燈,認為天燈產業要深化,最重要的是必需傳播文化的理解與感受。

「天燈從唐山過台灣隨拓墾帶到平溪,過去山區交通不便,以燃放天燈來表示平安訊號,後來演變成儀式跟信仰,天燈代表『添丁』,五種顏色代表健康、智慧、愛情、平安、財富。」他對顧客販售天燈時,特別重視解說天燈的由來。

他解釋「文化需要修整得更精緻才能繼續維持利潤,細水長流。但是現在的天燈產業卻已經走偏,店家為了衝量而忽略了文化的交流,為了衝量,雇用更多員工,然後又形成被迫削價競爭的惡性循環。

他認同「永續天燈」的理念,雖然進貨成本高,但是定價也高,銷售一顆永續天燈利潤是傳統天燈兩三倍,以較少的量創造相同利潤,他認為這樣的定價策略才能整頓原有天燈市場的惡性循環。

天燈老師傅林國和認為天燈的產業跟文化必須升級更精緻的地方文化,所以選擇與永續天燈合作。(攝影/林吉洋)

官方立場:追求產業與環境取得平衡,尊重地方的共識

面對天燈爭議,新北市政府觀光局發言人陳靜芳表示,天燈是平溪重要產業,新北市訂定「新北市天燈施放管理辦法」,限縮施放區域,正是基於平溪的山谷環繞與溼度條件適合放天燈,天燈不容易飛得太遠也不容易發生火災,「天燈傷害野生動物的問題,其實在台灣還沒有證據」陳靜芳表示,網路流傳天燈勾到角鴞的照片是在國外發生,不該用來批評平溪。

平溪區長陳聖聰則認為,外界擔憂的垃圾問題,地方已做了非常多努力,回收天燈一個平均可以用四到六次。平溪也有固定人員回收掉落天燈,安排專人定期淨山,從製造人力到回收工作,形成完整產業鏈,公所的立場是站在地方,維護產業鏈的永續發展。

關於天燈引發火災的問題,由於過去「天燈永續資金」採取業者自願繳納,無強制力,在接連賠償事故後,不少天燈業者陸續拒絕繳納,導致永續資金破產,天燈火災苦主求償無門。區長陳聖聰表示,現在新北市政府正在研擬立法《天燈自治條例》,藉由法律規定強制業者按販售數量繳納,讓資金與產業發展得以永續。

十分車站天燈業者為方便招攬遊客,已經習慣違反禁令在狹窄的鐵道上燃放天燈,導致險象環生。(攝影/林吉洋)

環保人士:每一顆天燈燃放都有環境跟社會成本

基隆河守護聯盟召集人陳建志認為,平溪是瑞芳、基隆地區的水源頭,每個月三萬顆天燈的燃燒量,無法做百分百回收的前提下必然產生環境負荷,對水質、森林、垃圾、野生動物棲息產生一定影響。

他建議,如果要在環境跟天燈產業取得平衡,應該制定總量管制政策,不能毫無限制鼓勵燃放天燈。其次,環境負荷、火災風險等外部成本,應成立一筆公基金制度,由業者成立同業自治團體自主管理,讓天燈數據透明。陳建志強調,燃放每一顆天燈背後都有環境跟社會的成本,必須反映在價格上,讓消費者自覺做一個負責任的消費者。

返鄉青年:平溪產業不應單一依賴放天燈

綽號阿賢的吳明賢是少數認同永續天燈的返鄉青年,深耕在地旅遊的他,承認傳統天燈的環境負評與風險確實存在,但是他強調,外來者必須同理地方自我保護的感受。他認為文化銀行在三年前的倡議階段未能公平對待平溪,地方對天燈垃圾回收做過許多努力,但是透過網路傳播天燈負面形象,重創平溪地方的情感,至今未能復原。

「如果文化銀行只是以做生意角度在推廣環保天燈,如果天燈只是文化銀行的一個項目,那麼環保天燈就會變成一個不受歡迎的生意,讓地方帶有很大防備心。」阿賢直白陳述地方人的感受。

除了天燈環保與否,阿賢認為地方發展的方向更加重要,「年輕人留在地方只能當天燈手,號稱七、八國語言,都是『一二三』、『放手』、『笑容』、『愛心』、『轉天燈』。天燈產業也卡住年輕人,只會放天燈,不知道自己未來在哪裡?」吳明賢傳神的描述地方仰賴單一產業的困境。

「光是靠天燈的觀光產業是不可能改變地方,更理想的狀況應該是透過天燈把地方其他物產跟服務帶出來,讓平溪的產業發展不再畸形地單一依賴放天燈。」阿賢與文化銀行合作,舉辦第一屆山城天燈節,把平溪地方物產與旅遊資源、古蹟建物、煤礦歷史整合作為深度旅遊體驗,最後才燃放永續天燈,帶給國際旅客最後感動。

阿賢認為,單一的創新,不可能改變整個地方,「觀光客來來去去終究還是會離開,提升生活品質,讓人喜歡這裡的生活,才是讓人願意回來定居的關鍵。」

吳明賢與文化銀行合作的第一屆山城天燈節,雖然以天燈作為主題,但是設計為深度旅遊行程,融入許多在地飲食物產及歷史文化,將放天燈作為最後的活動高潮。(圖片提供/吳明賢)

延伸閱讀:

你期待天燈升起,他們祈禱天燈落下│全台最老鄉鎮平溪的真實日常

比天燈更明亮的長照產業│如果平溪特色就是老,就經營成老人喜歡的地方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