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野蠻開發時代!行政院提重大建設可不受「國土計畫法」限制,民間痛批嚴重倒退

行政院前(20)日通過《國土計畫法》修正案引發爭議,其中第十五條增訂「經行政院核定之國家重大建設計畫」得不受各級國土計畫限制變更土地使用,引發外界強烈批評,此舉無異於架空國土計畫,大開倒車,唯恐浮濫開發、徵收衝突再現。

面對民間反對修法的聲浪,內政部澄清,修法乃是為了快速應對國際局勢轉變,讓各級國土計畫配合變更以具備應變能力,民間若有疑慮仍可透過機制提出意見。前環保署副署長、環境律師詹順貴重批,「這是一道造成國土潰爛的後門,好不容易把它關上,現在又被重新打開,仍然是開發至上的思維。」

本次修法最大爭議國土計畫15條授權行政院核定之重大建設不受國土計畫限制。內政部資料

環團:行政院鴨霸、耍特權,摧毀民間對國土計畫體系之信心

過去許多政府主導開發案以重大建設為名徵收民地、導致抗爭不斷國土沉淪,社會付出巨大成本,而後民間倡議國土計畫法立法,盼藉由制定最上位國土計畫,健全土地分區使用之合理性與程序正義,對國土計畫寄予厚望。

長期推動民間參與國土計畫審議的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吳其融認為,行政院本次作法「相當鴨霸」,現有國土計畫開闢平台讓各部門提出土地使用需求並討論,任何開發需求皆可以此程序進入討論。行政院卻選擇打破遊戲規則,毀去國土計畫的上位計畫指導原則,民間多年的努力,國土利用的理性秩序將毀於一旦。

吳表示:「任何開發案在現有審議程序都可以納進來討論,不懂為何行政院現在就要打破國土計畫好不容易建立的規則。未來各項爭議性的案子,只要冠上國家重大建設計畫,就可以不受約束,具爭議的開發案只要走這個制度缺口,形同特權通道,行政權可任意指定重大建設不受國土計畫約束,公務體系將無所適從難以把關。」

環境法律人協會黃子芸感嘆,現在行政院修法授權給自己「不需理會」縣市國土計畫的功能分區內容,這種做法根本就是敗壞體系: 「當所有地方團體跟公眾都在縣市級國土計畫參與審議,忙了半天好像變成白忙一場。國土計畫好像還是沒有辦法扮演國家空間計畫引導的角色,不論是現在或以後,台商回流要增設工業區,只要行政院核定,根本不受縣市國土計畫約束。」

2019年8月彰化農地工廠大火,引發污染鄰田的疑慮,凸顯國土分區管制的必要性。民眾攝影、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

詹順貴:「這是一道造成國土潰爛的後門」

環境律師詹順貴表示,本次修法之一是將縣市國土計畫的公告期程延後,如果地方政府作業趕不及,他認為適當延期無不可。但是第十五條修法,則是一個嚴重的倒退警訊,詹順貴痛批:
「行政院定義的重大建設是什麼?這種立法太過於人治!過去經濟思維是發展至上,然而國家核定重大建設根本沒有標準。從扁政府時期大投資大溫暖、馬政府的愛台十二項建設,八年八千億,一大堆名堂都是吹噓。」

對於政府不斷以台商回流趨勢為名,渲染經濟發展,鼓吹釋出土地、水資源、能源等開發資源。詹順貴認為台商回流是因為在中國勞動成本上升、環境法規上升,美中貿易戰導致,政府不該予取予求,更不能作為大舉開發國土的合理背書,經濟部門的誤判將導致國土淪陷的惡果。

詹順貴表示過去馬政府憑藉「重大公共建設」為名任意開發,國土管理失序,浮濫開發導致天怒人怨,因此在2015年民間遊說立院國民兩黨委員,修法廢除「重大建設不受管制」的惡法陋習。很不幸的,民進黨政權連任後,行政院竟然又把惡法修回來。

「這是一道造成國土潰爛的後門,好不容易把它關上,現在又被重新打開,仍然是開發至上的思維。」詹順貴深深感嘆。

詹順貴表示行政院修法是重啟後門,大開倒車。(攝影/林吉洋)

徐世榮:任何計畫都都有彈性變更空間,但「重大建設」毫無標準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指出,任何計畫訂定原則,都會保留彈性變更空間,都市計畫法也有「通盤檢討」,也提供「個案變更」途徑,從計畫法規角度而言修法保留這項彈性無可厚非。

徐認為關鍵在於政府濫用權力:「專案變更政府說了算,導致破壞國土、計畫原則蕩然無存。政府主導的開發計畫往往掛著國家重大建設名義,掌握政府權力的政治菁英跟財團、派系利益糾葛不清,致使各種政府主導的大型開發案給人這種土地炒作的疑慮」。

徐世榮以桃園航空城為例,新增第三跑道僅需700公頃,航空城卻一次畫出4000公頃範圍,區段徵收3100公頃。政治權力與財團的需要夾帶在國家重大建設計畫裡面,政商關係操弄土地開發機制,才是導致民間對「重大建設」四字深惡痛絕的原因。

徐世榮認為行政院必須先檢討,為何民眾對於國家重大建設失去信心,今天要重新開這道門,程序跟機制必須有民主參與、公平透明的過程。而現有審查委員會制度,不足以公信,如何重建公信力,仰賴公眾參與程序,能夠檢驗合乎公益性、必要性且透明公開才是關鍵。

徐世榮不反對保留變更彈性,真正問題在於重大建設被政商操弄、開發浮濫強徵民地才讓民眾深惡痛絕。(攝影/林吉洋)

內政部:因應國際政經情勢快速變動,政府需及時提出因應

面對民間反對修法的聲浪排山倒海而來,內政部緊急發文回應:「因應國際政經情勢變動快速,政府需及時提出相關重大建設計畫以為因應」。澄清修法乃是為了快速應對國際局勢轉變,促使各級國土計畫得配合政策變更以具備應變能力。

內政部也解釋,這一類行政院核定之「重大建設」依法仍需要公開展覽、公聽會等參與程序,民間若有疑慮也可以透過機制對國土計畫變更案提出意見。但整個法案修正內容,具優先性與必要性,將優先排入會期。

國土開發的野蠻遊戲再現?第三勢力呼籲撤案、民間團體宣布接招

蔡政府在大選獲得壓倒性勝利,行政院立即修法擴權,重啟土地開發濫權惡例,曾經參與土地反徵收運動的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批評本次修法是:「架空國土計畫,難道要回到大埔、灣寶的野蠻開發?」民眾黨立委蔡壁如則是形容政院在舉國動員防疫期間推出修法,無異是「趁火打劫」。

地球公民基金會並於21日發表聲明指出:「國土計畫法之所以推動立法,就是為防堵程序不透明的土地浮濫開發,修法形同將民間多年推動努力付諸東流,接下來將盡力守護國土。」本次修法點燃社運怒火,也預告新一輪國土守衛戰即將開啟。

地球公民基金會日前才抗議違章工廠造成鄰田污染風險,吳其融專員(右二)表示國土管制形同虛設,導致農地工廠遍佈全台,造成食安風險。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