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中崎農場作為台灣第一個公設有機專區,因橋頭科學園區開發案而面臨徵收危機,事關《有機農業促進法》對有機農民租用國有土地提供長期租約保障的承諾,使本案倍受各界關注。為保留中崎專區,民間提議成立「滾水生態農業地質園區」,將中崎有機專區連同泥火山自然地景一同劃出橋頭科學園區。

昨(3/16)中崎有機專區成員、聲援農友、民意代表、環保組織等,聯合呼籲保留有機專區,農友表示,「失去中崎農場真正可惜的,不只是我們付出的十年歲月,而且是土地裡面不斷的湧現的生命。希望讓農場繼續做下去。讓有機事業團體,仍然可以不斷的發芽。」

各界呼籲搶救中崎有機專區,前排左二為中崎農產運銷合作社理事主席楊登旭(攝影/林吉洋)

中崎合作社主席:農業部門要退到何時?盼望各界相挺援農

中崎農產運銷合作社理事主席楊登旭形容「中崎有機農場的保存運動像是一場戰役」,但是這場戰役是農業部門與工業部門長年抗爭的縮影,在這一場長久的對決中,農業部門不斷退後。楊登旭也透露,他先前跟陳吉仲主委陳情,得到卻是「以地易地」的答覆,讓他十分失望。

對他而言,「農業不只是一個產值一筆數字,更是實質上是一種文化、生產與社會生活各方面的對抗。」他比喻中崎農場是有機農業的最後一條防線,希望更多公眾參與協助防守這條防線,不止幫助中崎農場,也幫台灣的農業守住這條線。

農友站台盼雙贏:有機農場是都市裏面的救命田,請各界幫忙發聲

前來聲援的農友黃淑娟在鳥松經營生態農園並開發園藝治療,她認為:「農業環境是都市人文明病最好的治療方式,而且有機這條路不好走,除了收益不高之外,還必須面對異樣的質疑眼光,但是願意走有機的人都是為了創造更健康的生活與飲食環境。」

黃淑娟感慨有機農業推了二十年,想不到還是必須為工業而犧牲,她感覺很多人不了解有機農業,期待工業跟農業可以並存:「中崎有機農場耗費十年,農友的時間歲月無法以金錢補償,有機田是現代都市人的救命田,農民沒有辦法為自己多說話,心裡一定很難過,希望大家幫忙農友發聲!」

農友黃淑娟為有機專區站台呼籲政府留下有機專區(攝影/林吉洋)

中崎農友:感覺自己像是瀕危野鳥被趕來趕去

有機專區的農友莊慶順感慨:「過去政府宣傳先破壞,後建設。大自然被破壞卻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才能恢復,這次有機專區轉身退讓之後,後代人還有多少時間彌補大地傷痕?農委會說以地換地看似給大家一條路走,但是很多人來到中崎已經努力一輩子了,不知道還有多少時間?」

「失去中崎農場真正可惜的,不只是我們付出的十年歲月,而且是土地裡面不斷的湧現的生命。希望讓農場繼續做下去,讓有機事業團體,仍然可以不斷的發芽。」他感性表示。

農友曾金柱嘆息:「從事有機農業救了我,有一天也會救了各位。希望社會公眾關注中崎有機專區,可以延續有機農場的生命,讓農場為更多人服務。」

地方社團:有機專區應成為全體市民的綠色資產

蔣耀賢發起橋仔頭文史協會,長期投入糖廠文化保存運動,他解釋橋頭糖廠保存運動,最早即因反對1994年橋頭新市鎮開發計畫而起,新市鎮第三期開發失敗後,尚未徵收範圍由橋頭科學園區計畫「借屍還魂」,再次引發土地炒作熱潮,現徵收範圍內農地一分由150萬暴漲到1500萬。

中崎有機專區有不少農園提供給學校、團體進行校外教學,其中曾金柱的花草園也成為身心障礙者的戶外教室,高雄三山脊損重建協會總幹事楊德明也特別前來聲援。他表示:「身心障礙者過去沒有機會可以下田體驗,但是中崎有機農友將花草園開放給身障者體驗農事,」有許多身障者第一次下田摘取花草香料非常感激,若中崎農場消失,他將感到十分可惜。

脊損重建協會總幹事楊德明呼籲留下有機專區,留下一個市民可以享受園藝親近自然的教室。(攝影/林吉洋)

環保團體:「鳥沒有辦法生存的地方,人類就沒辦法生存」

高雄鳥會總幹事林昆海強調,中崎有機專區鄰近荒野是一級保育類草鴞的棲息地。他批評當政府以科技之名發展經濟,卻沒有考慮到土地還有其他值得重視的價值。他以草鴞的命運形容「鳥沒有辦法生存的地方,人類就沒辦法生存」:

「我們政府口口聲聲重視農業,其實只重視農民的選票,農業碰到工業就要退讓,農地碰上工廠要犧牲。能源轉型在溼地蓋上光電板,農地也蓋滿光電板。有心的農民想來從事農業也被趕跑,如今最年輕的農民已經幾乎找不到土地耕作。」

地球公民基金會政策部主任李翰林表示:「中崎有機專區有農友十年的心血和血汗,把這個土壤由貧瘠改良為充滿生機,旁邊還有珍貴的泥火山景觀,泥火山是會漂浮移動,鄰近也有不穩定的旗山斷層,未來橋頭科學園區開發後需要的能源跟水該從哪裡來?」他認為橋科開發對整體環境、農業衝擊有太多疑點需要討論,該計畫已進入二階環評,必須在環評程序當中一一釐清。

林昆海認為鳥的命運是人類命運的預示,一旦自然原野被開發殆盡,人類也走向末路。(攝影/蘇宗監)

立委:營建署唬弄農民,嚴正要求陳吉仲堅守農委會立場

公共行政學者出身的民眾黨立委張其祿表示,16日上午已透過質詢向陳吉仲要求,農委會必須堅守《有機農業促進法》,保障有機農友承租國有土地的長期耕作權。他引述農委會的解釋:「《有機農業促進法》實施前承租國有土地者,只要通過有機驗證,同樣受到法令保障長期耕作權。絕不因中崎農場在法令實施前取得土地,就被排除在《有機農業促進法》範圍外。」

張其祿也批評營建署在審查橋科案的過程擅自解釋《有機農業促進法》違背行政常理:「農委會是二級機關,營建署是三級機關又身兼開發單位,竟然以下級機關擅自解釋《有機農業促進法》,將主管機關農委會置於何地?」

立委張其祿質詢要求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堅守《有機農業促進法》,留下中崎有機專區(攝影/林吉洋)

市議員:中崎有機專區是全體市民資產,保存創造農工雙贏

協助召開本次座談會的高雄市議員吳益政感嘆:「高雄工業發展政策長期由中央主導,空氣污染、水資源、電力與廢棄物問題一再出現,地方付出的成本從未計算。」他認為產業發展不能由農業與社會來負擔成本。他表示「應當將中崎有機專區保留,才能減少損失環境生態與社會損失。」

時代力量議員林于凱指出,高雄市水資源要供應現有民生工業用水已經相當吃緊,未來橋科若引進半導體工業,將加劇高雄水資源緊張。他也轉述環團出身的不分區立委陳椒華已著手要求科技部提出保留中崎有機專區的評估案,全力爭取工業與農業的雙贏。

時代力量市議員黃捷表示,有機農業兼顧生態環境發展不易,有機專區有許多教育功能與社會效益、屬於全體市民資產,不能與工業發展作單一價值的不公平比較,期盼農友十年的努力不要被忽略,不能被工業發展犧牲掉。

延伸閱讀:

國內首例「有機農業專區」被徵收開發工業區!中崎農友:政府沒誠信,十年努力成空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