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文仁(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農業經濟)博士生、興大有機農夫市集經理人)

今天農友傳來數篇《鏡周刊》報導,系列名稱「有機農場假環保」,針對正在對抗土地徵收的台南甜心牧場,撰寫多篇資訊不實甚至流於人身攻擊的報導,且刊登的時間點啟人疑竇,不但損害個別農友名聲,更傷害整體有機農界發展。(閱讀甜心牧場的抗爭行動請點選這裡)

《鏡週刊》系列文對甜心牧場提出多項質疑,包含:牧場僅為「有機轉型期」並非「真有機」,訴求高價賣雞蛋是「詐財」、甜心牧場抵抗台糖有機園區被徵收是「假護樹」、塑造「土地正義被踐踏之犧牲者」形象,記者並為台南市府官員大抱不平

針對甜心牧場所在的台糖園區要被徵收做綠能開發一事,已有其他新聞詳細討論,筆者本文將針對報導中有關「假有機真詐財」的部分,提出釐清,以免媒體提供錯誤資訊誤導社會大眾,更希望透過自己的微薄力量,替大眾解開疑惑,為農民書寫她們的困境與作為。(甜心牧場也發佈澄清聲明,請點選這裡)。

一,甜心牧場的有機雞蛋是詐財?

《鏡週刊》文中質疑,甜心牧場並非「真有機」,卻未進行查證工作。事實上目前我國主管有機畜產驗證的機構為「中央畜產會」,在網站中可以查詢的到,甜心牧場的證書登記字號為「1-002-000004」,為有機畜產品以及雞肉,因此甜心牧場並非謊稱,而是紮紮實實的有機畜產品。

二,有機畜產品的芻料來源是有機轉型期,可以嗎?

《鏡週刊》引述所謂的爆料質疑「該農場餵雞的芻料,僅取得『轉型中』認證,表示她剛剛開始要進行有機的程序,離真正的有機農產品還有好遠的路。」事實上,我國目前有機畜產驗證,已明確規定有機飼料比例、自行栽培的有機飼料來源比例標準,在中央畜產會的有機操作規範中都有明確的表示比例。

針對鏡週刊提出「吃有機轉型期飼料是否還是有機畜產品?」質疑,我國法規明訂:有機畜產品之有機驗證飼料來源須達到80%以上,其中有機轉型期飼料可占30%,若有機農戶自行生產,可使用達60%。只要甜心牧場之有機轉型期飼料為60%以下,便完全合乎有機規定。

甜心牧場承租台糖土地,除了養殖之外,就是為了進行有機飼料栽培,牧場建立初期,即以「八角樓有機農場」設立登記來種植有機飼料,只是因為新承租的土地仍屬2年內有機轉型期階段。《鏡週刊》卻將「飼料是有機轉型期」來詆毀「有機畜產」證書的正當性,不但沒有把法規看清楚,也提供了錯誤資訊誤導讀者。

甜心牧場創辦人徐紫珊手持有機驗證證書(圖片來源/徐紫珊)

三、有機轉型期就不是有機農產品,是假有機?

如果有機轉型期不是有機產品,那麼目前許多配合中小學營養午餐供菜的有機轉型期的農友情何以堪?在我國,有機農產品及有機農產加工品驗證管理辦法第二條,就已經將有機轉型期納入管理,有機轉型期農民理當是有機農民,不是假的。

驗證管理辦法中提到,要取得有機農產品前,依作物的不同必須經過2-3年的轉型期,目前短期作物為2年,長期作物為3年。轉型期的設立主要是考量有機農友進入有機耕作之前,可能會有耕作技術的調整、規範的不熟悉,以及常見的鄰里與家人溝通問題,透過這段時間,讓轉作有機的農場進行調整,是轉型期設置最主要的目的。

簡而言之,不論有機農產品或有機轉型期產品,都必須符合台灣現行的有機規範,這點是無庸置疑的。筆者以慈心驗證機構的審核資料為例,大抵可以歸納幾個方向:

一,文件審查:文件主要審查基本資料、土地承租許可、是否認識有機農業與認同有機農業精神等必要性的資料。

二,土壤與水質查驗:透過稽核員到農場進行現勘,針對農場的水源與土壤進行確認,了解水源是否汙染,土壤是否有重金屬殘留,以及農場鄰田的耕作栽培狀況,

三,契約精神:我國有機農業除了是一種耕作的精神外,更是一種具有法律規範的契約。在有機農業中,若農民違反使用這些項目,就會有對應的罰則。例如誤用資材,先前會罰3-15萬不等;冒用有機標章在最新的法令中則罰款20-200萬不等。農友手頭通常也不是過於寬裕,這幾十萬的罰款,對他們來說可是天價阿!

四、文章單一大量引述「某位專家」,正當性令人質疑

《鏡週刊》在這系列質疑文中,大量單一引述一位「有機農業專家、嘉義大學謝登源教授」,筆者於有機界學習多年,但過去並未得悉謝教授有關有機領域的研究著作,十分好奇謝教授專長的領域,經網路查詢嘉義大學的資料,僅有一名同名同姓的老師,是「運動休閒管理碩士」,為嘉義大學兼任講師,教授管理學。

令筆者感到到困惑的是,台灣有許多對有機農業專精的教授專家,也有許多有機驗證機構,為何記者完全只以「謝教授」個人意見作為所謂的「專家意見」,並以此提出諸多嚴厲指控,採訪的正當性何在?

五、有機畜產一定要投入幾千萬,需要無塵室?

根據《鏡週刊》採訪謝教授所言:「謝教授舉他學生飼養的有機櫻桃鴨為例,該養鴨場的鴨子,不但從出生就養在無塵室裡,可以說一生之中,雙腳從沒踩踏過自己拉的鴨屎,因此,對於徐紫珊放牧的養雞方式能達到有機,他非常質疑。」、「前期若沒投資個數千萬根本不可能做有機」等等。

事實上,有機畜產之所以難以進行,關鍵並非在「無塵室」,最大的問題其實是在屠宰,或許這也是謝教授學生無法達標的因素。甜心牧場在去年開始承租台糖土地確保飼料來源後,好不容易通過中央畜產會的同意,擴大養殖量,因此才有足夠的數量去與屠宰場商量,協助進行有機屠宰。

基本上,有機屠宰才是有機畜產品驗證的痛點,這也是台灣有機畜產品很難發展的原因之一。我們可以說有機畜產品價格不近人情,難以入手,不符合經濟效益,但不明究裡的指控通過有機畜產驗證的甜心牧場「是假有機」,實屬過度推論。

呼籲《鏡週刊》撤下不實報導,若為業配廣編應揭露來源

我們期待媒體在報導議題時,能夠儘量多方查證,避免影響自己媒體的公信力,也傷害農民辛苦耕作的心血。筆者呼籲《鏡週刊》撤下這類查證不完全的文章,若本文為廣編稿(收費置入業配),也請揭露委託人是否為台糖土地徵收的相關利益團體,讓真相攤在陽光下,受眾人檢視。

相關閱讀:

《鏡週刊》系列報導

甜心牧場針對《鏡週刊》報導提出聲明

政府坑殺有機牧場,徵收土地開發工業區,甜心牧場捍衛耕作權,誓言「絕不退讓」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