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衝擊國內漁業,尤其走餐廳宴席路線的野生捕撈鮪魚養殖石斑魚等價格下跌,但走家用市場的養殖午魚(俗稱午仔魚)則異軍突起,不論內外銷均大受歡迎,價格從二月份每台斤105元到四月已達140元,漲幅達三成且供不應求,不少石斑養殖戶看好午仔魚後勢發展,加速轉養趨勢。

然而,午魚與石斑魚同樣均以中國為主力市場,產量七成銷中,亦有過度仰賴單一市場風險;另外,因養殖密度過高,多次傳出藥物殘留檢驗不合格,則為內銷發展隱憂。為了產業發展,近年來有不少年輕漁民嘗試以產銷履歷建立品牌,期待為午魚開拓國內市場。

民間稱為「午仔」的午魚體型大小適中,受家用市場青睞(攝影/上下游)

午魚養殖戶三年翻倍,七成銷中,因防疫價格更高

野生的午魚價格昂貴,是釣客的夢幻逸品與老饕珍饈,養殖午魚雖與野生午魚口感仍有差距,但價格親民加上肉質細膩,標準上市體型大小為300克,適合家用市場,加上中國尚未大規模飼養午魚,外銷數量大幅上升。

2016年後石斑產業低迷,不少石斑養殖戶改養午魚,也讓養殖戶數從2016年約300戶開始一路上升,3年近乎翻倍增加,依據漁業署統計,2019年全國午魚養殖戶(包括兼養)逼近600戶,其中八成集中於屏東,養殖量年約1.2萬噸,其中超過8千噸銷往中國,佔產量七成。

防疫帶動家用市場,午魚漲幅高達兩成

除了在養量增加,武漢肺炎疫情意外讓午魚價格水漲船高。由於午魚採冰鮮貨櫃進出口,較不受活魚搬運船檢疫影響運輸管道,加上中國因餐飲停業,石斑需求減少,在家料理、網購或者超市採買量逐漸增多,使午仔魚出口量大幅提升,連連推高午魚價格。

出口大盤商鄭春忠說明,「午仔魚現在每個禮拜是二、三十個冷藏櫃銷往中國,價格也自年後二月的每台斤105元,三月升至125元,四月底已經至140元。」比起往年同期水準,午魚價格高出約15%。

石斑養殖戶不少轉養午魚,但也有門檻限制

林邊區漁會總幹事陳忠敏表示:「今年(2020)受石斑價格低迷、外銷中國前景不明,而午仔魚價格後勢看好,估計轉往養殖午仔魚的人會更多。」不過,相對於養殖石斑,養午魚更需投入人力與大量時間,也是養殖戶的考量之一。

「午仔魚是一種膽小群聚生活的暖水性魚種,對於水質與溫度有一定要求。易受驚嚇、照顧起來非常厚工,現多採用自動噴餌系統定時餵餌,但若有鳥群飛過或者大型車輛經過的震動,都可能讓魚群避開水面停止攝餌。」陳忠敏補充。

產業發展隱憂之一:過度依賴中國

打入中國家用市場的午魚,相較於政治色彩濃厚的石斑魚產業,多了較為穩定的銷售基礎,然而產量高達七成仰賴中國市場,仍為產業發展隱憂。

水產種苗協會理事長于乃衡表示,午魚是熱帶魚種,養殖非常重視水質及氣候,目前中國沿海養殖環境還無法克服,因此台灣的午魚還有競爭力,如果中國取得克服環境的技術進入這個市場,恐怕台灣還得再去開發新的魚種。

于乃衡直言,養殖漁業習慣外銷中港單一市場,習慣很難戒除,「漁民認為什麼好賣,就會專養。」至於是否有外銷其他國家機會?于認為,「漁民連想都不敢想,光是檢疫這一關就過不了。」他國對進口水產要求更嚴苛的環境與安全衛生標準,例如廢水排放、藥檢、養殖環境等,「台灣必須要面對這些問題,提升自己的水準才有可能突破。」

拓展多元市場,午魚做一夜干內銷

年輕一代養殖戶鄭建智表示:「中國市場離台灣近、市場這麼大、運費成本低、消費習慣也接近,即使有政治上不確定因素,放棄這個市場無異於捨近求遠。」

楊傳章則從產業結構來看依賴單一市場的問題:「就盤商跟貿易商而言,中國市場成本更低、更容易獲利,漁民很難自己跨過盤商自己賣魚,在這個結構下,最多就是農民想辦法提升品質、另尋通路。」但是楊也強調,這並非每個漁民都能做到。

不同於傳統養殖戶把整池魚交給盤商收購,楊傳章添購冷藏設備,將自家養殖午魚做成一夜干,真空包裝冷藏網路直售。「自己養魚還要打市場,當然非常辛苦,不過為了降低風險,尤其是魚價崩盤的時候,還是多少要自己有一些通路。」

林邊區漁會推廣股長陳玉玲表示,午魚含有脂肪較一般魚類高,做成一夜干十分美味,可不用油乾煎或進烤箱都十分美味,魚肉富含不飽和脂肪酸(DHA)又屬低熱量,適合重視養生的現代人食用。近年漁會開發一夜干大受歡迎,除了家用方便外,希望能拓展燒烤店等其他市場。

午仔魚一夜干,免油乾煎即十分美味(圖片提供/林邊區漁會)

產業發展隱憂之二:養殖密度過高,藥物殘留常抽檢不合格

午魚產業的另一隱憂,為藥物殘留抽檢不合格比例高,消費者易有食安疑慮。陳忠敏表示,「有些老漁民習慣性超養,養殖密度大,容易發生病害與水質惡化,變成倚賴藥物控制環境。一旦魚池出現狀況投藥之後,恰好又碰到急著要上市,就會容易產生藥檢違規問題。」

對此,陳忠敏認為政府應該挹注資源,協助地方漁會進行自主藥檢,「一旦抽驗三次不合格,整池魚不收,」才能夠遏止藥物濫用的僥倖觀念。

年輕漁民:漁民要建立安全用藥觀念,也需消費者支持

面對午魚藥檢問題,養殖戶鄭建智認為:「午仔魚養殖每池從幾千尾到幾萬尾都可以放,老一輩養殖戶會先預估損失,習慣多放魚苗超量養殖,一有問題就打給藥商,然後藥商當然就是推薦投藥,變成一個惡性循環。」

同樣是漁二代的養殖戶林志遠則建議:「老輩漁民需要建立安全用藥觀念,配套還需要落實生產履歷,政府也要提供管理學習。市場上販售的魚,完全無法辨識生產者,有認證標章才會激發養殖戶的改變。」

楊傳章認為,現階段生產者確實良莠不齊,然而要改變狀況,也需要一群聰明而且挑剔的消費者。「如果消費者不去選擇產品,只看價錢,那麼這個市場裡面,優秀的生產者走不出來。」他期待台灣的食魚教育可以從學校開始,教孩子吃台灣生產的魚類,認識台灣的國產魚。

漁二代楊傳章對市場敏銳,午仔魚產量持續攀升,盼國內市場捧場穩定價格。(攝影/林吉洋)

漁業署:補助拓展外銷,午魚列入每年藥檢必抽項目

針對午魚過度依賴中國市場、藥檢不合格比例高,農委會漁業署養殖組組長陳建佑表示,午魚及石斑已列入農委會因應疫情的產業結構調整計畫,具體措施包含加強推廣促進內銷。補助拓銷中國(含香港)以外的市場,每公斤補助拓銷費用40-60元。

針對午魚藥檢問題,陳建佑表示,未來將列入每年藥檢必抽查項目,訂出合理放養量登記進苗紀錄,並由漁會公所協助查核漁民放養量。(系列待續)

延伸閱讀:

徐承堉/台灣如何成為全球午魚產業龍頭?從野生午魚成長潛力,看養殖午魚未來

台灣每年進口近3萬噸鮭魚鱈魚,台灣好魚卻得仰賴銷中?佳冬漁二代要翻轉未來

武肺衝擊》石斑魚價格大幅下跌,失去政治紅利與競爭優勢,專家:應藉危機重整產業

閱讀「武漢肺炎衝擊」系列報導,請點選這裡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