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城悲劇02》修車師傅陷癱瘓,長照家庭淚流乾,優良教師痛批「只要區段徵收存在,世間就無公平正義」

(續前文)2013年11月9日,反對區段徵收的航空城自救會發動包圍機場行動,同一日老農夫呂阿雲選擇自殺。事隔7年,今年11月9日,桃園市府發布徵收公告,此時再度傳出被徵收老農徐石定仰藥自殺,《上下游》深入採訪五位被徵收戶,發現悲劇並非單獨個案,許多被徵收戶痛苦無奈無人知,心理壓力瀕臨懸崖。

航空城反迫遷聯盟發起人蔡美齡痛批,「政府在圖上一畫,成千上萬人流離失所。坐擁大筆土地的人一夜致富,自住屋者可能要背上債務換屋、寢食難安,而原本經濟弱勢或無償還貸款能力的人,退這一步,底下也許就是萬丈深淵。」

人權團體認為,居住權受國際公約保障,老農夫會以死明志,是因農地是農民認同情感與人格權的一部分,無法取代,也不是金錢就能彌補。

抗議徵收制度不公的團體組成桃園市公民監督聯盟陣線,展開苦行向政府反映徵收戶心聲。(游春音提供)

修車師傅從樂觀到抑鬱癱瘓,泣訴:航空城誤我一生

63年次的陳建益外號叫做「大摳ㄟ」,一直是個快樂的修車師傅,手機相簿除了兒女,都是各式汽車美照。大約10年前,他從新莊學藝有成、打算自行開業,看準機場附近南崁路往來車潮,咬牙貸款買下三層樓占地40餘坪透天厝,一樓作店面、二三樓作住家,心想努力工作一定沒有問題。

未料修車設備才剛剛投入,修車廠被劃入區段徵收,如同晴天霹靂。陳進益有親族早有徵收經驗,知道自有住屋者補償根本不足以重置家業,他跟著自救會到處抗爭,堅持反對立場。「我除了寫反對書,七、八次出席會議表達反對,營建署、交通部我都去了,沒想到政府鋪天蓋地宣傳,加上投資客動員,硬是做出贊成方比較多的假象。」

「一面抗爭,一面找房子。人生有幾個30年可以這樣拚?」八百萬貸款沉甸甸的壓力,和前途未卜的焦慮感,讓陳進益再也快樂不起來。他曾長達一個月無法入眠,脾氣變得暴躁易怒,牽連妻小導致家庭失和。由於嚴重憂鬱,轉為「慢性疾病身心症」,陷入癱瘓。如今陳進益在領取身障手冊後,準備在家人安排下住進養護院。

他看著跟女兒的合照,想起當初搬進新家快樂的樣子,對照今日慘況,忍不住悲從中來流下眼淚,「請你幫我告訴社會,航空城毀我家庭、事業,誤我一生。」

陳進益展示過去自己跟女兒快樂的樣子,忍不住悲從中來,令人鼻酸。(攝影/林吉洋)

照顧癱夫無怨無悔,區段徵收卻讓她一夜白髮

人稱高姐的高曼在1990年跟先生結婚後,以470萬價格買下機場旁一棟占地22.4坪的小透天厝,方便擔任國外業務工作的先生搭飛機出差。靜巷裡,戶外就是一片綠地。兩夫妻在這小小安樂窩,生兒育女、結縭度過大半輩子。

高曼的先生熱心公益,不僅擔任救護義工也是體育好手,更喜歡攝影。屋子裡面掛滿先生作品,有兩夫妻出國旅行的回憶,也有孩子的成長紀錄,幸福的笑容直到兩年前開始走調。先生出了車禍癱瘓,她辭掉工作在家24小時照料。

高曼原先不反對區段徵收,直到6月地上物查估結果出爐,他們家這透天厝補償金只有300餘萬,她試算一下,依照政府補償方案,她若選擇配回建地,可能配不到十五坪,連重建資格都沒有,只能直接分配安置住宅,「我先生怎麼辦,一般公寓的空間根本無法照顧他起居。」而市面上的透天厝動輒千萬,她根本無力負擔,只能四處求援。

照顧癱瘓的先生,她跟女兒無怨無悔,但是政府不僅沒有扶助弱勢戶,反倒來了一個區段徵收,讓她的處境雪上加霜。憂慮讓她一夜白髮,長期壓力下更出現所謂的「鬼剃頭」,一個月內頭髮掉光,「現在只能戴假髮出門,」她無奈嘆道。

「政府徵收我家,四處陳情只換來官員同情的眼神,跟『個案處理』四個字,叫我怎能吞下?」磨難下的幸福如風中殘燭,高曼失去以往的優雅自信,勉強擠出茫然的微笑。

高曼的先生熱愛攝影,家裡掛滿先生作品,如今幸福僅存回憶,生活已壟罩在區段徵收的陰霾當中。(攝影/林吉洋)

有土地的人一夜暴富,沒有土地的屋主被打落谷底

執教鞭15年的游春音,生長於書香世家,從小到大用功讀書,考上人人稱羨的教職。她相信努力付出就有收穫,以公平正義教導學生,然而這樣社會中堅的角色,也不得不為抗議區段徵收不公而站出來。

「某一次面見鄭文燦陳情徵收不公時,鄭文燦一句『弱勢戶專案處理』,我忍不住暴怒反駁:『若不是你們市政府強迫參加徵收,我們家哪裡弱勢了?』」

「政府宣傳說『史上最優惠,舊屋換新屋。』跟我們說舊屋換新屋,再貼一點錢。我們家透天厝三代同堂好好的,徵收後被打去住大樓還要背債,而且一家子根本住不進去,配地的方案也根本建不回去原本的家。」

她比喻,「政府跟我說是狗窩換金窩,但是我們從小住到大的家,就是我的金窩銀窩!」她傷心的是,區段徵收下,根本換不回家的溫暖跟鄰里的感情。游春音一家住在竹圍街上,街坊鄰居感情特別好。

「小時候爸媽晚一點下班,鄰居阿姨會端一碗麵給準備去補習的姊妹。」說起鄰居的阿桃姨,她滿滿不捨。「阿桃姨過世時我們去捻香,牆壁還貼著我們姊妹學生時代的照片,你看我們的感情可以好到這樣。」即便第二代成家立業,一大清早門口還是掛著蔬菜,那是各家習慣交換自家種菜的習慣。

任教十五年的老師游春音問,一場徵收案,有人一夜致富有人一無所有,這樣的人生還能夠相信什麼?(攝影/林吉洋)

優良教師人生信念崩解,吶喊:只要區段徵收還在,這世界就沒有公平正義!

徵收初期的說明會,游春音發言痛批政治人物與政府的徵收方案,卻不斷有各種力量要她「閉上嘴巴」。學校同事私下轉告她「好好為自己的前途著想」,實際卻是考慮學校未來的補助。此舉卻讓她大為光火:「讀書人如果還不敢講話,那受教育要幹嘛?」她不再理會隔岸觀火的奚落,索性連師大博士班也辦了休學。

「徵收的人手上有法律與權力,耍起狠來玩行政手段,一般人根本難以招架。」游春音親眼看過自救會被政府擺了一道,導致自救會幹部被居民圍攻,最後只得宣告自行解散。這種恐怖,讓她一輩子再也無法相信政府體制。

區段徵收不僅毀了家園,也讓游春音的價值觀徹底粉碎。「我們從小到大努力用功,當模範生拿獎狀,考上教職人人稱羨。沒想到一個徵收案卻把我人生信念整個推平。」她忿忿不平的說。

「持有土地的人一夜致富,但是只求安身立命的自有住屋者,卻被打成無殼蝸牛。」她咬牙下了結論,「只要區段徵收繼續存在一天,這世界就沒有公平正義。」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 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張老師專線:1980/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航空城的超額徵收,很大一部分是為了開發產業專區,而非為了興建跑道。(圖片來源/桃園航空城招商手冊)

延伸閱讀:

航空城悲劇01》公告徵收前夕驚傳老農仰藥自殺!人權團體批:強制徵收牴觸憲法,傷害人權

航空城悲劇02》修車師傅陷癱瘓,長照家庭淚流乾,模範教師痛批「只要區段徵收存在,世間就無公平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