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集很熱血!《十二夜2》籲終結流浪毛小孩悲歌,從人的改變看見希望

《十二夜》出續集了,導演Raye保證這集不會哭!現在全台熱映中,但《十二夜2》票房目前只有第一集的十分之一,Raye呼籲國人前往戲院支持,流浪動物問題需要大家集氣努力!

七年前,電影《十二夜》上映,在國內掀起一波對流浪動物的關注,上映隔年《動保法》修法,2017年全面「零安樂死」。然而,「零安樂死」政策並未根本改善流浪動物問題,反而造成國內各地收容所爆滿,第一線人員身心俱疲。

Raye認為,想要解決流浪動物問題必須提升國人意識做起,因此拍攝《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片中呈現各地收容所超載情形、民間團體號召志工下鄉絕育,呼籲國人飼養動物時謹記「領養代替購買、結紮不放養、不隨意餵食流浪動物」。

《十二夜》推出後引起廣大迴響,流浪動物問題卻未能徹底解決,導演Raye今年再推出《十二夜2》

第一集上映後《動保法》修法,反造成收容所大爆滿

2013年電影《十二夜》上映,流浪動物送達收容所後僅12天就要被安樂死,震撼國人。2014年12月24日年底,立法院協商《動物保護法》修正草案達成共識,禁止台灣各地流浪動物收容所施行安樂死,並訂定「日出條款」,預定修法通過後兩年實施,最快2017年起全面「零安樂死」。

然而「零安樂死」為流浪動物延長了生命,卻並未改善收容所的環境。政策上路近四年,去年全國收容隻數為48164隻,而認養數僅30501隻,各地動物收容所皆「爆滿」,造成此現象正是因為「零安樂死」缺乏配套措施、飼主責任定義不明、國內毛孩結紮率低等原因。

「問題沒有解決,主管機關的態度,讓我實在很不甘心,所以更要把問題呈現出來。」導演Raye表示,當初《十二夜》上映後,國內話題不斷,立法院修正的草案卻僅是一個毫無配套的空殼,無益於改善流浪動物及收容所的現況,也因此萌生開拍第二集的想法。

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巡迴全島進行下鄉絕育活動(照片提供/Raye)

放養未結紮、棄養餵食造成流浪動物增加

《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從流浪動物收容所爆滿現況出發,回頭探討流浪動物數量繁多的原因,並跟拍下鄉幫動物結紮的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地毯式搜索並勸導偏僻地區飼主將犬貓結紮的相信動物協會、公立收容所獸醫師及人員,還有各動保團體。

Raye在走訪拍攝過程中,歸納出流浪動物問題癥結:「飼主責任不明」。她指出,多數人認為犬貓多被飼養於室內空間,但事實上近山地區,多數犬貓被飼主當作守門員、被放養在戶外;且國內飼主的動物結紮觀念不夠普及,偏僻地區飼主放任戶外犬貓不斷繁衍,一旦動物老病、飼主無力撫養便棄養野外,使得流浪動物族群數無法有效減少。

Raye觀察,陪伴動物如犬貓,已經被馴化,特別是狗,生存上非常依賴人,不只是家犬的生活與人不可分離,野外流浪犬在戶外生存也依賴人的餵食,「看到流浪狗就代表那個地方會有人出沒。」而數不清的愛心媽媽也是助長流浪狗繁衍的火苗之一。

而走入收容所,則可深深感受到工作人員的無奈及絕望,收容所隔間內空間狹小,卻是超載收納,收容所內的狗即便只是走動都會撞到其他犬隻,犬吠聲不絕於耳,打架衝突更是層出不窮。

公立收容所大爆滿,工作人員身心俱疲(照片提供/Raye)

收容所地處偏僻,民間團體自主下鄉幫忙絕育

「這部片強調的是教育。」Raye表示,2017年前去收容所時就深深被震撼,而密集跟拍時間在2018年至2019年,跟拍對象是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及相信動物協會。紀錄片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調「結紮」、「以領養代替購買」等觀念,希望影片能發揮教育功能。

「很多收容所多地處偏僻,導航都找不到,民眾怎麼去領養動物呢?」Raye說明,多數民眾對於收容所觀感不佳,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縣市有無收容所,因此難以提高領養比例,收容壓力有增無減。

影片中跟著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的下鄉絕育活動,一路跟到了恆春半島、台東成功鎮等地,可以看到結紮觀念並未深植於飼主心中,有的飼主甚至會讓狗交配生育後,將小狗送人。而相信動物協會則號召志工,地毯式搜索各地區流浪動物和飼養在戶外的動物,並一戶一戶勸導飼主將動物送到動物醫院結紮。

拍片人員只收友情價,不求回報只求解決流浪動物問題

相較於第一集,第二集對Raye來說壓力較大,她坦言,第一集很多人都是情義相挺,攝影師與製片人分毫未取,只有收音師和現場製片有給薪,但也是「友情價」。

Raye不希望這樣「做功德」成為常態,第二集拍攝經費是募資而來,因此仍能以紀錄片行情給薪,「經費很吃緊,但仍有許多人很熱情慷慨用半價、折扣或分文不取,例如吳念真、光良以及主題曲詞曲創作人,最後才能在拮据經費下完成紀錄片。」

Raye表示,跟拍過程時間拉得很長,有時要特別早起,有的拍攝地點從未到訪過,「僅僅只是一次性的拍攝紀錄就如此費力,可見志工們的信念之強大,我多麽希望能盡一己之力幫忙解決流浪動物的問題。」她非常敬佩這些志工們不間斷的努力及付出。

除了訪問國內單位,Raye還訪問國外學者,甚至飛往美日拜訪收容所(或稱動物愛護中心),而從美日的經驗來看,台灣的流浪動物現象及管理制度,尚處於日本30年前狀況。「國內寵物約171萬隻,目前統計現有遊蕩犬(流浪狗)數量為13萬隻,」但真實數據恐怕遠遠不止。

結紮不放養、不隨意餵食流浪動物才能終結流浪動物的悲歌(照片提供/Raye)

觀念改變並付諸行動,比法條更有用

看完《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不禁想問:「為何動保法修法仍無法解決問題?」

Raye表示,當時「零安樂死」修法相當倉促,且無配套,僅僅只是空殼,反而造成執法人員的困擾,第一線面對流浪動物的收容所人員更是身心俱疲。

《十二夜2》目前全台票房累積300萬,還不到第一集的十分之一,Raye難掩憂心。她說,上部片是呈現動物困境,這部則是以人為主角,希望用這部片向國人傳遞「結紮不放養、不隨意餵食流浪動物」的觀念,「比起法條,民眾觀念的改變並付諸行動,才是最快解決現況的方式。」

片中挨家挨戶勸導飼主的相信動物協會,目前已完成八成以上新北地區的戶外犬絕育,接下來將前進桃園。該協會執行長郭璇表示,協會的前身是台大校內社團,「我自己抓狗抓了十年,直到開始家訪,才意識到這些流浪犬的數量究竟有多龐大。」

郭璇表示,許多被飼養在戶外的家犬沒有結紮,放養在戶外持續繁衍,下一代也不會有更好的環境。她認為這部影片可以看出導演企圖解決流浪動物的野心,而付諸實現需要全民一同響應。

熱血民間團體巡迴各地向民間傳達:飼養動物就要好好給予陪伴及照顧(照片提供/Ra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