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丙火在他的四角菱田採收。(攝影/廖靜蕙)

護水雉也護眾生,綠保菱角大豐收!台南農改場馳援,菱農林丙火突破栽培瓶頸

秋天是大啖菱角的季節。台南市官田區是全國菱角生產面積最大地區,也是美麗的水雉最重要的棲地。為了保護水雉,農友林丙火認真響應林務局發起的「綠色保育標章」,不使用農藥及化肥種植菱角,但一直難以突破產量。不過這種情況到今年有了很大的轉機,今年的友善菱角,長得又大顆又漂亮,產量高、品質也佳!

轉捩點來自專家,在水雉生態教育園區主任的引介下,臺南區農業改良場提供協助,先做田區土壤分析,改善土壤的 pH 值和礦物質含量,再輔以整合性綜合防治(簡稱 IPM),大大提升產能。這使得農友與超商通路合作品牌「官田菱雉菱」持續擴大、還能號召理念相同的農友加入,林丙火也讓自己的孩子加入學習準備接棒。眾志成城之下,證明農業生產和照顧眾生,可以並行不悖。

林丙火友善耕作菱角超過十年,今年在台南農改場輔導下,產量品質大躍進。(攝影/廖靜蕙)

改善園區土壤 發展菱角綜效防治

菱角是秋天的產物,又稱為「秋菱」。依據農委會統計,2021 年台南市菱角種植面積 410.43 公頃,年產量 4,760 公噸;整體產業多集中於曾文溪以北,又以官田區居冠,規模也是國內第一。

菱角田也是水雉最重要的棲地,水雉生態教育園區就位在台南官田。2020 年開始,園區中象徵菱角與水雉共生的生態池,水生植物數量驟降,致使水雉無法築巢,讓園方十分苦惱、發出求救訊號。臺南農改良場適時伸出援手,並因此為周邊菱角產業帶來一連串的改變。

去(2021)年初,臺南農改場副研究員黃瑞彰為協助改善生態池,來到水雉教育園區。經他評估,應是土壤中含鐵量過高,他以有機資材中和水池土壤酸鹼值,菱角生長顯著改善,水雉也回來了。從 2020 年池中只有 6 巢水雉 2 隻雛鳥,到去年倍增為 12 巢 14 隻雛鳥,今年已記錄到 18 巢、 24 隻雛鳥。這項成果,使得園區大為振奮,接續擴大改善與之比鄰的菱角田棲地。

菱角田緊密排列的葉片,以及茁壯的葉盤,交織出旺盛的生命力。(攝影/黃瑞彰)

經水雉生態教育園區主任李文珍推薦,黃瑞彰認識了菱角農友林丙火,並選擇在他獲得綠保標章的綠寶田農場設置 IPM 示範田區,從土壤、栽植及病蟲害等方向著手,透過整合管理,發展出專屬於友善生態的菱角種植技術。

黃瑞彰首先了解林丙火田區土壤分析報告與過去施肥狀況,定期採取土壤、水質檢測,並了解水溶氧量。土壤檢測顯示偏酸及磷含量不足,經過調整後,土壤 pH 由 4.96 提升為 5.90,鈣鎂含量也大幅增加;往年友善耕作菱角採收只能 3 次,今年預估可達 5 次。

「只有保育土壤成為健康的土壤,才能讓土壤發揮功能。」黃瑞彰說,許多農友認為不用農藥化肥栽培菱角,技術門檻很高,然而他多年輔導有機農業過程發現,大多數有機農友對於改善土壤環境與保養土壤的土壤肥培技術,其實不熟悉。他從無數次試驗中得知,土壤肥培是產量與品質提升的關鍵,即便不用農藥化肥,也能獲得良好成果。

在台南場輔導下,今年菱盤比往年大,而且十分健康。(攝影/黃瑞彰)

為水雉繁殖準備棲地 遍植四角菱

「農改場察覺友善耕作收成不好,今年輔導我們,從土壤、水質著手,使我們的生產更順利。」林丙火十幾年前從父親手中繼承家業,起初使用農藥化肥慣行耕種,直到接觸綠色保育標章,發現不使用化學藥肥也能收成,就此轉變農法,過程中沒有猶豫、沒有轉型期,也沒有回頭,2011 年一路至今。

多年來林丙火滿足於有限的收成,以為不用農藥化肥,本來產量就會比較少。他還為了讓水雉全年都有棲地利用,主要種植四角菱,而非價格較好的二角菱。

原來菱角分為兩種,和稻米輪作的二角菱,紅色葉柄、葉片間緊密排列,從開花到採收 45 天,中秋後持續一個月,以帶殼的形式販售,口感扎實、價錢好,是傳統的季節限定零食。另一種有綠色葉柄的是四角菱,從開花到採收 30 天,因形狀不規則,只能剝殼後包裝上市,用作烹調食材。

4、5 月水雉即進入繁殖期,需要尋覓築巢產卵的菱角葉片。此時,二角菱才剛要下種,葉片尚未長大,而過年前後就種下的四角菱,因氣溫低、成長速度緩慢,端午節前後陸續採收,此時葉片足以撐起水雉小家庭。

林丙火深知這兩種菱角的生長週期,雖然四角菱口感和價錢不及二角菱,他還是義無反顧將大部分的農地用來種植四角菱。幸好有台南市政府「水雉保育獎勵方案」獎勵金,稍微彌補了收入的落差。

比有機更有機 加入綠保標章愛上農田眾生

如此惦念水雉的心意讓人感動,不過林丙火加入綠保之前,對生態並沒有特殊觀察。以前他的田區也有水雉,但他並不知道這種鳥逐漸稀少,直到加入綠保標章後,才打開他看待眾生的視野。當他了解水雉的處境,逐漸認識農地中的生物,情感慢慢加深;現在即使菱角少種一點,他也想保護牠們。

林丙火管理的 1.5 公頃農地,只實際耕作 1.2 公頃,保留一部分土地用作綠籬、隔離帶、生態池,並加寬田埂讓動物們入住。「我讓這些生物在我的田區安心居住,牠們就來幫忙管理田區,使我用很少的資源,就能生產農產品。」

剛以綠保原則耕作時,林丙火也用蘇力菌、精油,但這些嗆辣的資材是為了驅離生物。雖保住產能,對生物卻不好,最後牠們也會反抗,彼此的關係緊張,農民反而會用更多的資材防治。領悟了這個道理後,他開始改變對待田裡生物的態度。田裡架設的自動相機,更讓他可以看到是什麼動物來田區「幫忙」,進而營造牠們喜歡的環境、吸引牠們前來。

菱角田提供水雉產卵育雛棲地,也順帶庇護了許多周遭生物。(攝影/謝季恩)

老鼠和福壽螺也有貢獻!庇護生物,生物也會回饋

「像白頭翁會來田區找蟲吃,但牠們也喜歡吃水果,我就種木瓜這類軟嫩好吃的水果,吸引牠們來。」林丙火解釋其中奧秘,原來等待木瓜成熟前,白頭翁會先幫忙菱角田除蟲。

不用除草劑的田埂,茂密的草叢走起來很舒服,沿路有些小洞穴,他卻安然以待。他說,老鼠習於在田邊挖洞,導致水往外溢流,缺水之下菱角也活不了。於是他將田埂加寬加大,大到老鼠挖不過去;田埂長了草後,吸引青蛙、蜥蜴等眾多生物尋求庇護,順道捕蟲;他雖然不毒害老鼠,但老鼠一多,發出的氣味吸引蛇前來捕食,鼠害就達到平衡了。

「老鼠也不是一無用處,牠們會吃福壽螺,雖吃不多,但牠還是幫上忙了。」林丙火為老鼠辯護,找到牠的貢獻,就不會因此感到失落。福壽螺雖危害菱角葉片,但也會吃水面上的浮萍,清出菱角生長空間。過多的福壽螺就抓起來處理成肥料,回歸到田區,減少買肥料的花費,實踐食物鏈和循環農業的概念。

這些經驗是不斷從錯誤中記取教訓的過程,每次遇到問題,林丙火就四處請教專家,越練越堅強。他也見過一些綠保標章農友承受極大的挫折感及生計壓力,而退回原路。問他堅持下來的理由,他笑說,一路走來,遇到許多人相挺,「這些貴人的熱心,讓我不好意思退。」

保育水雉兼顧菱角生產三人組。左前林丙火、右前屏科大鳥類研究室林惠珊;後方台南農改場副研究員黃瑞彰。(攝影/吳銘)

產學合作讓農田與生態共好,可望號召更多農友加入

這兩年在官田水雉生態教育園區、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陪伴下,以林丙火為代表經營「官田菱雉菱」品牌,並於全聯福利中心販售生鮮及熟食的多項菱角產品。此舉大幅改善菱角生產環境及加工的條件,不但綠保四角菱產銷有了依靠,也惠及採收、剝殼工人,提升工資,明年目標是擴大到 12 公頃。

有了後盾,林丙火陸續邀請綠保農友歸隊,也鼓勵在他身邊幫忙的採收農友加入,如今合作農友共有 7 位,四角菱面積達到 4 公頃 8 分地,二角菱面積為 6 分地。他還找了塊地讓二女兒親自體驗操作,希望有朝一日成為他的接班人。

台南農改場的加入,使菱角友善生產兼顧品質與產量,成績甚至超過了慣行的菱角田。林丙火興奮形容,今年的菱角又大又好吃,而黃瑞彰輔導農友突破瓶頸,也覺得非常欣慰。台南農改場在林丙火田區的試驗成果和栽種技術,預計明年會正式發表,鼓勵更多菱角農友改變農法,邁向永續。

【延伸閱讀】

吃菱角救水雉寶寶!水雉園區攜手全聯,「官田菱雉菱」護農顧生態

當友善菱角遇上生態廚師,跨物種的愛入菜吃出永續,水田餐桌產地零距離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