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最慘風電苦主─50 支大型風機再入侵芳苑鄉,猶如50層樓壓境,地方怒喊「受夠了」

芳苑鄉地形狹長、人口分散,地廣人稀的條件卻淪為陸域風機開發商覬覦的目標。繼離岸風電後,芳苑再湧入四家開發商,計畫開發至少 50 支陸域風機。這些大型風機高達 166 公尺,相當於 50 層高樓,設置地點距離住家卻不到 300 公尺,讓彰化環盟總幹事施月英直呼「太誇張」。

過去雲林因為陸域風機大舉入侵內陸聚落,引發民眾強烈抗爭,導致工程受阻延宕,甚至爆發議會集體行賄案,但當時平均每個鄉鎮也不過 20 多座風機。現在芳苑鄉一次要引進至少 50 座陸域風機。海上有離岸風電、陸地有光電開發,現在風力發電還要深入內陸,讓地方首長痛斥「能源政策犧牲海線鄉鎮」。

大型風機對比住家形成強烈壓迫感,造成的眩影與低頻噪音更讓芳苑居民憂慮加重人口外流。(攝影/林吉洋)

廠商召開籌設說明會,居民要求退案,雙方不歡而散

8 月 8 日本是溫馨的父親節,芳苑鄉卻上演一場爭鋒相對、不歡而散的座談會,外商和暄綠能在芳苑工業區服務中心預備進行「和苑風力發電廠計畫」申請籌設前的地方說明會,未料會議一開始就砲聲隆隆。

居民以未善盡通知義務、會議資料缺乏、開發場址村里長缺席等理由,要求說明會停辦,憤怒的居民甚至走到台前與開發商代表言詞交鋒,鄉民代表也以「代表會未收到通知」、「不尊重代表會」為由,宣布退場離席抗議。

開發商代表、和暄綠能開發長王文蔚試圖與現場反對人士溝通,說明開發計畫已進行修正,並非前期評估的 21 座,規模已縮減為 8 座,盼居民理解整體開發內容。但現場出席者持續杯葛,僵局無從化解,最終導致會議無疾而終,留下一臉無奈的開發團隊。

開發場址所在地的村長關注風機設置地點,憂慮鄰近住戶與學校的安危。(攝影/林吉洋)

在地農民:風機進駐村落,芳苑恐成空城

在這場說明會中,一個厚實的身影不時走到台前與開發商代表言詞交鋒,大聲疾呼留下「土地與生活環境給下一代」。他是彰化環保聯盟的前理事長,也是芳苑鄉在地專業農民洪新䒴,為了號召芳苑鄉居民關注本案,他在數日前就頻頻在網路發聲。

洪新䒴的溫室位於芳苑鄉外環道的仁愛村,根據網路公開圖資,離他農場最近的一支風機,距離約 300 公尺,高度達 50 層樓。這讓他十分擔憂,陸域風機大舉進入台 61 線以東的內陸村落,對芳苑鄉生活環境的衝擊,有可能讓原本已經步入衰退的芳苑鄉加速空洞化。

洪新䒴表示,芳苑仍有許多農業人口,一旦風機進駐聚落周邊,眩影跟低頻噪音可能導致農民棄耕,產業凋零與人口外流形成惡性循環,加重偏鄉衰退。「蓋滿風機的鄉鎮到底有哪一個發展得好?幾乎沒有。」他原先也支持綠能,希望能兼顧環境、發電與居民三贏,但目前的綠能開發方式淪為遺棄偏鄉、掏空地方,讓他不得不跳出來力擋這次陸域風機的開發案。

洪新䒴之所以憤怒,是因為這一次陸域風機的開發「太超過」,就在說明會召開前幾天,彰化縣環保聯盟陸續發布相關資訊,同時有四家廠商申請在芳苑鄉開發陸域風機,總數多達 6、70 支。

洪新䒴認為陸域風機大舉進逼聚落,會導致農業凋零,加速人口外流,芳苑將變成一座空城。(攝影/林吉洋)

大軍壓境,多達 50 支陸域風機將進駐芳苑鄉

依據彰化環保聯盟蒐集的資訊,四家廠商中進度最快的是力麗集團投資的「力能電力公司」與「星台風電公司」,案場位於芳苑鄉永興養殖生產區及永興村東側,原本規劃 27 座,但因環評專案小組審查中有委員提出疑慮,廠商才縮減至 13 座。

第二波是前述召開說明會的「和苑風力發電廠計畫」,該案早先規劃在芳苑內陸設置 21 座陸域風機,現已縮減為 8 座。據開發商透露,這 8 座是在《環評法》修法前申設,已取得免環評資格。雖然說明會遭到民眾杯葛,但該企業開發長王文蔚表示,會持續與地方溝通。

上下游新聞問卷

另外兩家開發商目前仍在籌備階段,由達德公司開發的福漢風力發電廠預計在福興鄉及芳苑鄉漢寶養殖生產區設置 24 座陸域風機,16 座位於漢寶、8 座位於福興鄉。最後一家則是由地主戶與廠商合作開發的「鋐威風力發電計畫」,預計在永興村東側設置 5 座陸域風機。

芳苑的風機預計開發量多達 77 座,即便是廠商縮減後的數量,仍有 50 座大型風機正在推進開發進度。以和苑開發的 4.2MW 陸域風機為例,主機塔高約在 99 公尺、葉片 67 公尺,總計高度將達 166 公尺,約是 50 層樓商辦摩天大樓的高度,如此大型的風機插在芳苑鄉內陸聚落及養殖區周邊,讓地方人士對芳苑鄉的未來憂心忡忡。

四家開發商同時選定芳苑開發陸域風機,被環團質疑是利用修法前闖關開發(圖片提供/彰化環盟;案場名稱乃記者標示)

環盟:廠商趁修法前大批闖關,芳苑地廣人稀成原罪

彰化環盟總幹事施月英認為,芳苑鄉地形狹長,人口十分分散,地廣人稀的條件淪為風電開發商覬覦目標,但過去從未有 5、60 座風機湧入單一鄉鎮,規模之大讓她直呼「實在太誇張了」,完全不考慮環境容受力與當地人感受。

施月英也提到,這些陸域風機開發案雖然因環評要求或廠商自行縮減規模,數量略有減少,但她推測,廠商可能打算以分批開發方式闖關:一部分適用舊法,也就是「風機周邊 250 公尺內無合法建物則免送環評」的案場優先通過,有爭議性案址則留在後面,如此加速開發進程。

她也警示,芳苑鄉海陸風電的開發量巨大,還有許多光電開發進行中,綠能開發總量毫無控管,已使芳苑鄉背負不可承受之重。

居民洪鈿豐表示,風機預定位置離他家僅 300 公尺,高達 50 層樓的大型風機讓他備感壓迫。(攝影/林吉洋)

畜牧業:應評估對動物影響;養殖業:堅決反對再設新風機

施月英指出,芳苑鄉是畜牧業重鎮,有許多肉雞、蛋雞場,福興鄉也是酪農基地,這些大型風機將切割聚落生活圈,也對畜牧業帶來新的經營風險,但不曾看到廠商與政府提出評估。

福興鄉酪農黃常偵就表示,乳牛是對聲音敏感的動物,光是廟會活動遠遠放鞭炮就會讓乳牛躁動不安。大型風機要進駐內陸開發,應該讓在地的畜牧業者得到充分對等的資訊,特別是低頻噪音對動物的影響,政府跟開發商應該做出足夠評估跟研究,來說服在地業者。

這次陸域風機大開發中,原本養殖區的海堤上已豎立數十座風機,如今漢寶養殖區將再增加 16 座機組。彰化縣養殖協會總幹事楊福錦表示,先前設置在海堤上的陸域風機曾發生過漏油事故,污染鄰近魚塭,造成漁民損失。廠商曾承諾補助居民加裝氣密窗,減輕噪音干擾,但至今仍未兌現。如今廠商再提新開發案,養殖戶一定反對,也不會讓廠商輕易取得養殖區路權。

彰化外海已被離岸風機佔滿,陸域風機也大舉入侵內陸聚落,芳苑鄉長林保玲直指,這樣的能源政策如何對得起偏鄉。(圖片提供/彰化縣政府)

海線偏鄉陷入綠能衝突,地方首長也無奈搖頭

地方上一股沉重、壓抑的怒氣正在醞釀擴大,就連芳苑鄉鄉長林保玲也看不下去。她批評,目前風機開發審查都在中央,鄉鎮公所幾乎沒有表達意見的機會,卻要承擔抗爭衝突。特別是外海已被離岸風電佔滿,陸地有光電開發,現在又有風機大舉進駐陸域,居民為守護生活被迫抗爭,而地方公所夾在綠能政策與居民反對中間,讓她感嘆「情何以堪」。

林保玲指出,目前法規雖然提高標準,規定風機周邊500公尺內有建物就要送環評,但是僅限於具有使用執照的建物,也就是說,沒有使照的房屋在風機開發上就等於「沒有人住」,這種規定對鄉村相當不合理,因為早期許多建物都未申請使照。中央不僅沒有照顧偏鄉,還讓偏鄉背負沉重的綠能開發壓力,讓任憑海線鄉鎮被財團宰割,看不到未來願景跟希望。

她也認為,即便芳苑鄉條件適宜風力發電,能源局也應劃設適當範圍,但現況是廠商各憑本事,找牽線者圈地開發,這種模式導致少數人得利、多數人反對,形同把居民逼出來抗爭,「能源政策可以這樣做嗎?」她語重心長提問。

芳苑海岸線被風機插滿,曾引發漏油事件與噪音干擾,但廠商仍未妥善處理。(攝影劉啟稜)

延伸閱讀:

被風機包夾的中部海岸線,陸域風機入侵十年辛酸

雲林海線的哀愁,空污重災區又逢大批風機入侵

風機吞噬四湖鄉》26座高塔佔領聚落,風頭水尾就得任人宰割?居民奮戰反風車

【評論】雲林縣議會集體收賄案,扯出沿海風機開發現形記 制度缺失讓綠能走偏

重磅調查 | 大風吹,吹什麼?風電重擊的海口人生

支持《上下游新聞》
以公民力量守護農業、食物與環境

我們相信知識就是力量,客觀專業的新聞可以促進公共利益、刺激社會對話,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十年來,我們透過新聞揭露問題,監督政策改變;我們從土地挖出動人的故事,陪伴農民同行;我們也以報導讓消費者與農業更加親近,透過餐桌與土地的連結,支持本土農業茁壯。

我們從不申請政府補助,也不接受廣告業配,才能以硬骨超然的專業,為公眾提供客觀新聞。因此,我們需要大眾的支持,以小額贊助的公民力量,支持上下游新聞勇敢前行。了解更多

  • 請輸入至少100元

每月定額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Line社群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 會員年度活動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

  • 請輸入至少100元

單筆贊助回饋

  • 會員專屬電子報
  • 上下游新聞年度報告

安全付款,資料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