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童鈺華

搭上高雄捷運紅線,往南,最後一站小港下車,展開半日小旅行。

長住在原北高雄左楠區的我,這輩子到小港的次數,大概三次。一直以為小港是因為港口、機場佔地廣而人煙稀少的地方,搭車到過高字塔、騎摩托車繞進為拆遷前的紅毛港,卻從來未曾用步行來認識這個同樣位在高雄市的區域,很陌生的街景,卻是很熟悉的陽光。

小港站二號出口出站,轉進熱鬧的金府街,午後兩點多,黃昏市場已經開始準備,很訝異這裡的市場,水果種類豐富,正值芒果產季開始,空氣裡瀰漫一種甜甜的香氣,還摻雜著荔枝的甜澀。

金府路底,會轉進一條小小的廠邊路,顧名思義,是在機場邊的路?或者被服廠邊?(查資料後是聯勤被服廠) 路的左邊是一道長長的圍牆,右手邊是已經改建完成的國宅,轉進國宅區,是一片寧靜,是眷村改建的區域,還留下的樹很老、房子老了卻也塌了或改頭換面了,但這裡的習慣還是老老的,還在的老樹下,坐著一群老人,下棋、嗑牙;另一邊的國宅,也坐著一排老奶奶,他們的對面是相同人數的外籍看護。

樹很老,房子也老,逐漸被改建,卻改得無章法,高低錯置,一樓的平房被夾在兩棟三四樓高的樓房間;或者變成一排名為日本度假名勝的別墅,這裡的氣氛還是老老的,是眷村裡午後的寧靜。

因為被新舊建築切割,舊眷舍間巷子,變成了最有味道的地方。

隨意鑽進一條僅供一人通行的小巷,大氣不敢喘,不知還有哪間房子裡有人居住,但也靠著貼近圍牆的腳步聲、鍋鏟聲,在小路間穿來穿去,偶遇一小畦在大樓間的田地,雜種些香蕉、野蔬等。巷弄造就了貓兒居住的隱密性,百轉千迴間,遇上五六隻花色繽紛的貓兒,面對誤闖的來客弓起了背。

居住環境被切割的很細碎,高聳的樓少了人味,唯一的小公園留有嬉鬧聲,卻回不到之前眷村雞犬相聞的親近感,環境在沒有過多的思考之下,變得零散而瑣碎,在零碎間留下的似乎有一兩間老店家,留下家門口栽植花草的景色,可以在一眼望去看見不同高度、不同時期長出的建築面貌,在新舊間擺盪、在寧靜與喧鬧間存在,轟隆聲響,抬頭,是一架剛起飛的飛機。

這趟小旅行的終點,可以停在巷弄間一家旅行咖啡館,供旅人住宿的小民宿,家裡擁有院子的眷村第二代,在保留未改建的老房舍裡,介紹各地旅人親近高雄,一個下午可以品嚐簡單的咖啡或紅茶,搭配兩片手工自製餅乾,端上桌前摘兩片栽種的薄荷葉,陪午後陽光一起西下。

回程逛逛已經準備好的黃昏市場,各家攤販對自己的攤位都有自己的想法,有些專賣一兩樣水果,有的是綜合水果攤,青菜攤似乎也分了一兩種不同的型態,色彩的斑斕,是一種很土性的美感。各家都有自己固定的顧客,以及我這個可能不會再去光顧陌生臉孔。最後,買了一根當令竹筍,與5顆20元的番茄。

市場裡的活力,還是超級市場或大賣場比不上的。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