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思偉  責任編輯/許博任 攝影/池依林

摘要:

國際草根農民組織「農民之路」(La Via Campesina)東亞東南亞10個國家的農運夥伴,於今年二月的立春時節在台灣舉辦區域會議,共議全球奮起之道,並於二月三日農民節前夕,和台灣的農民朋友與各界大眾,齊上凱道、談論農事。

本場次主題為「氣候、能源與農耕」,與談人為日本農民運動全國連合會(以下簡稱農民連)的真嶋良孝副會長、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以下簡稱綠盟)的賴偉傑理事長、捍衛農鄉聯盟(以下簡稱農盟)的田守喜先生。與談人提及氣候變遷對農耕的影響,並分析、破解「減碳v.s廢核」的假能源困局,最後指出以分散式的再生能源系統取代當前巨型發電,應是未來的能源發展出路。

氣候異常,農民最知道

由於全球暖化所造成的氣候異常,對於農業生產與糧食價格造成甚麼影響?真嶋先生指出,因全球暖化,去年美國發生了50年來的大乾旱,台灣跟日本都進口許多美國玉米,價錢的波動變很大,全世界的糧價都大受影響。田守喜先生則就務農經驗,提出他在近年所直接感受到的氣候變遷現象。

他說,二期水稻收成期間,往年都是在十一月中進行收割,但去年整整遲了一個月才得以收割,原因是連日豪雨,使得收割機無法下田,結果導致稻穗在田裡發芽,產量減少兩成,田守喜先生直指這是過去少見的氣候異常現象。

綠盟的偉傑則以自己多年來習慣購買美濃農民的手工蘿蔔乾,這兩年都因美濃冬季的異常降雨而缺貨,說明按四時節氣勞動生產的農民,對於氣候異常感受最深,同時消費者也因農產異常減產,而感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

越減越多的碳排放?

面對氣候持續異常,各國政府皆矢言減碳,但真實的情況如何,與談人提出他們的看法。真嶋先生指出,雖然世界各國都承諾減碳,但實際排碳量卻持續上升。日本也是排碳大國,但政府卻不願意負責,日本政府雖然訂下了減碳目標,實際上卻把在2020年前減少25%溫室氣體的目標完全丟棄,對於京都議定書的目標也沒有確實執行,真嶋直指這樣的行為是需要遭到國際譴責的。

而福島核災後,為了彌補能源缺口,天然氣跟火力發電跟著增加,但卻不去思考占了80%的工業發電該如何減少。真嶋先生憂慮地指出,現在的暖化程度還沒使得全球均溫提高2度,但如果一旦達到就不知道該怎樣解決了,沒有具體的方法。

賴偉傑則指出,台灣政府說減少溫室氣體排放,而策略就是靠核電來減少火力發電,但訂下節能減碳的目標後,結果卻越減越多,台灣從1990年到2010年期間,每十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都增加,1990年到2000年間增加一倍,2000年到2010年間增加半倍,數據顯示近20年內已增加了2.5倍。

不能以核電當減碳選項

為了減碳,就要發展核電嗎?真嶋先生以福島核災後日本農民的處境,告訴大家核電不能成為選項。真嶋表示,福島離東京約200公里,產生的影響與輻射是廣島原爆的268倍,是人類史上的重大事件。他的朋友在離核電廠14公里的地方務農,他回不了家,輻射持續在當地,而水田也因地震及海嘯,造成地層下陷與土壤鹽化,一直到現在都無法進去

核災是沒有辦法控制的,對地球有很大的影響,尤其依靠農糧生存的人類是無法與核能共存的。去年五到十月,日本所有的核電廠都沒有運轉,顯示日本是有希望可以廢核,因為日本國土有多處斷層帶,無法預期何時會再有下一次大地震,所以馬上停止核能發電是首要目標。

現在每周五都有好幾萬人聚集在首相官邸外面抗議,要求廢核。又因為農業在此次核災大受影響,所以當地農民牽牛到東京電力公司前面,堆起遭到汙染的菠菜抗議,表示如果沒有核電,農村其實仍可持續產出糧食與能源。福島核災之後,日本農民連協助農民與東京電力交涉,要求東京電力針對農業災前災後的收入損失作賠償,但是電力公司不想賠償,正進行訴訟。真嶋先生表示,農民連會持續努力,要求東京電力還給農民該有的正義。

小農發小電 跳脫能源困局

那麼要如何跳脫「非火力、即核電」的困局?與談人皆指出,發展小型分散得再生能源發電,是可能的出路。真嶋先生提及根據日本官方統計,日本再生能源的潛在發電量有20億瓦,是核能發電的40倍,包含太陽能、風力發電、水力發電等。

農民連目前也在協助農村做再生能源的發展,去年開始,在各地都開始協助裝設太陽能板,而去年三月,在福島地區與市民規劃太陽能設置,在農民連自己的商店及倉庫開始使用太陽能發電,而在千葉縣的農民連直賣中心也有設置。同時也要求日本政府要比照德國模式,要求電力公司有義務要發展再生能源,要求電力公司必須要買下社區電廠的發電,即便他們的發電成本較高。

賴偉傑進一步說明分散式發電的重要,他以農業來舉例,核電廠跟火力電廠就像是大農的集中化模式一樣,還是要以小農生產般的分散發電來解決分散式發電就是說不要大電廠,再生能源的發電不能給大財團,而是要以社區為主,比如說大家標會來做風力發電

台灣過去因為大型的風力發電的噪音問題而被抗議,所以需要與社區結合。真嶋也回應風力發電會因噪音被抗議,應該是因為發電與社區疏哩,而且是大型資本介入,依照德國的經驗,社區型發電是比較沒有這樣問題,日本也是有很多大資本在做再生能源發展,但農民連認為社區的小型發電還是較佳選擇。真嶋先生為將來的能源發展想像,下了一個很好的註解,他說:「發電就跟農業一樣,是小而美的。

 延伸閱讀:

來自福島農人的請託:「請你們的國家務必不要發展核電」(陳寧)

不只替代能源,也要多元而分散的電力供應(陳榮昌(宜蘭縣員山鄉小農/宜蘭農田水利會小組長))

【糧食主權人民論壇】系列.誰的「自由」貿易—韓國農民談自由貿易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