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當各大學爭相投入鉅資,欲擠入世界前百大學府之際,學校卻透過統包商制度將餐廳變成昂貴又難吃的美食街;而學生想要自力救濟煮東西,學校卻以安全因素禁止這群成年人用火。當包商眼中只有利益,學校心裡只有卸責,學生真能有所選擇?

上下游繼去年校園營養午餐專題後,這次走入大學校園,檢視台灣大學生的飲食環境,探討大學生面臨的食物真相,也探討綠色餐廳在大學實踐的可能性。

清大—廚房只能溫熟,不能煮熟

學校將校園伙食統包給廠商,甚至多方轉包,導致大學生無法攝取足夠營養,學生只好拿起鍋鏟為自己的健康把關。就讀清大人文社會學院學士班大三的李博霖,和三五好友集資買了卡式瓦斯爐在宿舍交誼廳內光明正大開伙,從簡單的黃金豆腐到清蒸鱸魚、香菇雞湯,每項都是李博霖的拿手菜,很難想像,他在上大學之前是個連菜刀都不知道怎麼拿的人。

「能有一群人聚在一起吃飯是很難得的事,看到大家吃得開心我也很有成就感。」李博霖說,其實一開始只是朋友間的聚會想吃點東西,沒想到慢慢就煮出興趣來了,那種付出勞力獲得一餐的辛苦,讓他更珍惜吃下肚的每一分食物。

他煮的米來自新竹地區臨近小農的友善環境農田,買菜地點距離學校15分鐘,親自下廚讓他更瞭解食物的原貌,而每次挑選食材就是一次和土地的對話,雖然不一定每樣菜都知道產地,但透過和攤商的閒聊,他知道有一群人正為了養活大家努力地耕耘著,人與土地其實非常親近。

然而,李博霖不諱言自己的確游走在校規邊緣,因為清大和台灣多數大學一樣,禁止在校內用火煮食,現行條款規定「只能溫熟,不能煮熟」,也有同學對煮菜時的氣味表達抗議,雖然在宿舍書院制度的保護下,學校對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李博霖認為,每個人都應該有烹調自己所吃食物的權利,這並非無理的要求,他大膽向學校挑戰也成功引起同學對於宿舍煮食的討論,「我想要再衝一點空間出來。」

3.2李博霖是在上了大學才發現自己對煮菜很有興趣,但卻對學校的煮食政策感到很無奈,希望校方給學生一個安全友善的廚房空間

李博霖是在上了大學才發現自己對煮菜很有興趣,但卻對學校的煮食政策感到很無奈,希望校方給學生一個安全友善的廚房空間

害怕大學生燒掉廚房?

李博霖並非特例,在清大的問卷中,有七成五的學生表示有煮食的需求,希望學校能增加烹飪設備,清大前年也添購了幾台電磁爐,在書院計劃底下的宿舍搭建簡易廚房,然而所謂的廚房,只是在交誼廳設置一排流理臺和櫃子,連個抽油煙機都沒有,而這已經是清大數一數二的豪華設備。

「炒一道菜本來兩三分鐘,但用電磁爐要花十幾分鐘,等炒完這道菜上一道菜已經涼了。」李博霖雖然肯定學校的進步,但電磁爐並不適合做中式料理,因為加熱區域不均勻,連煎個豆腐都會燒焦,而且借電磁爐必須在兩天前就跟宿舍管理員預約,繳交保證金,規定繁瑣麻煩,一般學生就算對做菜有滿腔熱情也被澆熄。

清華書院的煮食運動

目前清大宿舍的煮食運動幾乎全由書院辦公室(註)推動,除了爭取到獨立的電源以及廚具,也開了不少料理課程,讓大一學生自己到菜市場買菜,親手做一桌料理;開設麵包工作坊,從揉麵團教起,讓學生明白食品添加物的問題。

書院導師李天健表示,很多學生根本連什麼菜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更別說到菜市場,學生對於食物沒有感情,自然也不會想到背後的生產者、土地、環境,既然學校的底線是「用火」,學生煮菜技術也還沒那麼好,書院傾向先培養學生煮菜的興趣,藉由採買、料理、共食的過程,重新連結人與土地的情感,「希望從宿舍開始,慢慢帶動學生綠色飲食的觀念。」不過他也坦言,禁止用火是不必要的管制,雖然有危險性,但應該可以透過管理解決。

3.1有些宿舍只有簡單的微波爐,學生要使用電鍋、電磁爐得要穿過連棟大樓到另一邊,流理臺旁的架子也可見菜刀隨手擱置宿舍交誼廳櫃子擺滿琳琅滿目的調味品,顯示有不少學生都有煮食需求

(左)有些宿舍只有簡單的微波爐,學生要使用電鍋、電磁爐得要穿過連棟大樓到另一邊,流理臺旁的架子也可見菜刀隨手擱置(右)宿舍交誼廳櫃子擺滿琳琅滿目的調味品,顯示有不少學生都有煮食需求

即使學生和師長都深刻體會料理對於飲食教育的重要,但台灣的大學似乎對火有說不出的恐懼,理由不外乎是安全考量,但有許多學生直言,這種規定簡直就是怕學 生把廚房燒掉,把大學生當小孩子看待。有趣的是,學校擔心安全,但一把把菜刀卻大喇喇地躺在流理台旁邊,按照校方邏輯,難道菜刀就不危險嗎?而且上有政 策,下有對策,學生總是能找到各種方法暗渡瓦斯爐,校方一味禁止只是自欺欺人,刻意漠視學生需求,甚至造成更嚴重的安全問題。

李博霖以自身為例,表示自己煮菜一向很小心,也從未發生過意外。他感性地吐露真心話:「我未來想要當廚師,開間社區餐廳,提供朋友討論公共議題的空間。」如果沒有當初心血來潮的神來一煮,沒有持續衝撞體制的堅持,這個夢想連萌芽的機會都沒有。如果說大學生被賦予獨立思考的期待,那麼學校扮演的角色,該是提供足夠的空間,讓大學生去思考人與土地的關係,而學校餐桌正是開啟和社會對話的大門。(系列待續)

清華書院推動宿舍飲食教育,導師李天健帶領學生一起種菜,也開了不少烹飪課程,但用火仍是最大底線

清華書院推動宿舍飲食教育,導師李天健帶領學生一起種菜,也開了不少烹飪課程,但用火仍是最大底線

clip_image001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7 則回應

  1. 不好意思,我跟報導人博霖住在同一個宿舍,但是我有一些跟他不同的想法,希望可以在此說明一下。

    首先是,「現行條款規定『只能溫熟,不能煮』」這一點,的確沒錯,以我當過一年齋長的經驗,敝校住宿組其實是以這樣的規定來安排宿舍內的公共設備,所以一般宿舍內的公共設備是電鍋、烤箱、微波爐。據我理解,校方會有這樣的規定,也是因著安全需求,因為他們認為,溫熱跟煮食的所需「熱能」不同,也就是如果真的開放煮食的話,高熱能堆積,或許容易有煮食成起火的意外產生。

    然而,我需要解釋一下,「煮菜氣味」跟「宿舍書院制度的保護」並沒有關係(本文摘要中似乎隱射有其關系),煮菜氣味指得是博霖同學或者其他同學,在宿舍公共交誼廳,煎炒肉排、燒酒雞、煎炸油豆腐之類的烹飪,但在現行宿舍公共空間內,並沒有抽油煙機等通風設備,往往一煮就是整棟宿舍皆是油肉味。

    「宿舍書院制度的保護」的意思其實是,現行住宿規定其實是連電磁爐也不允許使用,我們書院導師以老師的名義向住宿組作擔保,出任何事導師會負責,是以這樣的方式通行的。

    至於文中博霖同學使用卡式爐在交誼廳開伙,這點是所有制度都不允許的,因為卡式爐的危險因子太高的關係。舉例去年敝校的南友會在餐廳進行美食展,才因為卡式爐使用不慎引發氣爆,造成多名學生受傷。敝人認為卡式爐實在不是個恰當的煮食設備。

    另外,在本文中提到,「宿舍交誼廳櫃子擺滿琳琅滿目的調味品,顯示有不少學生都有煮食需求」。就我在本棟宿舍居住三年的觀察,大部分的調味品都是博霖同學擁有的,在此感謝他非常大度善良地將自己的東西提供給同學用。但用的人似乎是少數,不太能以此推論「有不少學生都有煮食需求」(儘管我覺得以上這點是成立的)。

    最後,我想說,「火跟菜刀」,是不同的概念,不能這樣對比,畢竟火舌無情。

    不過,我真的很高興本文撰寫記者林慧貞所付出的心力,將敝校學生面臨的生活飲食處境給描述出來。身為學生,也一直在想該怎麼在不影響他人生活起居的前提下,在宿舍發展煮食的日子。畢竟吃,是最攸關人的生活所需的。

    目前的宿舍煮食困境,大概是在「管理、擔責」這兩件事情上,宿舍畢竟屬於公共空間,仍有許多同學是疏於維護這些公共設備的,飲食造成的環境髒亂該由誰負責管理清潔,這是一個問題。另外,是擔責的問題,如果真的因同學烹飪時造成的燙傷、刀傷、火傷等等的各種意外,學校能完全的去除他們的責任嗎?如果不行,或許這是校方在此議題不願多做著墨的原因。

    這些問題解決了,我相信硬體設備方面是可以很快就跟著提升跟進的,畢竟敝校最近才花了八億元蓋了一棟圖書館,相比之下,這點小錢應該算不了什麼。

    也希望這樣的文章,可以敲醒敝校行政高層的庸庸之沉思,請敝校長官莫在追求世界百大大學同時,忽略同學最基本、最卑微的請求。

    謝謝你的報導,感激不盡。

  2. 正如一樓所言,宿舍煮食困境在「管理、擔責」這兩件事情上,李博霖同學想要爭取烹飪的環境沒有錯,但學校的顧慮也是可以理解。想要學校提供可煮食的環境,學生也要有承擔清潔整理的責任,以我在外租屋的經驗,有的房東會提供廚房,但房客使用後卻常常不收拾乾淨,油煙卡垢、碗盤堆積不洗,最後衍生各種髒亂問題,以至於很多房東乾脆就不提供廚房,頂多給個電磁爐燒開水泡麵。一層樓才住四、五人的房子都會有這種問題,一間學校有好幾十人要用廚房的話,問題會更多。

    或許學校可以考慮蓋一間料理教室,可以提供同學煮食用餐,也能用來上烹飪課程,一間廚房多種用途。此外訂出管理辦法,想使用廚房的同學都必須遵守安全與清潔規定,讓同學享受權利之餘也懂得負擔責任。透過學生自己煮食與烹飪課的推廣,進而帶學生認識食物、農業、土地的關係,創造雙贏局面

  3. 上下游記者林慧貞

    感謝兩位回覆的意見,很高興能夠看到有不同的意見討論,這也是我之所以寫這篇文章的原因。

    文中提到的「書院制度的保護」指的是「將食物煮熟」這件事,並不是只有單獨針對氣味,目前我所知也只有在書院下的這幾棟宿舍有辦法將食物煮熟。但是用什麼樣的方式煮熟確實很值得討論,清大卡式爐爆炸的事情我也有聽說,但我認為這就要牽涉到校方的管理了,如果有個安全的地方可以用火,大家何必要用卡式瓦斯爐,在有需求的情況下,校方如果只是一味禁止,學生依然會用各式各樣的方法去煮食,而我也認為煮食這件事並非無理的要求。所以校方要做應該是在適度的空間下開放學生煮食,如同兩位所說,或許可以有個獨立的空間讓學生煮東西,或是在固定的時間開放廚房、有管理員看守、訂定管理辦法等,這些都可以再討論,不過很可惜大部份的學校連討論的空間都不給學生,我想這是比較值得檢討的地方。

    至於宿舍中的調味料,博霖有說一些是他帶的,不過他觀察到真的有不少舍胞會拿去用,煮食的需求應該是毋庸置疑。火和菜刀造成的傷害確實不一樣,但如果有好的管理辦法我認為火傷的機率會大大降低,刀子如果使用不好也會造成他人和自己的危險。我覺得學校該做的是尊重學生的意願,同時協助他們在安全的情況下使用這些器具,飲食牽涉出的社會含義非常廣大,不管對校方或學生都是很好的學習,如果只是因為害怕承擔責任一味禁止,那我想這就違背大學教育的本質了。

  4. 我就讀台灣大學,經驗和報導所述大體雷同,學校多半為了管理方便而完全否定住宿生「開伙」的可能性(不論溫熱或煮熱),有趣的是一樣是住宿生,男宿女宿還不一樣,男宿連個流理台都沒有(我住在男生第四宿舍)。

    我認為以安全問題為由否認住宿生「開伙」一論,完全禁不起考驗。一樣是集體舍胞共用的公共設施這麼多,如果廁所、衛生紙可以透過管理保持乾淨,每個人的屎尿都可以得到妥善處理,不致造成因衛生問題而傳染病擴散或一拉就「整棟宿舍皆是屎尿味」;放在交誼廳的報章雜誌,雖然會因為閱讀而有自然耗損,但也不會因噎廢食,因為有人偷竊或佔用公物而停止擺放。而之所以被迫使用卡式爐或造成油煙嗆鼻,也都是因為基礎設施欠缺的關係,如果學校正式學生需求,提供基本的瓦斯爐和抽油煙機,那以上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如果因為包含任何危險就應該禁止,也只是另一種迴避麻煩的官僚說辭。那就好像在說因為化學藥劑很危險,禁止實驗課一樣令人發噱。

    此外以租房為例,試圖為宿舍不開伙政策說項,也是個錯誤類比。學校宿舍不比在外租屋,首先學生沒得選擇,多半只有宿舍可以住,不像在外租屋可以自己找房東和決定租約中允不允許開伙,學生議價能力相較之下近乎零。再者是,房東本來就可以為了自身經濟利益決定租約內容,但國立大學提供宿舍是政府的教育任務,公私目的懸殊,兩者混為一談容易使問題失焦。烹飪可以在學校教授,更是佐證學校教育中本來就包括生活面向,就算學校不主動以授課方式提供,也不應該禁止學生自主在宿舍中學習。回應第二位發言者的提案,如果在學校中可以建置餐飲教室,就更沒有理由不在宿舍中設一個廚房,一樣的管理問題,如果在學校教室可以解決,條件一樣在宿舍有門禁管制,使用人員更易特定的情況下,更不是一個問題才對。

    這篇報導,真是道盡住宿期間飲食不便的辛酸。

  5. 看到這篇報導以及大家的留言討論,覺得很有意思,讓我回想起多年前留學法國的日子.我們教育單位不是最愛取什麼他山之石,於是決定留言分享一下法國的宿舍狀況:

    法國的大學宿舍一般而言通常一層樓會有一間廚房,設備不一,不過通常會有水槽,冰箱,烤箱跟一個以上的電爐(不是電磁爐,用起來”火力”類似黑晶爐).
    至於鍋碗瓢盆這些東西,通常是使用的學生自備.
    然而因為使用時常要排隊,公用冰箱裡的東西可能會被偷(我還看過內有分格加號碼鎖供人使用的冰箱),所以留學生通常會設法買到二手小冰箱與電爐自己在房間裡開伙…理論上不合規定,但只要不搞到一天到晚跳電也沒人會檢舉,畢竟吃飯是基本的人權吧~^^

    我認為台灣的大學宿舍也應該讓學生有”自煮權”,教育者可以訂下種種規定,但不可因為嫌麻煩就一味禁止,畢竟生活習慣與公德心也是要學習的,不是嗎?

    PS.忍不住想提一下法國的學生餐廳,因為法國大學的學生餐廳也是一大特色,享有政府補助,讓學生可以以低廉的價錢(不到連鎖速食店一份套餐價格的一半)吃到還算像樣的一餐(前菜/主菜/甜點)

  6. 因為怕麻煩和方便管理而剝奪學生學習的機會,這樣對嗎?
    怕大家不收拾乾淨、怕火災、怕東帕西,結果造成台灣人二十幾歲會煮飯的沒幾個,
    吃外食又不健康,沒體力哪來的競爭力?
    與其擔心,不如好好訂下廚房使用規則請學生遵守,並教導如何安全使用火爐,這才是根本之道,
    國外一堆大學這都是基本配備,也沒發生什麼事啊,就算發生了,難道台灣的孩子一輩子都不用會煮飯嗎?
    走路也會跌倒,乾脆別走路好了,這是因噎廢食的作法,
    事實上,到大學還在擔心用火安全,在國外已經是個笑話,人家很多從小學就開始幫忙家裡做飯了

  7. 最近在新竹教育大學教學生種菜,但學生抱怨說宿舍不能開伙,只有外宿的同學才能自己做菜,我認為這是非常不合理的事情。之前有聽過大學生在宿舍煮羊肉爐,然後不小心打翻燙傷自己的雞雞,但也沒聽過有大學生因為煮飯而把宿舍燒掉的。
    我曾經待過美國和英國的大學宿舍,他們的宿舍都是有廚房和冰箱的。來自各地(國)的學生經常互相交流廚藝,節慶時的餐會也都非常熱鬧,而最常聽到的問題就是有人放在冰箱的食物被別的學生偷吃。很多曾經出國留學的台灣人,他們的廚藝都不錯,那都是在國外求學的時候緞練出來的!
    如果是在台灣,很多人念大學之前住在家裡,廚房都是媽媽的。大學畢業之後就開始忙碌工作,也開始三餐外食的生活。所以或許大學時期真的是國人廚藝養成的關鍵時刻!雖然我不知道國民的廚藝和國家競爭力是否有什麼關係,但我想大學宿舍的開伙運動,應該是非常值得推動的!
    現在很多農政單位都鼓勵青年返鄉務農,但教育部門卻不准學生在宿舍開伙,這不也是一種很奇怪的現象嗎???食農教育即將要立法,主管機關將是在農委會。但如果教育部門的規定無法改變,那食農教育工作根本空談!就算我們在國中和國小就教小朋友料理,結果他們上大學後卻沒有廚房可用,那豈不是很可悲???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