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肉精為何讓人不放心?

當國內各界爭論是否應開放訂定瘦肉精「萊克多巴胺」的殘留容許標準而引發健康風險的疑慮,農委會主委陳保基2月10日首度主持行政院層級的美牛議題跨部會技術諮詢小組第一次會議。在媒體包圍下,與會者均神色匆匆地進入會議室。會議室大門緊閉,過程也不開放媒體旁聽,讓這個備受國人關注的議題,始終蒙上神秘的面紗,無從監督政府如何為人民的健康把關,也有悖於政府資訊公開的精神。

對瘦肉精「萊克多巴胺」的正方看法

(一)官方:萊克多巴胺與其他瘦肉精不同

諮詢小組會後,由農委會新任主委陳保基與動植物防疫檢疫局長許天來代表召開記者會,宣讀第一次會議的結論。專家的結論,用一般人較能理解的說法為:

1. 瘦肉精有40多種,目前討論的「萊克多巴胺(Ractopamine)」與其他毒性較高、不易代謝的瘦肉精,如克崙特羅(Clenbuterol)、沙丁胺醇(Salbutamol)不同,因為萊克多巴胺不是藥品,而是「飼料添加物」,不能與其他毒性高的瘦肉精相提並論。

2. 做為飼料添加物使用的萊克多巴胺,過去10多年來並未傳出有家畜中毒,也未傳出有消費者因食用肉品而造成人體中毒的報告。換句話說,健康風險甚低。

3. 至於先前有報導指出,美國艾荷華大學曾研究讓灰狗食用萊克多巴胺後,出現心肌壞死的狀況。會議認為,這項試驗只是針對賽狗比賽濫用藥物的情形進行研究,實驗使用的劑量遠遠高於一般畜牧業正常使用下的數百倍,不能作為參考。


↑美牛議題跨部會技術諮詢小組會議受邀官員與專家均神情凝重地走入會議室,會議過程也不開放旁聽,有悖於政府資訊公開的原則。

三個小時的會議做出三點「專業」結論,其實只是傳達一個訊息:「萊克多巴胺不是藥品,是畜牧業為了增加家禽或家畜的瘦肉比例,用來添加在動物飼料的添加物。由於只添加在動物飼料,又容易被動物快速代謝,因此多年來從未發生家畜或人體中毒的案件。」

(二)國內畜牧獸醫界的主流意見:效率與環保

國內畜牧獸醫界的主流意見,認為萊克多巴胺是「比較安全」的瘦肉精之外,還賦予它提升經營效率與減少污染的環保形象。有學者即撰文指出,「萊克多巴胺對豬隻生長的整體效果包括增加體重、改善飼料效率、降低脂肪蓄積、提高瘦肉率與屠體評級。由於減少飼料消耗和排泄物,而降低環境衝擊與排泄物的處理成本。」

(三)開放瘦肉精,對台美政治關係加分

政治上,是否開放帶有萊克多巴胺殘留的美國牛肉與豬肉進口,被視為攸關台美間能否簽訂TIFA(Trade and Investment Framework Agreement,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的重要因素。雖然官員口口聲聲說對美牛議題沒有特定立場,但國內農業與衛生領域的官員、專家及學者的「主流看法」,仍屢屢營造出萊克多巴胺是健康風險低、養殖有效率、環境污染少的產品形象。


資料來源:獸醫學會網站。RAC為萊克多巴胺英文簡稱。

然而萊克多巴胺真的如官員與專家所宣稱的安全,甚至可以提升畜牧業經營效率?恐怕答案未定。

對瘦肉精感到不安之反方意見

(一)牛、豬肉殘留瘦肉精,老美也怕怕

國內媒體習慣用瘦肉精「培林(Paylean)」做為萊克多巴胺的簡稱,這並不精確。大部分資料指出,萊克多巴胺原本是美國禮來(Eli Lilly)大藥廠用來研發治療人類氣喘的藥物,因藥效不佳,所以未上市。但試驗過程中,科學家在實驗室意外發現老鼠身體膨脹了,才知道萊克多巴胺可以促進肌肉生長,並陸續在豬隻、牛隻與火雞的試驗中得到印證,這項藥品才轉換用途,做為飼料添加劑。

美國禮來藥廠的子公司Elanco Animal Health,陸續研發出三種添加萊克多巴胺的動物飼料,品牌名稱分別是:1999年上市,用於豬隻的培林(Paylean);2003年上市,用於牛隻的Optaflexx ;2008年上市,用於火雞的Tomax。國內部分的農衛官員與專家習慣用培林代替稱呼萊克多巴胺,其實是不求甚解,對於美國畜牧業使用這三種添加萊克多巴胺的飼料情形,掌握資料也很有限。

曾有畜牧專家指出「美國只有60%的豬隻使用瘦肉精培林,未使用於其他動物(或美國牛使用培林的比例很少)」,這樣的說法只講對一半。因為「培林」這項商品只用於豬隻,但不代表其他禽畜未使用萊克多巴胺。根據 Elanco Animal Health 的資料顯示,美國有45%的豬隻及30%非以牧草飼養的牛隻,被餵食帶有萊克多巴胺成份的相關飼料商品。服用培林的豬隻,平均每頭可以再增加美金2元的肉品利潤。


↑培林是添加萊克多巴胺的動物飼料商品名,用於豬隻身上增加瘦肉比例。(資料來源:US Pushes the World to Import Our Dodgy Meat

雖然美國FDA合法允許畜牧界使用萊克多巴胺,但並非消費市場都接受添加瘦肉精的肉品。許多美國食品連鎖,如Chipotle墨西哥菜餐廳、肉品製造與批發商Niman Ranch,都拒絕使用與供應飼養過程曾餵食萊克多巴胺的禽畜肉類,因為這些殘留瘦肉精的肉品,仍有食品安全的疑慮。

即使美國FDA認可萊克多巴胺的安全性而核准使用於豬、牛、火雞,但美國公眾對於FDA僅根據Elanco Animal Health藥廠的安全性試驗報告做出判斷,有諸多抨擊。有美國獨立記者根據資訊公開法案取得FDA的內部文件,發現FDA曾對Elanco Animal Health發出內容長達14頁的警告,抨擊 Elanco提供給FDA的萊克多巴胺動物實驗數據資料不完整,涉及隱瞞。

此外,Elanco給美國FDA的報告中,原本表明在任何的治療情形下,都未發現豬隻服用萊克多巴胺會產生急性反應。但是FDA核准培林上市後短短幾年,Elanco接獲上百件各地豬農與獸醫的申訴,反映豬隻服用培林後,在送往屠宰廠的運輸過程途中,屢屢發生倒地不起、四肢癱軟無法行走的情況。

美國農業部也做出類似報告,證明「豬隻食用培林後開始倒下並且顫抖」,或是「豬隻吃下培林後開始嘔吐」等情況越來越多。美國FDA才在培林核准上市後三年,也就是2002年要求Elanco必須加註警語。

此外,2003年 《動物科學雜誌》(Journal of Animal Science)也有文章指出萊克多巴胺會造成豬隻過動、緊迫、心跳加速甚至死亡。根據FDA的內部文件顯示,從2002年到2011年3月,培林已造成超過17萬頭豬隻死亡或生病,致死或致病率遠超過市場上其他動物用藥。這些情況與國內某些官員與專家宣稱「萊克多巴胺在過去10多年未傳出有家畜中毒」的說法,大相逕庭。

(二)萊克多巴胺背後不能戳的秘密?

此外,美國長期關注藥物與食品安全的專欄作家Martha Rosenberg懷疑,萊克多巴胺是在開發做為治療氣喘的人體藥物過程中,被發現對心血管疾病患者有副作用,才未核准上市。但從人體禁用藥品成為可以安全使用的動物飼料,Martha Rosenberg認為是Elanco Animal Health政治遊說的結果。這也與國內某些官員與專家宣稱萊克多巴胺是因為無法有效治療氣喘,所以才未做為人體用藥的說法有所出入。

萊克多巴胺對人體是否安全?觀察加拿大食品檢驗局(Canadian Food Inspection Agency)對於瘦肉精「培林」與「OPTAFLEXX」的使用警語提到:1.萊克多巴胺是乙型受體素(意指腎上腺素乙型),心血管疾病患者應特別注意避免接觸或曝露在帶有萊克多巴胺成份的動物飼料;2.相關操作人員處理培林或OPTAFLEXX時,也必須穿著防護衣、抗滲手套、戴護目鏡與防塵口罩,操作後也應注意用肥皂與清水徹底洗淨。如果眼睛不慎接觸,必須用清水徹底沖洗,如果仍然感到刺激,應尋求醫生協助。

由上可知,萊克多巴胺仍具有一定的危險性。

(三)聯合國「把關」,萊克多巴胺「安」啦?

即使如我國官員或專家宣稱:萊克多巴胺是飼料添加劑而非藥品,殘留在肉品毒性很低,至今未發現有人因食用相關肉品中毒的事件傳出,而聯合國糧農組織下的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專家,對於各類肉品殘留萊克多巴胺也訂有安全容許標準,要民眾安心。事實上,Codex制訂安全容許標準的過程也備受爭議,而遭歐盟科學家質疑。

專門在美國華府主跑食品安全衛生政策的記者Helena Bottemiller報導指出,當萊克多巴胺廣泛用於美國畜牧業,美國貿易官員著眼於其他國家的畜牧市場,開始為培林、OPTAFLEXX等商品以及使用瘦肉精的美牛、美豬開拓國外商機。第一步就是要求Codex為萊克多巴胺制訂全球通用的安全殘留標準,因為此舉有助於華府藉由WTO的貿易爭端機制,突破其他國家對於瘦肉精的禁令,尤其是歐盟與中國,這兩地的豬肉消費量占了全球70%。

但美國的如意算盤受到歐盟與中國的挑戰。歐盟科學家質疑,當初Elanco Animal Health藥廠針對萊克多巴胺所進行的人體試驗樣本數太少,只有6名健康男性受檢,而且其中有1名受試者因為發生異常的心搏加速而被排除。此外,人體試驗樣本也缺乏對於婦女、孕婦或其他特殊族群的資料,安全性令人存疑。

中國方面,也以民眾日常習慣食用大量的豬牛內臟,而萊克多巴胺易殘留內臟而增加民眾攝食風險,不願放寬對瘦肉精的禁令。


資料來源:獸醫學會網站。RAC為萊克多巴胺英文簡稱。

即使美國官員宣稱萊克多巴胺是安全的,但Helena Bottemiller指出,美國食品衛生部門對於肉品殘留萊克多巴胺的抽驗數量非常稀少。以2010年為例,美國的豬肉生產量約220億磅(相當於約1000萬公噸),沒有任何抽驗;牛肉產量約260億磅(相當於約1200萬公噸),抽驗樣本只有712件,而抽驗結果完全未對外公布。

若上述報導屬實,美國的肉品安全著實令人擔憂,這些資訊在我國政府與專家討論是否開放帶有瘦肉精的美國豬肉與牛肉進口時,都應當特別考慮。

結語─未知風險多,驟下「相對安全」結論,對誰有好處?

美國的食品衛生與動物用藥管理關於萊克多巴胺有這麼多爭議,但我國官員與專家「教育」社會大眾,仍只強調「做為飼料添加物使用的萊克多巴胺,過去10多年來並未傳出有家畜中毒,也未傳出有消費者因食用肉品而造成人體中毒的報告。」這不禁令人擔憂美牛議題跨部會技術諮詢小組當中的官員與專家,能否負起把關責任。

目前衛生部門僅以人體攝入瘦肉精的劑量多寡,做為判定是否會中毒的標準,並以肉品殘留萊克多巴胺非常微量,又容易代謝,評估中毒的風險非常低。但長期關注美國牛肉風險議題,曾任台灣醫事聯盟執行長與台灣農民聯盟主席的醫師蘇偉碩指出,這樣的評估方式無法呈現瘦肉精與其他藥物在人體內發生交互作用的風險,相關的研究報告也付之闕如。

蘇偉碩說,藥物交互作用與藥物過敏所引發危害人體健康的風險,並不像藥物毒理試驗是以攝入量作為判斷標準。只要微量攝入,就會產生副作用,與瘦肉精是藥品還是飼料添加物無關。既然目前還不清楚「萊克多巴胺」是否會產生藥物交互作用與藥物過敏,不應驟下「相較安全」的判斷。

不過,當記者就此問題請教美牛議題跨部會技術諮詢小組召集人、農委會新任主委陳保基,得到的答案竟是「相信這個問題,由聯合國糧農組織與世界衛生組織專家所合組的食品添加劑聯合專家委員會(JECFA),在訂定萊克多巴胺的肉品殘留容許量時,就有考慮到。」

聯合國把關,國人就能安?如果這樣的邏輯可以成立,歐盟與中國的反應豈非杞人憂天?如果瞭解國際組織下的政治運作,瞭解美國國內各方產業利益團體的政治遊說力量,台灣官員對於瘦肉精風險,焉有可以比民眾更放心的道理?民眾又要如何相信政府與專家會為國民健康負起把關責任?


↑國人期待新任農委會主委陳保基能切實負起食品安全的把關責任。


製表/ 汪文豪

相關文章:

政府討論瘦肉精,誤將人豬混為一談!  by 上下游記者汪文豪
對瘦肉精進行風險評估,重點應在於「人體長期攝入殘留萊克多巴胺的肉品,是否產生『不良反應』」,才能真正反映國人日常生活的飲食習慣。目前還沒發現國內外科學家從這個角度做研究,歐盟也以此質疑相關實驗數據與研究報告不足,風險未明,不接受JECFA所訂定的萊克多巴胺殘留容許值。行政院長陳沖與農委會官員近日接受訪問,僅用「毒性高低」判斷瘦肉精開放與否,乃是誤用張飛打岳飛,將人豬混為一談!

參考資料:

行政院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網站「瘦肉精專區」

中華民國獸醫學會網站「萊克多巴胺面面觀研討會」

董氏基金會「認識萊克多巴胺」專區

歐盟關於萊克多巴胺安全性評估報告

加拿大食品檢驗局對萊克多巴胺的介紹

Martha Rosenberg:Why Has the FDA Allowed a Drug Marked ‘Not Safe for Use in Humans’ to Be Fed to Livestock Right Before Slaughter?

Helena Bottemiller:Dispute Over Drug in Feed Limiting US Meat Exports

Tom Philpott:US Pushes the World to Import Our Dodgy Me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