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國內各界爭論是否應開放訂定瘦肉精「萊克多巴胺」的殘留容許標準而引發健康風險的疑慮,農委會主委陳保基2月10日首度主持行政院層級的美牛議題跨部會技術諮詢小組第一次會議。在媒體包圍下,與會者均神色匆匆地進入會議室。會議室大門緊閉,過程也不開放媒體旁聽,讓這個備受國人關注的議題,始終蒙上神秘的面紗,無從監督政府如何為人民的健康把關,也有悖於政府資訊公開的精神。

對瘦肉精「萊克多巴胺」的正方看法

(一)官方:萊克多巴胺與其他瘦肉精不同

諮詢小組會後,由農委會新任主委陳保基與動植物防疫檢疫局長許天來代表召開記者會,宣讀第一次會議的結論。專家的結論,用一般人較能理解的說法為:

1. 瘦肉精有40多種,目前討論的「萊克多巴胺(Ractopamine)」與其他毒性較高、不易代謝的瘦肉精,如克崙特羅(Clenbuterol)、沙丁胺醇(Salbutamol)不同,因為萊克多巴胺不是藥品,而是「飼料添加物」,不能與其他毒性高的瘦肉精相提並論。

2. 做為飼料添加物使用的萊克多巴胺,過去10多年來並未傳出有家畜中毒,也未傳出有消費者因食用肉品而造成人體中毒的報告。換句話說,健康風險甚低。

3. 至於先前有報導指出,美國艾荷華大學曾研究讓灰狗食用萊克多巴胺後,出現心肌壞死的狀況。會議認為,這項試驗只是針對賽狗比賽濫用藥物的情形進行研究,實驗使用的劑量遠遠高於一般畜牧業正常使用下的數百倍,不能作為參考。


↑美牛議題跨部會技術諮詢小組會議受邀官員與專家均神情凝重地走入會議室,會議過程也不開放旁聽,有悖於政府資訊公開的原則。

三個小時的會議做出三點「專業」結論,其實只是傳達一個訊息:「萊克多巴胺不是藥品,是畜牧業為了增加家禽或家畜的瘦肉比例,用來添加在動物飼料的添加物。由於只添加在動物飼料,又容易被動物快速代謝,因此多年來從未發生家畜或人體中毒的案件。」

(二)國內畜牧獸醫界的主流意見:效率與環保

國內畜牧獸醫界的主流意見,認為萊克多巴胺是「比較安全」的瘦肉精之外,還賦予它提升經營效率與減少污染的環保形象。有學者即撰文指出,「萊克多巴胺對豬隻生長的整體效果包括增加體重、改善飼料效率、降低脂肪蓄積、提高瘦肉率與屠體評級。由於減少飼料消耗和排泄物,而降低環境衝擊與排泄物的處理成本。」

(三)開放瘦肉精,對台美政治關係加分

政治上,是否開放帶有萊克多巴胺殘留的美國牛肉與豬肉進口,被視為攸關台美間能否簽訂TIFA(Trade and Investment Framework Agreement,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的重要因素。雖然官員口口聲聲說對美牛議題沒有特定立場,但國內農業與衛生領域的官員、專家及學者的「主流看法」,仍屢屢營造出萊克多巴胺是健康風險低、養殖有效率、環境污染少的產品形象。


資料來源:獸醫學會網站。RAC為萊克多巴胺英文簡稱。

然而萊克多巴胺真的如官員與專家所宣稱的安全,甚至可以提升畜牧業經營效率?恐怕答案未定。

對瘦肉精感到不安之反方意見

(一)牛、豬肉殘留瘦肉精,老美也怕怕

國內媒體習慣用瘦肉精「培林(Paylean)」做為萊克多巴胺的簡稱,這並不精確。大部分資料指出,萊克多巴胺原本是美國禮來(Eli Lilly)大藥廠用來研發治療人類氣喘的藥物,因藥效不佳,所以未上市。但試驗過程中,科學家在實驗室意外發現老鼠身體膨脹了,才知道萊克多巴胺可以促進肌肉生長,並陸續在豬隻、牛隻與火雞的試驗中得到印證,這項藥品才轉換用途,做為飼料添加劑。

美國禮來藥廠的子公司Elanco Animal Health,陸續研發出三種添加萊克多巴胺的動物飼料,品牌名稱分別是:1999年上市,用於豬隻的培林(Paylean);2003年上市,用於牛隻的Optaflexx ;2008年上市,用於火雞的Tomax。國內部分的農衛官員與專家習慣用培林代替稱呼萊克多巴胺,其實是不求甚解,對於美國畜牧業使用這三種添加萊克多巴胺的飼料情形,掌握資料也很有限。

曾有畜牧專家指出「美國只有60%的豬隻使用瘦肉精培林,未使用於其他動物(或美國牛使用培林的比例很少)」,這樣的說法只講對一半。因為「培林」這項商品只用於豬隻,但不代表其他禽畜未使用萊克多巴胺。根據 Elanco Animal Health 的資料顯示,美國有45%的豬隻及30%非以牧草飼養的牛隻,被餵食帶有萊克多巴胺成份的相關飼料商品。服用培林的豬隻,平均每頭可以再增加美金2元的肉品利潤。


↑培林是添加萊克多巴胺的動物飼料商品名,用於豬隻身上增加瘦肉比例。(資料來源:US Pushes the World to Import Our Dodgy Meat

雖然美國FDA合法允許畜牧界使用萊克多巴胺,但並非消費市場都接受添加瘦肉精的肉品。許多美國食品連鎖,如Chipotle墨西哥菜餐廳、肉品製造與批發商Niman Ranch,都拒絕使用與供應飼養過程曾餵食萊克多巴胺的禽畜肉類,因為這些殘留瘦肉精的肉品,仍有食品安全的疑慮。

即使美國FDA認可萊克多巴胺的安全性而核准使用於豬、牛、火雞,但美國公眾對於FDA僅根據Elanco Animal Health藥廠的安全性試驗報告做出判斷,有諸多抨擊。有美國獨立記者根據資訊公開法案取得FDA的內部文件,發現FDA曾對Elanco Animal Health發出內容長達14頁的警告,抨擊 Elanco提供給FDA的萊克多巴胺動物實驗數據資料不完整,涉及隱瞞。

此外,Elanco給美國FDA的報告中,原本表明在任何的治療情形下,都未發現豬隻服用萊克多巴胺會產生急性反應。但是FDA核准培林上市後短短幾年,Elanco接獲上百件各地豬農與獸醫的申訴,反映豬隻服用培林後,在送往屠宰廠的運輸過程途中,屢屢發生倒地不起、四肢癱軟無法行走的情況。

美國農業部也做出類似報告,證明「豬隻食用培林後開始倒下並且顫抖」,或是「豬隻吃下培林後開始嘔吐」等情況越來越多。美國FDA才在培林核准上市後三年,也就是2002年要求Elanco必須加註警語。

此外,2003年 《動物科學雜誌》(Journal of Animal Science)也有文章指出萊克多巴胺會造成豬隻過動、緊迫、心跳加速甚至死亡。根據FDA的內部文件顯示,從2002年到2011年3月,培林已造成超過17萬頭豬隻死亡或生病,致死或致病率遠超過市場上其他動物用藥。這些情況與國內某些官員與專家宣稱「萊克多巴胺在過去10多年未傳出有家畜中毒」的說法,大相逕庭。

(二)萊克多巴胺背後不能戳的秘密?

此外,美國長期關注藥物與食品安全的專欄作家Martha Rosenberg懷疑,萊克多巴胺是在開發做為治療氣喘的人體藥物過程中,被發現對心血管疾病患者有副作用,才未核准上市。但從人體禁用藥品成為可以安全使用的動物飼料,Martha Rosenberg認為是Elanco Animal Health政治遊說的結果。這也與國內某些官員與專家宣稱萊克多巴胺是因為無法有效治療氣喘,所以才未做為人體用藥的說法有所出入。

萊克多巴胺對人體是否安全?觀察加拿大食品檢驗局(Canadian Food Inspection Agency)對於瘦肉精「培林」與「OPTAFLEXX」的使用警語提到:1.萊克多巴胺是乙型受體素(意指腎上腺素乙型),心血管疾病患者應特別注意避免接觸或曝露在帶有萊克多巴胺成份的動物飼料;2.相關操作人員處理培林或OPTAFLEXX時,也必須穿著防護衣、抗滲手套、戴護目鏡與防塵口罩,操作後也應注意用肥皂與清水徹底洗淨。如果眼睛不慎接觸,必須用清水徹底沖洗,如果仍然感到刺激,應尋求醫生協助。

由上可知,萊克多巴胺仍具有一定的危險性。

(三)聯合國「把關」,萊克多巴胺「安」啦?

即使如我國官員或專家宣稱:萊克多巴胺是飼料添加劑而非藥品,殘留在肉品毒性很低,至今未發現有人因食用相關肉品中毒的事件傳出,而聯合國糧農組織下的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專家,對於各類肉品殘留萊克多巴胺也訂有安全容許標準,要民眾安心。事實上,Codex制訂安全容許標準的過程也備受爭議,而遭歐盟科學家質疑。

專門在美國華府主跑食品安全衛生政策的記者Helena Bottemiller報導指出,當萊克多巴胺廣泛用於美國畜牧業,美國貿易官員著眼於其他國家的畜牧市場,開始為培林、OPTAFLEXX等商品以及使用瘦肉精的美牛、美豬開拓國外商機。第一步就是要求Codex為萊克多巴胺制訂全球通用的安全殘留標準,因為此舉有助於華府藉由WTO的貿易爭端機制,突破其他國家對於瘦肉精的禁令,尤其是歐盟與中國,這兩地的豬肉消費量占了全球70%。

但美國的如意算盤受到歐盟與中國的挑戰。歐盟科學家質疑,當初Elanco Animal Health藥廠針對萊克多巴胺所進行的人體試驗樣本數太少,只有6名健康男性受檢,而且其中有1名受試者因為發生異常的心搏加速而被排除。此外,人體試驗樣本也缺乏對於婦女、孕婦或其他特殊族群的資料,安全性令人存疑。

中國方面,也以民眾日常習慣食用大量的豬牛內臟,而萊克多巴胺易殘留內臟而增加民眾攝食風險,不願放寬對瘦肉精的禁令。


資料來源:獸醫學會網站。RAC為萊克多巴胺英文簡稱。

即使美國官員宣稱萊克多巴胺是安全的,但Helena Bottemiller指出,美國食品衛生部門對於肉品殘留萊克多巴胺的抽驗數量非常稀少。以2010年為例,美國的豬肉生產量約220億磅(相當於約1000萬公噸),沒有任何抽驗;牛肉產量約260億磅(相當於約1200萬公噸),抽驗樣本只有712件,而抽驗結果完全未對外公布。

若上述報導屬實,美國的肉品安全著實令人擔憂,這些資訊在我國政府與專家討論是否開放帶有瘦肉精的美國豬肉與牛肉進口時,都應當特別考慮。

結語─未知風險多,驟下「相對安全」結論,對誰有好處?

美國的食品衛生與動物用藥管理關於萊克多巴胺有這麼多爭議,但我國官員與專家「教育」社會大眾,仍只強調「做為飼料添加物使用的萊克多巴胺,過去10多年來並未傳出有家畜中毒,也未傳出有消費者因食用肉品而造成人體中毒的報告。」這不禁令人擔憂美牛議題跨部會技術諮詢小組當中的官員與專家,能否負起把關責任。

目前衛生部門僅以人體攝入瘦肉精的劑量多寡,做為判定是否會中毒的標準,並以肉品殘留萊克多巴胺非常微量,又容易代謝,評估中毒的風險非常低。但長期關注美國牛肉風險議題,曾任台灣醫事聯盟執行長與台灣農民聯盟主席的醫師蘇偉碩指出,這樣的評估方式無法呈現瘦肉精與其他藥物在人體內發生交互作用的風險,相關的研究報告也付之闕如。

蘇偉碩說,藥物交互作用與藥物過敏所引發危害人體健康的風險,並不像藥物毒理試驗是以攝入量作為判斷標準。只要微量攝入,就會產生副作用,與瘦肉精是藥品還是飼料添加物無關。既然目前還不清楚「萊克多巴胺」是否會產生藥物交互作用與藥物過敏,不應驟下「相較安全」的判斷。

不過,當記者就此問題請教美牛議題跨部會技術諮詢小組召集人、農委會新任主委陳保基,得到的答案竟是「相信這個問題,由聯合國糧農組織與世界衛生組織專家所合組的食品添加劑聯合專家委員會(JECFA),在訂定萊克多巴胺的肉品殘留容許量時,就有考慮到。」

聯合國把關,國人就能安?如果這樣的邏輯可以成立,歐盟與中國的反應豈非杞人憂天?如果瞭解國際組織下的政治運作,瞭解美國國內各方產業利益團體的政治遊說力量,台灣官員對於瘦肉精風險,焉有可以比民眾更放心的道理?民眾又要如何相信政府與專家會為國民健康負起把關責任?


↑國人期待新任農委會主委陳保基能切實負起食品安全的把關責任。


製表/ 汪文豪

相關文章:

政府討論瘦肉精,誤將人豬混為一談!  by 上下游記者汪文豪
對瘦肉精進行風險評估,重點應在於「人體長期攝入殘留萊克多巴胺的肉品,是否產生『不良反應』」,才能真正反映國人日常生活的飲食習慣。目前還沒發現國內外科學家從這個角度做研究,歐盟也以此質疑相關實驗數據與研究報告不足,風險未明,不接受JECFA所訂定的萊克多巴胺殘留容許值。行政院長陳沖與農委會官員近日接受訪問,僅用「毒性高低」判斷瘦肉精開放與否,乃是誤用張飛打岳飛,將人豬混為一談!

參考資料:

行政院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網站「瘦肉精專區」

中華民國獸醫學會網站「萊克多巴胺面面觀研討會」

董氏基金會「認識萊克多巴胺」專區

歐盟關於萊克多巴胺安全性評估報告

加拿大食品檢驗局對萊克多巴胺的介紹

Martha Rosenberg:Why Has the FDA Allowed a Drug Marked ‘Not Safe for Use in Humans’ to Be Fed to Livestock Right Before Slaughter?

Helena Bottemiller:Dispute Over Drug in Feed Limiting US Meat Exports

Tom Philpott:US Pushes the World to Import Our Dodgy Meat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4 則回應

  1. 是我目前看過,最完整的報導,幾乎把現在找得到有關瘦肉精和萊克多巴胺的資訊通通整理進去了。

  2. 這個網站是台灣消費意識、環保意識與健康意識新力量的一種集結,很高興有這麼正向的力量在這個時刻展現出來,謝謝你們的用心。加油!

  3. 上下游記者汪文豪

    謝謝芥菜種籽,我們一起加油!

  4. 上下游記者汪文豪

    謝謝,關於瘦肉精的資訊,我們還有太多未知的部分未被政府告知,期待與大家一起努力挖掘真相!

  5. 關於這議題,個人提出淺見:1.瘦肉精若無毒性,請問可用於人類瘦身嗎?2.將台灣無添加瘦肉精之牛肉輸入美國,並標示不含瘦肉精,看美國人會吃台灣牛還是美牛多?

  6. 顯然這位網友還沒搞清楚狀況,不是叫瘦肉精就可以瘦身好嗎…另外,你所提的第二個問題不會成立也不能證明什麼,即便美國消費者選擇了比較便宜的美牛,也不能說明瘦肉精是安全無虞的。

  7. 1.看你怎麼定義瘦身,瘦肉精的效果是脂肪變少,肉變多,確定的代價是不可逆的心血管傷害,你覺得這樣叫做瘦身,可以自己弄來吃

    2.台灣牛數量遠低於美國牛,少到連台灣人自己吃都不夠了,當然會是吃美國牛的人比吃台灣牛的人多。真要做這種比較,應該是澳洲牛比美國牛才對,而且不能在美國比,要在兩者都有進口、價錢也相近的國家比才合理

  8. 不管我們說再多,政府勢必會開放,感覺真是無奈。

  9. http://www.efsa.europa.eu/en/press/news/feedap090407.htm 

    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網頁

     

    前段為簡介β-受體促進劑類藥物Ractopamine<-這個就是培林

     

    糧農組織/世界衛生組織食品添加劑聯合專家委員會(JECFA)對

    食品法典委員會食品中獸藥殘留委員會 (the Committee forResidues of Veterinary Drugs in Foods of the Codex Alimentarius Commission)

    提出基於風險評估後容許的最大殘留量

     

    歐盟要求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審查JECFA提出的風險評估以及其他科學家所提出關於
    萊克多巴胺安全性的資訊

    小組還一併考量入其他相關問題特別是對目標物種和產品品質安全

     

    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 徵詢了負責β-受體促進劑的實驗室及歐洲藥品管理局(EMEA

    結論是….

    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 FEEDAP 小組認為,此JECFA對於人類的心血管效應的研究不能做為每日攝取量的建議的基礎

    這個糧農組織/世界衛生組織食品添加劑聯合專家委員會(JECFA) 對心血管作用的研究報告有漏洞

    值得注意的是歐洲藥品管理局動物藥品委員會完全贊同歐盟 FEEDAP 小組的這個結論

  10. 上下游記者汪文豪

    謝謝poppins幫我們找到歐盟的資訊,以平衡目前官方說法

  11. FDA的警告原文呢?

  12. 上下游記者汪文豪

    請詳見「大揭秘!培林不老實,美國FDA警告現端倪」一文,FDA警告原文的連結即在文章參考資料的下方。https://www.newsmarket.com.tw/Article_Single.aspx?ID=1019 

  13. 政府太誇張了

    版主真的感恩了
    這應該是政府做的事情
    現在要靠民間自力救濟
    真的是無言
    最近又有禽流感隱瞞的事情爆發
    吃是人民最基本的權利
    搞不清楚到底要這種政府是做什麼
    台灣人民都搞不定
    到底馬總統是我們的總統
    還是美國那些牛肉農民的總統
    搞清楚自己的位置吧
    權力大負的責任更大
    別再搞得民怨沖天

  14. 我最近看了一本書《紅色牧人的綠色旅程》,裡面提到賣肉牛的人都不敢吃牛肉…,說出除了狂牛病和瘦肉精之外,其他美國牛肉不為人知的黑心內幕。

    好可怕喔,再也不敢吃美國牛了。我和家人朋友們決定開始抵制美國牛肉。

  15. 今天在餐廳吃飯 看到相關的新聞
    明明看到別人辛勤的抗爭 卻有人不當一回事 甚至說風涼話
    還聽到後方傳來嬉笑聲 甚至還說:「瘦肉精能不能減肥?」之類的話語
    身為大學生 卻如此的無知
    讓我的心都冷卻了
    我雖然也不是說非常了解這件事
    但畢竟是切身的問題 還是要關注

  16. 美牛問題從頭到尾都是政治議題,不是食品衛生問題,也不是國民健康問題。
    舉個例:清朝野史大觀記載:「茶葉大黃之互市…. 俄羅斯則又以中國之大黃為上藥,病者非此不治,舊嘗通貢使許其市,易其入口處曰恰克圖,後有數事渝約,上命絕其互市,禁大黃勿出口,俄羅斯遂懼而不敢生事。」簡單來說,你不乖,我就不出口你需要的東西,即使那個東西是與人命相關的藥品。
    再舉一個近一點的例子:2010年9月7日,一艘中國漁船在釣魚台海域與日本海上保安廳巡邏船碰撞,日本以涉嫌妨礙公務罪逮捕了船長,硬是不放人。日本人很強悍是嗎?9月21日中國禁止稀土出口到日本,9月24日船長就被釋放了。因為日本高科技產業需要稀土,所以日本政府寧可被搞不清楚狀況的國民罵是豎仔,也不想讓自家產業受到傷害。一般民眾哪知道稀土對日本產業的重要性?一個中國船長比較重要(面子),還是日本高科技產業比較重要(裡子)?當然,中國這方面還是裝腔作勢地說,這兩件事完全不相關。
    現在美國把美牛和TIFA(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掛勾,明講了台灣不進口美牛就別想談TIFA。TIFA有什麼了不起?先來看看韓國與美國的自由貿易協定(FTA)在這個月即將生效,再想一下台灣和韓國有多少重疊的產業,韓國是台灣最大的競爭對手,人家簽了FTA就可以少掉多少貿易障礙,我們再不和美國恢復TIFA談判,所有相關的產業很快就會被韓國打垮。
    美國很清楚這一點,所以用TIFA來牽制台灣,很賤嗎?不會啊,古今中外全世界的國家為了自身利益都這麼做,只是手法漂不漂亮而已。想看看美國政府受到多少農業州議員的壓力,他們當然把這個壓力丟給台灣政府。所以美牛問題在於台灣政府沒把TIFA的重要性跟國民講清楚(要講清楚有那麼難嗎?)。
    台灣沒有國際地位,凡事仰賴美國老大哥鼻息,這是台灣的悲哀,但兩害相權取其輕,政府應該一開始就要先把TIFA與美牛的關係說清楚,先讓國民知道美國人就是要來欺負我們啦。接著將所有關於瘦肉精的國際性報告彙整公告,讓國民了解其中的風險,取得民眾信賴最好的方式就是公布最詳細最確實最完整的資訊,而不是你一個農委會主委說了算。
    在民眾對瘦肉精有了充份的了解、對國際政治現實有了體諒之後,政府制定出含量標準並提出一個完整的檢查與監控系統(雖然我完全不相信政府做得到,連現在在禁止的標準下都可以查到含瘦肉精的牛肉),然後再跟民眾公布我們不得不開放進口美牛。或許政府看起來很懦弱,但現實上我們就是打不過美國啊!
    這樣子大家才不會淪為意氣用事,朝野進行毫無意義的攻防戰(在我看來,那些主張禁止美牛進口的立委也是作秀啦!以為在立院喊個反對就是做到對選民的承諾,難道他們不知道美牛和TIFA的關係嗎?美牛根本就是擋不住)。
    好了,美牛進來了,國民健康怎麼辦?我只能說,在一個法令執行不確實的政府之下,民眾為了自保,拒吃美牛吧!如果你習慣採買生鮮食品回家煮,那麼不買美牛或標示含有瘦肉精的牛肉;如果你是外食客,在不確定商家用的是哪裡的牛肉,就不要吃牛肉;家裡有小孩,交待小孩子營養午餐不要吃牛肉。
    最後,如果你真的很在意食品衛生,我只能很無奈地說:「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的生意沒人做」,其它國家進口的牛肉就一定沒有問題嗎?國內生產的肉品,養殖戶就乖乖地依法不使用瘦肉精嗎?
    • 真正可怕的是財團,美牛進口,他們的利益會大量縮水,所以要反,民進黨是為了打擊國內經濟,打垮馬英九,所以要反。真正進口美牛,民眾還是照吃,因為肉質口感較佳,所以進口澳洲或紐西蘭的商人很擔心。殘留瘦肉精能吃出問題,到現在都還只停在「可能」的階段,沒有任何證據。

    • 美國瘦肉精牛肉進來並不表示TIFA一定可以簽,TIFA在1994年就開始談,美國瘦肉精牛肉只是煙幕彈,重點是瘦肉精會進來台灣,目前台灣99.9%豬肉都沒有驗出瘦肉精,一但瘦肉精開放,豬,牛,雞,鴨都會受影響,不吃肉是一回事,對台灣畜牧業的衝擊,要如何應應政府沒有配套措施,這是非常不應該的事,也是台灣人的悲哀!美國瘦肉精進口不會是台灣經濟的解套,而可能是壓垮台灣的最後一根稻草,會讓台灣未來成為弱肉強食的對像!

  17. 【根據FDA的內部文件顯示,從2002年到2011年3月,培林已造成超過218,000頭豬隻死亡或生病,致死或致病率遠超過市場上其他動物用藥。】這段是完全錯誤的資訊,但大家都不做功課,一直在引用,請參考:

    http://yopai.blogspot.com/2012/02/218000.html

  18. 上下游記者汪文豪

    補上最新的資訊:

      原文的美國作者已改為超過218,000頭豬隻產生「不良反應」。不良反應的種類很多,包括緊迫、倒臥等等。

     防檢局亦透過駐外單位向美國FDA詢問,FDA答道數字並未達218,000頭,通報數約為17萬多頭不良反應。

     在第三次專家技術諮詢會議中,台大獸醫學院院長周晉澄說,他看了一些通報的內容,雖然有的只是這17萬筆通報資料的品質各異,但他認為當中的確有些通報不良反應的內容值得注意,認為應當再要求美方針對這17萬筆的數字提供說明。

  19. 提醒:不管這個數字變成多少,文中的通報數字所謂的不良反應並非就是【使用培林】所造成,而是還有其他因素。請再明察,記者的天職是求真相。
    既然要反對,就不能跟現在的政府一樣和稀泥,我們反對者提出的證據必須沒有錯誤,不能以偏概全或刻意曲解,否則與政府現在的作為無異!

    數字上的恐嚇並不足以讓人民站在我們這一邊,真相才會!

  20. 上下游記者汪文豪

    所以周晉澄教授當天在專家會議有要求政府應當要求美方整理提供這17萬件不良反應通報的詳細內容。這17萬筆就是豬農使用萊克多巴胺所發生的不良反應通報系統,只是通報的人有豬農、有獸醫、也有Elanco的獸醫等。當然最後這些不良反應是否全部都跟萊克多巴胺有關,應該是美國FDA自行要去整理提供給台灣。

    這17萬筆不良反應的資料,是美國FDA自己承認的通報資料,當天專家會議也針對此點確認無誤。美國今天要出口肉品給台灣,有責任要針對台灣的消費者的疑慮提出說明。本文並不是恐嚇,而是認為國外既然有相關疑慮的報導,都有必要要求美方說明清楚,這是身為消費者知的權利與權益。

    另外,本文對於萊克多巴胺的報導,亦正反意見俱陳,就是希望將相關的正反資訊讓讀者判斷,畢竟現在是民主社會,任何的公共政策討論都必須讓民眾充份獲知正反資訊的情況下做判斷。

    求真相當然是記者的天職,若沒有這位美國獨立記者去追,恐怕我們就會被這個和稀泥的政府洗腦,以為萊克多巴胺完全沒有副作用

  21. 簡短快速的找了一些資料,好像不是全美國的每一個農民都用瘦肉精養牛。

    台灣的進口商多跟美國大型肉品供應商叫貨,而瘦肉精在美國是合法用藥,這些肉品供應商當然不會沒事去區分倉儲。有人叫貨就按照順序出,被抽檢到再來處理。在這種結構之下,"三管五卡"會有效才怪。

    大張旗鼓組織一個"美國牛肉採購團",由立法院長帶隊到美國每一州。串連當地不用瘦肉精的農民,簽長期採購合約,刊大篇幅報紙廣告。最後一站停在華府,和在台協會"報告"台灣買了多少美牛 – 沒有瘦肉精的美牛。

    不是每一個美國農民都用瘦肉精。
    不是每一個美國政治人物,都收藥廠的政治獻金。

    如果跟台灣交涉的有,繞到他們背後去……這種公關技巧在選戰上用的很熟,怎麼一遇到說英文的就全忘了呢?

  22. 義大利食品安全專家解釋,為何歐盟反對瘦肉精:
    http://www.cna.com.tw/News/aOPL/201207040046.aspx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