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肉精、禽流感、毒飼料….,一件件與食品生產最源頭有關的負面訊息頻頻爆發,形同是對消費者的疲勞轟炸,卻是也不斷提醒我們食物從產地到餐桌,有太多的漏洞沒有補起來。最近爆發的瘦肉精、禽流感、毒飼料,只是冰山的一角。

根據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去年(2011 年)委託各縣市衛生局到傳統市場、超級市場及生鮮超市抽驗市售畜禽水產品共計481件,有44件不符合規定,其中15件是畜產品、5件是禽產品、24件為水產品。

不符規定的內容主要是,在瘦肉精的部分:牛肉10件驗出萊克多巴胺(ractopamin);豬肉1件驗出沙丁胺醇(subutamol)、1件驗出萊克多巴胺;鵝肉1件驗出Zilpaterol。

至於其他的動物用藥殘留,包括:烏骨雞1件驗出硝基呋喃代謝物AMOZ及乃卡巴精;雞蛋1件檢出乃卡巴精;鴨蛋1件檢出氯黴素;禽內臟1件檢出乃卡巴精;石斑2件檢出還原型孔雀綠;1件驗出硝基呋喃代謝物AMOZ;午仔魚4件檢出還原型孔雀綠,其中1件同時含孔雀綠;紅衫魚6件檢出還原型孔雀綠,其中3件同時含孔雀綠;金錢仔2件檢出還原型孔雀綠,其中1件同時含孔雀綠;枋頭魚2件檢出還原型孔雀綠;文蛤5 件檢出硝基呋喃代謝物AMOZ。

姑且不論食品藥物管理局委託抽驗的畜禽水產品樣本數是否足夠,驗出的不合格比例是否具有代表性,或是這些畜禽水產品是進口還是本土所生產,看完一連串令人頭昏眼花與觸目驚心的化學名詞,政府與專家除了安慰大家不要恐慌外,恐怕更需要正視「把關台灣畜禽水產品生產源頭的獸醫不足,造成販售非法偽劣動物用藥品、疫苗與含藥物飼料添加物的『王祿仔仙』橫行農漁村」的結構性問題,導致從事畜牧與水產養殖業的農漁民聽從王祿仔仙錯誤的指示用藥,引發食品安全的問題。

人生病會找醫生診斷開立處方箋取藥,但農民飼養的禽畜動物生病,卻不是找獸醫診斷,反而是問賣動物用藥的藥販或業務員。家裡從事仿土雞養殖的台灣農村陣線青年姚量議就觀察在鄉下,與養殖農民最密切的未必是專業獸醫,反而是這些賣動物用藥的「王祿仔仙」。

姚量議說,這些王祿仔仙背景不一,有的是藥廠業務,也有跑單幫的銷售員靠行藥廠,甚至也有長期賣藥「無師自通」的小商販,絕大多數並不具備獸醫訓練的專業背景。他們因為賣動物用藥而與農民產生密切關係,以致農民遭遇動物發生疾病,第一時間未必會想到找獸醫,而是找這些藥品業務。更何況,國內鑽研畜牧與水產的經濟動物獸醫嚴重不足,「王祿仔仙」反而經常是農民的求助對象,農民也自然成為王祿仔仙兜售的對象。

瘦肉精「8號仔」的教訓

前年(2010 年)彰化、雲林、嘉義、高雄與屏東爆發多起豬隻驗出使用毒性強過瘦肉精萊克多巴胺數千倍的「可爾特羅」案,就是由馳弘有限公司林姓負責人向大陸不明男子購買「可爾特羅」,再販售給益誠生技劉姓負責人。劉姓負責人將骨粉、蒜精、鈣粉、代奶粉等加以稀釋為成品「蒜精」(1 公斤「受體素」原料,可製成200 公斤成品)後,以每公斤成品800 元至1,200 元不等之價格,雇用蘇姓男子,賣予不特定養豬戶。

許多豬農就是聽信業務員吹噓豬隻使用「蒜精」,換肉率的效果有多好,誤信使用。此外,因為目前衛生機關有能力抽驗的瘦肉精種類只有7種,業務員誇稱第8種「可爾特羅」驗不出,給它取了個綽號叫「8號仔」,慫恿知情或不知情的豬農購買「蒜精」餵豬。

「可爾特羅」案只是爆發非法使用瘦肉精的一個案例。事實上,其他動物用藥濫用的情況也不遑多讓,這從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歷年委託抽驗畜禽水產品,總能驗出非法動物用藥殘留的情況,即可窺知一二。雖然有農民明知故犯,但絕大部份農民的確是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誤用。至於為何誤用,缺乏獸醫師諮詢是很大的關鍵因素之一。


資料來源:司法院 製表:汪文豪 (點選圖片可放大)


台大獸醫專業學院院長兼教授周晉澄說,雖然獸醫系算是大學的熱門科系,但絕大多數學生都往研究小動物,如貓、狗等寵物發展,心想畢業後能夠自行開設動物醫院。反觀經濟動物,如家禽、家畜與水產等獸醫人才極為欠缺。一方面診斷經濟動物的工作環境較辛苦,另方面政府提供給畜牧水產的獸醫待遇較差,導致人員流動頻繁,經驗也容易出現斷層。

以肉品檢查業務為例,由於為配合豬隻拍賣與屠宰習慣,獸醫工作時間大部份為凌晨,生活日夜顛倒。加上肉品檢查業務是由農委會防檢局委託中央畜產會約聘獸醫擔任,在薪資待遇低與升遷管道有限,卻又被視為「準」公務員而負擔重責大任的情況下,肉品檢查獸醫的流動率非常高。

另外,目前第一線的畜牧獸醫師多為民國70年代所培養,歷經30年後,普遍屆臨退休,而新一輩的獸醫系學生又大多熱衷小動物,導致大型動物的獸醫師面臨人數不足與欠缺臨床經驗的窘境。周晉澄說,承平時期或許還可以應付,但是最近接連發生禽流感與查緝瘦肉精非法使用的情況,畜牧獸醫人力就嚴重不足。

又以H5N2禽流感疫情為例,國內有研究指出,2003年台灣最早所分離的H5N2低病原性禽流感病毒株基因,是具有美洲病毒群的表面抗原及歐亞洲病毒群之內部結構的重組病毒。專家根據病毒演化的證據及病毒主要抗原,認為台灣發現的H5N2禽流感病毒株基因,與目前國際上主要用來製造疫苗的病毒株有高度相似性及相同特徵,推測台灣發生的疫情,與非法施打劣質疫苗有關。

至於農民為何要施打H5N2疫苗?因為當年中國、香港等臨近國家陸續爆發H5N1高病原禽流感,農民擔心自己的雞隻染病死亡,在缺乏獸醫諮詢,以及在業務員的推銷下,有意或無意間施打H5N2疫苗,希望也能防止雞隻感染H5N1。由於劣質H5N2疫苗滅毒不完全,將病毒株帶入台灣環境,造成日後H5N2病毒株朝向高病原演進。

如果台灣的畜牧水產動物健康,是靠檯面下神出鬼沒的「王祿仔仙」把關,而忽視國內獸醫人數不足與科別失衡的嚴重問題,難保「8號仔」之後,不會再出現「9號仔」、「10號仔」….,動物用藥非法使用或殘留的案例,將會是不斷上演的輪迴。

 

上下游系列報導

瘦肉精事件簿:關鍵事實,隨時掌握!  持續更新!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5 則回應

  1. 植物病蟲害也是一樣的困境,王祿仔仙用藥一定比植物醫生強而有力,農民當然買帳,農委會任令農藥商利益團體胡搞五、六十年,沈痾已成絕症,有錢人買有機食品,一般人吃農藥蔬果,健保局只能加稅來收爛攤子.

  2. 就是啊,農藥行是隨便人都能開的,只要上課七天就可以擁有執照,這不適合法販毒嗎?絕症好多啊要如何才能砍掉重練呢?

  3. 現在水產養殖在許多養殖區都有由各縣市疾病防治所設立的服務站來協助生產者檢驗水質及魚病  若魚體檢出病狀  會建議生產者施用何種藥品 
    所以  魚病  是有合格的建議用藥可以防治
    但是基本問題是 
    養殖密度過高  超出養殖池的生態容許量   所以會不斷生病出問題  須要投藥….. ( 而 禁藥的藥效通常都比較快 )

    產銷環節不當  生產者所能拿到的利潤  跟本不足以彌補家用  必須以提高養殖密度  提升產量來賺錢…..

    商品來源不透明  使得中間商人有各種機會向生產者壓低進價   致使生產者當季利潤不足

    當消費者都知道所購買的生鮮品  ( 蔬菜  水果  雞  鴉  魚 ) 是哪一位生產者的產品  而指名購買  中間商就不敢隨意砍伐該生產者進價    生產者就會獲得該有的生產利潤   足以養家活口  他們會努力生產出有品質的產品 

    試想  名利雙收的生產者  還會亂投藥?  ( 除非頭殼….)    

  4. 新知识 充电学习了 能够转载吗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