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作者為成大環工系學生,曾在克羅埃西亞當交換學生學習農業(目前已回台灣),寫下系列文章,介紹在當地的「空屋生活」(squat)以及農業觀察。本文為系列之末,閱讀其他系列文章,請點選這裡

台灣:夢幻香蕉與昆蟲煎熬之地?

聽說在歐洲要做有機農業比台灣簡單很多,因為寒冷的冬天會殺死大部分的蟲卵,所以隔年的蟲害比較不嚴重,難怪我在那邊那麼久,而且還待在一個很有資格被稱作「荒涼」的地方,竟然都沒遇過蚊子,在德國連隻德國蟑螂都看不到…

但台灣真的先天條件就比別人差嗎?我還真的一點都不覺得…從我放在窗邊過一個晚上就變成剉冰的那杯水就可以知道,這樣子的冬天根本沒辦法種出甚麼食物阿!

每 次我跟一個外國人說來台灣就要學會晚上跟蚊子的嗡嗡嗡一起睡覺、餐桌上的食物不可以放超過一個小時不然會有蟑螂或螞蟻,還要小心被蒼蠅突擊,他們就會覺得 台灣好恐怖說死都不來,後來我再講木瓜、芒果、香蕉…他們似乎將芭蕉視為一種傳說中的夢幻香蕉,欣賞那群素食者在美味的熱帶水果與恐怖的蚊蟲間煎熬的猶疑, 應該算是一種我身在異鄉的娛樂吧。

我們要去拿一些大便!(We are going to get some shit!)

image001

雖然我剛進squat的時候就有看到一些植物 了,但都還是實驗性質的規模非常小,只有幾顆超小的彩椒和番茄。冬天一到雪一蓋下來我就沒再注意過他們了,不過就在寒冬將盡,春天不遠了,而我也正要離開的時候,大夥開始熱烈的討論著新的一年的耕種計畫,如果要種東西,屠宰場這邊實在是有太多太多的地方可以種了,但因為種在外面很有可能會被地主說閒話或是 破壞,最後大夥還是決定先把範圍放在客廳外的平台上就好,比較近而且那種一打開窗戶就是菜園的夢幻畫面似乎已深深的耕植在大夥心中了。

要在碎石子鋪成的平台上種植,土壤便是第一個要解決的問題,得找個時間到附近去挖一些土壤過來,當時他們講到一個我覺得很有趣但不知道是真是假的事情:Alex說要挖土就去看那些有長咸豐草(或是某種刺刺的草)的地方,花開得越好就越適合,聽到這個,我突然好希望有一天也可以在路上信手拈來的說這裡 有這種花代表這地方銅離子濃度很高之類的宣言……

就在我離去前,老弟走出他自己的旅行,從台灣跑到德國再一路殺到克羅埃西亞來確認他老哥的安危,就在最後幾天的某個下午當我和老弟回到客廳時,Alex和Kruno正要出去問我要不要一起去,我問要幹嘛,(還是中英對照好了)

他說:我們要去拿一些大便!(We are going to get some shit!)

這群歐洲人的流利英文基本上都是從美國影集或好萊塢裡電影裡學來那種不怎麼營養的英文,而克羅埃西亞人又是我看過唯一一個會把滿口髒話當作民族驕傲的民族,對超像矮人的Kruno來說,大便幾乎是萬物的代名詞。

所以聽他講shit時我完全不疑有他的回:你說的大便是甚麼東西(What is the shit you are talking about?)

結果他聽到整個爆笑:

大便就是大便!不是我平常說的那種大便啦,是真的大便,我們要去拿一些馬大便來當肥料(Shit is shit!Not the shit we talk everyday, it is real shit, we are going to get some horse shit for fertilizer)

他還很貼心地做了一個馬大便該有的動作給我看…

真的給他們找到馬了!

image003
遠方的兩個警衛很悠閒的在看笑話。

為了要育苗他們做了一個有玻璃蓋的木箱,我們都叫它種子床,除了稻草他們還想要放一些肥料,便把腦筋動到了馬糞身上。

聽起來很不合邏輯吧,這群沒車沒錢的傢伙要怎麼在一個國家的首都市中心去找馬糞?很巧的是我們這個地方以前是屠宰場,而屠宰場的對面,就是薩格勒布大學的動物學院…真的給他們找到馬了!

雖然外頭正下著雨,但是這種在雨天披上破垃圾袋從屠宰場推著賣場購物車到動物學院跟大學教授要馬大便的觀光行程實在是太絕無僅有了…於是我跟我老弟便跟了上去。其實還好有下雨把雪融掉了,不然購物車根本無法在雪地中移動,我們就必須扛糞了。推著購物車在雨中跑了十幾分鐘,終於來到了動物學院裡面,而在門口的巨型垃圾箱裡冒著煙等著我們的就是……馬糞,它真的在冒煙!

Marco雙手插進去混著稻草的馬糞堆裡翻開便有一股強大的熱氣往大夥臉上衝上來,這馬糞發酵的能力還真不是一般堆肥可以比的,雖然不太臭但感覺還是有點尷尬,大夥手忙腳亂地把一坨一坨的馬糞往購物車內丟,Marco一邊丟一邊瘋狂地大喊著不要拿稻草他只要大便。

搬回來的馬糞被放在一樓門外(反正也不會有人想偷)。幾天後,就在我要離開的下午,Alex和Marco準備趁著美好的陽光將購物車裡的馬糞運上屋頂的種子床,他們用從屋頂吊桶子下來裝馬糞的畫面實在是太可愛了。

每個人都說我回台灣一定會不習慣,果然…

終於,我離開了克羅埃西亞,離開了這個神奇的屠宰場,離開了這群瘋狂的好朋友,離開了那些把人類當寵物的鬼狗狗們,離開了那張被我當成床的砧板……回到了這個我們稱為現實但卻越看越荒謬越不真實的世界,每個人都說我回來一定會不習慣,果然。

在 台灣難免會想念那邊吧,想念半夜在市中心推著購物車撿垃圾家具,想念一早起床到工作室拿個斧頭砍柴升火,想念早上十一點準時到麵包工廠流著口水等隔夜的麵 包,想念下午跟Mariana到菜市場去跟阿姨們拿賣不出去的那些蔬菜水果,想念那些沒有電燈只能點蠟燭的晚上,想念那三台被十個人輪著用的電腦還有唯一一個還不准看youtube的網路USB,想念那些被我有事沒事拿起練雜耍的球球和橘子,想念那種用空果醬罐裝啤酒痛飲的派對,想念那些因為大家都懶得煮結果搞到臨晨十二點才有得吃的美味晚餐……

當然最想念的還是那群室友們,雖然他們講我壞話都故意用克羅埃西亞文講,雖然他們常常需要跟我借 錢,雖然那幾對情侶整天在我面前抱著親來親去閃我,雖然他們每次都鬧到四五點才睡覺完全不顧慮我這個隔天早上要上課的學生,雖然他們發現我沒抽過大麻時所露出的表情非常機車……我真的好高興好高興可以認識他們。

不久前,看到他們PO上了菜園的照片,我看的超興奮的,腦海中浮現那些傢伙們異常容易滿足的表情,問了他們到底種了哪些東西,但我想就不等到果實收成的時候了(怕記憶消退)

image004image010
(左)離開時大概是這樣空空的吧(右)蕃茄才差一個月就漲的超茂盛的@@

image005
這是甜椒跟青椒吧,克羅埃西亞的氣候好像很適合,菜市場一大堆,後面那個雨水蒐集氣超級帥的,那條從天上橫跨像巨蟒的管子是我們費了好大心血才架好的水管,原本只適用一般的橡膠管,結果只要晚上忘了拿回來,管子就會整個結凍,就只能燒雪了…,所以後來大夥圍上口罩像恐怖份子一樣跑到廢棄的屋頂採了許多泡棉回來裹在水管上,大家冬天才有穩定的水可以洗碗。

image006image007
(左)在歐洲超愛吃的夏節瓜!!!旁邊那些桶子全部都是裝雨水的(右)看不出來種什麼,但我喜歡這個造型
image008image009
(左)至少薰衣草還算非常好認。(右)Antonia說她種了五種不同的番茄,蕃茄很重要因為有番茄醬做義大利麵和披薩都很方便

後記:再會啦,你們這群反法西斯反資本的無政府主義夥伴們

偶爾會聽到有人說”克羅埃西亞有squat耶,有空一定要去見識見識”,聽到其實還蠻尷尬的,因為這間屠宰廠squat只有兩歲,全歐洲應該沒有幾個比他還年輕的空屋,雖然我個人非常喜歡這個地方,但我很確定它絕對不是最成熟的,也不是最值得參觀的,現在台灣人已經成了這間屠宰廠除了克羅埃西亞和塞爾維亞人 以外最大的訪客團了….

這不是不好啦,至少他們很愛有人來玩,但是還是要知道這絕對不是什麼克羅埃西亞的特產之類的,這個玩笑跟現實差太多太多了,

西班牙義大利或德國到處都是數十年甚至上百年還有上百人的空屋組織,丹麥的Cristiania則已經變成觀光景點了,這邊的人偶而會跟我說一些其他地方的案例,有些真的有規模龐大到幾乎可以稱作地下政府了,有些則會像鬥陣俱樂部裡面那樣規劃著有點荒謬的反抗活動,而在這邊呢?

也許他們的想法跟我比較接近吧,這些人們只是想要嘗試證明在現有體制之外的生活方式是可行的,而且他們還真的過的很開心,這正是給正在被現有體制奴役著的人們的一個選擇,絕大多數的人之所以 願意繼續待在他們討厭的生活模式裡,不是因為他們不想改變,而是他們不知道其他選擇。

一昧的漫罵資本主義基本上沒有任何實質的效益,大家都知道它爛,但如果硬生生的把它毀掉,這樣的做法其實只會造成更大的傷害,如果出現了一個可以讓人們自由選擇去向的方案,當越來越多人選擇離開資本主義,那它就會慢慢死亡 被淘汰掉,這樣便可避免歷史上每次革命後都會造成的恐怖黑暗時代吧。

最後,再會啦,你們這群反法西斯反資本的無政府主義夥伴們。

image012

image011
還有些沒有照片的就是一些洋蔥大蒜草莓還有一大堆沙拉吧,我不知道他們長起來會如何,好不好吃,但我確定他們絕對沒有用農藥(買不起XD),好啦他們是都用樸門的理念來種的,所以我真的好想在那邊看他們的成果喔,也許他們真的可以就這樣一步一步的脫離對菜市場剩菜的依賴。

延伸閱讀:

克羅埃西亞空屋筆記系列文章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