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濫用除草劑問題嚴重,宜蘭縣政府前天通過「宜蘭縣除草劑使用管理自治條例」,規定只有農業區可用除草劑,但如果農地內,取得3分之2面積的地主同意,主管機關也可以公告不得使用,希望有效管理有機、友善耕作的土地。

不過宜蘭友善環境小農楊文全認為,縣府立意雖好,但可能影響慣行農民的生計,而且大家天天打照面,「我下不了手」;農委會防檢局也對「少數服從多數」持保留態度,認為執法有困難。

非農用地用除草劑罰1~10萬,5月前送議會

98c953f09ad5
宜蘭縣環保局局長陳登欽(資料照片)

宜蘭近幾年推動有機產業不遺餘力,前年底便公布除農業區外,一律禁用除草劑,去年開始制度化,18日縣府創全國首例,通過「宜蘭縣除草劑使用管理自治條例」,規定只有農業區和專供農作生產的土地,可以使用除草劑,而且專供農作生產的土地,不能在水利用地、住宅區、行水區、生態保護用地等。

宜蘭縣違法使用除草劑的區域,以住宅區、社區未開發的空地為大宗,自治條例一改農委會《農藥管理法》規範對象,從「作物」改成「區域」,預計5月前將自治條例送進議會,違者可罰1~10萬元。

宜蘭縣環保局局長陳登欽表示,《農藥管理法》是保護「作物」,若住宅區、河川地種農作就無法約束,自治條例則是保護「人」,因為除草劑根本不該進入民眾的生活領域。

其實現行農藥管理相關辦法便正面表列,何種作物才可使用何種農藥,雜草從來不在表列範圍;換言之,農業地區外,本來就不能使用除草劑,只是多年來從未嚴格執法。宜蘭縣自治條例更特別規定,農業用地一定的區域,取得3分之2面積的地主同意,主管機關也可以公告不得使用。

陳登欽說,宜蘭有許多農民想投入友善、有機耕作,但旁邊的農民不願配合,依舊使用除草劑,透過這個條款,可以協助有意願投入的農民,也能集中友善耕作土地。

自治條例並未明確定義申請區域規模,陳登欽說,只要附近有適當的隔絕,都能算一區,例如水圳、馬路、農民自己做的隔離帶、河川,像是安農溪和行健溪中間夾著的狹長土地就是一區,初步判斷10公頃以上較有效率。

2-3

少數服從多數,農民憂影響生計

宜蘭縣府雖積極,但農民卻有不同想法。前年來到宜蘭、創立「倆佰甲」新農團體的農民楊文全認為,雖然縣府立意良善,「但其他三分之一怎麼辦?」慣行農法的農民用除草劑沒有罪,若強迫他們不用,可能就像都市更新一樣,用多數人意見,影響少數人的財產。

事實上,「倆佰甲」在宜蘭內城耕地將近十甲,全都不用農藥,卻包圍著一塊慣行農法的土地,而且就在楊文全隔壁,他們好說歹說,農民就是不願改變。

楊文全說,農村的人際網絡很重要,大家每天都要見面,「若真要動用此條例,我下不了手,」推廣友善農業必須謹慎,政府可能要思考,如何用鼓勵代替懲罰、禁用後怎麼輔導農民,找出一個讓其他三分之一的人都能接受的方法。

中央主管機關、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對地方政府強化管理樂觀其成,副局長馮海東表示,自治條例應沒有抵觸中央法令的疑慮,但噴除草劑能否適用「少數服從多數」,可能還要再討論,況且此條款附帶罰則,如果宜蘭縣有共識當然可以推,但若意見分歧,宣示意義可能大於實質意義,執法難度不低。

首創除草劑流向追蹤

chucao-600
除草劑危害土壤(圖片提供/劉志偉)

除了農地可否使用的爭議,人力也是一大問題。自治條例明確將水利溝渠排除在農地範圍外,先前宜蘭水利會曾抱怨,全縣有9千多條溝渠,灌溉溝渠、農路,也都是廣義的農地,用人工除草根本清不完。

但由於下月將進行水利會選舉,現任會長許南山謹慎表示,自治條例只是送出縣府,還要經議會審理,需等情勢明朗,暫時不便發表意見。

推動立法的陳登欽則堅決地說:「乾淨、安全的土地,從來不是便宜的,用便宜的方式解決是本末倒置」,希望回歸公共管理應有的做法,而且以往都讓農藥商賺走公帑,用人力割草,可以製造就業機會,政府部門應帶頭,宜蘭縣府已經添購十台割草機,若有需要可以向縣府申請。

此外,自治條例也創全國之先,追蹤除草劑流向,購買人須出示農民的相關證明文件,販賣業者要登記購買者姓名、地址、電話等基本資料,記載防治對象、地點及購買數量,比現行《農藥管理法》還要嚴謹,希望從源頭就開始把關。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4 則回應

  1. 台灣濫用除草劑問題嚴重,宜蘭縣政府前天通過「宜蘭縣除草劑使用管理自治條例」,善哉之舉!值得鼓勵!

  2. 宜蘭縣政治能帶頭率先發揚對的事,成為全國表率,喚起大家信心,讚賞執政者魄力

  3. 如香煙,課重稅。

  4. 除草機最終進到我們身體裡,早該禁了,慢性謀殺,怎能放縱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