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水營古道,西自屏東枋寮,東到台東大武,全長四十七公里,有著五百年的台灣歷史。卑南族、排灣族、荷蘭人、平埔族、漢人、日本人,在這條古道上交易、販牛、探親、探金、討伐、逃難。

長期研究台灣古道的徐如林、楊南郡,近日出版《浸水營古道》,書寫這條古道的故事。這條古道曾是橫越中央山脈的步道中,使用率最高、越嶺點最低、使用時間最長的一條,也曾無人行走被荒廢遺忘長達二十多年。

10247363_855033621179076_5976455992143444135_n
(前坐者)長期研究台灣古道的徐如林、楊南郡(圖:林務局提供)

探金、逃亡都走在浸水營古道上

浸水營古道,是枋寮到大武間最短的距離。沿著中央山脈大樹林山(大漢山)東西兩條長稜而開,越稜線標高1430公尺,坡度平緩,因此幾百年來都是南台灣東西兩岸往來的重要通道。

四百多年前,浸水營古道就是一條重要的交易管道,卑南族帶著熊掌、鹿茸、玉石、金片等特產,到西部與馬卡道族做交易,交換食鹽、鐵鍋、農具、布匹等生活用具。

荷蘭人佔領台灣後,發現當時台灣南部的平埔族西拉雅族,不論男女,胸前都配戴著金鯉魚樣式的純金薄片,還有金手鐲、金耳鈎。這些黃金都是透過浸水營古道,從台灣東岸運到西岸的,這引起荷蘭人的探金熱,多次走浸水營古道到台東、花蓮尋找黃金。

浸水營古道,除了探金、交易,也是條逃亡之路。清朝時,林爽文在台起義抗官,被清軍追打,林爽文的部眾打算經由浸水營古道逃到台東,不過被親官府的卑南族阻攔,只好返回枋寮,被清軍逮捕。事後乾隆皇帝還招待三十位原住民頭目到北京,其中一位就是日後被稱為「卑南王」的比那賴(Pinalai)。

1-1
(左)浸水營駐在所遺址(右)木炭窯遺址

卑南王比那賴 引農耕技術到東岸

比那賴來自卑南社,他沿著浸水營古道,到西岸的水底寮開設交易所,販賣東部的特產,並買進卑南仁需要的生活必需品。他還把漢人的耕作技術、器具引進到東岸,例如以牛犁田、用大水桶取代麻竹筒裝水、石磨做食物加工、牛車提升搬運量等。

卑南族著名的音樂家陸森寶(1910-1988)為祖先比那賴創作歌曲:

比那賴他教我們農耕與插秧
我們按照他拉直線的方法插秧
直到對面的田埂
這是卑南王的妙法
他完成了開往西邊的道路

 

數百年來的牛道 見證「牽牛割」行業興衰

浸水營古道也是重要的「牛道」。台東曠野水草充足,適合牛隻放牧,因此浸水營古道從荷領台到戰後初期,一直是牛販從東岸趕牛至西岸的必經之路。日治時期,台灣東部放養的水牛、黃牛數量最多有兩萬多頭,當時的熱門行業之一便是「牽牛割」,從東部出發,少則牽二、三十頭牛,多則上百頭,成群走在浸水營古道上,牽到枋寮、水底寮一帶後,西岸牛販出價往往是東部的兩倍以上。

一直到一九七一年左右,還有牽牛割這個行業,牽著牛走在浸水營古道上。但不久後,農會推廣耕耘機,牽牛割這個行業也就步入歷史了。

此外,由於國民政府在浸水營古道的東段實行軍事管制,這條古道因而逐漸被遺忘了二十多年。一九九○年代初,楊南郡進行台灣古道調查時,才又重新發現這條古道。

楊南郡說:「我當時和台大登山社的學生爬這條古道,一開始根本找不到路,古道像是被一片綠色大海淹沒,後來是找高個子的學生爬到樹上看,才有點眉目。我在踏查台灣其他古道都沒遇過這種情況。」

1538886_855029061179532_3957670998402875168_n

走在古道上 連風都有顏色

10151291_855034277845677_8132589706965644221_n

如今,經過楊南郡與徐如林的實地踏查、文獻耙梳,浸水營古道的五百年故事得以重現世人眼前。再加上林務局以自然工法整修這條古道,成為適合一般民眾走訪的「浸水營國家步道」。

「我們快快樂樂地走浸水營古道,連風都有顏色。」楊南郡說浸水營古道保存了豐富的人文史蹟、自然美景,走一趟古道,就像是以古道為線索,走進台灣的歷史。

(關於浸水營古道的交通資訊,可參考這裡)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