蚯蚓為了生存,每天可以吃掉自己身體三分之一重量的枯葉、枯木、各式各類的微生物和動物的腐屍。為了吃得好,吃得飽,蚯蚓不惜在泥土裡亂鑽。吃到哪,鑽到哪,名符其實的為口奔馳。牠在吃的過程,造就了一個又一個透氣的小洞穴,使泥土鬆軟,既容易令植物根系擴散,又讓水分滲透到泥土各處,使根部無後顧之憂,盡情伸展,蚯蚓留下的便便(實為腐殖質)更令泥土營養更豐富。當然蚯蚓也有被鳥和蟲子吃掉的時候,所以牠也是食物鏈中不可或缺的一員。

249028_10151612768721181_1794169061_n
素食餐廳的廚餘

我們農田裡的蚯蚓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蚯蚓。牠們不只有枯葉,枯木吃,更常有城市來的寶。這包括廚餘、豆渣、紙皮和鄰居水牛的便便!廚餘來自農夫、朋友家和城裡一家素食餐廳吃餘、過時或不合吃的菜頭菜尾、水果、雞蛋、米飯、麵條等;豆渣來自附近的一所豆腐工廠,過往他們的豆渣有價有市,可以當豬飼料,但農業式微後,只能每天付錢叫垃圾車來把豆渣丟到堆填區(屈指一算,我們少少一個15,000平方尺的農場,每月消化掉豆腐工廠半噸的豆渣呢!);紙皮則托鄰近的茶水檔把他們載貨用的紙皮箱留住,我們定時去收。我們把這些城市人逼不急待要掉的垃圾收回,和蚯蚓一樣,無非為了有東西吃。農場接收了廚餘和紙皮,會造成自家堆肥。堆肥多用作植物的基肥,在播種前使泥土養分更豐盛,成為通氣,保水的有機溫床,讓植物在良好的土壤中成長。豆渣則多用來追肥,一來補充基肥的不足,二來讓植物有充分的養分開枝散葉。

 

IMG-20140918-WA0000
紙皮+廚餘+汗水+時間=自家堆肥

如果你翻開我們的泥土,會看到蚯蚓手(腳)不停,口不停透過進食和鑽洞改善土壤。我們農夫則透過接收都市垃圾,借助大自然的力量,把垃圾轉化為對農田有益的有機肥料。我們也會每天到村口垃圾站尋寶,找別人不要的傢俬,地盤木材拿來修橋補路、製成培苗架或長檯、剩下的則燃燒成火灰肥。難道你還看不出來?我們農夫就是城市的蚯蚓!不單減輕了堆填區的壓力,還透過轉化,把垃圾變為農場的資源,植物的養分,再變成桌上的佳餚。

香港作為一個貿易通商港口,每天輸入大量資源,不斷累積,但資源又不能被城市完全消化,只好不斷的視此種累積為要處理的垃圾。而農場不但生產食物,還可以幫助消化城市不斷溢出的垃圾(資源)。當然你會問我,一個少少農場起到什麼作用?那恐怕也要問問泥土裡的蚯蚓,能否趕得上在土壤被污染到不可逆轉前,協助土地康復?但或許更應該問的是,為什麼香港只有這麽少的農田去維護水土、去生產食物、去消化城市的垃圾?如果你翻開香港的地圖,你會看到豐盛的農地,透過與城市的良好互動,維護水土,種出健康的食物嗎?還是我們會看到貪婪的人們手(腳)不停,口(說過)不停地要蚯蚓搬家,用石屎蓋住農地,繼續帶來不可逆轉的傷害?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