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這兩年間,關心台灣農業與社運的朋友或許對於浮濫徵收農地的議題並不陌生,但這個現象不獨出現在當下的台灣,跨國資本與政商壟斷圈地事件在各地層出不窮。

去年(2011年)底在非洲馬利(Mali)召開國際農民反土地掠奪大會,各國農民齊聚交流各地小農流失農地的嚴重性,並擬定行動宣言與方案。農譯小組在農民之路來訪前夕,翻譯這場會議的結論報告,節錄部分內容在上下游發表,希望讓台灣的夥伴與農民們也能了解當前國際小農運動的論述與資訊。

農譯小組由一群來自台灣各地、關懷農業的翻譯志工組成,過去兩個月來協力翻譯美牛與國際農運的關鍵文件。翻譯全文刊載於此次農民之路訪台演講時會發送的手冊中。英文全文下載請見文末連結。

——————————————————————————————————————————

那些人以為非洲是蠻荒之地,以為我們既無知又不會思想,他們可錯了。
我們是人,我們知道自己要什麼。我們會奮鬥,直到勝利。

一位來自辛巴威的與會者的發言

世界上土地掠奪的事件一直持續遞上演著。從歷史上帝國主義對於殖民地各種天然資源的掠奪,到近期透過國家和多邊國際機制在世界各地進行著土地掠奪。這樣的掠奪形式是相當多樣的,從當地政府與資本家的小規模土地掠奪,到2007年糧食危機後,以國家和財團,為了獲取在海外穩定糧食供應,所造成的大規模土地掠奪。

由於地利肥沃、且土地較其他地區便宜,非洲大陸受土地掠奪的影響最深。除了非洲,土地掠奪同時也發生在亞洲及拉丁美洲。以下是來自不同大陸的小農與家庭農民的證詞與分析。

亞洲

我們注意到,在亞洲,鄉村地區的經濟狀況在惡化,特別是對包含男人與女人在內的農民與小農而言。該被譴責的因素有下列幾點:

1. 公部門補助與支持滑落

許多亞洲國家的經濟與財政政策聽從國際金融組織的號令,例如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然而,政府也採取獨立於這些組織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包括削減教育、醫療、供水與電力預算,以及對於農業的補助。

這意謂著農民及小農家庭在這些方面都面臨很大困難。對家庭農業補助的減少提高生產成本,同時,由於一般而言,政府不再有保價政策,農產品的售價降低。因此,本土農產品必須跟廉價的進口農產品競爭。由於無法償債,小農與家庭農民負債,並失去土地。

2. 經濟、社會及文化危機對鄉村地區的影響

務農越來越難以維生,許多小農與家庭農民被迫離開土地。這產生非常嚴重的後果,引發包含印度、印尼、柬埔寨、泰國、菲律賓,以及尼泊爾各地的自殺潮。此外,小農中的男性,特別是女性,已成為本國內或境外移工。在特定的國家,繁盛的性產業招募大量的鄉村青年女性,並迫使她們工作。

3. 在鄉村地區,水源成為嚴重的問題

在源頭之處的水將近被私有化(泉水、湖泊,或河道)。跨國公司控制水生產,小農與家庭農民,包含男性與女性,無法取的水源。亞洲有許多森林被”carbon credit programmes to reduce emissions from deforestation”(簡稱REDD計劃)與其他保育計劃所垂涎。在印尼、泰國、柬埔寨,與印度,原住民被從森林驅逐,失去維生工具。

4. 在亞洲,土地掠奪是老問題,也是新問題

在殖民時期,殖民權力(由私人公司所代表)為了採礦、種植莊園、不同產業等目地奪取土地。我們現在所處的是新殖民主義的時代:亞洲政府採用相同的中央集權的政經力量模式從自己公民手中奪取土地,也從他國的公民手上奪取土地。

5. 民族國家政府懷有新自由主義政策與意識型態

國家政策被銘刻於市場資本主義之中-在糧食和投資上是自由市場。政策與法律支持跨國企業的投資,例如在印尼、泰國,與柬埔寨的例子。

6. 跨國公司及政府奪取土地

為了創造大型種植莊園以進行工業或食物生產、採礦、大壩或其他基礎設施,或觀光計劃,跨國公司與政府奪取大量土地。當他們奪取土地時,我們也失去生態系、文化、知識,以及人群。

7. 鎮壓包含男性與女性在內的小農

當在地人群抗議或不願讓步時,小農及家庭農民即被逮捕。當護衛他們的權利時,這些鄉村工作者和原住民被認為是罪犯。許多農民之路的成員變成法律程序的受害者。許多人遭受牢獄之災,被警察、軍人或准軍事人員擊傷,有些甚至被殺害。

8. 亞洲的投資急流

在美國與歐洲的危機之後,許多投資客轉向亞洲以擴展他們的商業操作。 同樣地,亞洲企業也在亞洲與其他地方投資。政府取得投資客所需要的土地,並以補助的費率給予大企業財政優勢及所有所需的服務,以及產品與利潤的無限出口。勞工、小農,與環境在這個地區不享有任何保護。

總結來說,我們已指出在我們對於土地掠奪的鬥爭中所面對的一些重要挑戰:

在特定地區的軍事化程度增加,軍人佔有許多土地。
國家對人民的土地權利的保護持續地降低,國家也拒絕把全面的土地改革制度化。
私人銀行越來越有力量,並控制大量土地與自然資源,且影響政策。
土地掠奪正在被合法化。
對於這種發展的佔優勢論點合理化土地掠奪,並得到許多學界與非政府組織的支持。

拉丁美洲

3-2latin america
(圖:土地被奪走的農民們正集結前往瓜地馬拉的首都進行他們的土地權利抗爭。2012年3月。CLOC/Via Campensina提供)

在拉丁美洲,社會不公與土地集中的情況非常嚴重。這是長時間歷史過程所累積下來的結果:自數百年前殖民者的入侵,到後來民族國家的成立,以及近幾十年來新自由主義的衝擊。

最近幾年來一個新現象嫁接於不平等與土地集中之上:許多本國的或跨國的農工業(agro-industry)與金融公司掠奪了大片的土地。從現在開始,農業、水資源、食物以及其他的自然資源,是這些大金融資本主要的掠奪目標。大型的農業投資客加速農產品生產、加工,與商品化的集中化,並更加地依賴化學資材。

在拉丁美洲以及加勒比海地區,農工業計劃以及包括水力大壩、露天開礦(包括鐵、銀或其他礦產)等大型開發計畫,將包含男人與女人在內的農民與家庭農戶趕出他們的土地。這類的土地掠奪日趨頻繁,自然破壞了過去土地改革的努力。其結果是土地越來越集中於資本家之手,因此我們正見證著一場「反土地改革」。我們認為許多政府是這些土地掠奪的幫凶。

這些大資本企業甚至將社會運動罪犯化。宏都拉斯在2010-2011期間的一年之間,就有50個小農與家庭農夫被殺害。在同樣有許多農人被趕出並失去他們的家園土地的瓜地馬拉,則有三個人被殺害,許多人被捕入獄。

這個現象在巴西以更大尺度的規模在進行當中。在帕拉州(Para State)有五個人被殺,而他們都是努力保護亞馬遜土地的當地領袖。這些反抗的努力也同樣發生在巴拉圭以及阿根廷。哥倫比亞所面臨的是武裝鬥爭。海地是個小國,但也在對抗這些掠奪勢力。巴西政府正計畫要在巴西、海地以及多明尼加成立「自由區域」,在那個劃定區內的居民統統都必須遷移。

在宏都拉斯有個特別令人震撼的個案稱作Bajo Aquan。因為我們的土地被不公平地讓渡給一些種植油棕的大地主,近兩年我們不斷地進行土地抗爭。為了要恢復土地權利,一個大約由五百個家庭組成的組織決定要將那些原本屬於自己的土地佔領回來。在這個過程中,50個我們的朋友被殺,而兇手是地主的保全以及國家的警察與軍隊。

在拉丁美洲,在這些土地改革的抗爭中,農民運動持續被強力地動員。不過我們也有較振奮人心的土地改革經驗發生在古巴。此外,在「美洲人民玻利瓦爾聯盟(the Bolivarian Alliance for the Peoples of Our Americas, ALBA)」裡的國家,目前包括玻利維亞、委內瑞拉、古巴、厄瓜多、尼加拉瓜、多明尼加、聖文森特(Saint Vincent)、格林納丁斯(Grenadines)、安提瓜(Antigua)和巴布達(Barbuda),也正在發生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在我們土地改革的抗爭當中,我們刻正面對的是多國與跨國的資本,而他們比本國的企業以及政府單位更加難以對抗。我們努力要捍衛我們的土地與領土。我們也同時捍衛另一種農業的模式;這類農業模式重視生態、將餵養人民而非車輛作為食物生產的主要目標,同時強調女性與年輕人的參與。土地改革以及土地與領土的抗爭,是食物主權的基礎。我們與所有在鄉村地區奮力不懈的人們站在一起,包括那些因此而被殺、受傷或是被捕入獄的人們。我們請求讓我們以一分鐘的默哀,來向那些在奮戰中失去生命的人們表達團結之意。

資本主義的生產與消費模式所帶來的氣候危機影響著所有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尤其那些依靠農業維生的人們。當前,終結資本主義已經不只是一個社會目標而已,它已經變成讓人類與地球生存下去的必要努力。我們必須終結那些造成氣候與社會危機的農產工業化(agro-industrial)、高度集中化以及以出口為導向的發展模式。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