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農業處昨天推出「宜蘭嚴選」農產品牌,由縣府輔導、抽檢農藥,標榜無農藥殘留,首波1萬2000公斤高麗菜,預購6天就銷售一空,成功打響第一炮;不過由於高麗菜是生鮮蔬菜,難以儲藏,這次有許多大型餐飲業者,受限倉儲和農民產量,只能採購一天的量,凸顯政府在培育友善環境農民、安全農業時,適時催生「友善盤商」的重要性。

12250064_1184007261626850_8597083944402767252_n

不走精緻高單價,以大宗、慣行蔬菜為主

這幾年許多縣市政府都以地方為品牌,例如台南尚青、高雄首選,相對於其他縣市主打高單價的精緻蔬果,走直銷、零售路線,宜蘭嚴選卻鎖定大宗、慣行、生鮮農產,輔導農民安全用藥,例如高麗菜在中後期包葉後,就改用生物農藥蘇力菌,由縣府抽驗把關,合格者媒合餐飲、通路認購。

之所以這麼特立獨行,主要是先前宜蘭農舍修法時,縣府看到許多農民唉嘆農業產值低落,賣地蓋房成為最後的希望。「一定要提升產值,而且要從大宗、慣行農業開始。」農業處處長楊文全說,今年七月就和南山蔬果合作社社員高佳文談好安全用藥,過程中不斷訪視,最後確認沒有殘留,就由縣府以末端價每公斤25元幫忙銷售,農民實際獲利比交給盤商多。

宜蘭縣府的目標是翻轉慣行農民的生產習慣,最終讓商家直接和農民契作,這次企業、餐飲業者認購的高麗菜量,占了農民產量8成以上,光是知名鍋貼水餃專賣店「四海遊龍」就有4000公斤,未來預計推出宜蘭嚴選米、蔥、蒜、桶柑、金柑等等。

跳過盤商集貨,挑戰供銷穩定度

但以大宗蔬果為目標,勢必得解決後續的運輸、倉儲問題,這是傳統產銷制度中的盤商角色。
在傳統慣行運銷市場中,盤商「喊水會結凍」,以這次行銷的高麗菜為例,高佳文的田地面積約2.4分,就可產出1萬2000公斤,將近1萬5000顆高麗菜,以往高佳文都是採收當天交給盤商,用大卡車一車車載走。

大型盤商有自己的倉儲設備,運走各個農民的菜後,看市場需求分批釋出,賣給其他更小型的盤商或零售、通路商,餐飲業者再和中小盤或直接跟大盤購買,但絕少直接接觸農民。盤商的任務就是確保餐廳買得到菜,農民努力種植的作物賣得出去。

這次高佳文跳過盤商集貨,直接由合作社的卡車運送,但合作社並無冷藏倉儲設施,購買業者須自行想辦法。有業者本預計購買400公斤,最後連100公斤都不到,並非嫌太貴,而是冰箱塞不下;悟饕池上便當也有類似的問題,購買800公斤高麗菜,只夠供應宜蘭店一天的量。

以往悟饕池上便當都是直接跟其他蔬果合作社買菜,悟饕池上便當董事長李照禎說,餐飲採購最重要的就是穩定,「不論颱風下雨,每天都要有菜。」食安事件後大家都想找安全的原料,這次縣府掛保證、輔導在地蔬菜是很好的開端,未來也會配合參與,不過希望供銷能再穩定一點。

12246865_1184007471626829_3196545817312458023_n
南山蔬菜合作社社員高佳文(左)和宜蘭農業處處長楊文全(右)

盤商不是不好,而是不夠透明

許多人一聽到盤商就皺眉,甚至和哄抬菜價的「菜蟲」劃上等號,不過積極研究台灣運銷制度的「好食機」創辦人謝昇佑認為,盤商有其專業,包括運輸、倉儲、理貨等等,「盤商不是不好,而是傳統產銷制度不透明。」其他產銷環節也可能有菜蟲,但消費者不知運銷過程、成本高低,以為都是盤商的問題。

謝昇佑目前正積極結合朋友,希望催生「友善盤商」,把產銷資訊透明化,公布收購價、中間運銷成本、末段售價等等。

他建議宜蘭縣政府先想清楚目標消費者,若賣給餐飲、大通路,不可能用黑貓宅急便,必須有運輸車和倉儲,一個方法是找友善盤商,另一個方法是農民多費工,例如剝除高麗菜外葉以往是盤商的工作,未來可能出貨前農民就先剝外葉,或是餐廳收到貨後自己多費時間剝葉,「不論怎麼銷售,都得有人擔起盤商的工作。」

楊文全坦言,目前還在思考由誰承擔中間盤商的責任,縣府不太可能跳出來做,希望先藉由這次高麗菜銷售,讓有心投入的民間業者看到商機,一切都還在起步摸索,希望更多人提供建議,讓產銷制度更完整。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