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蚵仔附贈保麗龍?養蚵污染回流餐桌

洗面乳內含的塑膠微粒是海洋汙染的隱形殺手,繼美國、加拿大、澳洲等地陸續禁用後,台灣環保署也有意3年後禁用。然而除了塑膠微粒外,台南沿海每年6、7月因蚵架採收,導致保麗龍塊四處飄散也是造成海洋汙染、生物誤食的一大原因,多年來不斷遭到環保團體抗議。

今年台南市政府雖出動怪手處理廢棄蚵棚和保麗龍塊,但環保團體巡守海岸發現,怪手夾取前會先把保麗龍抓碎,導致碎屑飄回海上造成二次汙染,台南社大研究員晁瑞光認為,「根本解決之道還是盡快將保麗龍替換成PP或PE塑膠發泡材質,降低破碎,影響海洋生態環境。」

(圖片提供/台南社大)
(圖片提供/台南社大)

保麗龍數量驚人 污染回流人類餐桌

台灣蚵仔養殖共分兩種,一種是一根根竹子直接固定在泥灘上的「固定式養殖」,另一種是常見於近海水面或河口上的「浮棚養殖」,漁民需將20支左右的竹子綁成格子狀作為棚架,讓蚵串固定於棚架下生長,不過這種養殖方法需在棚架下塞保麗龍作浮具,隨著蚵仔長大,每片蚵棚大約需要12到16塊保麗龍。

全台規模最大的浮棚養殖就在台南市黃金海岸、安平港和鹿耳門溪出海口一帶。根據台南市農業局統計,2014年核准放養蚵棚數量多達9558棚,佔全國的一半,產值高達5億元。

但廢棄蚵棚和保麗龍「徘徊」於海岸邊的數量驚人,引發汙染的爭議。保麗龍不僅不易分解,國際間多有研究指出,保麗龍漂在海上吸附有機汙染物的能力是塑膠的8倍以上,同時還會釋出塑化劑,影響海洋生態,若這些物質被海洋生物吃下後,還有可能重回人類盤中成為食物。

台南沿岸的保麗龍碎屑。(圖片提供/台南社大)
台南沿岸的保麗龍碎屑。(圖片提供/台南社大)
保麗龍在使用及抽拉之間,就會產生很多的小削屑,造成水域汙染。(圖片提供/台南社大)
保麗龍在使用及抽拉之間,就會產生很多的小削屑,造成水域汙染。(圖片提供/台南社大)

台南社大:政府應思考限制養殖許可量

台南市政府3年前開始實施《臺南市淺海牡蠣養殖管理自治條例》,要求漁民如實申報蚵棚數量,未回收者一棚可罰1000元,同時獎勵回收廢棄保麗龍一個30元。不過晁瑞光指出,現有法規完全順著蚵農意思走,蚵農若如實回收,隔年還最高可擴增20%的放養棚數。

《臺南市淺海牡蠣養殖管理自治條例》規定每年7到9月為颱風季節,不得放養蚵棚,但晁瑞光觀察,今年有好幾次五月中的沿岸風向轉變,導致很多蚵棚、保麗龍沖上岸,「等於老天爺直接幫你採收了,」因此隨著氣候變異,台南市政府應該要思考限制養殖許可量,讓漁民養殖的蚵棚有辦法在五月中完成採收,降低後續廢棄物造成的環境破壞。

晁瑞光認為,台南沿海浮棚養殖的環境爭議吵了這麼多年,很多時候問題都出在政府執法態度上,今年雖有怪手協助處理廢棄蚵棚和保麗龍,但漁民大多集中在5月將蚵棚拖上岸,怪手處理的速度根本跟不上漁民拖上岸的速度,再加上年中焚化爐歲修,不收這些廢棄物,當時台南沿岸幾乎疊滿了蚵棚。

怪手出動協助清理廢棄蚵棚和保麗龍。(圖片提供/台南社大)
怪手出動協助清理廢棄蚵棚和保麗龍。(圖片提供/台南社大)

漁民:如果PU可以再降價 願意改用

對此,台南市漁港及近海管理所謝佩君坦言,今年西南氣流的確提早半個月來到,造成部分棚架跟保麗龍被打上岸,不過這仍需逐年評估才有可能採取進一步措施,畢竟沒有顧慮到蚵仔成長期就貿然要求提早採收,恐影響到漁民生計、造成反彈。

至於爭吵多年的保麗龍問題,台南市政府2個月前推出PU包覆、聚脲樹脂包覆以及改良塑膠殼包覆共3款不同覆材的保麗龍浮具,目前分別配給12個產銷班各60塊。

目前正在試用PU包覆款保麗龍浮具的台南市四草養蚵陳清河說,這款使用起來跟保麗龍沒有太大差別,但保麗龍一塊只要180元,PU包覆款一塊卻要700元,價格實在差太遠,「我們也知道保麗龍會汙染環境,如果未來政府願意補助一些、廠商也降低價格一些,若替換材質的價格能降到300元,漁民就可以接受。」

謝佩君解釋,因為今年是試用期產量不多,所以都是用人工方式製造,明年6、7月蚵仔採收後,到時候會再統整漁民使用情況大量生產,屆時以量制價就有可能降低價格,漁民若願意接受,便有機會逐步、分批淘汰保麗龍。

台南市政府今年推出的三款替代材質。(圖片提供/台南市政府)
台南市政府今年推出的三款替代材質。(圖片提供/台南市政府)

蚵棚可做生態浮島 台南市府:數量過多難處理

除了汰換保麗龍外,根據農委會水產試驗所的研究來看,蚵仔因為是濾食性動物,具有淨化海水、固碳的功能,蚵棚更是能提供許多向隅、螃蟹等海洋動物棲息與覓食的地方,同時也能穩定海岸線。

晁瑞光認為,每年當蚵棚拖上岸,依附在蚵棚下的海洋生物就得面臨死亡,而蚵仔、螺貝類等生物吸收許多二氧化碳、協助將碳固定在海洋當中,卻因回收送往焚化爐焚燒,讓這些二氧化碳回到大氣裡,非常可惜,「如果我們對待蚵仔的方式不再只有吃,還賦予牠復育海洋生態、減緩海岸線退後的功能,」劃定範圍讓蚵棚疊起來成為生態浮島,也是一個處理廢棄物的好方法。

不過謝佩君坦言,台南市政府曾討論過這個方案,但台南沿海每年蚵棚架多達9000多個,數量實在太多了,若要做成生態浮島,頂多選擇幾處不會影響原始海底生態、漁船航道的場址,但剩下來多數的蚵棚還是得另外焚燒處理,生態浮島並無法完全解決目前的狀況。

晁瑞光說,蚵架下的生態豐富性具觀光價值,日本目前已有地方正在發展這套生態旅遊模式。(圖片提供/台南社大)
晁瑞光說,蚵架下的生態豐富性具觀光價值,日本目前已有地方正在發展這套生態旅遊模式。(圖片提供/台南社大)

(本文為財團法人建蓁環境教育基金會專案贊助人事經費,但完全不干預新聞選題與採訪寫作,確保新聞獨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