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也會老 人造林20年然後呢?

政府禁止天然林採伐、獎勵人造林的政策已有20多年,目前台灣已種出8.4萬公頃的人造林和13萬公頃私有林,這些林地不只面臨固碳能力弱化、材質老化不堪使用的困境外,較單一的樹種環境也讓人造林面臨病蟲害危機。

為解決人造林困境,農委會擬定盤點計畫,預計在明(2016)年底公布人造林種的數量、所在地,供國內所剩無幾的林產業者接洽,同時輔導合法、專業的採伐兼運輸合作社進行專業伐採,避免不肖業者規避環評、法規,甚至「恣意削山」造成生態衝擊。

但前林業試驗所長金恆鑣和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均認為,即便政策架構維持「禁伐天然林、使用人造林」,但國內人造林成本高,不敵進口木材;反而應該檢視人造林的生態環境、水土保持功能,而非一味朝向「經濟使用」思考。

生長、競爭會產生弱勢植株,此時更容易引發病蟲害,但能透過適當疏伐改,且汰換掉老化、固碳能力衰退的植株。(圖/潘子祁攝)
生長、競爭會產生弱勢植株,此時更容易引發病蟲害,但能透過適當疏伐改,且汰換掉老化、固碳能力衰退的植株。(圖/潘子祁攝)

20年成就人造林,期滿該何去何從?

25年前,政府宣告禁伐天然林,從此林務局的施政方針便從經濟使用轉向林地保育為主。隨後1996年強烈颱風賀伯過境,在當時總統李登輝宣告下,開啟以恢復森林、國土保育為目標的全民造林運動;從此在平地、農地、山坡地、私有地造林、領取補助、生態保育蔚為風潮,連詩人吳晟都投入平地造林。

然而無論是哪一類造林政策,補助辦法都規定人造林以20年為期,卻未明訂期滿後,人造林究竟該何去何從?

雖然直觀上能認定人造林應可繼續維持,以維繫豐富生態的功能;但其實林木在生長過程中,固碳能力會下降,且彼此樹冠、枝葉重疊而產生競爭,弱勢的林木生長緩慢,更容易受病菌、昆蟲危害,因此需要人為適當「疏伐」來增加健康林木的生長空間。

但當前社會對疏伐作業卻無共識。除了對森林綠地、既有生態來說是人為的干擾外,疏伐後的木材若焚燒,不僅產生碳排放,還會造成細懸浮微粒PM2.5、汙染空氣;即便希望將木材製成木板、傢俱產品,20多年的保育方針也讓台灣幾無林產業市場,淪落有台灣木材卻無業者使用的窘境。

因獎勵造林政策和社會氛圍,這些人工林離民眾生活相當接近,例如往來屏東潮州和來義間的林後四林平地森林園區。(圖/傅志男攝)
因獎勵造林政策和社會氛圍,這些人工林離民眾生活相當接近,例如往來屏東潮州和來義間的林後四林平地森林園區。(圖/傅志男攝)

農委會擬方針,盼「經濟化」人工林

面對進退兩難的困境,曾任林務局副局長、現為農委會參事的張彬認為,「農委會有必要為這些人造林尋一個經濟利用的出路。」目前他和企劃處企劃科技正黃志堅主持《林產業經濟振興策略》(簡稱《林產振興》),首要目標便是和林務局一同盤點國內所有的人造林資源。

根據目前統計,全國約有13萬公頃的私有林地以及8.4萬公頃的人造林,其中又以羅漢松(591公頃)、大葉桃花心木(588公頃)、樟樹(288公頃)、台灣櫸(214公頃)、無患子(180公頃)等5種最多。主要多作為景觀作物、傢俱、板材、精油保養品居多。

黃志堅說,獎勵造林共有30多種樹木,各自都有不同的經濟價值。例如台灣肖楠常用作建築裝飾、傢俱、神桌、雕刻等,裁切下來的木屑還能拿來製成線香;而相思木經過處理,還能用來製作烏克莉莉和小提琴。

「其實我們也實際拜訪過僅存不多的林產業者,他們的確有能力將這些木材加工成高附加價值的產品,從燈飾、傢俱到裝潢資材、提煉精油,而不是拿來當柴燒。」因此盤點資源、建置平台不僅讓業者能有效找到自需的國產林材,更是人造林的經濟出路。

多數接受張彬拜訪過的國內林產業者都反應,台灣木材質地佳,即便數量較少仍適合國內使用,而技術層面也不是問題。(圖/潘子祁攝)
多數接受張彬拜訪過的國內林產業者都反應,台灣木材質地佳,即便數量較少仍適合國內使用,而技術層面也不是問題。(圖/潘子祁攝)

林地到製材需有安心合格伐木業者

只是想帶動林產業發展,「如何伐採」、「誰來伐採」也至關重要。一方面許多人造林以區塊或間種的方式植栽,不像一般農作物可以「大面積收割」,提高切割成本。

且由於許多人工林位於淺山、甚至山坡地區,依照《山坡地伐採林木需環評規定》,山坡地伐採面積達2公頃時,須通過環境影響評估,但業者是否會以伐採面積僅1.99公頃為由規避法令?甚至不熟悉法令和採林專業,不是按照計畫、部分採伐,而是大面積全部伐除?

張彬坦言,「這的確是實務上必須正視的問題。」據他了解,林農和林產業者中間的伐採業者多以工程單位「兼差」為主,的確有專業上的疑慮,因此《林產振興》希望以合作社模式來解決問題。

一方面合作社由包括林農、木材同業公會和林產業者,同時也由林務局主動介入輔導、監督,並要求合作社取得FSC森林監管委員會資格,確認林材來源是合法的人造林,「我們也很希望環保團體能夠加入合作社,讓林產業公開、透明,並受社會各界監督。」

環團:人造林經濟性不足,應重生態功能

對於農委會的《林產振興》計畫,前林業試驗所長、國際珍古德教育及保育協會理事長金恆鑣認為國內人造林「難有經濟價值」,與其伐採,不如重新檢視人造林的定位。

他解釋,國內工資、運費高,導致木材從砍伐到製成木板材料均不如進口木材低廉。像是常用作建材的南方松,在美國採大規模生產、製材、乾燥、防腐,即便來到台灣,以寬厚14*25公分的規格來說,10呎價格約3、400元,除非台灣木材的價格和品質能和南方松競爭,否則難以使用。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同樣認為人造林的經濟價值具有爭議性。以過往最受批評的外來種柳杉來說,經濟用途僅如木器、模板、砧板等,「農委會應該要重新檢討這些人造林是否適合當作經濟林使用。」且20年過去,有些人造林如今也會位於有水土保持、環境保護的土地上,必須仔細檢討、研擬。

對此張彬表示的確多數人造林都位於淺山地區,部分位於山坡地上,「伐採前、後的確該檢討是否要作為經濟用途。」

另外台灣也因森林覆蓋率雖達6成,卻近乎100%仰賴進口木材,因此飽受國際社會批評。張彬說,因此使用人造林當作木柴,也有助於減輕台灣的國際爭議,「但我想自給率3%已是非常理想的狀態。」

目前《林產振興》預計最快在明(2017)年底盤點完所有資源,並讓林產業者和林農能藉由平台彼此媒合,其次便是輔導合格的合作社統整伐採、集貨、運輸等工作,讓林產業在不觸及國土保安、天然林採伐的前提下發展。

新聞小字典:FSC森林監管委員會

全名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是一成立於1993年的跨國非政府、非營利組織。只要木材的來源合法、加工接受監管、可以完整追蹤,在不破壞森林、原住民權益的情況下即可獲得由FSC認可的標章,堪稱木材界的「產銷履歷」。終極目標在確保人類使用木材時,不因過份獲取利潤而犧牲森林和生態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