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邊女孩彌香,林邊繪師草野

我叫草野,家住林邊,現在在台北的遊戲公司上班。」留著一頭長髮的草野在現實生活中,說話簡單、沒有太多表情,就像一個普遍的動漫迷,但是從草野電腦中躍出的「林邊女孩」彌香,大眼汪汪,就像林邊的海水,青春呼喚著「歡迎來林邊」,問草野,你真的很喜歡林邊齁?他説:「出外之後 才那麼想回鄉XD」

13307488_1635224823467777_283173381654123950_n
草野神樂創作的林邊少女(圖片來源/草野神樂)

從林邊上台北 想圓繪圖師之夢

和多數繪圖師的心路歷程一樣,草野從國中小便喜歡塗鴉創作,教科書就是最好的畫圖板,所有人物的頭像無論古裝還是現代都能改造,題材則多來自校園生活中的瑣事,不外乎念書、發呆、考試等,直到大學才開始接觸電腦繪圖,並開始創作「同人作品」。

所謂同人作品,是指角色雖非原創,但故事情節發想則是原汁原味,屬二次創作,「我畫過小叮噹(今譯哆啦A夢)的故事。」期間一度也想攻讀美術班,但因擅長使用鉛筆素描、不熟悉水彩渲染而無法考上只能作罷。

雖然草野從大學畢業後一直沒有停止創作,也曾在高雄做過文具繪畫師,就只是鉛筆桿上畫一些簡單的卡通貓狗,讓他開始思考自己創作的核心價值是什麼,便離開住了30年的屏東林邊到台北工作。

雖然很喜歡繪圖,但是當前台灣玩家以不用收費的手機遊戲當道,業者只願代理國外已完成的遊戲,同時,產品壽命縮短到一季、甚至一個月,十分可惜。對繪圖充滿熱情的他,想要回到林邊,畫自己想要的主題,「林邊女孩彌香」,就是這個心情下的創作。

拿起繪圖版和筆畫圖,是草野最開心的事情。(圖/潘子祁攝)
拿起繪圖版和筆畫圖,是草野最開心的事情。(圖/潘子祁攝)

林邊特產蓮霧,林邊女孩彌香

草野說,彌香是以林邊出名的蓮霧轉化而來,彌香最早的靈感來自「高捷少女」,即由繪師創作的高雄捷運虛擬代言人。她們穿戴的飾品、衣物來自高捷的不同特色,例如小穹便是因喜愛美麗島站的地標光之穹頂,而投入高捷服務員的少女;還有艾米利亞,則是代表德製車廂的司機員。

「彌香從髮型、髮飾的造型能看出來是一顆蓮霧,也是我們林邊的特產。」草野說,無論是國家、鄉鎮、水果、捷運,擬人化的重點便在於保有原本象徵,卻又帶有新意,不能只是讓水果長出手腳,否則只會有粗糙感,「要讓人一看到就喜歡,這就是繪師的功力。」

但在農村再生或地方產業節會場中,卻不難發現這類「長出四隻腳」的吉祥物,從台南北門虱目魚小子、宜蘭三星喜羊羊、新竹米粉妹、摃丸寶、新北深坑四寶等,幾乎族繁不及備載。即便不是長出手腳的農特產品,也會有像台南大內龍貓社區、北門水晶教堂、嘉義布袋高跟鞋教堂等,和地方產業、特色、文化完全斷絕的空降地標。

這也是讓草野想返鄉,以故鄉題材創作的主因。他說,如果創作只是為了搭配行銷活動,便只能粗製濫造,甚至用完即丟,得讓創作的宗旨集中在地方連結才是根本之道。

13102675_1122412287778789_4522770048455928839_n
草野神樂創作的林邊少女(圖片來源/草野神樂)

動漫加農村?繪師盼給發展舞台

當初創作出高捷少女的希萌創意行銷公司,後續也推出迷路小瑪在萬金初夏的東港之櫻等虛擬人物協助屏東縣行銷,而當前希萌團隊更是和神農獎得主、曾推動友善老鷹紅豆的農友林清源合作,推出「東津萌米」品牌米

希萌社群行銷企劃楊家宇強調,人物設定必須和地方、特產做出有意義的連結,並符合市場需求。以東津萌米來說,便是將產品、高雄145號米擬人化成「穗姬」,並製成四格漫畫解釋品種、施肥方法,顛覆一般消費者對農產品行銷的想像。

不過楊家宇也說,因為遇到像林清源這樣願意多方合作的農民,才能有合作機會。草野認為,這也是當前繪師面臨的困境,無論農會、社區、政府機關對於「美術設計」的概念仍停留在傳統繪畫,對動漫領域完全不了解,甚至認為動漫難登大雅之堂,導致投稿作品都遭淘汰,缺乏嶄露頭角的舞台。

即便如此,他仍不放棄回林邊創作、成立工作室的構想,「我想先讓彌香做成人形立牌,放在林邊車站。」讓外地遊客第一時間將彌香和林邊連結,而地方人也能有不同以往銅像、「歡迎到林邊鄉」等傳統地標的想像,並嘗試尋找願意以彌香為代言人的農民團體。

問起草野,到底喜歡故鄉的那一點?木訥的繪圖師忽然變身成可愛的林邊女孩這麼說:「河濱公園的清新空氣,全鄉都有的熱情人文及歡樂悠閒的時間,榕樹下泡茶,林邊國中的慢走,還有海岸線的嬉戲,河岸的垂釣及抓魚,古巷弄裡小孩的抓迷藏,還蠻多的XDDD」